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李白宫中行乐词随想


读李白宫中行乐词随想

(一)

“笑出花间语,娇来烛下歌。”
猜猜是谁写的?
恁时闲翻全唐诗,看到这句,怦然一笑,有种奇怪的感觉:想好熟悉的语气噢。
后来才想明白,那不是自己的风格。。。看镜子一样,
他居然也会这样写。。。

不是说写得可跟他的比。别的人比我未必乐意,他么,十分之一百分之一都是及不上的。
对其它的人的诗有觉得好或者不好,也有忽然间的感动。对青莲呢除了仰慕,就
只是仰慕了。

太白说:“圣代复远古,垂衣贵清真。”他不说求新,而说复古。然他却开创了
一个亘古未有的局面,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二)

宫中行乐词共八首。这组诗在李白的诗里算中或中上吧。可能因应制的缘故,设色绮艳,
用语端丽。形式工矣,但自然风流的态度仍是于字里行间隐现。

小小生金屋,盈盈在紫微。山花插宝髻,石竹绣罗衣。
每出深宫里,常随步辇归。只愁歌舞散,化作彩云飞。

首联对的极精巧,且用典浑成。看了第二联,典型的唐代仕女画跃然纸上。
第三联一转,给整首诗添了时间和空间的深度。
末联的随意挥洒却是妙想。开了后来多少诗人词人这样比喻的滥泱。其中写的好的
如小晏的“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等。

若把这首作为一个评诗标准的话,能写出第一联的人功力不减温韦。
而能想出此末联的,非天地灵秀之气所钟之人何欤?


(三)

太白曰:“自从建安来,绮丽不足珍。”反对的应当是那种没有层次感的一味琳琅满目堆砌铺陈吧。
其实,有几个人写得出真正的绮丽来。李的偶像(我的偶像的偶像^-^)不也写过“余霞散成绮,澄江
静似练”这样的佳句吗。太白的这组宫中行乐风格堪称绮丽。当然,就他诗的整体风格,如

“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说清丽也许更切。

(不管哪一种,总归是美就是了。)
顺附唯美派的发言:诗无定法,好诗三标准

◇诗首先是美,美的才是诗。

◇诗贵感人。有情。无情也是一种情呵。要不怎说“任是无情也动人。”

◇诗当出新。立意新最上,词句新其次,时语新名入诗词再次。余可焚。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