婉约词
十六


    卢祖皋
谒金门
闲院静,独自行来行去。花片无声帘外雨,峭寒①生碧树。 做弄②清明时序,料 理春醒情绪。忆得归时停棹处,画桥看落絮。 【作者简介】 卢祖皋字申之,又字次夔,蒲江永嘉(今浙江永嘉)人。南宋宁宗庆元五年进士, 为军器少监,嘉定十四年,权直学士院。词集名《蒲江词》,有毛刻《宋六十家词》本, 凡二十五首,颇多佳作,能得少游神韵。 【注释】 ①峭寒:严寒。 ②做弄:故意播弄。 【评解】 这首小令,写惜春伤别情绪。上片写庭院春景。帘外细雨,落花无声。独自徘徊, 寒生碧树。下片抒情。清明时节,风雨无情,忆得归时,画桥停棹,正满眼落花飞絮, 春将尽矣。全词婉秀淡雅,柔媚多姿。表现了“蒲江词”的风格。 孙惟信
南乡子
璧月①小红楼,听得吹箫忆旧游。霜冷阑干天似水,扬州,薄倖声名②总是愁。  尘暗鷫鹴裘,裁剪曾劳玉指柔。一梦觉来三十载,风流,空对梅花白了头。 【作者简介】 孙惟信字季蕃,号花翁,宋代开封(今属河南)人。曾游江南,留寓苏、杭较久。 其生平仅此尚可考证。著有《花翁词》,刊于《校辑宋金元人词》中,凡十一首。刘后 村曾为其写墓志。 【注释】 ①璧月:月圆如璧。 璧:平圆形,中心有孔的玉器。 ②薄倖声名:唐杜牧诗:“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倖名。” 薄倖:薄情。 【评解】 此词对景抒情,不胜今昔之感。上片从眼前景物,引起往事的回忆。小楼璧月,听 箫忆旧,天阔似水,阑干霜冷。扬州薄倖,总是哀愁。下片抒发感慨。一梦觉来,三十 余载,昔日风流,旧事成空。如今白头,空对梅花。全词风雅自然,婉媚多姿。哀怨缠 绵,饶有韵致。 张 辑
月上瓜洲
江头又见新秋,几多愁。塞草连天,何处是神州①?英雄恨,古今泪,水东流。惟 有渔竿,明月上瓜洲。 【作者简介】 张辑字宗瑞,号东泽,南宋鄱阳(今属江西)人。有词集名《东泽绮语债》,原为 二卷,今仅存一卷,有《彊村丛书》本。他的诗词均衣钵白石,而又效仿苏、辛。故其 词既风雅婉丽,又复“幽畅清疏。” 形成了自己的风格。 【注释】 ①神州:指中国,此指京都。 【评解】 此词通篇借景抒情,蕴含着无限凄凉感时之意。上片触景伤情,引起了故国之思。 江头新秋,又带来几多新愁。塞草连天,神州何处?写出了对故国的无限忧思。下片抒 发感慨。古今多少英雄泪,都随江水东流去。眼前只有瓜洲明月,江上渔竿。感时伤事, 不尽欲言。全词含蓄蕴藉,感情真挚,委婉细腻,风雅自然。
桂枝香
梧桐雨细,渐滴做秋声,被风惊碎。润逼衣篝①,线袅蕙炉②沉水。悠悠岁月天涯 醉,一分秋,一分憔悴。紫萧吹断,素笺恨切,夜寒鸿起。 又何苦凄凉客里,负草堂 春绿,竹溪空翠。落叶西风,吹老几番尘世。从前谙③尽江湖味,听商歌④,归兴千里。 露侵宿酒,疏帘淡月,照人无寐。 【注释】 ①衣篝:薰衣用的竹笼。 ②蕙炉:香炉。 ③谙:熟悉,知道。 ④商歌:悲凉低沉的歌。 【评解】 此词写秋景,抒客怀。上片言眼前秋色,动人离愁。梧桐细雨,滴碎秋声。紫箫吹 断,夜寒鸿起,悠悠岁月,天涯游子。下片写客中凄凉,辜负了草堂春绿,竹溪空翠。 落叶西风,吹老尘世。商歌一曲,归兴千里。疏帘淡月,照人无寐。全词婉丽风雅,饶 有韵致。 周 晋
点绛唇
