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约词


    柳 永
雨霖铃
寒蝉凄切①,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②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 看泪眼,竟无语凝噎③。 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 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④。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⑤, 更与何人说。 【作者简介】 柳永,字耆卿,初名三变,福建崇安人。他一生仕途坎坷,到晚年才中进士。在北 宋著名词人中,他的官位最低,但在词史上却占有重要地位。他是北宋第一个专力写词 的作者,也是第一个大量写作慢词的词人。他能自制新曲,音律谐婉。他的词,铺叙展 衍,不事雕饰。 在宋词的发展中,有开疆拓土之功。他的词通俗浅近,旖旎近情。深受人们的喜爱。 【注释】 ①凄切:凄凉急促。 ②都门:指汴京。 帐饮:设帐置酒宴送行。 ③凝噎:喉咙哽塞,欲语不出的样子。 ④经年:年复一年。 ⑤风情:风流情意。 【评解】 柳永仕途失意,四处飘泊。这首词就是他离汴京、前往浙江时“留别所欢”的作品。 词以悲秋景色为衬托,抒写与所欢难以割舍的离情。上片写送别的情景,深刻而细致地 表现话别的场面。下片写设想中的别后情景,表现了双方深挚的感情。全词如行云流水, 写尽了人间离愁别恨。词人以白描手法写景、状物、叙事、抒情。感情真挚,词风哀婉。 【集评】 李攀龙《草堂诗余隽》:“千里烟波”,惜别之情已骋;“千种风情”,相期之愿 又赊。真所谓善传神者。 贺裳《皱水轩词筌》:柳屯田“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自是古今俊 句。 周济《宋四家词选》:清真词多从耆卿夺胎,思力沉挚处,往往出蓝。然耆卿秀淡 幽艳,是不可及。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写别情,尽情展衍,备足无余,浑厚绵密,兼而有之。 宋于庭谓柳词多“精金粹玉”,殆谓此类。词末余恨无穷,余味不尽。 俞文豹《吹剑录》:柳郎中词只合十七八女郎,执红牙板,歌“杨柳岸,晓风残月”。
昼夜乐
洞房①记得初相遇,便只合②长相聚。何期小会幽欢,变作别离情绪。况值阑珊③ 春色暮,对满目乱花狂絮,直恐好风光,尽随伊归去。 一场寂寞凭谁诉?算前言总轻 负。早知恁地难拼④,悔不当初留住。其奈风流端正外,更别有系人心处。一日不思量, 也攒眉千度。 【注释】 ①洞房:深邃的住室。后多用以指妇女所居的闺阁。 ②只合:只应该。 ③阑珊:将残、将尽之意。 ④恁地难拼:这样地难过。难拼:指难以和离愁相拼。 【评解】 这是一首回忆从前欢聚和别后相思的词。上片写当年的欢聚与别情。下片写刻骨的 相思与内心的悔恨。那个人,不仅风流端正,更兼密意柔情,惹人相思。词中惜春、惜 别,感情真挚,反映了封建时代沦为社会下层妇女的遭遇与苦恼。 【集评】 艾治平《宋词名篇赏析》:“洞房”在柳词中屡见,是指妓女的住所。柳永常出入 于“娼馆酒楼间”,他描述她们生活的作品,有些是传出了她们的苦闷和心声的。这首 词就是这样。 靳极苍《唐宋词百首详解》:这首词是抒写一个少妇,新婚离别后对丈夫的追怀想 念不置之情。
八声甘州
对潇潇①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渐霜风凄紧,关河②冷落,残照当楼。是处③ 红衰翠减,苒苒④物华休。惟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⑤, 归思难收。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⑥?想佳人,楼头颙望⑦,误几回、天际识归舟。 争知我、倚栏杆处,正恁⑧凝愁。 【注释】 ①潇潇:形容风雨急骤。 ②关河:关口和航道。 ③是处:处处,到处。 ④苒苒:渐渐,慢慢。 ⑤渺邈:渺茫、遥远。 ⑥淹留:久留。 ⑦颙望:举头凝望。 ⑧恁:如此。 【评解】 这首词写的是登临所见而引起的思乡怀人之情。上片写登临所见到的残秋景色,主 要写景。下片写登临所感,抒游子思乡之情,情景交融。词中通过层层铺叙,写尽了他 乡游子的羁旅哀愁。感情真挚强烈而又转折跌宕,顿挫有致。全词充溢着浓重的感伤情 调。柳永仕途坎坷,一生潦倒。飘泊失意的经历,使他对羁旅行役的生活深有体会。这 首《八声甘州》乃有感之作,为柳词中的名篇。 【集评】 《侯鲭录》引苏轼云:人皆言柳耆卿词俗,然如“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 唐人佳处,不过如此。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亦柳词名著。一起写雨后之江天,澄澈如洗。“渐霜 风”三句,更写风紧日斜之境,凄寂可伤。以东坡之鄙柳词,亦谓此三句“唐人佳处, 不过如此”。“是处”四句,复叹眼前景物凋残,惟有江水东流,自起首至此,皆写景。 “叹年”两句,自问自叹,为恨极之语。“想”字贯至“收”处,皆是从对面着想,与 少陵之“香雾云鬟湿”作法相同。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结句言知君忆我,我亦忆君。前半首之“霜风”、 “残照”,皆在凝眸怅望中也。 刘逸生《宋词小札》:《八声甘州》是柳永名作之一,属于游子思乡的一段题材, 不一定是作者本人在外地思念故乡妻子而写。据我看,为了伶工演唱而写的可能性还大 些。然而,对景物的描写,情感的抒述,不仅十分精当,而且笔力很高,实可称名作而 无愧。
