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约词
十五


    黄 昇
重叠金 壬寅立秋
西风半夜惊罗扇。蛩①声入梦传幽怨。碧藕试初凉,露痕啼粉香。 清水凝簟竹。 不许双鸳宿。又是五更钟,鸦啼金井②桐。 【作者简介】 南宋词人黄昇,字叔旸,号玉林,建安(今福建建瓯)人。他淡于功名,不愿仕进。 擅写诗词。是一位潇洒的名士。有《散花庵词》一卷,有宋六十家词本。他曾编《花庵 词选》。凡二十卷。上部曰《唐宋诸贤绝妙词选》十卷。所录皆北宋以前人词。下部曰 《中兴以来绝妙词选》,亦为十卷,纯为南宋作家,与周密《绝妙好词》同为研究南宋 词必读之书。 【注释】 ①蛩:蟋蟀。 ②金井:妆饰讲究的井台。 【评解】 西风蛩声,入梦幽怨,秋已悄然而至。碧藕试凉,清冰凝簟,气候已截然不同于夏 夜。何况五更钟响,井桐鸦啼,在在皆是秋声。季节移人之感,为此词造出一种特有的 气氛。
清平乐 宫词
珠帘寂寂,愁背银釭泣。记得少年初选入,三十六宫①第一。 当时掌上承恩②, 而今冷落长门③。又是羊车④过也,月明花落黄昏。 【注释】 ①三十六宫:言宫殿之多。 ②掌上承恩:传说汉元帝皇后赵飞燕能在掌上舞蹈。极言其体态轻盈。 ③长门:汉宫名。陈皇后失宠于武帝,别居长门宫。其后泛指后妃失宠之意。 ④羊车:古代皇宫内所乘小车。 【评解】 这首宫词描述一位宫女的境遇。上片从眼前“珠帘寂寂”的凄凉境况,回忆当年 “初选入”时,三十六宫第一”的情景。下片抚今追昔。当时承恩,而今冷落。眼前 “羊车”又过,令人不胜感慨。“月明花落黄昏”,语意双关,益增惆怅。 全词轻柔哀怨,委婉含蓄。写尽封建帝王时代,宫女的不幸与悲哀。
鹊桥仙 春情
青林雨歇,珠帘风细,人在绿阴庭院。夜来能有几多寒,已瘦了、梨花一半。 宝 钗无据,玉琴难托,合造一襟幽怨。云窗雾阁事茫茫,试与问、杏梁双燕。 【评解】 本词紧扣“春”字以抒情怀。上片借景抒情。春雨暂歇,珠帘风细,几许夜寒,而 人与梨花同瘦矣。下片着意抒情。 “宝钗无据,玉琴难托”,一襟幽怨,微露相思。结句“试与问、杏梁双燕”。情 思缠绵,余味无穷。 【集评】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梨花”句不着边际,而自有人同花瘦之意。下阕 谓据本难言,心尤难托,况借钗琴寓意,则据托弥难。 故结句言虽窗阁分明在眼,而等于云雾茫茫,如此幽怨襟怀,双燕梁间,或可知其 仿佛。以幽渺之词寓缠绵之意,乃善赋闲情者。
酹江月 夜凉
西风解事,为人间、洗尽三庚①烦暑。一枕新凉宜客梦,飞入藕花深处。冰雪襟怀, 琉璃世界,夜景清如许。划然长啸,起来秋满庭户。 应笑楚客②才高,兰成愁悴,遗 恨传千古。作赋吟诗空自好,不直一杯秋露。淡月阑干,微云河汉,耿耿天催曙。此情 谁会,梧桐叶上疏雨。 【注释】 ①庚:与“更”通。 三庚:夜半。 ②楚客:屈原。 【评解】 此词写秋夜感怀。上片写清秋夜景。良夜西风,洗尽烦暑,一枕新凉,秋满庭户。 下片借景抒情。楚客才高,遗恨千古,作赋吟诗,不直秋露。耿耿秋夜,谁会此情。 “梧桐叶上疏雨”。秋风送愁,秋雨潇潇,而谁为知音!语意含蓄,极富情味。全词清 新雅洁,寄寓殊深。 【集评】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上阕“梦入藕花”句有清新之思,“冰雪”二句见 其雅怀,“长啸”句见其逸气。下阕言哀郢怀湘,非特遗恨难偿,即词赋才名,亦不直 一杯秋露,寄慨殊颣。结句言会此微旨者,世鲜知音。知者惟梧桐疏雨,其超旷如是, 宜楼秋房以“泉石清士”目之。 何梦桂
摸鱼儿