午梦初回,卷帘尽放春愁去。长昼无伴,自对黄鹏语。 絮影蘋香,春在无人处。移舟去,未成新句,一研①梨花雨。 【作者简介】 周晋字叔明,号啸斋。济南(今属山东)人。周密之父。宋理宗绍定四年宰富阳。 他的词录于周密的《绝妙好词》仅三首,皆清新自然,风调与孙惟信极相近,均系学少 游而少变其音吐者。 【注释】 ①研:通“砚”。 【评解】 这首小令,抒写惜春情绪,而能不落俗套。上片抒情。小楼人静,午梦初回,珠帘 高卷,尽放春愁。昼长无伴,独对黄鹂。意境极为优美。下片从眼前景物,透露出惜春 情绪。絮影蘋香,暂留春住。移舟寻春,新句未成,却是“一研梨花雨”。结句蕴含着 无限情韵。全词写得清新别致,委婉含蓄,辞语工丽,柔和自然。与秦少游词风相近。 蒋 捷
贺新郎
梦冷黄金屋①。叹秦筝②、斜鸿阵里③,素弦尘扑。 化作娇莺飞归去,犹认纱窗旧绿。正过雨、荆桃如菽④。此恨难平君知否,似琼台、 涌起弹棋局⑤。消瘦影,嫌明烛。 鸳楼碎泻东西玉⑥。问芳踪、何时再展,翠钗难卜 ⑦。待把宫眉横云样⑧,描上生绡⑨画幅。 怕不是、新来妆束。彩扇红牙今都在,恨无人、解听开元曲CD。空掩袖,倚寒竹CE。 【作者简介】 蒋捷字胜欲,阳羡(今江苏宜兴)人。南宋度宗咸淳十年进士。自号竹山。入元后 隐居不仕。有《竹山词》。他的词在宋亡以后,充满着沉痛的故国之思,特别是写兵乱 之后,家破国亡、飘泊流浪的苦况,思想意义较为深刻。其词音调谐畅,炼字精深,别 具风格。 【注释】 ①黄金屋:指南宋临安故宫。 ②秦筝:古代乐器。 ③斜鸿阵里:指秦筝弦柱斜列如飞雁,所以说“斜鸿阵里”。张先《生查子》词: “雁柱十三弦,——春莺语。” ④荆桃如菽:野桃长得象豆一样。 ⑤琼台:琼玉砌成的台,这里指宫殿,代表南宋王朝。弹棋:古代博戏。汉武帝时 已有。 ⑥鸳楼:酒楼。 东西玉:指酒器。见《词统》:“山谷诗:‘佳人斗南北,美酒 玉东西。’”注:酒器也。 ⑦翠钗难卜:翠玉钗难以占卜伊人踪迹。 ⑧宫眉横云:双眉如纤云横陈额前。 ⑨生绡:薄纱。 CD开元曲:盛唐歌曲。这里借指南宋盛时。开元:唐玄宗年号。 CE倚寒竹:杜甫诗“天寒翠袖薄,日暮倚修竹”。 【评解】 这首感旧词,作者以隐喻手法,抒写内心深沉的亡国之恨。上片写梦回故国,叹尘 封秦筝,化娇莺归去,犹认绿窗。 感世局改移,此恨难平。惟有帘外疏雨,灯前瘦影。曲折地透露了亡国的哀痛。下 片以鸳楼碎玉,芳踪何在,暗喻国家灭亡,并以无人解听两宋盛时的音乐为遗憾。如今 彩扇红牙虽在,而人事全非。家国之痛,此恨绵绵。全词曲折缠绵,凄凉哀怨。辞语精 雅,余味不尽。 【集评】 谭献《谭评词辨》:瑰丽处鲜妍自在,然词藻太密。 陈廷焯《白雨斋词话》:处处飞舞,如奇峰怪石,非平常蹊径也。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感旧词,极吞吐之妙。发端言梦冷尘扑,是一凄凉境 界。“化作”两句,承上言筝声,仍扣住旧境,语甚奇警。“正过雨”句,顿住,点雨 景。“此恨”四句,叹世局改移,令人恨极而瘦。换头,伤旧游难寻。“待把”二字, 与“怕不是”呼应,词笔曲折,言描画倩影不能逼肖也。“彩扇”两句,再用曲笔,言 知音已杳,物是人非也。末以美人自喻,倍见孤臣迟暮之感。
一剪梅 再过吴江①
一片春愁待酒浇,江上舟摇,楼上帘招。秋娘渡与泰娘桥②,风又飘飘,雨又潇潇。  何日归家洗客袍?银字筝调③,心字香烧④。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注释】 ①吴江:今江苏县名,在太湖之东。 ②秋娘渡与泰娘桥:吴江两津渡名。 ③银字筝:管乐器的一种。 调:弄。 ④心字香:杨慎《词品》:“所谓‘心字香’者,以香末萦篆成心字也。” 【评解】 此词抒写春舟乡愁。上片着意抒写客愁。风雨吴江,一片春愁。留滞津渡之间,无 限飘泊之苦。欲借酒消愁,而不可得。下片写离情与乡思。想到家中,调筝焚香,春光 无限。 