定风波
自春来,惨绿愁红,芳心是事可可①。日上花梢,莺穿柳带,犹压香衾卧。暖酥消 ②,腻云亸③,终日厌厌倦梳裹。无那。恨薄情一去,音书无个。 早知恁么,悔当初、 不把雕鞍锁。向鸡窗,只与蛮笺象管④,拘束教吟课。镇⑤相随,莫抛躲,针线闲拈伴 伊坐。和我,免使年少光阴虚过。 【注释】 ①是事可可:凡事不在意,一切事全含糊过去。 ②暖酥消:脸上搽的油脂消散了。 ③腻云亸:头发散乱。亸:下垂貌。 ④蛮笺象管:纸和笔。蛮笺:古代四川产的彩色笺纸。象管:象牙做的笔管。 ⑤镇:镇日,整天。 【评解】 这首词以深切的同情,抒写了沦落于社会下层的歌伎们的思想感情,反映了她们对 幸福生活的追求与向往,以及内心的烦恼与悔恨。上片融情入景,以明媚的春光反衬人 物的厌倦与烦恼情绪。下片通过细腻的心理刻画,反映歌伎对自由幸福生活的渴望与追 求。这首词是柳永俚词的代表作之一。 全词运用通俗的语言,不加雕饰,把人物的生活情态与心理活动,刻画得细致入微, 颇能体现柳词的特色。 【集评】 张燕瑾《唐宋词赏析》:柳永的身世处境,使他对处于社会下层的妓女的生活,有 着很深的了解,对她们的思想感情也有着很深的了解。 因而,词里刻画的许多妇女形象栩栩如生,描绘她们的心理活动,显得格外生动、 真切。《定风波》就是一首描写很成功的以妇女为主人公的词。 艾治平《宋词名篇赏析》:这首词的语言生动地体现出柳永“俚词”的特点。柳永 在语言上的“俚”和他“变旧声,作新声”,制作了大量的慢词一样,是他在词的发展 上作出的贡献。
玉蝴蝶
望处雨收云断,凭阑悄悄,目送秋光。晚景萧疏,堪动宋玉悲凉①。水风轻、蘋花 渐老。月露冷、梧叶飘黄。遣情伤,故人何在,烟水茫茫。 难忘,文期酒会,几孤风 月,屡变星霜②。海阔山遥,未知何处是潇湘③?念双燕、难凭远信,指暮天,空识归 航。黯相望,断鸿声里,立尽斜阳。 【注释】 ①堪动宋玉悲凉:宋玉《九辩》:“悲哉秋之为气也。” ②星霜:星一年一周天,霜每年而降,因称一年为一星霜。 ③潇湘:原是潇水和湘水之称,后泛指为所思之处。 【评解】 此首风格与《八声甘州》相近,为柳词名篇。词中抒写了对远方故人的怀念。上片 以景为主,景中有情。诗人面对凄凉的秋景,凭栏远望,触景生情,写出了思念故人的 惆怅与哀感。下片插入回忆,以情为主,而情中有景。妙合无垠,声情凄婉。以昔日之 欢会反衬长期分离之苦,从而转到眼前的思念。波澜起伏,错落有致。 【集评】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水风”二句善状萧疏晚景,且引起下文离思。 “情伤”以下至结句黯然魂消,可抵江淹《别赋》,令人增《蒹葭》怀友之思。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望处”二字,统撮全篇。起言凭栏远望,“悄悄” 二字,已含悲意。“晚景”二句,虚写晚景足悲。“水风”两对句,实写蘋老、梧黄之 景。“遣情伤”三句,乃折到怀人之感。 下片,极写心中之抑郁。“难忘”两句,回忆当年之乐。“几孤”句,言文酒之疏。 “屡变”句,言经历之久。“海阔”两句,言隔离之远。“念双燕”两句,言思念之切。 末句,与篇首相应。“立尽斜阳”,伫立之久可知,羁愁之深可知。
采莲令
月华收①,云淡霜夭曙。西征客、此时情苦。翠娥执手,送临歧②、轧轧开朱户。 千娇面、盈盈伫立,无言有泪,断肠争忍回顾? 一叶兰舟,便恁急桨凌波云。贪行色, 岂知离绪。万般方寸,但饮恨、脉脉③同谁语?更回首、重城不见,寒江天外,隐隐两 三烟村。 【注释】 ①月华收:指月亮落下,天气将晓。 ②临歧:岔路口。此指临别。 ③脉脉:含情貌。 【评解】 斜月西沉,霜天破晓,执手相送,情何以堪!这首送别词,既表现了送行者的无限 依恋,也抒写了行人的感怀。把送别和别后相思的情景,层层铺开。深刻细致地写出了 人物的感受。最后以景结情,倍觉有情。全词铺叙展衍,层次分明而又曲折婉转。 不仅情景“妙合”,而且写景、抒情、叙事自然融合,完美一致。体现了柳词的特 色。 【集评】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初点月收天曙之景色,次言客心临别之凄楚。“翠 娥”以下,皆送行人之情态。执手劳劳,开户轧轧,无言有泪,记事既生动,写情亦逼 具。“断肠”一句,写尽两面依依之情。 换头,写别后舟行之速。“万般”两句,写别后心中之恨。“更回首”三句,以远 景作收,笔力千钧。上片之末言回顾,谓人。此则谓舟行已远,不独人不见,即城亦不 见,但见烟树隐隐而已。一顾再顾,总见步步留恋之深。屈子云:“过夏首而西浮兮, 顾龙门而不见。”收处仿佛似之。 《唐宋词鉴赏集》:况周颐《蕙风词话》云:“盖写景与言情,非二事也。善言情 者,但写景而情在其中,此等境界,惟北宋词人往往有之。”从这首词的结句很可以看 出这一特点,它在情景交融方面,的确达到了很高的境界,在这一点上,也可以说它 “高处不减唐人”。
