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約詞
二十一


    左 輔
浪淘沙
曹溪驛1折桃花一枝,數日零落,裹花片投之涪江,歌此送之。 水軟櫓聲柔,草綠芳洲。碧桃幾樹隱紅樓。者是2春山魂3一片,招入孤舟。 鄉 夢不曾休,惹甚閒愁? 忠州過了又涪州5。擲與巴江6流到海,切莫回頭。 【作者簡介】 左輔字仲甫,一字蘅友,號杏莊,江蘇陽湖(今江蘇武進)人。乾隆五十八年進土。 曾在安徽任知縣。官至湖南巡撫。著作有《念宛齋詞》一卷及《念宛齋詩、古文、書、 牘》等五類。 【註釋】 1曹溪驛:與下文忠州、涪州均在四川。 2者是:這是。 3春山魂:指桃花。 4忠州:今四川忠縣。 5涪州:今四川涪陵。 6巴江:指長江川東一段。 【評解】 此詞寫鄉思之情。詞人羈旅巴山蜀水之間,故以桃花一枝擲入巴江,希望他帶著自 己的悠悠鄉夢流向大海。全詞寫得宛轉含蓄,或當另有寓意。 【集評】 譚獻《篋中詞》:所感甚大。 汪懋麟
誤佳期 閨怨
寒氣暗侵簾幕,孤負1芳春小約。庭梅開遍不歸來,直恁2心情惡。 獨抱影兒眠, 背看燈花3落。待他重與畫眉4時,細數5郎輕薄。 【作者簡介】 汪懋麟字季角,號蛟門,江蘇江都人。康熙六年進士,官至刑部主事。入史館,充 纂修官。著有《錦瑟詞》三卷。 【註釋】 1孤負:一作「辜負」,對不住良辰美景或他人的好意。 2恁:那麼。 3背看燈花:不看燈花。相傳油燈芯將燼,結成花朵形,是有喜事來臨的吉兆。但 閨中人屢見燈花,並不見心上人回來,因而不再看它。 4畫眉:漢代京兆尹張敞為婦畫眉故事。 5細數:列舉諸事責怪他。 【評解】 此詞上片傷久別。寒氣暗侵,徒負芳春。庭梅開遍,恨久別不歸,此心情之所由惡 也。下片怨獨居。抱影獨眠,燈花空結,現況實感無聊。而畫眉有待,來日必將細數其 輕薄無情。一片癡情,百般刻畫,譜入絃管,淒怨動人。 鄭 燮
滿江紅 思家1
我夢揚州,便想到揚州夢我。第一是隋堤綠柳,不堪煙鎖。潮打三更瓜步2月,雨 荒十里紅橋3火。更紅鮮冷淡不成圓,櫻桃顆。 何日向,江村躲;何日上,江樓臥。 有詩人某某,酒人個個。花徑不無新點綴,沙鷗頗有閒功課。將白頭供作折腰人,將毋 左4。 【作者簡介】 鄭燮字克柔,號板橋,江蘇興化人。乾隆元年進士,官山東濰縣知縣。因得罪上司, 他就「扯碎狀元袍,脫卻烏紗帽」(《道情十首》),重回揚州賣畫。他是著名畫家, 揚州八怪之一。詩、詞、書法均佳。詞作有《板橋詞鈔》一卷。 【註釋】 1思家:這裡指揚州。 2瓜步:瓜步山。在六合東南,南臨大江。 3紅橋:在揚州城西北二里。是揚州遊覽勝地。 4「將白」二句:是說以白髮蒼蒼的自己,作一個沒有出息的人,這將不是不合適 的計劃吧。折腰人:此處是作者自謙,也是憤激之反語。左:左計,不適當的策劃。 【評解】 此詞抒寫了對揚州的懷念,也透露了對仕宦生活的厭倦。 上片著意描寫揚州風景名勝,令人神往。下片抒寫對重返揚州的生活展望。全詞平 易淺近而內含豐富,感情真摯,頗具特色。 顧 彩