而今流光似水,又是一年。不知何时才能归家团聚。结句“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构思新巧,辞语工丽,为古今词家传诵之名句。通篇洗炼缜密,流动自然。 【集评】 毛晋《竹山词跋》:竹山词语语纤巧,字字妍倩。 《四库全书提要·竹山词提要》:捷词炼字精深,音调谐畅,为倚声家之榘矱。 刘熙载《艺概》:蒋竹山词洗炼缜密,语多创获。其志视梅溪较贞,视梦窗较清。 刘文房为五言长城,竹山真亦长短句之长城欤! 沈雄《古今词话》:其词章之刻入纤艳,非游戏余力为之者,乃有时故作狡狯耳。
虞美人 听雨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①叫西风。 而 今听雨僧庐②下,鬓已星星③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注释】 ①断雁:离群孤雁。 ②僧庐:僧房。 ③星星:形容头上白发。 【评解】 此词通过听雨,概括写出作者少年、壮年、晚年三个时期不同的感受。生动地反映 出年龄不同,听到雨声时的心情也不同。上片先写少年不谙世事,歌楼听雨,烛昏罗帐, 尽情欢乐时的密意柔情;再写壮年对世事的阅历已深,客舟听雨,断雁西风,江阔云低, 开阔深沉的情怀。下片写“而今听雨”。作者晚年,历尽沧桑,人生悲欢离合,入眼成 空。寄寓僧房,听阶前雨声,一无所动,任它“点滴到天明”。全词曲折含蓄,意境深 幽,耐人寻味。
女冠子 元夕
蕙花香也,雪晴池馆如画。春花飞到,宝钗楼上①,一片笙箫,琉璃②光射,而今 灯漫挂。不是暗尘明月③,那时元夜。况年来、心懒意怯,羞与蛾儿④争耍。 江城人 悄初更打,问繁华谁解,再向天公借⑤。 剔残红灺⑥,但梦里隐隐,钿车罗帕⑦。吴笺银粉砑⑧,待把旧家⑨风景,写成闲 话。笑绿鬟CD邻女,倚窗犹唱,夕阳西下CE。 【注释】 ①宝钗楼:本为咸阳酒楼。这里泛指酒楼。 ②琉璃:指灯。周密《武林旧事》:“又有幽坊静巷多设五色琉璃泡灯,更自雅洁。” ③暗尘明月:扬起的飞尘遮住了明月光辉。指车马众多。 ④蛾儿:即闹蛾,妇人所戴彩花。 ⑤“再向天公借”两句:是说谁能再向天公借来旧日的繁华呢? ⑥灺(xiè):同“灺”,烧残烛灰。 ⑦钿车:华丽的车子。 罗帕:香罗手帕。 ⑧吴笺:吴地出产的笺纸。 砑(yà):碾。银粉砑:碾上银粉,使之发光。 ⑨旧家:故国。 CD绿鬟:黑发,形容年轻。 CE夕阳西下:范周《宝鼎现》咏元夕词,开头几句是:“夕阳西下,暮霭红隘,香 风罗绮。”这里是说深夜听邻女唱宋时的元夕词,凄楚之感涌上心头。 【评解】 此词咏元夕,抒发感慨。上片先写当年元夕盛况。笙箫嘹亮,灯光明灿。再写“而 今”灯儿零乱,心懒意怯。不胜今昔之感。下片抒发作者的感慨。繁华已随流水去,有 谁能再向天公借来?旧日风光,已成梦幻。只待用吴笺银粉,写成“闲话”。听到邻女 唱宋代的元夕词,无限故国之思浮上心头,令人不胜感慨。通篇借景抒情,思绪缠绵, 含蕴无限。 【集评】 周密《武林旧事》:元夕张灯,好事家间论雅戏、烟火,花边水际,灯烛灿然,游 人士女纵观,则迎门酌酒而去。又是幽坊静巷,多设五彩琉璃泡灯,更自雅洁,靓妆笑 语,望之如神仙。又云:妇人皆带珠翠、闹蛾、玉梅、雪柳、菩提叶灯球,销金合蝉, 貉袖项帕,而衣多尚白,盖月下所宜也。 陈廷焯《白雨斋词话》:极力渲染,“而今”二字,忽然一转,有水逝云卷、风驰 电掣之妙。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元夕感赋。起六句,极力渲染昔时元夕之盛况。“蕙 花”两句,写月光;“春风”四句,写灯光、中间人影、萧声,盛极一时。“而今”二 字,陡转今情,哀痛无比。时既非当时之时,人亦非当时之人,故无心闲赏元夕。换头 六句,皆今夕冷落景象,反应起六句盛时景象。人悄灯残,此情真不堪回首。“吴笺” 以下六句,一气舒卷,言我自伤往,而人犹乐今,可笑亦可叹也。 张 榘
