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約詞
二十二


    王鵬運
點絳唇 餞春
拋盡榆錢1,依然難買春光駐。依春無語,腸斷春歸路。 春去能來,人去能來否? 長亭2暮,亂山無數。只有鵑聲苦。 【作者簡介】 王鵬運字幼遐,一字鶩翁,晚號半塘僧鶩。廣西臨桂人。同治十二年(1873)舉人。 官禮科給事中。曾匯刻《花間集》以迄宋、元諸家詞為《四印齋所刻詞》。其詞學承常 州派余緒而發揚光大之,以開清季諸家之盛。有《庚子秋詞》、《半塘定稿》二卷, 《剩稿》一卷。 【註釋】 1榆錢:即榆莢。 2長亭:古時道旁十里一長亭,五里一短亭,用以暫歇與餞別。 【評解】 榆錢非錢,春歸亦無路,惟文學乃能以虛構之錢與路,將抽像事物表現為具體可感 之形象。上片詠春光難駐,正藉詞人造語之新穎,方予人以深刻印象。下片「春去能來, 人去能來否」兩句,將詞意轉深一層,點出離愁比春歸更令人淒苦,遂使「餞春」有了 雙重含義。 【集評】 葉恭綽《廣篋中詞》:幼遐先生於詞學獨探本原,兼窮蘊奧,轉移風會,領袖時流, 吾常戲稱為桂派先河,非過論也。 《清詞菁華》:鵬運為清末四家先導,上承嘉道之敝,下開同光變革之風,文廷式、 朱祖謀、況周頤,皆受其指授。
浣溪沙
題丁兵備1丈畫馬
苜蓿闌干滿上林2,西風殘秣獨沉吟。遺台何處是黃金3? 空闊4已無千里志, 馳驅枉抱百年心。夕陽山影自蕭森。 【註釋】 1丁兵備:丁日昌,兵備指其任蘇松太道。後官至江蘇巡撫。 2上林:上林苑,漢代長安苑囿,漢武帝自西域引入苜蓿,植於上林苑以飼馬。 3「遺台」句:用郭隗說燕昭王千金購馬骨故事。昭王后築黃金台以待賢。 1空闊:反用杜甫詩「所向無空闊」句。 【評解】 此詞借詠馬自訴懷才不遇。用典自然。「空闊已無千里志,馳驅枉抱百年心」,亦 馬亦人,語意雙關。抒寫了內心的感慨。 「夕陽山影自蕭森。」飄逸、空靈,為全詞增添情致。 文廷式
好事近 湘舟有作
翠嶺一千尋1,嶺上彩雲如幄2。雲影波光相射,蕩樓台春綠。 仙鬟撩鬢倚雙扉, 窈窕一枝玉。日暮九疑3何處?認舜祠叢竹4。 【作者簡介】 文廷式字道希,一字芸閣,號葆巖,別號純常子。江西萍鄉人。光緒十六年(1890) 進士及第。官至侍讀學士。其於清代浙西、常州兩詞派之外,獨樹一幟。著有《雲起軒 詞鈔》一卷。 【註釋】 1尋:古代以八尺為尋。 2幄:帷幕。 3九疑:九嶷山,在湖南省。相傳為舜的葬地。 4舜祠叢竹:指湘妃竹。相傳舜死後,娥皇、女英二妃哀泣,淚滴於竹,斑斑如血。 【評解】 這首小令寫水光山色,極為艷麗。翠嶺彩雲,波光蕩綠,加上意想中窈窕如玉的仙 女,構成一幅充滿神幻色彩的畫面,又洋溢著懷古的悠思。全詞意境新穎,造語工巧, 美艷多姿,極富情韻。 【集評】 王瀣手批《雲起軒詞鈔》:穠絕! 胡先驌《學衡雜誌》二七期《評雲起軒詞鈔》:《雲起軒詞》,意氣飆發,筆力橫 恣,誠可上擬蘇、辛,俯視龍洲。其令詞穠麗婉約,則又直入《花間》之室。蓋其風骨 遒上,並世罕睹,故不能從時賢之後,侷促於南宋諸家範圍之內,誠如所謂美矣善矣。
