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约词
十三


    姜 夔
淡黄柳
 客居合肥①南城赤栏桥之西,巷陌凄凉,与江左异。  唯柳色夹道,依依可怜。因度此阕,以纾②客怀。 空城晓角,吹入垂杨陌③。马上单衣寒恻恻④,着尽鹅黄嫩绿,都是江南旧相识。  正岑寂⑤。明朝又寒食。强携酒、小桥宅⑥。怕梨花落尽成秋色。燕燕飞来,问春何 在,唯有池塘自碧。 【作者简介】 姜夔字尧章,别号白石道人,饶州鄱阳(属江西)人。一生不曾做官,却曾漫游过 长江中、下游的两湖和江、浙一带,交游广,生活经历丰富。他擅长诗词,精通音律与 书法,是南宋词坛上成就较高、较有影响的作家。他以离别相思、纪游咏物或慨叹身世 为词的主要题材。 也有关心国事、同情人民疾苦的部分作品。他的词音律和谐,造语凝炼,想象丰富, 意境清幽。尤擅长托物比兴和景物描写,工丽精致,在宋词发展史上有重要地位。 【注释】 ①客居合肥:时在宋光宗绍熙二年(1191)。 ②纾(shū):解除、排除,宽解。 ③垂杨陌:杨柳飘拂的小巷。 ④恻恻:寒冷凄恻。 ⑤岑寂:寂静。 ⑥小桥宅:姜夔在合肥情侣的住宅。 【评解】 这是作者的自制曲。通篇写景,而作者寄居他乡,伤时感世的愁怀,尽在不言之中。 上片写客居异乡的感受。垂杨巷陌,马上轻寒,边城春色,举目凄凉。而眼前柳色, “鹅黄嫩绿”,却与江南相似。下片写惜春伤春情绪。清明携酒,唯怕花落春去。全词 意境凄清冷隽,用语清新质朴。在柳色春景的描写中,作者的万般愁绪,无限哀怨之情, 也就巧妙自然、不着痕迹地表现出来。 【集评】 郑文焯《郑校白石道人歌曲》:长吉有“梨花落尽成秋苑”之句,白石正用以入词, 而改一“色”字协韵。当时清真、方回多取贺诗隽句为面。 谭献《谭评词辨》:白石、稼轩,同音笙磬,但清脆与镗鎝异响,此事自关性分。 黄花庵《花庵词选》:词极精妙,不减清真,其高处有美成所不能及。
暗香
辛亥①之冬,予载雪诣石湖②。止既月③,授简④索句,且征新声⑤。作此两曲, 石湖把玩不已,使工伎隶习⑥之,音节谐婉,乃名之曰“暗香”、“疏影”。 旧时月色,算几番照我,梅边吹笛。唤起玉人,不管清寒与攀摘。何逊⑦而今渐老, 都忘却、春风词笔。但怪得⑧、竹外疏花,香冷入瑶席。 江国,正寂寂,叹寄与路遥, 夜雪初积。翠尊⑨易泣,红萼CD无言耿相忆。长记曾携手处,千树压、西湖寒碧。又片 片、吹尽也,几时见得。 【注释】 ①辛亥:光宗绍熙二年。 ②石湖:在苏州西南,与太湖通。范成大居此,因号石湖居士。 ③止既月:指住满一月。 ④简:纸。 ⑤征新声:征求新的词调。 ⑥工伎:乐工、歌妓。隶习:学习。 ⑦何逊:南朝梁诗人,早年曾任南平王萧伟的记室。任扬州法曹时,廨舍有梅花一 株,常吟咏其下。后居洛思之,请再往。抵扬州,花方盛片,逊对树彷徨终日。杜甫诗 “东阁官梅动诗兴,还如何逊在扬州。” ⑧但怪得:惊异。 ⑨翠尊:翠绿酒杯,这里指酒。 CD红萼:指梅花。 耿:耿然于心,不能忘怀。 【评解】 此词咏梅怀人,思今念往。据夏承焘《姜白石词编年笺校》称:“作于辛亥之冬, 正其最后别合肥之年”,而“时所眷者已离合肥他去”。由此可知是指合肥旧事。上片 写“旧时”梅边月下的欢乐;“而今”往事难寻的凄惶。两相对照,因而对梅生“怪”, 实含无限深情。下片写路遥积雪,江国寂寂,红萼依然,玉人何在!