青玉案
被檄①出郊题陈氏山居
西风乱叶溪桥树,秋在黄花羞涩处。满袖尘埃推不去;马蹄霜浓,鸡声淡月,寂寂 荒村路。 身名都被儒冠误②,十载重来慢如许。且尽清樽公莫舞;六朝旧事,一江流 水,万感天涯暮。 【作者简介】 张榘字方叔,南宋润州(今江苏镇江)人。有《芸窗词》一卷,见毛晋《宋六十家 词》本。他的词极清丽流转,为历来词家所称赏。 【注释】 ①檄:古代官方文书,多作征召、晓喻等用。 ②儒冠:儒生戴的帽子。唐代杜甫诗:“绔袴不饿死,儒冠多误身。” 后世泛指读书人。 【评解】 此词通过秋景的描写,抒发作者十年仕宦的感慨。上片着重写景。西风乱叶,黄花 羞涩;尘埃满袖,马蹄霜重;鸡声淡月,村路寂寂。此景此情,能无感触!下片着重抒 情。六朝旧事,一江流水,万感交集,儒冠误身。 【集评】 毛晋《芸窗词跋》:如“正挑灯共听夜雨”(《摸鱼儿》)幽韵不减陆放翁;如 “小楼燕子话春寒”(《浪淘沙》)艳态不减史邦卿;至如“秋在黄花羞涩处”(《青 玉案》)又“苦被流莺蹴翻花影,一阑红露”(《水龙吟》)等语,直可与秦七、黄九 相雄长。 洪咨夔
眼儿媚
平沙芳草渡头村,绿遍去年痕。游丝上下,流莺往来,无限销魂①。 绮窗深静人 归晚,金鸭②水沉温,海棠影下,子规③声里,立尽黄昏。 【作者简介】 洪咨夔字舜俞,号平斋,于潜(今浙江临安)人。宋宁宗嘉定二年进士,累官刑部 尚书,翰林学士。端平三年卒,谥忠文,有《平斋词》一卷,见毛氏《宋六十家词》本。 他的词以淡雅见长。 【注释】 ①销魂:为情所感,若魂魄离散。 ②金鸭:金属之鸭形香炉。唐戴叔伦《春怨》诗:“金鸭香消欲断魂,梨花春雨掩 重门”。 ③子规:杜鹃鸟。 【评解】 此词通过春景的描写,透露出怀人之情。上片写明媚春景。平沙芳草,又似去年, 绿遍原野。眼前流莺往来,令人无限销魂。下片抒怀人之情。绮窗深静,盼人速归。海 棠影下,子规声里,立尽黄昏。思念之情,缠绵真挚。全词构思新巧,景色绮丽。柔媚 含蓄,极有情致。 王沂孙
眉妩 新月
渐新痕①悬柳,淡彩②穿花,依约破初暝③。便有团圆意,深深拜⑤,相逢谁在香 径。画眉未稳,料素娥、犹带离恨。最堪爱、一曲银钩⑥小,宝帘⑦挂秋冷。  千古盈亏休问。叹慢磨玉斧⑧,难补金镜⑨。太液池CD犹在,凄凉处、何人重赋 清景。故山夜永CE,试待他窥户端正CF。看云外山河,还老桂花旧影CG。 【作者简介】 王沂孙字圣与,号碧山,又号中仙,又号玉笥山人。会稽(今浙江绍兴)人。宋亡 后,与周密、张炎等同结词社。词集名《碧山乐府》,又名《花外集》。他擅长咏物词, 其中寄寓着家国之恨,以隐晦曲折的方式表达出来。如秋蝉哀鸣,充满凄苦幽怨。 【注释】 ①新痕:一弯新月。 ②淡彩:淡淡的月色。 ③依约:仿佛。 初暝:指天刚黑下来。 ④团圆意:开始有团圆的迹象。 ⑤深深拜:指拜月祝祷。李端《新月》诗:“开帘见新月,即便下阶拜;细语人不 闻,北风吹裙带。” ⑥一曲银钩:银色帘钩,指一弯新月。 ⑦宝帘:这里借指夜幕。 ⑧慢:同“谩”,徒然之意。 玉斧:相传汉代吴刚学仙时有过失,罚他砍月中桂 树,树随砍随合。(见《酉阳杂俎》) ⑨金镜:指月亮。李贺《七夕》诗:“天上分金镜,人间望玉斧。” CD太液池:本汉唐宫内池名,这里泛指宋宫苑池沼。