祝英台近
剪鮫綃1,傳燕語,黯黯碧草暮。愁望春歸,春到更無緒。園林紅紫千千,放教狼 藉2,休但怨、連番風雨。 謝橋路,十載重約鈿車3,驚心舊遊誤。玉珮塵生,此恨奈何許!倚樓極目天涯, 天涯盡處,算只有濛濛飛絮。 【註釋】 1鮫綃:輕紗。相傳為鮫人所織之綃。 2狼藉:散亂不整貌。 3鈿車:飾以金花之車。 【評解】 此詞借春景以抒懷。連番風雨,紅紫狼藉,極目天涯,惟見濛濛飛絮。回首舊遊, 令人心驚,不禁感慨萬千。全詞含蓄蘊藉,寄寓殊深。寫景抒情,細膩逼真,極有感染 力。 【集評】 王瀣手批《雲起軒詞鈔》:「愁望」以下,其怨愈深,後編諷刺不少。 葉恭綽《廣篋中詞》:與稼軒《寶釵分》,同為感時之作。 天仙子 草綠裙腰山染黛1,閒恨閒愁儂不解。莫愁艇子渡江時,九鸞釵2,雙鳳帶,杯酒 勸郎情似海。 【註釋】 1黛:青黑色。 2九鸞釵:古代女子頭飾。 【評解】 此詞抒寫愛情,清新流暢,靈活自然。別具風格,不落俗套。頗有民歌風味。 彭孫遹
生查子 旅夜
薄醉不成鄉1,轉覺春寒重。枕席有誰同?夜夜和愁共。 夢好恰如真,事往翻如 夢。起立悄無言,殘月生西弄2。 【作者簡介】 彭孫遹字駿孫,號羨門,浙江海鹽人。順治十六年(1659)進士。 康熙十八年舉博學鴻詞第一,官至吏部左侍郎。著有《廷露詞》,《金粟詞話》等 書。 【註釋】 1鄉:指醉鄉。 2西弄:西巷。 【評解】 彭孫遹詞多寫艷情,龍工小令,有「吹氣如蘭彭十郎」之美譽。此詞自寫欲求夢而 先借酒力,但薄醉仍難入夢,一直寫到夢中和夢醒。意境幽清,情致婉然。下片「夢好 卻如真,事往翻如夢」兩句,從李商隱詩「迴腸九疊後,猶有剩迴腸」翻出,而更具哲 理,耐人尋味。 【集評】 譚獻《篋中詞》:唐調。 陳廷焯《白雨齋詞話》:彭羨門詞,意境較厚,但不甚沉著,仍是力量未足。 《清詞菁華》:孫遹詞品,側艷蒙譏。然如所編數闋,亦殊有清致,無礙其為團雲 手。 李慈銘
臨江仙
癸未除夕作
翠柏紅梅圍小坐,歲筵未是全貧。蠟鵝花1下燭如銀。釵符金勝2,又見一家春。  自寫好宜3祛百病,非官非隱閒身4。屠蘇5醉醒已三更。一聲雞唱,五十六年人。 【作者簡介】 李慈銘字愛伯,號蓴客。浙江會稽(今浙江紹興市)人。光緒六年(1880)進士及 第。官山西道監察御史。著有《霞川花隱詞》。 【註釋】 1蠟鵝花:古代年節以蠟捏成、或以蠟塗紙剪成鳳凰為飾物,蠟鵝花當即此類。 2釵符金勝:均為女子髮飾,菱形者稱方勝,圓環者稱圓勝。 3好宜:舊俗除夕寫「宜春帖」或吉利語以祈福。 4「非官」句:李慈銘於清光緒間在京任閒職,不掌政務,讀書著作遣日。 5屠蘇:古俗,除夕閤家飲屠蘇酒以避疫,屠蘇為茅庵,相傳屠蘇中一仙人所釀, 故名。 【評解】 此詞詠除夕閤家「歲筵」,喜氣洋洋。「一聲雞唱,五十六年人。」雞鳴添歲,寫 得質樸而富於情味。 【集評】 《清詞菁華》:慈銘詞堅峭佚蕩,拔萃當時。小令最雋美,如春雲曳空,淡不留滓。 鄭文焯
浣溪沙
從石樓、石壁,往來鄧尉山1中
