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风五章笺注


随风五章笺注

随风五章

寒鸦啼夜白门中,持伞悄行梅树丛。欲访银瓶装魅息,天教飞雪易消融。

伊水春云缱倦流,曲桥尽处见层楼。月升闲倚东园树,忆把梨花簪上头。

九枝灯下栉妆新,帘卷西风化路尘。小倩幽魂自去后,谁是痴情绝情人。

碧海无声明月沉,玉楼窗户傍微云。柳枝回首长亭别,但忆湖州莫忆君。

绿袖自临汀水照,何曾碧水恸离人。湖中白雾漫天起,凋尽蒹葭翠叶春。

*笺注:
1.
“寒鸦啼夜白门中,持伞悄行梅树丛。欲访银瓶装魅息,天教飞雪易消融。”

可惜没有银瓶来把花的香息装起来,
只好看着雪花一片片的飘落、消融。

2.
“伊水春云缱倦流,曲桥尽处见层楼。月升闲倚东园树,忆把梨花簪上头。”

3.
“九枝灯下栉妆新,帘卷西风化路尘。小倩幽魂自去后,谁是痴情绝情人。”

她的芳踪一闪即灭之后,谁复是那样痴情兼又绝情的人。

4.
“碧海无声明月沉,玉楼窗户傍微云。柳枝回首长亭别,但忆湖州莫忆君。”

如今,我只是怀念当初的那个城市。那个地方,那里的风景,那时的天气,
不会再想念你了。

5.
“绿袖自临汀水照,何曾碧水恸离人。湖中白雾漫天起,凋尽蒹葭翠叶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