宋太祖时宰相卢多逊有《咏月》 诗:“太液池头月上时,晚风吹动万年枝。何人玉匣开金镜,露出清光些子儿。” CE故山:故国。 夜永:夜长。 CF端正:形容月已正圆。韩愈《和崔舍人咏月二十韵》:“三秋端正月,今夜出东 溟。” CG云外山河:《酉阳杂俎》说:“佛氏谓月中所有,乃大地山河影。” 还老桂花影:一作“还老尽、桂花影。”这两句是说月圆时可以看到故国山河的全 影和桂花的旧影。 【评解】 此词咏物而有所寄托,发其弦外之音。上片刻画新月,人月兼写。新痕悬柳,淡彩 穿花。由一弯预示团圆;从拜月暗示心愿;以“画眉”体现离恨;言“最爱”衬其美艳。 下片对月抒怀。宝帘秋冷,新月难圆。千古盈亏,金镜难补。寄寓金瓯难整之意。月照 山河,遗恨绵绵。通篇于吟风弄月中,透露出家国之恨。犹如清风明月之夜,传来幽怨 凄恻之音。工丽淡雅,毫无生涩痕迹可寻。 【集评】 邓廷祯《双砚斋随笔》:王圣与工于体物,而不滞色香。 王鹏运《碧山词跋》:碧山词颉颃双白,揖让二窗,实为南宋之杰。 谭献《谭评词辩》:圣与精能以婉约出之。律以诗派,大历诸家,去开,宝未远, 玉田正是劲敌,但士气则碧山胜矣。“便有”三句,则寓意自深,音辞高亮,欧、晏如 兰亭真本,此仅一翻。后半阕蹊径显然。 张惠言《词选》:碧山咏物诸篇,并有君国之忧,此喜君有恢复之志,而惜无贤臣 也。 陈廷焯《白雨斋词话》:王碧山词,品最高、味最厚、意境最深、力量最重,感时 伤世之言,而出以缠绵忠爱,诗中之曹子建、杜子美也。词人有此,庶几无憾。 周济《介存斋论词杂著》:中仙最多故国之感,故着力不多,天分高绝,所谓意能 尊体也。 陈廷焯《白雨斋词话》:“千古”。句忽将上半阕意一笔撇去,有龙跳虎卧之奇, 结更高简。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上阕赋本题,人与月兼写,描摹工雅,若一串牟尼, 粒粒皆含精采。下阕故国之念甚深,“云外山河”,尚留“旧影”,而新亭举目,朝市 全非,纵有吴刚“玉斧”,焉能补破碎金瓯耶!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上片刻画新月,下片就月抒感。起三句,写新月极 细,“新痕”、“淡彩”、“初暝”,皆不能分毫移动,一“渐”字传神亦佳。“便有” 三句,用李端诗意,言人拜新月。“画眉”两句,体会新月似离恨。“最堪怜”两句, 更特写新月之美。换头句,纵笔另开,词旨悲愤。新月难圆,即寓金瓯难整之意。“太 液池”两句,吊月怀古,不尽凄恻。“故山”两句转笔,望明月之圆。末句,拍合上句, 伤心月照山河,余恨无限。
齐天乐 蝉
一襟余恨宫魂断①。年年翠阴庭树。乍咽凉柯②,还移暗叶,重把离愁深诉。西窗 过雨。怪瑶佩流空,玉筝调柱③。镜暗妆残④,为谁娇鬓⑤尚如许。 铜仙铅泪⑥似洗, 叹移盘去远,难贮零露。病翼惊秋,枯形阅世⑦,消得斜阳几度。余音更苦。甚⑧独抱 清商,顿成凄楚。漫⑨想薰风,柳丝千万缕。 【注释】 ①宫魂断:传说齐王后怨王而死,尸变为蝉,见马缟《中华古今注》。蝉为宫中王 后魂魄所化,故称为宫魂。 ②凉柯:初秋的树枝。 ③调柱:调弄乐器弦柱。 ④镜暗妆残:这里暗喻秋蝉。镜暗:一作“镜掩”。 ⑤娇鬓:指女子发鬓薄如蝉翼。 ⑥铜仙铅泪:指魏明帝拆迁托承露盘的铜人,铜人眼中流泪。铅泪:泪流得象铅水 一样,形容泪水很多。 ⑦枯形阅世:枯败的形骸还经历着人世的沧桑。 ⑧甚:正。 ⑨漫:徒然。 薰风:南风。 【评解】 此词明咏秋蝉,暗抒故国沧桑之感。上片以拟人手法,写蝉鸣庭树,深诉离愁。镜 暗妆残,娇鬓为谁!