一半黃梅雜雨晴,虛嵐浮翠2帶湖明,閒雲高鳥共身輕。 山果打頭休論價,野花 盈手不知名,煙巒直是畫中行。 【作者簡介】 鄭文焯字俊臣,號小坡,又號叔問,晚號大鶴山人,又號冷紅詞客。奉天鐵嶺(遼 寧鐵嶺縣)人。流寓吳越間。光緒元年(1875)中舉。官內閣中書。著有《樵風樂府》 九卷,《詞源斠律》等。 【註釋】 1石樓、石壁、鄧尉山:均在江蘇吳縣西南,因漢代鄧尉隱居於此而得名。 2虛嵐浮翠:形容遠山倒影入湖。湖:指太湖。 【評解】 此詞上片詠梅子半黃,乍晴還雨,往來於鄧尉山中,眼前虛嵐浮翠,顯出湖光格外 明淨,閒雲與高鳥齊飛,令人心曠神怡。下片詠山行時野果打頭、野花盈手,煙霧繚繞, 此身如在畫中。全詞烘出清醇的山林氣息,而詞人欣愉之情也躍然紙上。 【集評】 俞樾《瘦碧詞序》:君詞體潔旨遠,句妍韻美。 葉恭綽《廣篋中詞》:叔問先生,沉酣百家,擷芳漱潤,一寓於詞,故格調獨高, 聲采超異,卓然為一代作家。讀者知人論世,方益見其詞之工。 朱孝臧
烏夜啼
同瞻園1登戒壇2千佛閣春雲深宿虛壇,磬3初殘,步繞松陰雙引4出朱闌。 吹不斷,黃一線,是桑干5,又是夕陽無語下蒼山。 【作者簡介】 朱孝臧一名祖謀,字古微,號漚尹,又號彊村。浙江歸安(今浙江湖州市)人。光 緒九年(1883)進士及第。官至禮部右侍郎。著有《彊村語業》二卷。身後其門人龍榆 生為補刻一卷,入《彊村遺書》中。 【註釋】 1瞻園:指張仲炘,有《瞻園詞》。 2戒壇:寺名,在北京門頭溝區。 3磬:一種樂器。 4雙引:謂兩人攜手同行。 5桑干:桑干河。 【評解】 此詞寫佛閣之高,先云「春雲深宿」,是仰視;繼說「吹不斷,黃一線,是桑干」, 是俯視。寫天色將晚,先從「磬初殘」的聽覺入手,繼由「夕陽無語下蒼山」的視覺下 筆,不僅兩兩相襯,富於變化,而且粗線勾勒,造句奇特,將登臨所見盡置眼底。意境 開闊,描述精妙,的是佳作。 【集評】 夏敬觀《忍寒詞序》:侍郎詞蘊情高夐,含味醇厚,藻采芬溢,鑄字造辭,莫不有 來歷,體澀而不滯,語深而不晦,晚亦頗取東坡以疏其氣。 王國維《人間詞話》:彊村學夢窗,而情味較夢窗反勝,蓋有臨川、廬陵之高華, 而濟以白石之疏越者,學人之詞,斯為極則。
清平樂 夜髮香港
舷燈漸滅,沙動荒荒1月。極目天低無去鶻,何處中原一發2? 江湖息影初程, 舵樓一笛風生。不信狂濤東駛,蛟龍偶語分明。 【註釋】 1荒荒:月色朦朧。 2「極目」二句:化用蘇軾《澄邁驛通潮閣》詩:「杳杳天低鶻沒處,青山一發是 中原」句意。 【評解】 此詞上片寫船髮香港時的夜景。舷燈漸滅,月色朦朧,極目遠望,景色疏淡空曠。 下片記水上夜行。狂濤東駛,龍語分明。舵樓一笛風生。光景幽隱而深邃。 【集評】 《清詞菁華》:祖謀之為詞,運意最精,凝神入化,及其下筆,篇章句字,無不窮 工極變,盡掩眾長。讀之卻又輕鬆流轉,力避晦澀,初不著力,其妙處正在此。 王敬之
轉應曲
寒夢。寒夢。夢被詩魔調弄1。醒來吟落燈花2,燈暗紙窗月斜。月斜。月斜。巷 口柝聲3敲歇。 【作者簡介】 王敬之字寬甫,江蘇高郵人。咸豐貢生。官戶部主事。著作有《三十六陂漁歌》。 【註釋】 1調弄:調侃嬉弄,糾纏。 2吟落燈花:喻苦吟多時。 3拆聲:打更聲。 【評解】 此詞描寫寒夜苦吟。構思新穎,造語工巧,極有情致。 【集評】 《清詞菁畢》:敬之詞專攻姜夔,小令得其逸煉,長調得其疏越,時有俊氣,未極 清虛。 陳 洵