蝶恋花
伫①倚危楼风细细。望极②春愁,黯黯③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栏 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注释】 ①伫:久立。 ②望极:极目远望。 ③黯黯:迷濛不明。 【评解】 这首《蝶恋花》把飘泊异乡的落魄感受,同怀恋意中人的缠绵情思结合起来。上片 写春日登楼引起的愁思。下片写“春愁”的执着缠绵,无可排遣。并点明了“春愁”的 具体内容。全词写得激情回荡,执着诚笃,颇能显示柳词的抒情特色。 【集评】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上片写境,下片抒情。“伫倚”三句,写远望愁生。 “草色”两句,实写所见冷落景象与伤高念远之意。换头深婉。“拟把”句,与“衣带” 两句,更柔厚。与“不辞镜里朱颜瘦”语,同合风人之旨。 王国维《人间词话》: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以“衣带 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为第二境。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长守尾生抱柱之信,拼减沈郎腰带之围,真情至语。 张 昇
离亭燕
一带江山如画。风物向秋潇洒①。水浸碧天何处断?霁色②冷光相射。蓼屿③荻花 洲,掩映竹篱茅舍。  云际客帆高挂。烟外酒旗低亚④。多少六朝兴废事,尽入渔樵困话。怅望倚层楼, 寒日无言西下。 【作者简介】 张昇字柬卿,宋代陕西韩城人。第进士。累官参知政事。卒赠司徒兼侍中,谥康节。 他的词以《离亭燕》为最有名。 【注释】 ①潇洒:爽朗萧疏。 ②霁色:雨后初晴的景色。 ③蓼屿:长有蓼草的小岛。 ④低亚:低垂。 【评解】 秋景潇洒,江山如画。蓼屿荻洲,茅舍竹篱。云际帆移,酒旗低亚。词人倚楼怅望, 一带江山尽收眼底。而六朝兴废,悠悠万事,已成了渔樵闲话。此词写江南秋色兼抒怀 古之情。 上片赏玩江山美景,下片感怀六朝兴衰。落寞凄凉,引人遐想。 【集评】 薛砺若《宋词通论》:此词于冷隽中寓悲凉之感。阕中如“霁色冷光相射”,“寒 日无言西下”句,尤觉冷艳触人心目,而语意无穷。 《历代词人考略卷八》:张康节《离亭燕》云:‘怅望倚层楼,寒日无言西下。” 秦少游《满庭芳》云:“凭阑久,疏烟淡日,寂寞下芜城。” 两歇拍意境相若,而张词尤极苍凉萧远之致。 梅尧臣
苏幕遮
露堤平,烟墅杳①,乱碧萋萋②,雨后江天晓。独有庾郎年最少,窣地③春袍,嫩 色宜相照。 接长亭,迷远道,堪怨王孙④,不记归期早。落尽梨花春事了,满地斜阳, 翠色和烟老。 【作者简介】 梅尧臣字圣俞,安徽宣城人。仁宗召试,赐进士。官至尚书都官员外郎,参加编修 《唐书》。他的创作以诗为主。有《宛陵集》。词作不多,以《苏幕遮》最为欧阳修称 赏。 【注释】 ①墅:田庐、圃墅。 杳:幽暗,深远,看不到踪影。 ②萋萋:形容草生长茂盛。 ③窣地:拂地,拖地。窣:突然,出其不意。 ④王孙:贵族公子。这里指草。多年生,产于深山。 【评解】 雨后天晓,露烟凄迷,芳草如茵,嫩色相照。梅尧臣这首咏草词,以拟人化手法, 委婉地描绘了春草的形象和特色。 意新语工,为前人所未道者。结尾两句,意境幽美,极有韵味。这首词正如他在论 诗中所说的“能状难写之景如在目前,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最为欧阳修所称赏。 【集评】 《能改斋漫录卷十七》:梅圣俞在欧阳公座,有以林逋草词“金谷年”年,乱生青 草谁为主”为美者。圣俞因别为《苏幕遮》一阕,云: “露堤平云云,欧公击节赏之。 谢 绛
夜行船
昨夜佳期初共,鬓云低,翠翘金凤①。尊前和笑不成歌,意偷传,眼波微送。 草 草不容成楚梦,渐寒深翠帘霜重。相看送到断肠时,月西斜,画楼钟动。 【作者简介】 谢绛字希深,家居富阳(今浙江杭州市西南)。宋真宗大中祥符八年进士及第。仁 宗朝,累官知制诰,有诗文集。 【注释】 ①翠翘金凤:古代妇女首饰。 【评解】 这首惜别词,上片回忆昨夜欢会,着重描绘人物情态;下片写今日送别,着重以景 衬情。轻艳柔和,风流蕴藉,表现了谢词的风格。 【集评】 薛若砺《宋词通论》:据《富春遗事》载,希深居富阳小隐山,别筑室曰“读书堂”, 构双松亭于前。倚山临江,杂植花果,沼荷稻圩,环流布种,颇称幽人之居。其词亦 “藻然轻黠”,与众特异,如《夜行船》。 李 冠
蝶恋花
遥夜亭皋①闲信步,才过清明,渐觉伤春暮。数点雨声风约住②,朦胧淡月云来去。  桃杏依稀香暗度,谁在秋千,笑里轻轻语?一寸相思千万缕,人间没个安排处。 【作者简介】 李冠字世英,历城(今山东济南)人,以文学著称。官乾宁主簿。 有《东皋集》传世。其词以《蝶恋花》为最婉约多姿。 【注释】 ①亭皋:这里指城郊有宅舍的地方。 ②风约住:下了几点雨又停住,就象雨被风管束住似的。 【评解】 时节已过清明,桃杏芳香依然。小雨之后,淡月朦胧。信步亭皋,忽闻秋千架上, 笑语轻盈,勾起了心中的万缕相思。 诗人把惜春、伤春与怀人的思绪,融为一体。全词写得轻柔纤巧,婉丽多姿。 【集评】 薛砺若《宋词通论》:此词与张先、宋祁作风极相类,设混于子野词中,几乎无从 辨认。 刘逸生《宋词小札》:这首词写一个青年人常会碰到的意外和因此惹起的无端烦恼。 事情本是琐细的。他在春夜的闲行中偶然听到隔墙的笑语声,如此而已。但正因其琐细, 要写得委婉动人,又实在不易。 作者的高明之处,就在于恰当地安排了一个同青年人的伤春情怀十分和谐的环境和 气氛,然后让那感情自然地伸展开去。 叶清臣