委婉曲折,亦蝉亦人。下片由蝉饮露水联系到铜仙铅泪,暗示亡国 之痛。如今病翼惊秋,枯形阅世,独抱清商,余音更苦。结尾回忆薰风吹拂,鸣于万缕 柳丝的盛时,不胜今昔之感。全词凄凉哀婉,曲折含蓄,闲雅工丽。 【集评】 陈廷焯《白雨斋词话》:字字凄断,却浑雅不激烈。 周济《宋四家词选》:此家国之恨。……碧山胸次恬淡,故“黍离”、“麦秀”之 感,只以唱叹出之,无剑拔弩张习气。……咏物最争托意,隶事处以意贯串,浑化无痕, 碧山胜场也。 端木子畴《张惠言《词选》评》:详味词意,殆亦黍离之感耶!宫魂字点出命意, 乍咽还移,慨播迁也。“西窗”三句,写敌骑暂退,燕安如故。“镜暗”二句,残破满 眼,而修容饰貌,侧媚依然。衰世臣主,全无心肝,千古一辙也。“铜仙”三句,宗器 重宝,均被迁夺。“病翼”二句,是痛哭流涕,大声疾呼,言海岛栖流,新不能久也。 “余音”三句,遗臣孤愤,哀怨难论也。“漫想”二句,责诸臣到此,尚安危利灾,视 若全盛也。 谭献《谭评词辩》:此是学唐人句法。“庚郎先自吟愁斌”,逊其蔚跋。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咏蝉,盖咏残秋哀蝉也。妙在寄意沉痛,起笔已将哀 蝉心魂拈出,故国沧桑之感,尽寓其中。“乍咽”三句,言蝉之移栖,即喻人之流徙。 “西窗”三句,怪蝉之弄姿揭响,即喻人之醉梦。“镜暗”两句,承“怪”字来,伤蝉 之无知,即喻人之无耻,真见痛哭流涕之情矣。换头,叹盘移露尽,蝉愈无以自庇,喻 时易事异,人亦无以自容也。“病翼”三句,写蝉之难久,即写人之难久。 “余音”三句,写蝉之凄音,不忍重听,即写人之宛转呼号,亦无人怜惜也。末句, 陡着盛时之情景,振动全篇。太白《越中怀古》有“宫女如花满春殿,只今惟有鹧鸪飞” 诗,盖上极盛而下极哀,而此则上极哀而下极盛,反剔一句,亦自警动。
高阳台
和周草窗①寄越中诸友韵
残雪庭阴,轻寒帘影,霏霏玉管春葭②。小帖金泥③,不知春在谁家。相思一夜窗 前梦,奈个人④、水隔天遮。但凄然,满树幽香,满地横斜。 江南自是离愁苦,况游 骢⑤古道,归雁平沙。怎得银笺⑥,殷勤与说年华。如今处处生芳草,纵凭高,不见天 涯⑦。更消他⑧,几度东风,几度飞花。 【注释】 ①周草窗:即周密。 ②玉管:玉制的管状乐器。 春葭:春天初生的芦苇。古时为了预测天气,将苇芦 翳烧成灰,放在律管内,到了某一节气,相应律管内的灰就会自行飞出。(见《后汉书 ·律历志》) ③小帖金泥:唐代进士及第,以泥金书帖向家中报登科之喜。(见《卢氏杂记》) ④个人:那个人。 ⑤游骢:指旅途上的马。骢:泛指马。 ⑥银笺:泛指精美的信笺。年华:时光。 ⑦不见天涯:苏轼《蝶恋花》词:“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以上两 句,反用苏轼词意,是说处处生满芳草,即使登高也望不见天边。指春将残而人不见。 ⑧更消他:禁不起。这两句是说春意阑珊,那里还经得住东风频吹,落花乱舞。 【评解】 此词通过春景的描绘,抒写对友人的怀念。上片写初春景色,抒发怀友之情。庭院 还余残雪,轻寒时袭帘幕,而春已来临。一夜相思,只余窗前绮梦,那人却远在天涯。 凄然四顾,但见满树梅花,满地疏影。下片借游骢归雁抒写离愁。 人在江南已为离愁所苦,又何况“游骢古道,归雁平沙”!春意阑珊,更那堪“几 度东风,几度落花”。全词情致缠绵,含蕴无限。 【集评】 况周颐《董风词话》:结笔低徊掩抑,荡气回肠。 陈廷焯《白雨斋词话》:上半阕是叙其远游未还,悬揣之词;下半阕是言其他日归 后情事,逆料之词。 