记年时、人人何处,长亭曾共杯酒。酒阑归去行人远,折不尽长亭柳。渐白首。待 把酒送君,恰又清明后。青条似旧,问江北江南,离愁如我,还更有人否。 留不住, 强把蔬盘瀹韭①。行舟又报潮候②。风急岸花飞尽也,一曲啼红满袖。春波皱。青草外、 人间此恨年年有。留连握手。数人世相逢,百年欢笑,能得几回又。 【作者简介】 何梦桂字岩叟,淳安(今浙江淳安)人,南宋度宗咸淳元年省试第一,廷试一甲三 名。任监察御史。有《潜斋词》一卷,见《四印斋所刻词》。 【注释】 ①瀹:浸渍,煮。 韭:多年生植物,可供蔬食。 ②潮候:潮信。 【评解】 此词抒写忆别与怀人之情。上片着意写离亭送别。把酒送君,长亭折柳,离愁如我, 更有何人!下片写留君不住,舟行渐远。人世相逢,能有几度!令人不胜感慨。通篇情 辞凄婉,余韵悠长。 【集评】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离亭送友,前后一气挥写,笔健而辞婉,音凄而意 达,情文相生,结处更有余慨。梦桂著有《潜斋词》一卷。淳安朝曾登上第。 王月山
台城路 初秋
夜来疏雨鸣金井,一叶舞风红浅。莲渚①生香,兰皋②浮爽,凉思顿欺班扇。秋光 冉冉③。任老却芦花,西风不管。清兴难磨,几回有句到诗卷。 长安故人别后,料征 鸿声里,画阑凭遍。横竹④吹商,疏砧⑤点月,好梦又随云远。闲情似线,共系损柔肠, 不堪裁剪。听着寒蛩,一声声是怨。 【作者简介】 王月山,南宋人。身世不详。《全宋词》存其词一首。 【注释】 ①渚:水中小洲,水边。 莲渚:水边莲花。 ②兰皋:有兰草之岸。 ③冉冉:行貌,渐进之意。 ④横竹:管乐器笛。 商:五音之一。 ⑤砧:捣衣石。 【评解】 本词紧扣“初秋”题意,借景抒怀。上片着重写初秋景色。金井夜雨,一叶舞风。 秋光冉冉,老却芦花。下片抒怀人之情。故人别后,凭遍画栏,横竹吹商,好梦随云, 疏砧点月,愁听寒蛩。通篇凄凉哀怨,和婉工丽,优美含蓄,抒情细腻。 【集评】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起笔用“红浅”及“顿欺”字,即切定“初秋”。 乃秋声甫动,已预愁秋老,感流光之过隙,洵秋士之善怀。以下纯是怀人,情深一往, 蛩语砧声,仍不脱秋意。 黄孝迈
湘春夜月
近清明,翠禽枝上消魂。可惜一片清歌,都付与黄昏。欲共柳花低诉,怕柳花轻薄, 不解伤春。念楚乡①旅宿,柔情别绪,谁与温存? 空尊夜泣,青山不语,残照当门。 翠玉楼②前,惟是有、一陂湘水③,摇荡湘云。天长梦短,问甚时、重见桃根④?者次 第⑤、算人间没个并刀⑥,剪断心上愁痕。 【作者简介】 黄孝迈字德夫,号雪舟,南宋词人。有《雪舟长短句》一卷。刘克庄暮年曾为作序, 对他的词作极为赞赏。认为“叔原、方回不能加其绵密”。 【注释】 ①楚乡:指长江以南一带。 ②翠玉楼:指装饰着绿色玉石的高楼。 ③湘水:在湖南境内。 ④桃根:桃叶,晋王献之妾,其妹名桃根。这里借指所恋之人。 ⑤者次第:这许多情况。 ⑥并刀:并州产快剪刀。杜甫诗:“焉得并州快剪刀,剪取吴淞半江水。” 【评解】 此词有所寄托。作者以拟人化手法,抒写忧心国事而无人了解的心情。上片言翠鸟 苦于清歌无人领会,柳花又不解自己的伤春之意,还有谁体贴自己的柔情。下片借景抒 怀。青山不语,残月当门,不知何时,重见桃根,那得并刀剪断愁痕。这里明写离愁, 暗抒因国事日非而悲恨落泪的情怀。全词写得清丽绵密,委婉含蓄。 【集评】 万树《词律》:此调他无作者,想雪舟自度,风度婉秀,真佳词也。 或谓首句明字起韵,非也,如此佳词,岂有借韵之理! 查礼《铜鼓书堂遗稿》:情有文不能达、诗不能道者,而独于长短句中,可以委宛 形容之,如黄雪舟自度《湘春夜月》云云。雪舟才思俊逸,天分高超,握笔神来,当有 悟入处,非积学所到也。刘后村跋雪舟乐章,谓其清丽,叔原、方回,不能加其绵密, 骎骎秦郎“和天也瘦”之作。后村可为雪舟之知音。 《艺蘅馆词选》麦孟毕云:时事日非,无可与语,感喟遥深。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抒羁旅之感,上下片作法皆是即景生情。上片由闻入 情,下片由见入情,文笔宛妙。时近清明,闻翠禽已消魂,而黄昏清歌更不堪闻。“欲 共”两句,自为呼应,韵致最胜。 “念楚乡”三句,揭出旅况。换头宕开,实写眼前所见之青山残照。湘水湘云,境 既空阔,情亦凄悲。“天长”两句,叹相见无期。“谁与温存”与“甚时重见”两问, 有浅深之别。末句,总申愁情,与白石之“算空有并刀,难剪离愁千缕”,结句相同。 刘辰翁