相見歡
秋風吹到江村,正黃昏,寂寞梧桐夜雨不開門。 一葉落,數聲角,斷羈魂,明日試看衣袂1有啼痕。 【作者簡介】 顧彩字天石,一字湘槎,號補齋,別號夢鶴。江蘇無錫人。生活於康乾時期,著有 《鶴邊詞》一卷。 【註釋】 1袂:衣袖。 【評解】 這首小詞抒寫秋夜相思。梧桐夜雨,秋風落葉,數聲畫角,欲斷羈魂。結句「明日 試看衣袂有啼痕」,宛轉含蓄地透露了相思之情。全詞纏綿婉曲,清雅自然。 【集評】 《清詞菁華》:彩詞輕俊中時有妙解。 侯文曜
虞美人影 松巒峰1
有時雲與高峰匹,不放鬆巒歷歷2。望裡依巖附壁,一樣黏天碧。 有時峰與晴雲 敵,不許露珠輕滴。 別是嬌酣顏色,濃淡隨伊力。 【作者簡介】 侯文曜字夏若。康熙間江蘇無錫人。著有《鶴閒詞》、《巫山十二峰詞》各一卷。 【註釋】 1松巒峰:山名,浙江遂昌、河北平泉、遼寧錦州等地均有之,此處可能指浙江。 2歷歷:清楚貌。 【評解】 此詞詠山嵐雲霧變幻奇觀。上片以雲為主,下片以山為主。各以「有時」兩字作領, 敘次井然,奕奕有神。全詞以擬人手法,寫得清新別緻,和婉多姿。 凌廷堪
點絳唇 春眺
青粉牆西,紫驄1嘶過垂楊道。畫樓春早,一樹桃花笑。 前夢迷離2,人遠波聲 小。年時到,越溪雲杳,風雨連天草。 【作者簡介】 凌廷堪字次仲,安徽歙縣人。乾隆五十八年進士,官寧國府教授。 著有《梅邊吹笛譜》二卷。 【註釋】 1紫騮:良馬名2迷離:模糊。 【評解】 此詞抒寫春日感懷。上片寫眼前景色。垂楊道上紫騮嘶過。畫樓春早,一樹桃花。 下片抒懷人之情。前夢迷離,征帆遠去。波聲漸小。芳草連天,越溪雲杳。全詞曲折含 蓄,和婉工麗。 【集評】 《清詞菁華》:廷堪精研音律,填詞持律獨細,惟鄭文焯差堪同語。 《點絳唇》氣韻高妙,卓然雙絕。 張惠言
相見歡
年年負卻1花期!過春時,只合2安排愁緒送春歸。 梅花雪,梨花月,總相思。自是春來不覺去偏知。 【作者簡介】 張惠言原名一鳴,字皋文。江蘇武進人。嘉慶四年進士。官翰林院編修。著有《茗 柯文集》及《茗柯詞》。為常州詞派之開山。 【註釋】 1負卻:猶辜負。 2只合:只得,只當。 【評解】 此詞寫春過惜春。作者以惋惜的心情埋怨自己年年錯過花期。看似信手拈來,卻是 耐人尋味。「春來不覺去偏知」一句,更揭示了人之常情,即諸事往往在時過境遷之後, 才倍覺珍貴。春如此,人生亦如此。全詞語淺意深,新穎自然。 【集評】 譚獻《篋中詞》:信手拈來。 風流子
出關見桃花