谭献《谭评词辨》:“相思”句点逗清醒,换头又是一层钩勒;《词品》云:反虚 入浑,如今二句是也。 王闿运《湘绮楼词选》:此等伤心语,词家各自出新,实则一意,比较自知文法。 张惠言《词选》:此伤君臣晏安,不思国耻,天下将亡也。 周密原词:小雨分江,残寒迷浦,春容浅入蒹葭,雪霁空城,燕归何处人家。梦魂 欲渡苍茫去,怕梦轻、还被愁遮。感流年、夜汐东还,冷照西斜。 凄凄望极王孙草,认云中烟树,沤外平沙。白发青山,可怜相对苍华。归鸿自趁潮 回去,笑倦游犹是天涯。问东风,先到垂杨,后到梅花?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碧山与公瑾并负时名,其交友多词坛遗逸,故公瑾 寄词,切时雨停云之感。碧山和之,亦有屋梁落月之思。此词前半首平叙初春怀友,其 经意在后半首以蕴藉之笔,致缠绵之怀。“芳草天涯”句忧生念乱,情见平辞。结句更 有“来轸方遒”之慨。 管 鉴
醉落魄
春阴漠漠①,海棠花底东风恶。人情不似春情薄,守定花枝,不放花零落。 绿尊 ②细细共春酌,酒醒无奈愁如昨。殷勤待与东风约;莫苦吹花,何似吹愁却! 【作者简介】 管鉴字明仲,宋龙泉(属浙江)人,有《养拙堂词》一卷,见《四印斋宋元三十一 家词》。 【注释】 ①漠漠:弥漫的样子。唐韩愈诗:“漠漠轻阴晚自开。” ②绿尊:酒尊。 【评解】 这首小词抒写惜春情绪。上片从眼前景色写起。春阴漠漠,海棠花底,东风狂恶。 诗人守定花枝,不放零落。表现了一片惜花护花心情。下片抒写伤春情绪。绿尊共饮, 酒醒还愁。说与东风,且莫吹花,不如吹将愁去。结语含蕴无限,耐人寻思。全词构思 新颖,造语精巧,委婉含蓄,优美柔和。 杨冠卿如梦令满院落花春寂,风紧一帘斜日,翠钿晓寒轻,独倚秋千无力。无力, 无力,蹙①破远山愁碧。 【作者简介】 杨冠卿字梦锡,宋代江陵(属湖北)人。有《客亭类稿》十五卷; 词集一卷,名《客亭乐府》,有《疆村丛书》本。 【注释】 ①蹙:同“蹴”,踢,踏也。 【评解】 这首小令,描绘春景,抒写春愁。暮春季节,风卷斜阳,落红满院,翠钿轻寒,独 倚秋千。结句“蹙破远山愁碧”,蕴含无限情韵。通篇融情于景,借景抒情。风格和婉, 意境优美。 汪 莘
谒金门
帘漏滴,却是春归消息。带雨牡丹无气力,黄鹂愁雨湿。 争着洛阳春色,忘却连 天草碧,南浦①绿波双桨急,沙头人伫立。 【作者简介】 汪莘字叔耕,休宁(今属安徽)人。宋宁宗嘉定间曾叩阍上疏,不报。后筑室柳溪, 号方壶居士。有《方壶存稿》及《方壶诗余》二卷,有《疆村丛书》本。他的词极潇洒 明净。 【注释】 ①南浦:泛指面南的水边。 【评解】 这首小令,抒写暮春怀人之情。上片写暮春景色。牡丹带雨,黄鹂含愁,春将归去。 下片抒写怀人之情。眼前春色,使人忘却了连天草碧。南浦桨急,伫立沙头,情思无限。 本词融情于景,情景交融。曲折含蓄,婉媚新倩,精巧工丽。确是一首美妙的短歌。 行香子腊八日与洪仲简溪行,其夜雪作。 野店残冬。绿酒①春浓。念如今、此意谁同?溪光不尽,山翠无穷。有几枝梅,几 竿竹,几株松。 蓝舆②乘兴,薄暮疏钟。望孤村、斜日匆匆。夜窗雪阵,晓枕云峰。 便拥渔蓑,顶渔笠,作渔翁。 【注释】 ①绿酒:美酒。因酒上浮绿色泡沫,故称。 ②篮舆:竹轿。 【评解】 此词写偕友冬日山行的野趣逸兴。小店暂歇,春酒一杯,沿途的溪山间不时夹带着 几枝幽梅、几竿孤竹、几株苍松,清旷疏朗之气宜人。暮宿孤村,又逢寒风飘絮,夜雪 扑窗。天明后带上渔具,兴致勃勃地去“独钓寒江雪”,有胸中万虑俱息之感。 刘 过
唐多令