宝鼎现 春月①
红妆春骑②,踏月影竿旗穿市③。望不尽、楼台歌舞,习习香尘莲步底④。萧声断、 约彩鸾⑤归去,未怕金吾⑥呵醉。甚辇路、喧阗⑦且止,听得念奴⑧歌起。 父老犹记 宣和⑨事,抱铜仙CD、清泪如水。还转盼、沙河CE多丽。滉漾明光连邸第CF,帘影冻、 散红光成绮CG。月浸葡萄CH十里,看往来、神仙才子,肯把菱花扑碎。  肠断竹马儿童CI,空见说、三千乐指CJ。等多时春不归来,到春时欲睡。又说向 灯前拥髻,暗滴鲛珠坠CK。便当日亲见霓裳CL,天上人间梦里。 【作者简介】 刘辰翁字会孟,号须溪,庐陵(今江西吉安)人。理宗景定三年考进士时,因廷试 对策忤权臣贾似道,被列入丙等。任濂溪书院山长(主持人)。宋亡,隐居不仕。有 《须溪集》。他生当宋亡之时,痛悼山河破碎,百姓流离,词多悲咽凄苦,不胜怨愤; 也流露出词人深挚的故国之思,黍离之悲。是遗民词中之优秀作品。 【注释】 ①春月:元宵节。 ②春骑:指游春的车马。 ③竿旗:竿上所挂的旗。 穿市:穿过市中街道。 ④习习:本指微风,习习香尘是指尘土飞扬。莲步:女子的行步足迹。 ⑤彩鸾:这里指游春女子。 ⑥金吾:官名,掌管京城的守卫防务。 ⑦甚:为什么。 辇路:皇帝车马经过的道路。 喧阗:人声喧闹。 ⑧念奴:唐玄宗天宝年间名妓,善歌。这里借指歌女。 ⑨宣和:宋徽宗年号。 CD铜仙:即金铜仙人。这里借指亡国恨。 CE沙河:即沙河塘,在钱塘南五里。田汝成《西湖游览志余》说: “沙河,宋时居民甚盛,碧瓦红檐,歌管不绝。” 多丽:形容沙河的繁华。 CF滉漾:即汪洋,形容水势很大。 滉漾光明:指明亮的灯光反映在水面上闪烁不 停。邸第:富贵之家的住宅。 CG“帘影”两句:是说帘影投在水上,波平则凝止不动,波动时随着闪闪发光的水 面形成各种涟漪。 CH葡萄:形容水的颜色深碧如葡萄。 CI竹马儿童:指出生于宋亡后的儿童。 竹马:以竹杖当马。 CJ三千乐指:三百人的乐队。指,用来计算人数(每人有十指)。 CK拥髻:表示愁苦。《飞燕外传·伶玄自叙》:“通德(伶玄妾)占袖顾视烛影, 以手拥髻,凄然泪下,不胜其悲。” 鲛珠:泪下如珍珠。 CL霓裳:即唐代名曲《霓裳羽衣曲》。借以指宋代的歌舞。 【评解】 此词作于元大德元年(1297),距宋亡已20年,表达了作者悲恸祖国恢复无望的凄 苦情怀。全词共分三叠。上片述当日元夕之盛。红妆春骑,千旗穿市,踏月花影,游人 众多。 而琼楼入云,歌舞连宵,写尽当日盛况。中片写父老记忆中之宣和旧事。朱邸豪华, 沙河多丽,散红成绮,灯月交辉。下片写眼前之冷落悲凉。回忆旧游,往事如烟。灯前 忆想,黯然神伤。通篇凄凉哀婉,真挚感人。 【集评】 张孟浩《历代诗余引》:刘辰翁作《宝鼎现》词,时为大德元年,自题曰丁酉元夕, 亦义熙旧人,只书甲子之意,其词有云:“父老犹记宣和事,抱铜仙、清泪如水。”又 云:“肠断竹马儿童,空见说三千乐指。”又云:“向灯前拥髻,暗滴鲛珠坠,便当日 亲见霓裳,天上人间梦里。”反反覆覆,字字悲咽,真孤竹、彭泽之流。 杨慎《词品》:词意凄婉,与《麦秀》歌何殊? 陈廷焯《白雨斋词话》;通篇炼金错采,绚丽极矣;而一二今昔之感处,尤觉韵味 深长。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刘在宋末隐遁不仕,此为感旧之作。 上段先述元夕之盛,中段从父老眼中曾见宣和往事,朱邸豪华,铜街士女,只赢得 铜仙对泣,已极伤怀。下阕言大好春色而畏逢春色,有怀莫诉,归向绿窗人灯前掩泪, 尤为凄黯。余早岁曾见东华灯市火树银花之盛,五十年来桑海迁流,亦若刘须溪之“梦 里霓裳”矣。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铺写当年月夜游赏之乐,而一二字句钩勒今情,即觉 兴衰迥异,凄动心目。第一片,极写当年游人之众、楼台之丽与歌舞之盛。第二片,更 记当年灯月交辉之美。第三片,回忆旧游,恍如一梦,灯前想象,不频泪堕。