贺圣朝
满斟绿醑①留君住,莫匆匆归去。三分春色二分愁,更一分风雨。 花开花谢,都 来几许②?且高歌休诉。不知来岁牡丹时,再相逢何处? 【作者简介】 叶清臣字道卿,湖州乌程(今浙江吴兴)人。仁宗天圣初进士,历官翰林学士,权 三司使。有诗文集。《全宋词》存其词二首。 【注释】 ①绿醑:美酒。 ②都来几许:都算在一起才有多少时间呀! 【评解】 这首词是酒席筵前留别之作。满斟美酒,劝友人尽情欢乐。全词精心铺叙,情意殷 切。表现了诗人伤春惜别的情怀,也流露出人生萍寄之感。 【集评】 薛砺若《宋词通论》:词中“三分春色二分愁,更一分风雨”句,则为东坡《水龙 吟》“一池萍碎,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及贺方回《青玉案》“一川烟草, 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的蓝本了。 苏 轼
蝶恋花
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①何处无芳草。  墙里秋千墙外道。 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 【作者简介】 苏轼字子瞻,号东坡居士,眉州眉山(今属四川)人。仁宗嘉祐二年中进士,曾任 翰林学士等官职。在文学上,他是一位诗、词、文均有很深造诣的全能作家。他的词突 破了“词为艳料”的局限,扩大了词的题材,冲破了声律的束缚。苏轼在词的创作上取 得的成就是多方面的。他的创作实践,对词的发展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有《东坡 乐府》传世。 【注释】 ①“天涯”句:指芳草长到天边。 【评解】 苏轼的词,以豪放著称。这首《蝶恋花》,代表了他词作清新婉约的一面,表现诗 人创作上的多方面才能。这首词借惜春伤情,抒写诗人远行途中的失意心境。上片惜春, 下片抒写诗人的感伤。面对残红退尽,春意阑珊的景色,诗人惋惜韶光流逝,感慨宦海 沉浮,把自己的身世之感注到词中。艺术构思新颖,使寻常景物含有深意,别有一种耐 人玩味的情韵。 【集评】 王士祯《花草蒙拾》:“枝上柳绵”,恐屯田(柳永)缘情绮靡,未必能过。孰谓 东坡但解作“大江东去”。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絮飞花落,每易伤春,此独作旷达语。下阕墙内外 之人,干卿底事,殆偶闻秋千笑语,发此妙想,多情而实无情,是色是空,公其有悟耶? 唐圭璋等《唐宋词选注》:本词是消春之作。不过,作者还借“何处无芳草(知音)” 以自慰自勉。“多情却被无情恼”,也不仅仅局限于对“佳人”的相思。
水龙吟
次韵①章质夫杨花词似花还似非花,也无人惜从教坠。抛家傍路,思量②却是,无 情有思。萦损柔肠,困酣③娇眼,欲开还闭。梦随风万里,寻郎去处,又还被、莺呼起。  不恨此花飞尽,恨西园落红难缀。晓来雨过,遗踪何在? 一池萍碎。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 【注释】 ①次韵:依照别人的原韵和诗或词。 章质夫:名栥(jié),字质夫,福建蒲城 人,历仕哲宗、徽宗两朝,为苏轼好友,其咏杨花词《水龙吟》是传诵一时的名作。 ②“思量”两句:指杨花看似无情,实际却自有其愁思。 思:意思,思绪。 ③“困酣”二句:用美女困倦时眼睛欲开还闭之态来形容杨花的忽飘忽坠、时起时 落。 【评解】 这首咏物词,当作于苏轼贬黄州时期。其间,诗人的好友章质夫有咏杨花词《水龙 吟》一首,盛传一时,诗人因依原韵和了这首词寄去,并嘱“不以示人”。词中通过丰 富的想象和独特的艺术构思,运用拟人化手法,把咏物和写人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即 物即人,两不能别”。全词写得声韵谐婉,情调幽怨缠绵。反映了苏词婉约的一面。 【集评】 王国维《人间词话》:东坡杨花词,和韵而似原唱;章质夫词原唱而似和韵。 朱弁《曲洧旧闻》:章质夫杨花词,命意用事,潇洒可喜。东坡和之,若豪放不入 律吕。徐而视之,声韵谐婉,反觉章词有织绣工夫。 魏庆之《诗人玉屑》:章质夫咏杨花词,东坡和之,晁叔用以为: “东坡如王嫱、西施,净洗脚面,与天下妇人斗好,质夫岂可比哉!”是则然也。 余以为质夫词中所谓“傍珠帘散漫,垂垂欲下,依前被风扶起”,亦可谓曲尽杨花妙处, 东坡所和虽高,恐未能及,诗人议论不公如此。 唐圭璋等《唐宋词选注》:本词是和作。咏物拟人,缠绵多态。词中刻画了一个思 妇的形象。萦损柔肠,困酣娇眼,随风万里,寻郎去处,是写杨花,亦是写思妇,可说 是遗貌而得其神。而杨花飞尽化作“离人泪”,更生动地写出她候人不归所产生的幽怨。 能以杨花喻人,在对杨花的描写过程中,完成对人物形象的塑造。这比章质夫的闺怨词 要高一层。