海風吹瘦骨,單衣冷、四月出榆關。看地盡塞垣1,驚沙北走;山侵溟渤2,疊障 3東還。人何在?柳柔搖不定,草短綠應難。一樹桃花,向人獨笑;頹垣短短,曲水灣 灣。 東風知多少?帝城三月暮,芳思都刪4。不為尋春較遠,辜負春闌5。念玉容6 寂寞,更無人處,經他風雨,能幾多番?欲附7西來驛使,寄與春看。 【註釋】 1塞垣:指塞外,古代稱長城以北為塞外。垣:牆。 2溟渤:指渤海。侵:近。 3疊障:此處指長城。 疊:重疊。障:指在邊塞險要處作防禦用的城堡。還:環。 4刪:削除。 5春闌:春殘。 6玉容:指桃花。 7欲附:打算托附。 【評解】 此詞描寫塞外天寒春晚的情景。京師已是春意闌珊,而關外仍是「柳柔」、「草短」, 只有「一樹桃花,向人獨笑」。詞中有意用「一樹桃花」反襯關外天冷花稀的荒涼景色。 上片寫在關外見到桃花的欣喜心情。下片由塞北的桃花,聯想到京城春色已暮,於是更 增惜春之意。全詞取材新穎,構思精巧。起伏跌宕,委婉曲折。「一樹桃花,向人獨笑」 尤為傳神之筆。 【集評】 《清詞菁華》:惠言為常州詞派之創始人,變浙東末流,歸於風雅,厥功甚偉。 錢 枚
憶王孫
短長亭子短長橋,橋外垂楊一萬條。那回臨別兩魂銷,恨迢迢,雙槳春風打暮潮。 【作者簡介】 錢枚字枚叔,號謝庵,浙江杭州人。嘉慶四年進士。官吏部主事。 詩詞兼善。著有《微波詞》一卷。 【評解】 此詞構思新穎,詞風自然流暢。層層寫來,極富情韻。 【集評】 《清詞菁華》:枚飼筆長於逐層推演,漸進益深,具有剝蕉抽繭功夫。如《憶王孫》, 正是此種筆法之具體表現,故是中期詞壇能手。 董士錫
虞美人
韶華1爭肯偎人住?已是滔滔去。西風無賴2過江來,歷盡千山萬水幾時回? 秋 聲帶葉蕭蕭落,莫響城頭角!浮雲遮月不分明,誰挽長江一洗放天青? 【作者簡介】 董士錫字晉卿,一字塤甫,江蘇武進人。嘉慶副貢生。從其舅張惠言學,工古文、 詩、賦,兼善填詞。著有《齊物論齋集》,其中《齊物論齋詞》一卷。 【註釋】 1韶華:光陰。 2無賴:調皮,狡獪。對西風的擬人描寫。 【評解】 秋之為氣悲,但亦不知悲從何來。於是怨西風,懼角鳴,恨浮雲遮月,總之均是莫 可名狀的惆悵。此詞即表達此種悲秋的困惑之情。雖是文人感時興悲的積習所致,但也 確是人生中常見的普遍情緒,為抒情文學所不廢。
木蘭花慢
武林歸舟中作
看斜陽一縷,剛送得,片帆歸。正岸繞孤城,波回野渡,月暗閒堤。依稀是誰相憶? 但輕魂如夢逐煙飛。贏得雙雙淚眼,從教涴1盡羅衣。 江南幾日又天涯,誰與寄相思? 悵夜夜霜花,空林開遍,也只儂知。安排十分秋色,便芳菲總是別離時。惟有醉將醽醁 2,任他柔櫓3輕移。 【註釋】 1涴:污染。 2醽醁:名酒。 3柔櫓:船槳,也指船槳輕劃聲。 【評解】 此詞抒寫舟中感懷。上片寫舟中所見所感,著意景物描寫。一縷斜陽,送卻歸帆。 岸繞孤城,波回野渡,月暗閒堤。 惟覺輕魂如夢,不禁淚涴羅衣。下片寫所感所思,著意寫人。 結句「惟有醉將醽醁,任他柔櫓輕移」,生動地描寫了人物心情。全詞輕柔宛轉, 纏綿含蓄,辭語工麗,意境亦美。 周 濟