往日的欢会,只能 留在“长记”中了。低徊缠绵,怀人之情,溢于言表。全词以婉曲的笔法,咏物而不滞 于物,言情而不拘于情;物中有情,情中寓物。情思绵邈,意味隽永。 【集评】 周济《介存斋论词杂著》:惟《暗香》、《疏影》二词,寄意题外,包蕴无穷,可 以与稼轩伯仲。 张炎《词源》:白石《疏影》、《暗香》等曲,不惟清真,且又骚雅,读之使人神 观飞越。 许昂霄《词综偶评》:二词(《疏影》、《暗香》)如绛云在霄,舒卷自如;又如 琪树玲珑,金芝布护。 邓廷祯《双砚斋随笔》:姜石帚之“长记曾携手处,千树压、西湖寒碧。”状悔之 多,皆神情超越,不可思议,写生独步也。 周济《宋四家词选》:前半阕言盛时如此,衰时如此。后半阕想其盛时,想其衰时。 王闿运《湘绮楼词选》:此二词最有名,然语高品下,以其贪用典故也。又云:如 此起法,即不是咏梅矣。 郑文焯《郑校白石道人歌曲》:案此二曲为千古词人咏梅绝调。以托喻遥深,自成 馨逸;其暗香一解,凡三字句逗皆为夹协。梦窗墨守綦严,但近世知者盖寡,用特著之。 谭献《谭评词辩》:石湖咏梅,是尧章独到处。“翠尊”二句,深美有骚、辨意。 唐圭璋《宋词三百首笺注》:刘体仁云,落笔得“旧时月色”四字,便欲使千古作 者,皆出其下。又云:咏梅嫌纯是素色,故用“红萼”字,此谓之破色笔。又恐突然, 故先出“翠尊”字配之;说来甚浅,然大家亦不为,此用意之妙,总使人不觉,则烹锻 之功也。
鹧鸪天
元夕有所梦
肥水①东流无尽期。当初不合种相思②。梦中未比丹青③见,暗里忽惊山鸟啼。  春未绿④,鬓先丝。人间别久不成悲。谁教岁岁红莲⑤夜,两处沉吟各自知。 【注释】 ①肥水:源出安徽合肥西南紫蓬山,东流经合肥入巢湖。 ②种相思:种下相思之情。 ③丹青:泛指画像。 ④春未绿:本词作于正月,这时气候很冷,草未发芽,所以说春未绿。 ⑤红莲:指灯。 【评解】 作者曾几度客游合肥,并与一歌妓相爱。当时的欢聚,竟成为他一生颇堪回忆的往 事。在记忆中,她的形象十分鲜明。 然而伊人远去,后会无期。回首往事,令人思念不已,感慨万千。梦中相见,又被 山鸟惊醒。思念之苦,真觉得“当初不合种相思”了。愁思绵绵,犹如肥水东流,茫无 尽期。谁使两人年年元宵之夜,各自有心头默默重温当年相恋的情景! 词中所流露的伤感与愁思,即是为此而发。全词深情缱绻,缠绵哀婉。 【集评】 陈思《白石道人年谱》:案所梦即《淡黄柳》之小桥宅中人也。 郑文焯《郑校白石道人歌曲》;红莲谓灯,此可与《丁未元日金陵江上感梦》之作 参看。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元夕感梦之作。起句沉痛,谓水无尽期,犹恨无尽期。 “当初”一句,因恨而悔,悔当初错种相思,致今日有此恨也。“梦中”两句,写缠绵 颠倒之情,既经相思,遂不能忘,以致入梦,而梦中隐约模糊,又不如丹青所见之真。 “暗里”一句,谓即此隐约模糊之梦,亦不能久做,偏被山鸟惊醒。换头,伤羁旅之久。 “别久不成悲”一语,尤道出人在天涯况味。“谁教”两句,点明元夕,兼写两面, 以峭劲之笔,写缱绻之深情,一种无可奈何之苦,令读者难以为情。
点绛唇
丁未①冬,过吴松作