贺新郎
乳燕飞华屋,悄无人,槐阴转午,晚凉新浴。手弄生绡白团扇,扇手一时似玉。渐 困倚,孤眠清熟。 帘外谁来推绣户,枉教人梦断瑶台①曲,又却是,风敲竹。 石榴半吐红巾蹙,待 浮花浪蕊都尽,伴君幽独。秾艳一枝细看取,芳心千重似束,又恐被秋风惊绿②。若待 得君来向此,花前对酒不忍触。共粉泪,两簌簌③。 【注释】 ①瑶台:传说昆仑山仙人所居之处。 曲:深处。 ②秋风惊绿:秋风起后,榴花凋谢,剩下的绿叶,禁不住摧残。 ③簌簌:纷纷落下的样子。 【评解】 这首《贺新郎》借咏名花佳丽,以抒诗人的感怀,寄意高远,构思奇妙。上片咏佳 人,隐约流露出人物的孤独心境。 下片写石榴,然后将人物与石榴合写,亦花亦人,巧妙新颖。 全词以华美艳丽的形象,婉曲缠绵的情韵,曲折含蓄地表达了诗人的情怀。 苏轼在新旧两派当权时,均不愿随声附和,取媚求进,因而或遭新党排挤,或为旧 党不容。曾两次出任杭州。词中以榴花比托“幽独”的佳人,联系自己的心情和处境, 借咏物曲曲传出自己的心声,手法极为高妙。 【集评】 黄蓼园《蓼园词选》:末四句是花是人,婉曲缠绵,耐人寻味不尽。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此词极写其特立独行之概。以上阕“孤眠”之“孤” 字,下阕“幽独”之“独”字,表明本意。“新浴”及“扇手”,其身之洁白,焉能与 浪蕊浮花为伍,犹屈原不能以皓皓之白,入汶汶之世也。下阕“芳心千重似束”句及 “秋风”句言已深闭退藏,而人犹不恕,极言其忧谗畏讥之意。对花真赏,知有何人, 惟有沾襟之粉泪耳。 沈雄《古今词话》曾记载:苏轼任职杭州时,曾在西湖宴会。群妓毕集,而秀兰迟 到,一府僚为此发怒。东坡即席写《贺新郎》为秀兰解围。 胡仔《苕溪渔隐丛话》:东坡此词,冠绝古今,托意高远,宁为一妓而发耶! 《唐宋词鉴赏集》:词人写作受到生活现象的触发,或从现实中摄取某些现象,这 是可能的,但决不是生活的简单记录。把一首词的内容完全坐实到一个官场的风流故事 上,刻板地句句索隐,这显然是附会之谈,不足凭信。 薛砺若《宋词通论》: 此词写来极纡回缠绵,一往情深。丽而不艳,工而能曲, 毫无刻画斧斫之痕。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不必为官妓秀兰而作,写情景俱高妙。 写花写人,是二实一。 阮郎归 初夏绿槐高柳咽新蝉。薰风①初入弦。碧纱窗下水沉烟。棋声惊昼眠。  微雨过,小荷翻。榴花开欲燃。 玉盆②纤手弄清泉。琼珠碎却圆。 【注释】 ①蕙风:夏季的东南风。 ②玉盆:指荷叶。 【评解】 高柳新蝉,薰风微雨,池荷榴花,琼珠清泉,交织成一幅初夏的美丽图景;抚琴、 下棋、昼眠、嬉水,传达出人物风雅优闲的生活情趣。歇拍二句,写弄水叶面,琼珠碎 而复圆,更觉清新可爱。 【集评】 沈雄《古今词话》:观者叹服其八句状八景。音律一同,殊不散乱,入争宝之。刻 之琬琰,挂于堂室间也。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写闺情而不着妍辞,不作情语,自有一种闲雅之趣。
浣溪沙 春情
道字娇讹苦未成①,未应春阁梦多情,朝来何事绿鬟②倾。 彩索③身轻长趁燕④, 红窗睡重不闻莺。困人天气近清明。 【注释】 ①“道字”句:吐字不清,苦于言不成句。 ②绿鬟:古代少女发式。 绿:黑色。 ③彩索:彩色的秋千绳索。 ④趁燕:追赶空中的飞燕。这里形容秋千上的少女身轻似燕。 【评解】 此词描写春闺少女的“慵困”情态。作者围绕“春困”这一侧面,着意描写少女娇 慵的神情意态。构思新颖,不落陈套。全词轻柔细腻,情致缠绵,清丽谐婉,多彩多姿, 为苏轼婉约词的佳作之一。 【集评】 贺裳《皱水轩词筌》:“彩索”两句,“如此风调,令十七八女郎歌之,岂在‘晓 风残月’之下”。
江城子
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 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①忽还乡,小轩窗②,正梳妆,相顾③无言,惟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注释】 ①幽梦:梦境隐约,故云幽梦。 ②小轩窗:意指小房的窗下。 ③顾:看。 【评解】 这是苏轼为悼念原配妻子王弗而写的一首悼亡词。表现了绵绵不尽的哀伤和思念。 上片写诗人对亡妻的深沉的思念,是写实。下片记述梦境,抒写了诗人对亡妻执着不舍 的深情。全词情意缠绵,字字血泪。既写了王弗,又写了诗人自己。词中采用白描手法, 出语如话家常,却字字从肺腑镂出,自然而又深刻,平淡中寄寓着真淳。这首词思致委 婉,境界层出,情调凄凉哀婉,为脍炙人口的名作。 【集评】 张燕瑾《唐宋词选析》:晁无咎曾经说苏轼之词“短于情”,由这首《江城子》来 看,这种说法是不正确的。陈后山曰:“风韵如东坡,而谓不及于情,可乎?” 艾治平《宋词名篇赏析》:从这首词看,苏轼追求的似是一种更高的生活情趣,是 能够互通衷曲的人生知己,因此他虽写的只是个人生活范围的感伤,却不粘不滞,冰清 玉洁,在悼亡词中是不可多得的佳作。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为公悼亡之作。真情郁勃,句句沉痛,而音响凄厉, 诚后山所谓“有声当彻天,有泪当彻泉”也。 王方俊《唐宋词赏析》:本词通篇采用白描手法,娓娓诉说自己的心情和梦境,抒 发自己对亡妻的深情。情真意切,全不见雕琢痕迹;语言朴素,寓意却十分深刻。