永遇乐
余自己亥上元①诵李易安《永遇乐》,为之涕下。 今三年矣,每闻此词,辄不自堪。遂依其声②,又托之易安自喻。虽辞情③不及, 而悲苦过之。 璧月④初晴,黛云⑤远淡。春事谁主。禁苑娇寒⑥,湖堤倦暖⑦,前度遽如许⑧。 香尘暗陌⑨,华灯明昼,长是懒携手去。谁知道,断烟禁夜CD,满城似愁风雨。宣和CE 旧日,临安南渡,芳景CF犹自如故。缃帙CG流离,风鬟三五CH,能赋词最苦。江南无路 CI,鄜州今夜CJ,此苦又谁知否。空相对,残釭无寐,满村社鼓CK。 【注释】 ①己亥:即宋恭帝德祐元年(1275),宋亡前一年。 上元:即元宵节。 ②依其声:按照李清照原词的声律填词。 ③辞情:指文辞情采。 ④璧月:圆月。璧:圆形的玉。 ⑤黛云:青绿色的云。 ⑥禁苑:皇家园林。娇寒:轻寒。 ⑦倦暖:暖和得使人思睡。 ⑧前度:暗用刘禹锡《重游玄都观》“前度刘郎今又来”诗意。 遽:忽然。 ⑨香尘暗陌:尘雾遮暗了街道,指车马众多。 CD断烟:炊烟断,是指京城里居民很少。 禁夜:禁止夜行。 CE宣和:宋徽宗年号。 CF芳景:风景。 CG缃帙(zhì):浅黄色书套。这里指书籍。 CH风鬟三五:李清照《永遇乐》词中:“风鬟雾鬓。” 三五:正月十五,即元宵 节。 CI江南无路:指写本词时宋亡已久,江南一带都陷入敌手。 CJ鄜州:杜甫《月夜》诗:“今夜鄜州月,闺中只独看。”作者此时亦离家在外, 故借杜甫思念鄜州的妻子来说明自己的心情。 CK釭:灯。 社鼓:节日祭神的鼓声。 【评解】 本词作者在宋亡前一年,曾因诵李清照怀念京洛旧事的《永遇乐》词,而为之涕下。 三年之后,每听到李清照的这首词,便触动自己的亡国之痛。本词从回忆临安盛时来反 衬目前国亡家破的心情。上片回忆临安盛时,香暗尘陌、华灯明昼的情景,面对眼前 “断烟禁夜”的境况,不胜今昔之感。下片从李清照《永遇乐》词对宣和旧事的怀念, 写到南宋亡后的无限感慨。全词感情真挚,凄伤哀怨。
兰陵王 丙子①送春
送春去。春去人间无路。秋千外、芳草连天,谁遣风沙暗南浦②。依依甚意绪。漫 忆海门飞絮③。乱鸦过,斗转城荒,不见来时试灯处④。 春去。谁最苦。但箭雁⑤沉 边,梁燕无主⑥。杜鹃声里长门⑦暮。想玉树凋土⑧,泪盘如露⑨。咸阳送客CD屡回顾。 斜日未能度。春去。尚来否。正江令恨别CE,庾信愁赋CF。苏堤尽日风和雨。叹神游故 国CG,花记前度CH。人生流落,顾孺子CI共夜语。 【注释】 ①丙子:即宋恭帝德祐二年(1276)。 ②风沙:比喻敌人。 南浦:泛指送别之地。这里借指江南水乡。 ③海门飞絮:指南下的幼帝。海门:海边。 ④斗转:北斗转则春回。 试灯:正月十五灯节前预赏灯节。 ⑤箭雁:被箭射中受伤的雁。这句指被俘虏的南宋君臣。 ⑥梁燕:梁上寻觅旧巢的燕子。这句指留在临安等地散落无主的士大夫。 ⑦长门:汉武帝时,陈皇后贬居的冷宫。这里借指宋亡后临安的宫殿。 ⑧玉树凋土:《晋书·庾亮传》:“亮将葬,何充(会之)叹曰: ‘埋玉树于土中,使人情何能已’!”这里是指那些为国牺牲的人。 ⑨泪盘如露:指汉武帝在建章宫前造神明台,上有铜人手托盛露铜盘。魏明帝命人 把铜人从长安搬到洛阳,在拆卸时据说铜人眼中流下泪来。这里以铜人泪滴露盘表示亡 国之痛。 CD咸阳送客:李贺在《金铜仙人辞汉歌》中说:“衰兰送客咸阳道,天若有情天亦 老。”这里借以说明被俘人员的故国之思。 CE江令:江淹。他曾被黜任建安吴兴令。见《梁书·江淹传》。他著有《别赋》。 CF庾信:梁朝庾信出使北周,被留在北方不回,著有《愁赋》。