南鄉子
己巳1三月,自郡城歸鄉,過區菶吾西園話舊
不用問田園2,十載歸來故舊歡3。一笑從知春有意4,籬邊,三兩余花向我妍5。  哀樂信無端,但覺吾心此處安。誰分去來鄉國事6,淒然,曾是承平兩少年。 【作者簡介】 陳洵字述叔,廣東新會人。生於清同治十年。晚年任中山大學教授。著有《海綃詞》。 【註釋】 1己巳:公元1929年。 2不用問田園:不用求田問捨。《三國誌·陳登傳》載:劉備批評許汜說:「君求 田問捨,言無可采。」 3故舊:老朋友。 4從知:從來知道。 5余花:剩在枝頭上的花。 6誰分去來鄉國事:誰分,誰能判別。分,判別。《易》:「分陰分陽。」去來: 謂過去未來。鄉國:家鄉。 【評解】 此詞抒寫重返家鄉時的悲歡心情。真摯動人,極有情味。 上片寫老大還鄉,朋輩歡聚之樂。下片寫俯仰今昔時的心情。 「哀樂信無端」,除了樂,還有哀。當年作者與區菶吾均為少年,家鄉尚是承平之 世;而今重見,則世事日非,不禁為之淒然。 【集評】 朱孝臧手批《海綃詞》云:海綃詞神骨俱靜,此真能火傳夢窗者。 又云:善用逆筆,故處處見騰踏之勢,清真法乳也。 又云:卷二多樸漱之作,在文家為南豐,在詩家為淵明。 葉恭綽《廣篋中詞》:述叔詞最為彊村翁所推許,稱為一時無兩。 述叔詞固非襞積為工者,讀之,可知夢窗真諦。 況周頤
蘇武慢 寒夜聞角
愁入雲遙,寒禁霜重,紅燭淚深人倦。情高轉抑,思往難回,淒咽不成清變1。風 際斷時,迢遞天涯,但聞更點。枉教人回首,少年絲竹,玉容歌管。 憑作出、百緒淒 涼,淒涼惟有,花冷月閒庭院。珠簾繡幕,可有人聽?聽也可曾腸斷?除卻塞鴻2,遮 莫3城烏,替人驚慣。料南枝明月,應減紅香一半。 【作者簡介】 況周頤原名周儀,字夔生,號蕙風,廣西桂林人。清光緒五年(1879)舉人,官內 閣中書。工填詞,與王鵬運、朱孝臧、鄭文焯稱清末四大家。著有《蕙風詞》、《蕙風 詞話》。 【註釋】 1變:變聲。當指七音中的變徵變宮。 2塞鴻:邊塞的鴻雁。 3遮莫:偶語,義同儘教。 【評解】 此詞抒寫寒夜聞角聲時的感受。作者況周頤在《惠風詞話》中說:余少作《蘇武慢 ·寒夜聞角》云:「憑作出、百緒淒涼,淒涼惟有,花冷月閒庭院。珠簾繡幕,可有人 聽?聽也可曾斷腸?」半塘翁最為擊節。比閱方壺詞《點絳唇》云: 「曉角霜天,畫簾卻是春天氣。」意與余詞略同,余詞特婉至耳。 【集評】 王國維《人間詞話》:境似清真,集中他作,不能過之。 葉恭綽《廣篋中詞》:「珠簾繡幕」三句,乃夔翁所最得意之筆。 梁啟超
金縷曲
丁未1五月歸國,旋復東渡,卻寄滬上諸子