浣溪沙
万顷风涛不记苏①,雪晴②江上麦千车。但令人饱我愁无。 翠袖倚风萦柳絮,绛 唇得酒烂樱珠。尊前呵手镊霜须③。 【注释】 ①苏:即江苏苏州市。这里指自己在苏州的田地被风潮扫荡但却并不介意。 ②“雪晴”两句:想象黄州一带由于大雪而明年将获得“麦千车”的大丰收,而 “人饱”将使“我愁”消除。 ③镊(niè):拔除。 霜须:白须。 【评解】 苏轼被贬到黄州,适逢天降大雪。本词即为此所作,表示对“雪兆丰年”的欣喜。 这首词以乐景写忧思,以艳丽衬愁情,手法奇特巧妙。全词境界鲜明,情思深婉,收到 了言在此而意在彼、言有穷而情无尽的艺术效果。 【集评】 《唐宋词鉴赏集》:这首小词,抒发了关心和同情人民疾苦的思想,表现了内心深 处的忧虑。从艺术感受来看,上阕比较显露,下阕更为深婉,而上阕的情思抒发,似乎 在为下阕的无声形象作提示。这样,上下两阕的重点,就自然地都落在最末一句上,彼 此呼应,互为表里。 《唐宋词选注》:词中表示出“雪兆丰年”的欣喜,“但令人饱我愁无”,是与杜 甫“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同一胸怀。 说明恶劣的处境并没有使他悲观绝望。
西江月 梅花
玉骨那愁瘴雾①,冰姿自有仙风。海仙时遣探芳丛,倒挂绿毛②幺凤③。 素面常 嫌粉涴④,洗妆不退唇红。高情已逐晓云空,不与⑤梨花同梦。 【注释】 ①瘴雾:南方山林中的湿热之气。 ②倒挂绿毛:似鹦鹉而小的珍禽。 ③幺风:鸟名,即桐花凤。 ④涴:沾污。 ⑤“不与”句:苏轼自注:“诗人王昌龄,梦中作梅花诗。” 【评解】 此词据《耆旧续闻》、《野客丛书》记载,乃苏轼为悼念死于岭外的歌妓朝云而作。 词中所写岭外梅花玉骨冰姿,素面唇红,高情逐云,不与梨花同梦,自有一种风情幽致。 【集评】 杨慎《词品》:古今梅词,以东坡此首为第一。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冷斋夜话》谓东坡在惠州作《梅花》时,时侍儿 名朝云者,新亡,“其寓意为朝云作也”。
浣溪沙
元丰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从泗州① 刘倩叔游南山②细雨斜风作小寒,淡烟疏柳媚晴滩。入淮清洛③渐漫漫。 雪沫乳 花浮午盏,蓼茸④蒿笋试春盘⑤。人生有味是清欢。 【注释】 ①泗州:安徽泗县。 ②南山:在泗州附近,淮河南岸。 ③洛:安徽洛河。 ④蓼茸:蓼菜嫩芽。 ⑤试春盘:旧俗立春日馈赠亲友,以蔬菜水果、糕饼等装盘,谓“春盘”。因时近 立春,故此云“试”。 【评解】 这是一首记游小词。上片写山行俯瞰所见,其人在山中,自不待言。下片言午餐, 雪沫乳花,蓼茸蒿笋,山野风味盎然。
减字木兰花
二月十五夜,与赵德麟小酌聚星堂 春亭月午,摇荡香醪①光欲舞。步转回廊,半落梅花婉婉②香。 轻烟薄雾,怎是 少年行乐处。不似秋光,只与离人照断肠。 【注释】 ①香醪:美酒佳酿②婉婉:形容香味醇清和美。 【评解】 皓月当空,与友人小酌堂前,梅香阵阵,月色溶溶,如此春宵,确是少年行乐的佳 境;不象秋光那样,只照着断肠的离人。词的意境宛如一杯醇酒,饮之令人欲醉。据 《后山诗话》载,苏公居颍,春夜对月。王夫人云春月可喜,秋月使人生愁。公谓此意 前未及,遂作此词云。
江城子
湖上与张先①同赋 凤凰山②下雨初晴。水风清,晚霞明。一朵芙蓉,开过尚盈盈。何处飞来双白鹭? 如有意,慕娉婷, 忽闻江上弄哀筝。苦含情,遣谁听?烟敛云收,依约是湘灵③。欲 待④曲终寻问取,人不见,数峰青。 【注释】 ①张先:字子野,乌程(今浙江湖州)人。 ②凤凰山:在杭州南。 ③湘灵:传说中的湘水之神。 ④“欲待”三句:用钱起《省试赋湘灵鼓瑟》诗:“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句。 【评解】 据《墨庄漫录》载:东坡在杭州,一日游西湖,见湖心有一彩舟渐近,中有一女风 韵娴雅,方鼓筝,二客竞目送之。 一曲未终,人翩然不见。公因作此长短句戏之。全词上片写景,下片写人。情景交 融,和婉轻倩,曲折含蓄,情韵无限。
少年游 润州作
去年相送,余杭门①外,飞雪似杨花。今年春尽,杨花似雪,犹不见还家。 对酒 ②卷帘邀明月,风露透窗纱。恰似姮娥怜双燕,分明照,画梁斜。 【注释】 ①余杭门:宋代杭州城北三座城门之一。 ②“对酒”句:写月下独饮。 【评解】 这是一首托为思妇怀念远人的词。作者于熙宁六年冬,自杭州至镇江,到次年春尚 迟留未归,有感而写此词。上片说去年离家是在飞雪似杨花的冬天,现在已是杨花似雪 的暮春,尚无返回的消息。巧妙地把眼前的杨花与去年的雪花联系起来。下片写对酒邀 月,明月却偏照着画梁双燕,衬托作者久居客地的孤寂凄凉。 【集评】 王元诰《苏诗总案》:甲寅四月,有感雪中行役作。公以去年十一月发临平(今杭 州市东北),及是春尽,犹行役未归,故托为此词。 胡云翼《宋词选》:“恰似姮娥怜双燕”三句,是以月里嫦娥的怜爱双燕,反衬自 己无人怜惜的孤寂。 秦 观
满庭芳