这两句是说南宋士 大夫被俘北上,满怀离愁别恨。 CG神游故国:被俘北上的人不可能南归,对故国的繁华只能神游而已。 CH花记前度:唐刘禹锡于宪宗元和年间从贬所被召回长安,因游玄都观赏桃花作诗, 被执政者认为意有怨刺而又把他远贬。刘于14年后又回长安重游旧地,作《重游玄都观 诗》:“百亩庭中半是苔,桃花净尽菜花开。种桃道士归何处,前度刘郎今又来。”这 句是指离散各地的人,回到沦陷之后的临安,见昔日如花美景已荡然无存,不禁目击心 伤。 CI孺子:指作者的儿子。以上三句是说因故国沦亡而流落山中,只能和儿子夜语, 共诉胸中哀痛之情。 【评解】 宋恭帝德祐二年三月,临安被元军攻破,恭帝及太后等被俘往北方。本词作于暮春, 以送春为题,暗抒亡国之恨。全词共三叠,均从“春去”开头。上片写人间无路,春将 何归,风沙南浦,海门飞絮。故国陷落,幼帝飘海,前途难料。中片写春去之后,谁最 凄苦,暗指南宋君臣被俘,去国离乡,无限伤凄。下片问春去后,能否再来,暗示恭帝 被虏,不得南归,南宋恢复无望。作者神游故都,空忆繁华,不胜天涯流落之感。 【集评】 卓人月《词统》:“送春去”二句悲绝,“春去谁最苦”四句凄清,何减夜猿;第 三叠悠扬悱恻,即以为《小雅》、《楚骚》可也。 张宗橚《词林纪事》:按樊榭论词作句,“‘送春’苦调刘须溪”信然。 陈廷焯《白雨斋词话》:题是送春,词是悲宋,曲折说来,有多少眼泪。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虽以“送春”标题,每段首句皆以春去作起笔,而 其下则鸦过荒城,风沙迷目,不仅灯火阑珊之感。次段“杜鹃”句以下,长门日暮,悲 玉树之凋残;后段“苏堤”句以下,故国神游,忆花枝于前度,其思乡恋阙,抚事怀人, 百愁并集,不独“送春”也。清真倚此调,其次段、后段,皆在中权笔有顿挫。此作亦 在中枢以“杜鹃”、“苏堤”句作换转之笔,乃句意并到之作。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题作送春,实寓亡国之痛。三片皆重笔发端振起,以 下曲折述怀,哀感弥深。“秋千外”三句,承“无路”,写出一片凄迷景色。“依依” 句,顿宕。“漫忆”数句,大笔驰骤,叹当年之繁华已无觅处。第二片,历数春之燕与 杜鹃,以衬人之伤春。第三片,叹故国好春,空余神游。末言人生流落之可哀。 周 密
花犯 水仙花
楚江湄①,湘娥②再见,无言洒清泪,淡然春意。 空独倚东风,芳思谁寄?凌波路冷秋无际。香云随步起,漫记得、汉宫仙掌③,亭 亭明月底。 冰丝写怨更多情,骚人恨,枉赋芳兰幽芷。春思远,谁叹赏国香④风味? 相将共、岁寒伴侣,小窗静,沉烟熏翠被。 幽梦觉、涓涓清露,一枝灯影里。 【作者简介】 周密字公谨,号草窗,又号弁阳啸翁、萧斋、四水潜夫,济南(今属山东)人。曾 担任过义乌县令。宋亡后,不肯出来做官,寓居杭州。诗、词、书、画均有较深造诣, 生平著述甚多,有《蜡屐集》、《齐东野语》、《癸辛杂识》、《浩然斋雅谈》、《弁 阳客谈》、《武林旧事》、《澄怀录》《云烟过眼录》等书。他的词,风格和吴文英 (梦窗)相近,在文学史上并称“二窗”。他编选的《绝妙好词》,选录南宋词385首对 后人有较大的影响。 【注释】 ①湄:岸边。 ②湘娥:湘妃,喻水仙花。 ③汉宫仙掌:汉武帝作柏梁、铜柱、承露仙人掌之属,见《汉书·郊祀志》。 ④国香:兰为国香,此谓水仙为国香。 【评解】 这首咏花词,咏物抒怀。上片写花之丰神姿容。犹如湘娥再见,无言洒泪,春意淡 然。空倚东风,芳思谁奇!下片抒写诗人惜花心情。天香国色,花无人赏,实令骚人深 恨。惟有自己与花相共,结为岁寒伴侣。全词亦花亦人,委婉含蓄。 情意缠绵,饶有韵致。 【集评】 周济《宋四家词选》:草窗长于赋物,然惟此及琼花二阕,一意盘旋,毫无渣滓。 他人纵极工巧,不免就题寻典,就典趁韵,就韵成句,堕落苦海矣。特拈出之,以为南 宋诸公针砭。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上片写花,下片写人惜花,轻灵宛转,韵致胜绝。起 写花之姿容,继写花之内情,后写花之丰神。换头以下,惜花无人赋,花无人赏。“相 将共”以下,拍到己身。上是花伴人,下是人赏花,将人与花写得缱绻缠绵,令人玩味 不尽。