瀚海飄流燕2。乍歸來、依依難認,舊家庭院。惟有年時芳儔3在,一例差池雙剪 4。相對向、斜陽淒怨。 欲訴奇愁無可訴,算興亡、已慣司空見5。忍拋得,淚如線。 故巢似與人留戀。最多情、欲黏還墜,落泥片片。 我自慇勤銜來補,珍重斷紅6猶軟。又生恐、重簾不卷。十二曲闌7春寂寂,隔蓬 山8、何處窺人面?休更問,恨深淺。 【作者簡介】 梁啟超字卓如,號任公,廣東新會人。清光緒十五(1889)年舉人。戊戌變法失敗 後,逃亡日本。辛亥革命後,曾擁護袁世凱,出任司法總長。後又討袁。晚年在清華大 學任教。著有《飲冰室詞》。 【註釋】 1丁未:光緒三十三年(1907)。梁啟超於戊戌變法失敗後,逃往日本。越九年 (丁未)歸國,其時國事日非。次年(1908)再度東渡,是年光緒帝病死。 2瀚海:浩瀚的海。周邦彥《滿庭芳》詞:「年年,如社燕。飄流瀚海,來寄修椽。」 3儔:同輩之人。 4差池雙剪:燕尾如剪。《詩》:「燕燕于飛,差池其羽。」 5已慣司空見:即司空見慣。唐劉禹錫為蘇州刺史,李司空紳罷鎮,慕禹錫名,邀 飲,命妓侑酒,劉於席上賦詩云:「高髻雲鬟宮樣妝,春風一曲杜韋娘。司空見慣渾閒 事,斷盡蘇州刺史腸。」 6斷紅:指落花。 7十二曲闌:《闌通欄》。費氏宮詞:「鎖聲金掣閤門環,簾卷真珠十二欄。」 8蓬山:即蓬萊,神山名。 【評解】 此詞作者以瀚海飄流燕自喻,抒發對國事的感慨。上片「依依難認,舊家庭院」, 寫作者東渡歸來時心情。「年時芳儔」至「淚如線」寫當年變法同伴象「差池雙剪」的 燕子,「相對向」無限淒怨。下片抒發感慨,含蓄蘊藉,語意雙關。 【集評】 葉恭綽《廣篋中詞》:「深心托豪素」。 麥孟華
解連環
酬任公1,用夢窗別石帚韻2
旅懷千結,數征鴻過盡,暮雲無極。怪斷腸、芳草萋萋,卻綠到天涯,釀成春色。 盡有輕陰,未應恨、浮雲西北3。祗鸞釵密約4,鳳屧舊塵5,夢迴淒憶。 年華逝波 漸擲。歎蓬山路阻,烏盼頭白6。近夕陽、處處啼鵑,更剷地7亂紅,暗簾愁碧。怨葉 相思8,待題付、西流潮汐。怕春波、載愁不去,恁生見得9? 【作者簡介】 麥孟華,字孺博,號蛻庵,廣東順德人。光緒十九年(1893)舉人。著有《蛻庵詞》 一卷。 【註釋】 1任公:梁啟超號。 2夢窗:吳文英號。 石帚:南宋詞人姜石帚。 3浮雲西北:曹丕詩:「西北有浮雲,亭亭如車蓋。」 4鸞釵:婦女首飾。 5鳳屧:繡鳳的鞋薦。屧,亦可解作屐。 6烏盼頭白:燕太子丹質干秦,秦王對他無禮。太子丹求歸,秦王曰:「待烏頭白, 馬生角,當放子歸。」 7剷地:平地。 8「怨葉相思」三句:用御溝題紅典故。《唐詩紀事》:盧渥應舉之歲,偶臨御溝, 見一絕句,置於巾箱。……盧後任范陽日,獲其退宮人,睹紅葉,驗其書,無不驚訝。 詩曰:「流水何太急?深宮盡日閒。 慇勤謝紅葉,好去到人間。」 9恁生見得:如何見得。恁生,怎生。 【評解】 此詞詠梁啟超和戊戌變法事。宛轉纏綿,寄喻殊深。「鸞釵密約,鳳屧舊塵,夢迴 淒憶」。托情男女,實指君臣間之關係。「蓬山路阻」三句,喻君臣分手,不得再見。 「近夕陽」三句,以暮春黃昏光景,比喻國運。全詞含蓄蘊藉,真摯感人。 【集評】 《清詞菁華》:孟華與梁啟超、朱祖謀等交遊甚篤,提倡改革。中年遽逝,未竟其 志。其《解連環》香草新愁,寄怨特深。 王國維
點絳唇