蝶戀花
柳絮年年三月暮,斷送鶯花,十里湖邊路。萬轉千回無落處,隨儂只恁1低低去。  滿眼頹垣欹2病樹,縱有餘英,不值風姨3爐。煙裡黃沙遮不住,河流日夜東南注。 【作者簡介】 周濟字保緒,號未齋,一號止庵,別號介存。江蘇荊溪(今江蘇宜興)人。嘉慶十 年進士。官淮安府學教授。著有《介存齋詞》。 【註釋】 1恁:如此。 2欹:斜,傾倒。 3風姨:風神,泛指風。 【評解】 此詞寫暮春景色,抒惜春情懷。暮春三月,柳絮紛飛,萬轉千回,落向何處?眼前 春老花殘,頹垣病樹,時光如流水,「日夜東南注」。全詞構思精巧,含蘊頗深。語言 美,意境亦美。 【集評】 蔣敦復《芬陀利室詞話》卷一:讀之,是真得「意內言外」之旨。 曹雪芹
唐多令 柳絮
粉墮百花洲1,香殘燕子樓2。一團團、逐隊成球。 飄泊亦如人命薄:空繾綣3,說風流4。 草木也知愁,韶華竟白頭。歎今生、誰 捨誰收!嫁與東風春不管5: 憑爾去,忍淹留! 【作者簡介】 曹雪芹,名霑,字夢阮,號雪芹、芹圃、芹溪,是我國偉大的現實主義作家,《紅 樓夢》的作者。兼善詩、詞、戲曲。在《紅樓夢》中,他常常通過詩詞塑造人物形象, 突出人物性格,具有極高的藝術性。 【註釋】 1粉墮:形容柳絮飄落。百花洲:指百花盛開處。 2燕子樓:相傳是唐代女子關盼盼所居之處。這裡泛指女子所居的「繡樓」。 3繾綣:情意深摯,難捨難分。 4說風流:意即空有風流之名。 5「嫁與東風」句:柳絮被東風吹落,春天不管。自喻無家可依、青春將逝而無人 同情。 【評解】 曹雪芹巧妙地通過林黛玉對柳絮的吟詠,抒寫對未來悲劇的預感。自己的命運也將 要象柳絮那樣飄泊不定,不知是「誰捨誰收」。「嫁與東風春不管:憑爾去,忍淹留!」 傾訴了無依無靠、無力掌握自己命運的悲哀。全詞以擬人化手法,抒寫內心的孤獨與悲 傷。淒楚哀婉,感人至深。 高 鶚
南鄉子
戊申秋雋,喜晤故人
甘露灑瑤池1,洗出新妝換舊姿。今日方教花並蒂,遲遲2,終是蓮台3大士慈。  明月照相思,也得姮娥念我癡。同到花前攜手拜,孜孜4,謝了楊枝5謝桂枝。 【作者簡介】 高鶚,字蘭墅,別號紅樓外史,祖籍遼寧鐵嶺,清兵入關後,流寓北京。漢軍鑲黃 旗內務府人。乾隆五十三年中舉後,又終於金榜題名,中了進士。喜填詞,詞風頗近五 代「花間」。著有《高蘭墅集》、《硯香詞》。他曾與程偉元補訂《紅樓夢》後四十回。 【註釋】 1甘露:古人認為國君德至大,和氣盛,則甘露降。 瑤池:古代傳說中西王母所 居宮闕中的地方。這裡似指宮廷。 2遲遲:久遠。 3蓮台:佛語,蓮華之台座。 大士:菩薩之通稱。 4孜孜:慇勤恭謹貌。 5楊枝:佛徒淨齒之具。 桂枝:唐以來傳說月中有桂,登科為月中折桂枝。本詞 語意雙關:因佛門助他與故人畹君相會,故謝楊枝; 又慶幸中舉,故謝桂枝。 【評解】 此詞寫於乾隆五十三年秋、高鶚中順天鄉舉時與戀人畹君久別相會的情景。作者科 舉得意之時,又與所戀之人久別重逢,天從人願。字裡行間透露出由衷的欣喜之情。全 詞寫得情真意摯,繾綣纏綿,雅麗和婉。