玉京秋
长安独客。又见西风、素月、丹枫,凄然其为秋也。因调夹钟羽一解烟水阔,高林 弄残照,晚蜩①凄切。碧砧度韵,银床②飘叶。衣湿桐阴露冷,采凉花时赋秋雪③。叹 轻别,一襟幽事,砌虫能说。 客思吟商还怯,怨歌长、琼壶暗缺④。翠扇恩疏⑤,红 衣香褪,翻成消歇。玉骨西风,恨最恨、闲却新凉时节。楚箫咽,谁寄西楼淡月。 【注释】 ①蜩(tiáo):蝉。 ②银床:井阑如银,因称银床。 ③秋雪:指芦花。 ④琼壶暗缺:晋王敦酒后,咏魏武乐府:“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烈士暮年,壮心不已。”以如意击唾壶为节,壶口尽缺(见《世说新语》)。 ⑤翠扇恩疏:班婕好《怨诗行》有“裁成合欢扇,团团似明月”。 【评解】 此词抒写清秋感怀。上片通过写景,微抒别恨。高林残照,晚蜩凄切。一襟幽怨, 砌虫诉说。下片抒情,将别恨层层深入。客思怯吟,怨歌悠长,翠扇恩疏,红衣香褪。 时光如流,前事消歇,令人不胜怅恨。全词凄婉含蓄,曲折有致。 【集评】 陈廷焯《白雨斋词话》:此词精金百炼,既雄秀,又婉雅,几欲空绝古今,“暗” 字,其恨在骨。 谭献《谭评词辨》:南渡词境湘处,往往出于清真。“玉骨”二句,髀肉之叹也。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感秋而赋。起点晚景,次写夜景。 “叹轻别”三句,入别恨。下片,承别恨层层深入。“客思”两句,恨客居之无俚。 “翠扇”两句,恨前事之消歇。“玉骨”两句,恨时光之迅速。末揭出凄寂之感。
四字令 拟《花间》
眉消睡黄,春凝泪妆。玉屏①水煖微香。听蜂儿打窗。筝②尘半床,绡痕半方。愁 心欲诉垂杨,奈飞红③正忙。 【注释】 ①玉屏:玉饰屏风。 ②筝:古乐器。 ③飞红:这里指落花。 【评解】 此词“拟《花间》”,极为神似。上片写愁人心绪。玉屏香暖,蜂儿打窗,眼前春 色,乱人心绪。下片着意写愁。垂杨落花,飘零风雨,愁绪满怀,为谁低诉!全词缠绵 哀怨,含情无限。 【集评】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蜂儿打窗与春色恼人、莺啼惊梦,皆在幽静境中扰 乱愁人心绪。下阕写愁,用两半字,便觉含情无限。 “垂杨”二句飘零风雨,自顾不遑,何暇听人之低鬟诉怨耶!此词神似《花间》。 张 炎
解连环 孤雁
楚①江空晚。怅离群万里,怳然②惊散。自顾影、欲下寒塘③,正沙净草枯,水平 天远。写不成书④,只寄得、相思一点。料因循⑤误了,残毡拥雪⑥,故人心眼。  谁怜旅程荏苒⑦。漫长门夜悄,怳筝弹怨。想伴侣、犹宿芦花,也曾念春前,去 程应转。暮雨相呼,怕蓦地、玉关重见⑧。未羞他、双燕归来,画帘半卷。 【作者简介】 张炎字叔夏,号玉田,又号乐笑翁。祖居陕西凤翔,寓居临安。宋亡后,张炎飘泊 流荡,曾经到大都(今北京市)谋求官职,失意而归。 有《山中白云词》留传后世,存词三百余首,其中有些寄寓着对国家命运和个人身 世的感慨。他还著有论词的专著《词源》,对后界词人有一定影响。 【注释】 ①楚:泛指南方。 ②怳(huǎng)然:惆怅失意的样子。 ③欲下寒塘:受惊离群成为孤雁,欲飞下寒塘又顾影而自伤孤单。 唐崔涂《孤雁》诗:“暮雨相呼疾,寒塘欲下迟。” ④写不成书:雁群在飞行时,常排列成行,队行如字。孤雁在天上只有一点,排不 成字,而只能带回来一点相思之意。 ⑤因循:拖延。 ⑥残毡拥雪:指汉苏武被匈奴所拘的故事。 ⑦荏苒:展转。