厚地高天,側身頗覺平生左,小齋如舸,自許迴旋可。 聊復浮塵1,得此須臾2我。乾坤大,霜林獨坐,紅葉紛紛墮。 【作者簡介】 王國維字伯隅、靜安,號觀堂,浙江海寧人。光緒年間,曾以諸生留學日本。歸國 後,從事中國戲曲史和詞曲研究,著有《宋元戲曲考》和《人間詞話》等。晚年任清華 大學研究院教授。1927年,自沉於北京頤和園昆明湖。有《觀堂長短句》、《海寧王靜 安先生遺書》等。 【註釋】 1浮生:老莊以人生在世,虛浮無定。後世相沿稱人生為浮生。 2須臾:片刻。 【評解】 此詞抒寫了作者的生活感受。含蓄蘊藉,寄喻頗深。小齋如舸,自身能夠迴旋即可。 聊復浮生,又得此片刻自由。天地之大,獨坐霜林。結句「紅葉紛紛墮」,更為全詞增 添無限情韻。 【集評】 《清詞菁華》:國維專攻經史,兼事考古,俱有卓識。於詞則工小令,微嫌摹多創 少。
點絳唇
屏卻1相思,近來知道都無益。不成拋擲,夢裡終相覓。 醒後樓台2,與夢俱明 滅。西窗白,紛紛涼月3,一院丁香雪。 【註釋】 1屏卻:放棄。 2「醒後樓台」二句:謂夢中虛構的空中樓閣,醒後還若明若滅,隱約可見。 3紛紛涼月:形容丁香院落的月色。杜甫詩:「絺衣掛蘿薜,涼月白紛紛。」 【評解】 此詞抒寫為相思纏擾的惆悵心情。委婉曲折,新穎別緻。 上片寫明知相思無益,決心將其放棄,但相思又難「拋擲」,所以「夢裡終相覓」。 下片寫醒後情景:夢中樓台,還隱約可見,若明若滅。最後以景作結,用月下丁香烘托 人物的孤寂與惆悵。 【集評】 樊志厚《觀堂長短句序》:君詞往復幽咽,動搖人心,快而能沉,直而能曲,不屑 屑於言詞之末,而名句間出,往往度越前人。至其言近而指遠,意決而辭婉,自永叔以 後,殆未有工如君者也。 秋 瑾
菩薩蠻 寄女伴
寒風料峭侵窗戶,垂簾懶向迴廊步。月色入高樓,相思兩處愁。 無邊家國事,並 入雙蛾翠。若遇早梅開,一枝應寄來! 【作者簡介】 秋瑾字璿卿,號競雄,又稱鑒湖女俠。浙江山陰(紹興市)人。光緒年間(1904) 留學日本,參加反清革命。歸國後,與徐錫麟分頭準備發動皖、浙兩省起義,殉難於紹 興。有《秋瑾遺集》。 【評解】 此詞不僅抒寫了作者對女友的懷念,更表現了對國事的關心。詞中語意雙關,寄喻 頗深。「若遇早梅開,一枝應寄來」,含蘊無限,極富情味。全詞獨具風格,不落俗套。 王蘊章
醉太平
西湖尋夢
爐煙一窗,瓶花一床,更添十里湖光,對南屏晚妝。 藕風氣香,竹風韻涼,等他月照迴廊,浴鴛鴦一雙。 【作者簡介】 王蘊章字蓴農,別號西神殘客,江蘇無錫人。生於清光緒十年(1884),辛亥革命 後,曾任商務印書館編輯、新聞報館秘書等職。卒於1942年。著有《秋平雲室詞》。 【評解】 此詞寫西湖晚景,抒閒適情趣。上片寫爐煙瓶花,晚對南屏,十里湖光,景物宜人。 下片抒閒適之情。竹風韻涼,藕荷清香。月照迴廊,「浴鴛鴦一雙」。全詞清新婉麗, 幽美自然。 【集評】 《清詞菁華》:蘊章學識淹博,長於駢文詩詞書法,妙絕精工。流寓上海,賣文自 給。晚歲潦倒,不能自全以死。其詞酷似張炎。《醉太平》造語俊逸。

上一頁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