山抹微云,天粘衰草,画角声断谯门①。暂停征棹,聊共引②离尊。多少蓬莱旧事 ③,空回首、烟霭④纷纷。斜阳外,寒鸦数点,流水绕孤村。 消魂⑤,当此际,香囊 暗解,罗带轻分。谩赢得青楼薄倖名存⑥。 此去何时见也?襟袖上、空惹啼痕。伤情处,高城望断,灯火已黄昏。 【作者简介】 秦观字少游、太虚,号淮海居士,高邮(属江苏)人。宋神宗元丰八年进士。文才 为苏轼赏识,是“苏门四学士”之一。在新旧党争中屡遭贬谪,死于放还途中藤州。他 的词,风格接近李煜和柳永,在婉约词中成就最高。他善于以长调抒写柔情,语言淡雅, 委婉含蓄,留有余韵。多是男女离愁别恨及身世伤感之作。词集有《淮海词》。 【注释】 ①谯门:城门。 ②引:举。 尊:酒杯。 ③蓬莱旧事:男女爱情的往事。 ④烟霭:指云雾。 ⑤消魂:形容因悲伤或快乐到极点而心神恍惚不知所以的样子。 ⑥谩:徒然。 薄倖:薄情。 【评解】 这首词写诗人与他所眷恋的一个女子的离别情景,充满了低沉婉转的感伤情调。上 片描写别时的景色及对往事的回忆。下片抒写离别时的留恋、惆怅之情。全词把凄凉秋 色、伤别之情,融为一体。通过对凄凉景色的描写,用宛转语调表达伤感的情绪,是这 首词的主要艺术特色。 【集评】 周济《宋四家词选》:此词将身世之感,打并入艳情,又是一法。 谭献《谭评词辨》:淮海在北宋,如唐之刘文房。下阕不假雕琢,水到渠成,非平 钝所能借口。 徐育民《历代名家词赏析》:全词层次井然,步步深入,分别在江边征棹之中,看 的是野外苍茫之景;由饮酒到话别,到解囊相赠,由泪染襟袖到征棹远逝,灯火朦胧, 真是满纸凄凉色,一派伤别情,不愧是婉约派代表作。 晁补之云:少游如《寒景》词云:“斜阳外,寒鸦数点,流水绕孤村。”虽不识字 人,亦知是天生好言语。(《苕溪渔隐丛话》引评《复斋漫录》) 《唐宋词百首详解》:就全词来说,景是引人的,情是悱恻的,景中有情,景以表 情;情寓于景,情融于景,亦景亦情。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写别情,缠绵凄婉。“山抹”两句,写别时所见景色, 已是堪伤。“画角”一句,写别时所闻,愈加肠断。 “高城”两句,以景结,回应“谯门”,伤情无限。
江城子
西城①杨柳弄春柔,动离忧,泪难收。犹记多情,曾为系归舟。碧野朱桥当日事, 人不见,水空流。 韶华②不为少年留。恨悠悠,几时休,飞絮落花时候,一登楼。便 做春江都是泪,流不尽,许多愁。 【注释】 ①“西城”三句:写看见早春柳丝轻柔,触动自己的离恨,因而流泪不止。 ②韶华:青春年华。 【评解】 这是一首怀人伤别的佳作。上片从“弄春柔”、“系归舟”的杨柳,勾起了对“当 日事”的回忆,想起了两人在“碧野朱桥”相会的情景。产生眼前“人不见”的离愁。 下片写年华老去而产生的悠悠别恨。“便做”三句,表现了离愁的深长。全词于清丽淡 雅中,含蕴着凄婉哀伤的情绪。 【集评】 薛砺若《宋词通论》:少游既是一个情种,自不免因落拓的宦途,羁旅的生涯,和 失恋的萦绕所侵袭,因而使他变为一个伤心厌世的词人。所以他的词往往含蕴着极浓厚 的凄婉情绪。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结尾两句与李后主之“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徐 师川之“门外重重叠叠山,遮不断愁来路”,皆言愁之极致。
鹊桥仙
纤云弄巧①,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②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③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注释】 ①纤云弄巧:是说纤薄的云彩,变化多端,呈现出许多细巧的花样。 ②金风:秋风,秋天在五行中属金。 玉露:秋露。这句是说他们七夕相会。 ③忍顾:怎么忍心回顾。 【评解】 《鹊桥仙》原是为咏牛郎、织女的爱情故事而创作的乐曲。 本词的内容也正是咏此神话。上片写佳期相会的盛况,下片则是写依依惜别之情。 这首词将抒情、写景、议论融为一体。 意境新颖,设想奇巧,独辟蹊径。写得自然流畅而又婉约蕴藉,余味隽永。 【集评】 张燕瑾《唐宋词选析》:秦观的这首《鹊桥仙》独具丰彩,是富有创造精神的好作 品。它既没有慨叹会少离多,也没有抒发脉脉的相思。 却自出机抒,歌颂坚贞不渝、诚挚不欺的爱情。 沈祖棻《宋词赏析》:这首词上、下片的结句,都表现了词人对于爱情的不同一般 的看法。他否定了朝欢暮乐的庸俗生活,歌颂了天长地久的忠贞爱情。这在当时,是难 能可贵的。 《文史知识》(1982.12):秦观的这首《鹊桥仙》上片以“金风玉露一相逢,便 胜却人间无数”发抒感慨,下片词人将意思翻进一层,道出了“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 在朝朝暮暮”的爱情真谛。这字字珠玑、落地若金石声的警策之语,正是这首词流传久 远,历久而不衰的关键所在。
踏莎行