安远楼①小集,侑觞②歌板之姬黄其姓者,乞词于龙洲道人,为赋《唐多令》同柳 阜之、刘去非、石民瞻、周嘉仲、陈孟参、孟客,时八月十五日也。 芦叶满汀洲,寒沙带浅流。二十年、重过南楼。 柳下系舟犹未稳,能几日、又中秋。 黄鹤断矶头③,故人今在否?旧江山、浑是 ④新愁。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作者简介】 刘过字改之,号龙洲道人,宋吉州太和(江西泰和县)人。曾经上书朝廷,陈述恢 复中原的计划,未被采用。放浪于江湖之间,曾为辛弃疾之座上客。他的词,有些专学 稼轩,而有些小令则多韵协语俊,婉转多姿。有《龙洲集》、《龙洲词》。 【注释】 ①安远楼:又名南楼,在武昌。 小集:小宴。 ②侑觞:劝酒。歌板:执板奏歌。 ③黄鹤矶:武昌西有黄鹤矶,上有黄鹤楼。 ④浑是:全是。 【评解】 从词前小序,知此词是宴席上为歌女而作。描述重过南楼时的心情,且曲折含蓄地 表达了对国家破碎的忧郁。上片写重过南楼之所见所感。登楼远眺,芦叶满目,流沙生 寒。抚今追昔,时移事异,不胜感慨。下片抒发感慨。昔日游乐地,故人今在否?欲邀 二三知己,载酒同乐,却是“旧江山浑是新愁”,而“终不似,少年游”。意念深厚, 耐人寻思。全词深沉哀婉,吞吐曲折,含蕴不尽。 【集评】 继昌《左庵词话》:轻圆柔脆,小令中工品。 沈际飞《草堂诗余正集》:精畅语俊,韵协音调。 黄蓼园《蓼园词选》:按宋当南渡,武昌系与敌分争之地,重过能无今昔之感?词 旨清越,亦见含蓄不尽之致。 谭献《谭评词辨》:雅音。 李攀龙《草党诗余隽》:“因黄鹤楼再游而追忆故人不在,遂举目有江山之感,词 意何等凄怆!”又云:“系舟未稳,旧江山都是新愁,读之下泪。” 先著、程洪《词洁》:与陈去非“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并数百年绝作,使 人不复敢以“花间”眉目限之。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胜地重经,旧情易感,况二十年之久,故友凋零, 新愁重叠,人何以堪!结句感喟尤深,章良能所谓旧游可寻,而少年心难觅也。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安远楼小集词,词旨豪逸。起两句点景,“二十年” 一句点时,已极显今昔之感。“柳下”三句,更申言时光之速。“犹未”与“又”字呼 应,尤觉宛转。下片,追忆故人不在,“旧江山、浑是新愁”,缀语亦俊。“欲买”两 句,直抒胸臆,跌宕昭彰。 冯梦华谓龙洲学稼轩,“得其豪放,未得其宛转”。然若此首,固豪放宛转,兼得 稼轩之神者。
醉太平
情深意真,眉长鬓青。小楼明月调筝。写春风数声。 思君忆君,魂牵梦萦①。翠绡②香煖云屏。更那堪酒醒。 【注释】 ①梦萦:梦魂萦绕。 ②翠绡:绿色轻纱。 绡:生丝织成的绢。 【评解】 这首春日怀人的小令,上片描写人物情态。青鬓修眉,态浓意远;小楼调筝,明月 满窗;“春风数声”,情韵无限。下片写相思相忆之情。朝思暮想,魂牵梦萦;翠绡香 煖,那堪酒醒。全词轻倩柔媚,曲折有致。 【集评】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宋子虚称改之“以气义撼当世,其词激烈”、“为 天下奇男子”。若此调之绵丽多情,《唐多令》之低回善感,颇与《画眉》、《天仙》 诸咏相似,不仅能作豪放语也。 ----------------   黄金书屋 扫描校对

上一页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