燕雁无心,太湖西畔随云去。数峰清苦。商略②黄昏雨。 第四桥③边,拟共天随 ④住。今何许?凭阑怀古,残柳参差舞。 【注释】 ①丁未:宋孝宗淳熙十四年(1187)。 吴松:即今吴江。本年春,姜夔曾由杨万 里介绍到苏州去见范成大。 ②商略:商量,酝酿。此处指遥望山峰,雨意很浓。 ③第四桥:指吴江城外的甘泉桥。郑文焯《绝妙好词校录》:“宋词凡用四桥,大 半皆谓吴江城外之甘泉桥……。《苏州志》:甘泉桥旧名第四桥。” ④天随:晚唐陆龟蒙,号天随子,隐居吴江。 【评解】 此词为作者自湖州往苏州,道经吴松所作。乃小令中之名篇。虽只41字,却深刻地 传出了姜夔“过吴松”时“凭栏怀古”的心情。上片写景。“燕雁”、“数峰”,不仅 写景状物出色,且用拟人化手法,使静物飞动,向为读者称赞。下片因地怀古。“残柳 参差舞”,使无情物,着有情色,道出了无限沧桑之感。全词委婉含蓄,引人遐想。 【集评】 卓人月《词统》:“商略”二字诞妙。 陈廷焯《白雨斋词话》:白石长调之妙,冠绝南宋;短章亦有不可及者,如《点绛 唇》一阕,通首只写眼前景物,至结处云:“今何许? 凭阑怀古,残柳参差舞。”感时伤事,只用“今何许”三字提倡,“凭阑怀古”下, 仅以“残柳”五字咏叹了之,无穷哀感,都在虚处。令读者吊古伤今,不能自止,洵推 绝调。 陈思《白石道人年谱》:案此阕为诚斋以诗送谒石湖,归途所作。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欲雨而待“商略”,“商略”而在“清苦”之“数 峰”,乃词人幽渺之思。白石泛舟吴江,见太湖西畔诸峰,阴沉欲雨,以此二句状之。 “凭阑”二句其言往事烟消,仅余残柳耶?抑谓古今多少感慨,而垂杨无情,犹是临风 学舞耶?清虚秀逸,悠然骚雅遗音。
小重山令
潭州①红梅人绕湘②皋月坠时,斜横花树小,浸愁漪。一春幽事有谁知?东风冷, 香远茜②裙归。 鸥去昔游非。 遥怜花可可、梦依依。九疑云杳断魂啼,相思血,都沁④绿筠枝。 【注释】 ①潭州:今湖南长沙市。 ②湘:湘江,流经湖南。 皋:岸。 ③茜:大红色。 ④沁:渗透。 【评解】 此词以咏梅为题,抒吊古怀人之情。上片写景。首两句点出“潭州”与“梅花”。 “东风”两句,因物及人。梅苑人归,蘅皋月冷。一春幽事,有谁得知。下片抒情。鸥 去之后,昔游全非。因今思昔,感怀吊古。相思血泪,都沁绿枝。全词即梅即人,亦景 亦情。清新雅丽,凄婉工巧。 【集评】 黄昇《中兴以来绝妙词选》卷六:白石道人,中兴诗家名流,词极精妙,不减清真 乐府,其间高处,有美成所不能及。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感怀吊古,愁并毫端。其凄丽之致,颇似东山、淮 海。 史达祖
绮罗香 咏春雨
做冷欺花①,将烟困柳②,千里偷催春暮。尽日冥迷③,愁里欲飞还住。惊粉重、 蝶宿西园,喜泥润、燕归南浦。最妨它、佳约风流,钿车④不到杜陵路。 沉沉江上望 极,还被春潮晚急,难寻官渡⑤。隐约遥峰,和泪谢娘⑥眉妩。临断岸、新绿生时,是 落红、带愁流处。记当日、门掩梨花,剪灯深夜语⑦。 【作者简介】 史达祖,字邦卿,号梅溪,汴(河南开封)人。韩侂胄任相,达祖为其堂吏,撰拟 文稿。韩伐金失败被诛,达祖受黥刑(面颊刺字),死于贬所。他的词,轻盈绰约,细 腻工巧,清新闲约,长于咏物。有《梅溪词》一卷。 【注释】 ①做冷欺花:春寒多雨,妨碍了花开。 ②将烟困柳:春雨迷濛,如烟雾环绕柳树。 ③尽日冥迷:整日春雨绵绵。 ④钿车:华美的车子。杜陵:汉宣帝陵墓所在地。当时附近一带住的多是富贵之家, 故用来借指繁华的街道。 ⑤官渡:用公家渡船运送旅客。 ⑥谢娘:唐代歌妓,后世泛指歌女。这两句是写烟雨笼罩远处的山峰,象谢娘被泪 沾湿的眉毛那样妩媚好看。 ⑦剪灯深夜语:李商隐《夜雨寄北》:“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评解】 这首咏物词,以多种艺术手法摹写春雨缠绵的景象。上片写近处春雨。蝶惊粉重, 燕喜泥润。佳期被阻,钿车不行。 下片写远处春雨。春潮晚急,群山迷濛,新绿落红,带愁流去。通篇不着“雨”字, 却处处贴切题意。用语工丽,意境清幽。 【集评】 周济《介存斋论词杂著》:梅溪甚有心思,而用笔多涉尖巧,非大方家数,所谓 “一钩勒即薄者”。 黄昇《花庵词选》:“临断岸”以下数语,最为姜尧章称赞。 李攀龙《草堂诗余隽》;语语淋漓,在在润泽,读此将诗声彻夜雨声寒,非笔能兴 云乎! 黄蓼园《蓼园词选》:愁雨耶?怨雨耶?多少淑偶佳期,尽为所误,而伊仍浸淫渐 渍,联绵不已,小人情态如是,句句清隽可思,好在结二语写得幽闲贞静,自有身分, 怨而不怒。 许昂霄《词综偶评》:绮合绣联,波属云委。“尽日冥迷”二句,摹写入神。“记 当日”二句,如此运用,实处皆虚。 先著、程洪《词洁》:无一字不与题相依,而结尾始出雨字,中边皆有。前后两段 七字句,于正面尤著到。如意宝珠,玩弄难于释手。 孙麟趾《词径》:词中四字对句,最要凝炼。如史梅溪云:“做冷欺花,将烟困柳” 只八个字已将春雨画出。 周尔墉《周批绝妙好词》:法度井然,其声最和。 继昌《左庵词话》:史达祖春雨词,煞句“记当日门掩梨花,剪灯深夜语。”就题 烘衬推开去,亦是一法。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此调体物殊工,与碧山之咏蝉,玉田之咏春水,白 石之咏蟋蟀,皆能融情景于一篇者。虞山毛晋心醉其《双双燕》词,但“柳昏花螟”自 是名句,而全篇多咏燕,仅于结处见意,不若此调之情文并茂也。起三句吸春雨之神。 四、五句关合听雨之情。“蝶”、“燕”二句从侧面写题,“惊”、“喜”二字为蝶燕 设想,殊妙。“佳期”句承愁雨之意,写到怀人,以领起后幅。转头处言临江望远,意 境开拓。以山喻眉,以雨喻泪,常语也,眉黛与泪痕合写,便成隽语。上阕言近处庭院 之雨,后言远处江湖之雨。“新绿”二句非特江干风景,而送春念远,皆在其中。“落 红”句造语尤工。结句听雨西窗,虽意所易到,而回首当年,以“梨花门掩”,点染生 姿,觉余音绕梁也。
双双燕 咏燕
过春社①了,度②帘幕中间,去年尘冷③。差池④欲住,试入旧巢相并。还相雕梁 藻井⑤,又软语商量不定。飘然快拂花梢,翠尾分开红影⑥。 芳径⑦,芹泥⑧雨润。 爱贴地争飞,竞夸轻俊。红楼归晚,看足柳昏花暝。应自栖香正稳⑨。便忘了、天涯芳 信CD。愁损翠黛双蛾CE,日日画栏独凭。 【注释】 ①春社:春分前后祭社神的日子叫春社。 ②度:飞过。 ③尘冷:指旧巢冷落,布满尘灰。 ④差(cī)池:指燕子羽毛长短不齐。 ⑤相:细看。 藻井:天花板。 ⑥红影:指花影。 ⑦芳径:花草芳芬的小径。 ⑧芹泥:燕子所衔之泥。 ⑨“应自”句:该当睡得香甜安稳。 自:一作“是”。 CD天涯芳信:指出外的人给家中妻子的信。 CE翠黛:画眉所用的青绿之色。双蛾:双眉。 【评解】 这首词作者饱和着感情,描绘了春燕重归旧巢,软语多情,花间竞飞,轻盈俊俏的 神态。