指时光流逝。 ⑧怕蓦(mò)地:倘忽然。 玉关:玉门关。 【评解】 这首词,通过描写离群孤雁,抒发羁旅之愁,飘泊之怨。 字里行间,蕴含着国破家亡的哀思。上片写孤雁离群失侣的孤凄之感与相思之情。 下片将人与雁的羁旅哀怨之情,一并写出。词中无一字直说题面,却又处处与题意相绾 合。喻意贴切,曲折有致。张炎词,原以咏物称著词坛,更因此词而获“张孤雁”之雅 称。全词文笔婉曲,工致入化,情思绵邈,深挚感人。 【集评】 许昂霄《词综偶评》:“暮雨相呼疾,寒塘欲下迟。”唐崔涂《孤雁》诗也。 谭献《谭评词辨》:起是侧入而气伤于僄。“写不成书”二句,若檇李之有指痕; “想伴侣”二句,清空如话;“暮雨”二句,若浪花之圆蹴,颇近自然。 继昌《左庵词话》:“写不成书,只寄得相思一点。”沈昆词:“奈一绳雁影,斜 飞点点,又成心字。”周星誉词:“无赖是秋鸿,但写人人,不写人何处。”三词咏雁 字名目巧思,皆不落恒蹊。 孔行素《至正直记》:钱塘张叔夏……尝赋《孤雁》词,有“写不成书,只寄得相 思一点”,人皆称之曰“张孤雁”。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孤雁》与《春水》词皆玉田少年擅名之作,晚年 无此精湛矣。孔行素称玉田以此词得名,人以“张孤雁”称之。“写不成书”二句写 “孤”字入妙,即怀人之作,亦极缠绵幽渺之思,况咏孤雁,入雁双关,允推绝唱。下 阕“伴侣”以下数语替孤雁着想,沙岸芦花,念其故侣,空际传情,不让唐人“暮雨相 呼疾,寒塘欲下迟”之句。借喻人事,亦停云之谊,故剑之思也。结句以双燕相形,别 饶风致,且自喻贞操也。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咏孤雁。“楚江”两句,写雁飞之处。 “自顾影”三句,写雁落之处。“离群”、“顾影”,皆切孤雁。“写不”两句, 言雁寄相思,写出孤雁之神态。“料因循”两句,用苏武雁足系书事,写出人望雁之切。 换头,言雁声之悲。“想伴侣”三句,悬想伴侣之望己。“暮雨”两句,言己之望伴侣。 末以双燕衬出孤雁之心迹。
高阳台 西湖春感
接叶巢莺①,平波卷絮②,断桥③斜日归船。能几番游,看风又是明年。东风且伴 蔷薇住,到蔷薇、春已堪怜。更凄然。万绿西泠④,一抹荒烟。 当年燕子知何处,但 苔深韦曲⑤,草暗斜川⑥。见说⑦新愁,如今也到鸥边⑧。无心再续笙歌楚,掩重门、 浅醉闲眠。 莫开帘。怕见飞花,怕听啼鹃。 【注释】 ①接叶巢莺:莺儿将巢筑在密集的叶丛里。 ②平波卷絮:轻絮飞落湖上,被微波缓缓地卷入水中。 ③断桥:在孤山侧面白沙堤东,里湖和外湖之间。 ④西泠(líng):桥名,在孤山下,将里湖和后湖分开。 ⑤韦曲:在陕西长安城南皇子陂西,唐时韦氏世居此地,故名韦曲。 ⑥斜川:在江西星子、都昌两县之间。陶渊明有《游斜川》诗,写斜川的风景。 ⑦见说:听说。 ⑧鸥边:即白鸥。 【评解】 本词借咏西湖抒写亡国哀思。上片写暮春景色。密叶藏莺,平波卷絮,曾几何时, 春光已老。眼前万绿西泠,一抹荒烟,更觉凄然。下片抒情。当年燕子,飞往何处!但 是苔深韦曲,草暗斜川。回首往事,已成旧梦。昔日笙歌,无心再续。飞花啼鹃,亦不 愿闻见。作者之满怀愁绪可以想见。全词低徊往复,凄凉幽怨。 【集评】 陈廷焯《白雨斋词话》:玉田《高阳台》,凄凉幽怨,郁之至,厚之至,与碧山如 出一手,乐笑翁集中亦不多见。 谭献《谭评词辨》:“能几番”二句,运掉虚浑。“东风”二句,是措注,惟玉田 能之,为他家所无。换头见章法,玉田云:“最是过变不可断了曲意”是也。 《艺蘅馆词选》麦孟华云:亡国之音哀以思。 沈祥龙《论词随笔》:词贵愈转愈深,稼轩云:“是他春带愁来,春归何处,却不 解带将愁去。”玉田云:“东风且伴蔷薇住,到蔷薇春已堪怜。”下句即从上句转出, 而意更深远。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夏闰庵云:“此词深婉之至,虚实兼到,集中压卷 之作。”