雾失楼台,月迷津渡①。桃源望断无寻处。可堪②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  驿寄梅花③,鱼传尺素。砌成此恨无重数。郴④江幸自⑤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 【注释】 ①津渡:渡口。 ②可堪:那堪。 ③驿寄梅花:引用陆凯寄赠范晔的诗:“折梅逢驿使,寄与陇头人。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作者以远离故乡的范晔自比。 ④郴(chén):郴州,今湖南郴县。 ⑤幸自:本身。 【评解】 这首词是作者因坐党籍连遭贬谪时所写,表达了失意人的凄苦和哀怨的心情,流露 了对现实政治的不满。上片写旅途中所见景色,景中见情。下片抒发诗人内心的苦闷和 愁恨心情。词意委婉含蓄,寓有作者身世之感。 【集评】 王国维《人间词话》:少游词境,最为凄婉。至“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 暮”,则变而凄厉矣。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写羁旅,哀怨欲绝。起写旅途景色,已有归路茫茫之 感。末引“郴江”、“郴山”,以喻人之分别,无理已极,沉痛已极,宜东坡爱之不忍 释也。 王方俊《唐宋词赏析》:这首词层次极为分明。开头两句都以对句起,都是平叙; 中间第三句一顿;末两句是中心所在。虽是小词,用的是慢词作法。
如梦令
莺嘴啄花红溜,燕尾剪波绿皱。指冷玉笙①寒,吹彻小梅②春透。依旧,依旧,人 与绿杨俱瘦。 【注释】 ①玉笙:珍贵的管乐器。 ②小梅:乐曲名。唐《大角曲》里有《大梅花》、《小梅花》等曲。 【评解】 这是一首春日怀人之作。眼前莺嘴啄花,燕尾剪波的春光春色,触动了怀人的心绪。 “小梅”一曲,传出了绵绵相思之情。这首词构思新颖,轻柔典雅,工丽含蓄。 【集评】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这首纪别之作,句最工丽。 虢寿麓《历代名家词百首赏析》:词分两截。前截两句,描摹美妙的春光,以莺燕 去铺写。莺用嘴啄花,现出红溜;燕用尾剪波,荡起绿皱。组织工整,色彩鲜明。用一 “剪”字,尤为形象。后截四句,写人的活动和形容。活动是吹笙,形容是消瘦。妙在 写吹笙时,用“寒”、“透”等词,状出了演奏的情况;写消瘦时,用“绿杨”作比衬, 更为深刻。
千秋岁
水边沙外,城郭春寒退。花影乱,莺声碎。飘零疏酒盏,离别宽衣带。人不见,碧 云暮合空相对。 忆昔西池会,鵷鹭①同飞盖。携手处,今谁在?日边清梦断,镜里朱 颜改。春去也!飞红万点愁如海。 【注释】 ①鵷鹭:古代常以鵷鹭喻百官。这里指好友如云,宾朋群集。 【评解】 这是一首感事伤别之作。春回大地而人却“不见”。眼前“花影乱”,耳边“莺声 碎”,这情景对一个失意飘零的人,更会勾起回忆与哀伤。昔日与众友人欢聚的地方, 如今还有谁在?抚今追昔,愈觉韶华易逝,流光似水。诗人触景伤情,感慨万千。全词 写得凄凉哀婉,工丽自然。“飞红万点愁如海”句,尤为人们所称赏。 【集评】 《汲古阁本》题作“谪虔州日作”。 《艇斋诗话》:少游“水边沙外,城郭春寒退”词,为张芸叟作。有简与芸叟云: “古者以代劳歌,此真所谓劳歌。”秦少游词云:“春去也,飞红万点愁如海。”今人 多能歌此。方少游作此词时,传至予家丞相(曾布),丞相曰:“秦七必不久于世,岂 有愁如海而可存乎?”已而少游果下世。少游第七,故云秦七。 《独醒杂志》卷五:少游谪古藤,意忽忽不乐。过衡阳,孔毅甫为守,与之厚,延 留,待遇有加。一日,饮于郡斋,少游作《千秋岁》词。 毅甫览至“镜里朱颜改”之句,遽惊曰:“少游盛年,何为言语悲怆如此!”遂赓 其韵以解之。居数日,别去。毅甫送之于郊,复相语终日,归谓所亲曰:“秦少游气貌 大不类平时,殆不久于世矣!”未几果卒。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冷斋诗话》谓少游此词,“想见其神情在绛阙道 山之间”,乃和其韵。《后山诗话》云:世称秦词“愁如海”为新奇,不知李后主已云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但以江为海耳。夏闰庵云:此词以“愁如 海”一语生色,全体皆振,乃所谓警句也。如玉田所举诸句,能似此者甚罕。少游殁于 藤州,山谷过其地,追和此调以吊之。
桃源忆故人
玉楼①深锁多情种,清夜悠悠②谁共?羞见枕衾鸳凤,闷则和衣拥。 无端③画角 严城④动,惊破一番新梦。窗外月华霜重,听彻梅花弄⑤。 【注释】 ①玉楼:指华丽的楼台。一本作“秦楼”。 ②悠悠:长久之意。 ③无端:无缘无故的意思。 ④严城:戒备森严的城市。 ⑤弄:乐曲。 【评解】 此首写困居高楼深院,与外界隔绝的妇女。长夜漫漫,谁与共处?而“枕衾鸳凤”, 最易惹人愁思。和衣闷卧,刚入梦境,却又被城头角声惊醒。唯见窗外月华霜重,又断 续传来梅花三弄,令人愁不忍听。这首词抒写了幽闺深锁,独居无聊的苦闷。情思缠绵, 意境凄婉。 【集评】 虢寿麓《历代名家词百首赏析》:此咏古代仕女冬夜闺情。上段写独居的苦闷,下 段写百无聊赖的远思。“深锁”一语,揭露封建社会对妇女的迫害。“玉楼”,是她们 狭隘孤清的天地。“多情”,是她多愁善感的人生。这句为全篇总冒,下即扣定冬夜写。 总之,一片凄凉境地,无限幽怨情思,宛转描来,非常深刻。 况周颐《蕙风词话》:若以少游词论,直是初日芙蓉,晓风杨柳,倩丽之桃李,容 犹当之有愧色焉。 夏敬观曰:少游词清丽婉约,辞情相称,诵之回肠荡气,自是词中上品(《吷庵手 校淮海词跋》) ----------------   黄金书屋 扫描校对

上一页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