也抒写了“日日画栏独凭”者所希冀和追求的那种自由、愉快、美满的生活。上 片写双燕重归旧巢。下片写双燕飞游的适意和楼中妇女的幽思。 全词构思精巧,刻画细腻。形象优美,委婉多姿。清新柔丽,不落俗套。洋溢着生 活情趣,使人获得美的享受。 【集评】 黄昇《花庵词选》:形容尽矣。……姜尧章最赏其“柳昏花暝”之句。 王士禛《花草蒙拾》:仆每读史邦卿咏燕词,以为咏物至此,人巧极天工错矣。 沈际飞《草堂诗余正集》:“欲”字、“试”字、“还”字、“又”字入妙,“还 相”字是星相之相。 卓人月《词统》:不写形而写神,不取事而取意,白描高手。 贺裳《皱水轩词筌》:常观姜论史词,不称其“软语商量”,而赏其“柳昏花暝”, 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 许昂霄《词综偶评》:清新俊逸。 戈载《七家词选》:美则美矣,而其韵庚青,杂入真文,究为玉瑕珠颣。 谭献《谭评词辨》:起处藏过一番感叹,为“还”字、“又”字张本。“还相”二 句,挑按见指法,再搏弄便薄。“红楼”句换笔,“应自”句换意,“愁损”二句收足, 然无余味。 王国维《人间词话》:贺黄公谓姜论史词,不称其“软语商量”,而称其“柳昏花 暝”,固知不免项羽学兵法之恨;然“柳昏花暝”,自是欧、秦辈句法,前后有画工、 化工之殊,吾从白石,不能附合黄公矣。 黄蓼园《蓼园词选》:“栖香”下至末,似指朋友间有不能践言者。 郑文焯《绝妙好词校录》:史梅溪《双双燕》“还相雕梁藻井”,按《表异录》, 绮井亦名藻井,又名斗八。今俗曰天花板也。 周尔墉《周评绝妙好词》:史生颖妙非常,此词可谓能尽物性。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归来社燕,回忆去年,题前着笔,便恋旋转之地。 巢痕重拂,犹征人之返故居,咏燕亦隐含人事。欧阳永叔爱诵咏燕诗“晓窗惊梦语匆匆” 句,此词云“商量不定”,为燕语传神尤妙。“芳径”四句赋题正面。“柳昏花暝”传 为名句,多少朱门兴废,皆在“看足”两字之中。毛晋云“余幼读《双双燕》词,便心 醉梅溪”。于刻《梅溪词》后,特标出之。结句因燕书未达,念及倚阑人,余韵悠然。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咏燕,神态逼真,灵妙非常。“过春社了”三句,记 燕来之时。“差池”两句,言燕飞入巢。“还相”两句,摹写燕语。“欲”字、“试” 字、“还”字、“又”字皆写足双燕之神。 “飘然”两句,写燕飞去,俨然画境。换头承上,写燕之路。“爱贴地”两句,写 燕飞之势。“红楼”两句,换笔写燕归。“看足柳昏花暝”一句,说尽双燕游乐之情。 “应自”两句,换意写燕双栖,意义完毕。末结两句,推开,特点人事,盖用燕归人未 归之意。“独凭”与双栖映射,最为俊巧。
临江仙 闺思
愁与西风应有约,年年同赴清秋。旧游帘幕记扬州。一灯人著梦,双燕月当楼。  罗带鸳鸯尘暗澹①,更须整顿风流②。天涯万一见温柔。瘦应因此瘦,羞亦为郎羞。 【注释】 ①澹:“淡”的异体字。 ②风流:这里指风韵。 【评解】 这是一首闺中怀人词。上片写年年清秋,愁与西风俱来。 “一灯人著梦,双燕月当楼”,写出了闺中人孤独寂寞的境况。 下片言“罗带鸳鸯,尘灰暗淡。”睹物思人,不胜感怀。“瘦应因此瘦,羞亦为郎 羞”,写尽闺中相思之苦。全词抒情委婉,工丽别致。 【集评】 姜夔《梅溪词序》(《中兴以来绝妙词选》卷七引):梅溪词奇秀清逸,有李长吉 之韵,盖能融情景于一家,会句意于两得。 王士禛《花草蒙拾》:宋南渡后,梅溪、白石、竹屋、梦窗诸子,极妍尽态,反有 秦、李未列者。虽神韵天然处或减,要自令人有观止之叹,正如唐绝句,至晚唐刘宾客、 杜京兆,妙处反进青莲、龙标一尘。