起二句写春景,工炼而雅。“看花”二句已表出春感。“东风”二句以才人遘 末造,即饮香名,已伤迟暮,与残春之蔷薇何异。“凄然”三句与“燕子”四句,皆极 写其临流凭吊之怀。 “新愁”二句怅王孙之路泣,何等蕴藉。“笙歌”以下五句梦断朝班,心甘退谷, 本欲以“闲眠浅醉”,送此余生,鹃啼花落,徒恼人怀耳!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西湖春感,沉哀沁人。“接叶”三句,平起,点明地 时景物。“能几番”两句,陡转,叹盛时无常,警动之至。 “东风两句,自为开合,寄慨亦深。“更”字进一层写景,“万绿”八字,写足湖 上春尽,一片惨淡迷离之景。换头承上,提问燕归何处。“但”字领两句,叹春去、燕 去,繁华都歇。“见说”两句,以鸥之愁衬人之愁。“无心”两句,实写人之愁态。江 山换劫,闭门醉眠,此心真同槁木死灰矣。末以撇笔作收,飞花、啼鹃,徒增人之愁思, 故不如不闻不见也。
清平乐 平原放马
辔摇衔铁①,蹴②踏平原雪。勇趁军声曾汗血③,闲过升平时节。 茸茸春草天涯, 涓涓野水晴沙④。多少骅骝⑤老去,至今犹困盐车。 【注释】 ①辔:缰绳。 衔铁:俗称马嚼子。 ②蹴(cù):踢、踩。 ③趁:追逐,奔驰之意。 汗血:古代良马名。传说日行千里,流汗如血。 ④涓涓:流水声。 野水:野外小河的流水。 晴沙:天气晴朗,河水清澈,阳光 照耀,连水底的沙都可看见。 ⑤骅骝:名马,千里马。 【评解】 这首咏物词,通过对马的描写,抒发作者的感慨。上片写此马当年曾平原踏雪、勇 趁军声。而今却闲度时光,弃置不用。下片写冬去春来,时光如流,不少“骅骝”骏马, 至今犹困盐车。全词含蓄蕴藉,喻意深刻,而作者怀才不遇,有志难申的感慨,也尽在 不言之中。
渡江云
山阴久客,一再逢春,回忆西杭,渺然愁思山空天入海,倚楼望极,风急暮潮初。 一帘鸠外雨①,几处闲田,隔水动春锄。新烟禁柳,想如今、绿到西湖。犹记得、当年 深隐,门掩两三株。 愁余。 荒洲古溆②,断梗疏萍,更飘流何处。空自觉、围羞带减,影怯灯孤。长疑即见桃 花面③,甚近来、翻致无书。书纵远,如何梦也都无。 【注释】 ①鸠外雨:春雨。 ②淑:水浦。 ③桃花面:唐崔护诗:“人面桃花相映红。” 【评解】 此词为伤离念远之作。上片写山阴风景,抒故国之思。一帘鸠雨,几处春耕,客中 逢春,引起对故乡的怀念。下片抒怀忆友。久客他乡,飘萍无定,围羞带减,影怯烟孤。 别后不仅无书,至今“梦也都无”。全词哀怨缠绵,宛转曲折,清丽雅洁,舒卷自如。 【集评】 许昂霄《词综偶评》:曲折如意。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通首警动,无懈可击。前三句写山阴临江风景。以 下三句兼状乡居。“隔水动春锄”五字有唐人诗味。 “新烟”四句因客里逢春,回思故园。下阕写客怀而兼忆友。夏闰庵评此词云: “宛转关生,情真景真。”此等词与屯田、片玉沆瀣一气,不得谓南宋人不如北宋也。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伤离念远。起写倚楼所见远景,次写倚楼所见近景。 “新烟”两句,念及西河风光之好。“犹记得”两句,念及旧居之适。下片抒情,纯以 咏叹出之。“愁余”四句,叹己之飘流无定。“空自觉”两句,叹己之日愈销减。“长 疑”两句,叹别久无书。末句,就无书反诘无梦,层层深婉。 薛砺若《宋词通论》:他一生最好浪游,曾远上燕、蓟,往来于浙东西,尤留恋心 醉于西子湖畔。他的词极空灵清丽,集中绝无拙滞语。 ……如天际浮云,随风舒卷,确能自成一格。 ----------------   黄金书屋 扫描校对

上一页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