夜合花
柳锁莺魂,花翻蝶梦,自知愁染潘郎①。轻衫未揽,犹将泪点偷藏。念前事,怯流 光,早春窥、酥雨池塘。向消凝里,梅开半面,情满徐妆②。 风丝一寸柔肠,曾在歌 边惹恨,烛底萦香。芳机瑞锦,如何未织鸳鸯。人扶醉,月依墙,是当初、谁敢疏狂! 把闲言语,花房夜久,各自思量。 【注释】 ①潘郎:潘岳字安仁,晋中牟人。美姿容,辞藻绝丽,尤善为哀诔之交。《晋书》 有传。 ②徐妆:半面妆。《南史梁元帝徐妃传》载:“妃以帝眇一目,每知帝将至,必为 半面妆以俟。帝见则大怒而去。” 【评解】 这首词写景、咏物、抒情融为一体。上片写眼前景,抒心中情。“柳锁莺魂,花翻 蝶梦”,愁染潘郎,偷藏泪点。下片写当初曾在歌边惹恨,烛底萦香。如今回首往事, 寸断柔肠。全词轻盈绰约,细腻工丽,于柔媚中具艳冶之姿。表现了梅溪词的特色。
夜行船 闻卖杏花
不剪春衫愁意态。过收灯①、有些寒在。小雨空帘,无人深巷,已早杏花先卖。  白发潘郎②宽沉带。 怕看山、忆他眉黛。草色拖裙,烟光惹鬓,长记故园挑菜。 【注释】 ①过收灯:过了灯节。 ②潘郎:见前词《夜合花》注。 【评解】 本词因闻卖杏花而引起怀人之幽思。上片着意描绘杏花春景。初春季节,微雨轻寒, 深巷无人,闻卖杏花。下片写故园之思,怀人之情。常记故园挑菜,忆他眉黛春山,鬓 影裙腰。而今潘郎憔悴,往事不堪回首。全词生动而又细腻地描绘了明媚的春光,如丝 的细雨,怀人的意态,绵绵的相思。 写得工丽倩巧,柔媚多姿。 【集评】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此词着意在结句。杏花时节,正故园昔日挑菜良辰, 顿忆鬓影裙腰之当年情侣,乃芳序重临而潘郎憔悴,其感想何如耶?上阕咏卖花,款款 写来,风致摇曳,春阴门巷,在幽静境中,益觉卖花声动人凄听也。 薛砺若《词学通论》:其词境之婉约飘逸,则如淡烟微雨,紫雾明霞;其造语之轻 俊妩媚,则如娇花映日,绿杨看雨。他将这三春景色写得极细致而逼真。
鹧鸪天
搭柳栏干倚伫频①。杏帘胡蝶绣床春。十年花骨东风泪,几点螺香素壁尘。 箫外 月,梦中云。秦楼楚殿可怜身。新愁换尽风流性,偏恨鸳鸯不念人。 【注释】 ①伫:久立,盼望。 频:屡次,多次。 【评解】 这首闺情词,上片写凭栏伫望情景。搭柳栏干,杏帘蝴蝶,楼头伫望,泪洒东风。 下片写对景怀人,不胜今昔之感。 箫外月,梦中云,回想昔日秦楼楚殿,今日却“换尽风流”。 结句“偏恨鸳鸯不念人”,愁绪缠绵,余韵不尽。全词和婉工巧,绮丽动目。 【集评】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花骨”二字颇新,惟《梅溪集》中两用之。“东 风”句较《万年欢》调“愁沁花骨”尤为凄艳欲绝。吟此两句,如闻“落叶哀蝉”之歌。 昔人咏鸳鸯者,或羡其双飞,或愿为同命,此独言其不复念人,但既言“换尽风流”, 则绮习刬除,愿归枯衲,安用恨为!恨耶情耶?殆自问亦莫辨也。 严 仁
玉楼春
春风只在园西畔,荠菜花繁胡蝶乱。冰池晴绿①照还空,香径落红吹已断。 意长 翻恨游丝短,尽日相思罗带缓。宝奁②如月不欺人,明日归来君试看。 【作者简介】 严仁字次山,号樵溪,邵武(属福建)人。他与同族严羽、严参,并称“邵武三严”。 著有《清江欸乃集》。其词工巧艳丽,以写闺情见长。 【注释】 ①晴绿:指池水。 ②奁:镜匣。 【评解】 这首词描绘春景,抒写春愁。上片写庭园春色。西园春风,花繁蝶乱,池水晴绿, 落红满径。下片写春闺怀人。尽日相思,罗带渐缓,明镜照愁,盼君速归。通篇构思精 巧,婉丽清新。为历代词家所赞赏。 【集评】 黄昇《花庵词选》:次山词极能道闺闱之趣。 陈廷焯《白雨斋词话》:深情委婉,读之不厌百回。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明镜照愁,常语也。作者“宝奁”七字,古意深思, 独标新警。
鹧鸪天
一曲危弦①断客肠,津桥捩柁转牙樯②。江心云带蒲帆重,楼上风吹粉泪香。 瑶 草碧,柳芽黄。载将离恨过潇湘。请君看取东流水,方识人间别意长。 【注释】 ①一曲危弦:弹奏一曲。 危:高。弦:泛指乐器。 ②捩:扭转。 牙樯:饰以象牙的帆樯。 【评解】 这首词着意抒写离愁别恨。上片抒写伤别。离歌一曲,痛断客肠。江心征帆,楼头 粉泪,写尽离别况味。下片着重写离恨。兰舟催发,满载离恨,江水东流,别意悠长。 通篇悱恻缠绵,工丽柔媚,体现了严仁词作的风格。 【集评】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以“江心”、“楼上”对举,离怀自见。以句法论, 在晚唐律诗中亦是佳联。结处“东流水”二句虽从唐人“请君试问东流水,别意与之谁 短长”诗句脱化,而用其意作此词结句,颇有运韵。 刘克庄
清平乐
顷枉维扬,杨师文参议家舞姬绝妙,赋此宫腰①束素,只怕能轻举。好筑避风台② 护取,莫遣惊鸿③飞去。 一团香玉温柔,笑颦俱有风流。贪与萧郎④眉语,不知舞错 伊州⑤。 【作者简介】 刘克庄字潜夫,号后村,蒲田(属福建)人。宋理宗淳祐中赐同进士出身,官龙图 阁直学士,卒谥文定。有《后村别调》一卷,(见毛氏《宋六十家词》)又名《后村长 短句》,见《彊村丛书》。他的词纯学稼轩,为辛派重要作家。 【注释】 ①宫腰:女子细腰。 ②避风台:相传赵飞燕身轻不胜风,汉成帝为筑七宝避风台(见汉伶玄《赵飞燕外 传》)。 ③惊鸿:形容女子体态轻盈。 ④萧郎:原指梁武帝萧衍,以后泛指所亲爱或为女子所恋的男子。 眉语:以眉之舒敛示意传情。 ⑤伊州:曲词名,商调大曲。 【评解】 这首词,抒写对美人的思慕。上片写人物的轻盈体态。宫腰束素,轻盈灵巧,翩若 惊鸿,纤不耐风。下片写相见时的情景。温柔香艳,颦笑风流。相互眉语,舞错伊州。 全词工丽香艳,妩媚风流。 【集评】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上阕惜其轻盈,有杜牧诗“向春罗袖薄,谁念舞台 风”之意。下阕窥其衷曲,有李端诗“欲得周郎顾,时时误拂弦”之意,后村词大率与 辛稼轩相类,人称其雄力足以排奡,此词独标妩媚,殆以忠简梨涡、欧阳江柳耶? 张炎《词源》:潜夫负一代时名,“别调”一卷,太约直致近俗,效稼轩而不及者。 毛晋《后村别调跋》:“别调”一卷,大率与稼轩相类,杨升庵谓其壮语足以立懦, 余窃谓其雄力足以排奡云。 冯煦《六十一家词选例言》:后村词与放翁、稼轩犹鼎三足,其生丁南渡,拳拳君 国,似放翁;志在有为,不欲以词人自域,似稼轩。 薛砺若《宋词通论》:此词末二语写得亦极隽美,为不经人道者。
生查子
元夕戏陈敬叟
繁灯夺霁华①,戏鼓侵明发②。物色旧时同,情味中年别。 浅画镜中眉,深拜楼 中月。人散市声收,渐入愁时节。 【注释】 ①霁华:明月。 ②明发:天发明也。 【评解】 此词题为元夕戏作,实则抒发人生感慨。上片写元夕之夜,灯繁月明,鼓乐通宵。 物色如旧而情味却别。不觉感慨系之。下片写西楼拜月,镜中画眉,待到乐止人散,却 又渐入愁乡。全词构思新巧,造语工丽,感情真挚,写景细腻。 【集评】 唐圭璋《宋词三百首笺注》:刘克主《陈敬叟集序》云:敬叟诗才气清拔,力量宏 放,为人旷达如列御寇、庄周;饮酒如阮嗣宗、李太白;笔札如谷子云,草隶如张颠、 李潮;乐府如温飞卿、韩致光。余每叹其所长,非复一事。为颣城黄子厚之甥,故其诗 酷似之云。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后村序《陈敬叟集》云:“旷达如列御寇、庄周, 饮酒如阮嗣宗、李太白,笔札如谷子云,行草篆隶如张颠、李潮,乐府如温飞卿、韩致 光。”推许甚至。此词云戏赠者,殆以敬叟之旷达,而情入中年,易萦旧感,人归良夜, 渐入愁乡,其襟怀亦不异常人,故戏赠之。
昭君怨 牡丹
曾看洛阳旧谱,只许姚黄①独步。若比广陵花②,太亏他③。 旧日王侯园圃,今 日荆榛狐兔。君莫说中州④,怕花愁。 【注释】 ①姚黄:欧阳修《洛阳牡丹记》;“姚黄者,千叶黄花,出于民姚氏家。” ②广陵花:指芍药。 ③太亏他:言太委屈了牡丹。 ④中州:河南省别称。这里指洛阳。 【评解】 这首咏物词,借咏洛阳牡丹,抒写忧国之情。上片言洛阳牡丹,独步天下,胜于扬 州的芍药,因此说牡丹“若比广陵花,太亏他”。下片抒写惜花之情。但作者之意却不 在此,结句揭示了主旨,名为惜花,实惜中州。旧国旧都的哀愁,借对广陵花、济阳花 的褒贬抑扬表现出来。 黄公绍
青玉案
年年社日①停针线②。怎忍见、双飞燕。今日江城春已半。一身犹在,乱山深处, 寂寞溪桥畔。 春衫著破谁针线。点点行行泪痕满③。落日解鞍芳草岸。花无人戴,酒 无人劝,醉也无人管。 【作者简介】 黄公绍字直翁,邵武(今属福建)人,宋度宗咸淳元年进士。隐居樵溪。著有《在 轩词》,有《彊村丛书》本。 【注释】 ①社日:指立春以后的春社。 ②停针线:《墨庄漫录》说:“唐、宋社日妇人不用针线,谓之忌作。”唐张籍 《吴楚词》:“今朝社日停针线。” ③“春衫”两句:春衫已经穿破,这是谁做的针线活呢?这里的“谁针线”与“停 针线”相呼应,由著破春衫想起那制作春衫的人,不觉凄然泪下,泪痕沾满了破旧的春 衫。 【评解】 此词抒写游子思乡的情怀。上片写游子在深山溪桥边,遥念家乡社日,看到双双飞 燕而自伤孤单。下片写游子长期飘流在外,春衫已破,满是泪痕,却还不知归期。末尾 连用三个“无人”,点出不仅赏花、饮酒都无心情,甚至醉了也受不到照顾。写尽孤身 羁旅的凄凉况味。通篇缠绵凄恻,委婉含蓄。 ----------------   黄金书屋 扫描校对

上一页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