蘇幕遮 送春
日烘晴,風弄曉,芍葯荼醾1,是處攖2懷抱。倦枕深杯消不了,人惜殘春,我道 春歸好。 絮從拋,鶯任老,拼作無情3,不為多情惱。日影漸斜人悄悄,憑暖欄杆, 目斷游絲裊。 【註釋】 1萘醾:名花。 2攖:觸動。 3「拼作無情」句:當是反用蘇軾《蝶戀花》的「笑漸不聞聲漸悄,多情卻被無悄 惱」。 【評解】 此詞抒寫了作者對春歸的看法。眼前春光明媚,春花撩人。而「人惜殘春,我道春 歸好」。一任絮飛鶯老,「拼作無情,不為多情惱」。全詞寫得新穎別緻,艷麗多姿而 又不落俗套。
青玉案
絲絲香篆1濃於霧,織就綠陰紅雨。乳燕飛來傍蓮幕2,楊花欲雪,梨雲如夢,又 是清明暮。 屏山遮斷相思路,子規啼到無聲處。鱗瞑羽迷3誰與訴。好段東風,好輪 明月,儘教封侯誤。 【註釋】 1香篆:香上刻有記時間的篆文。此處言燃著後的香篆,散出比霧還濃的煙。 2蓮幕:亦作「蓮花幕」。唐韓偓《寄湖南從事》詩:「蓮花幕下風流客,試與溫 存遣逐情。」 3鱗瞑羽迷:這句的意思是魚雁瞑迷,不能為我傳書,思念之情向誰訴說呢? 【評解】 此詞抒寫閨中懷人之情。上片寫景。香篆霧濃,「織就綠陰紅雨」。燕傍蓮幕,楊 花似雪,梨雲如夢,清明即將過去。 下片寫春閨懷人。魚雁鮮通,此情誰訴?辜負了春風明月,大好時光。於是「悔教 夫婿覓封侯」的思想感情,便自然地流露出來。全詞委婉纏綿,穠艷多姿。 項鴻祚
減字木蘭花
春夜聞隔牆歌吹聲闌珊1心緒,醉倚綠琴相伴住。一枕新愁,殘夜2花香月滿樓。  繁笙脆管,吹得錦屏春夢遠。只有垂楊,不放鞦韆影過牆。 【作者簡介】 項鴻祚字蓮生,原名繼章,改名廷紀。浙江錢塘(今浙江杭州市)人。道光十二年 (1832)中舉,卒於道光十五年。文人祚薄,哀動詞壇。鴻祚一生,大似納蘭性德。他 與龔自珍同時,為西湖雙傑。著有《憶雲詞甲乙丙丁稿》四卷。 【註釋】 1闌珊:哀殘。此處形容人物情緒。 2殘夜:夜將盡。 【評解】 殘夜花香,月滿西樓,醉倚綠琴,無人相伴。一枕新愁,心緒闌珊。而繁笙脆管, 隔牆傳來,使人難於入夢。結句「只有垂楊,不放鞦韆影過牆」,含蓄地透露了詩人 「一枕新愁」輾轉反側的憂鬱情懷。這首小令,細膩地抒寫了作者此時的情懷。纏綿委 婉,意境清新,詞中有畫,畫中寄情。 【集評】 譚獻《篋中詞》:蓮生,古之傷心人也!蕩氣迴腸,一波三折,有白石之幽澀而去 其俗,有玉田之秀折而無其率,有夢窗之深細而化其滯,殆欲前無古人。……以成容若 之貴,項蓮生之富,而填詞皆幽艷哀斷,異曲同工,所謂別有懷抱者也。
清平樂
池上納涼
水天清話1,院靜人銷夏。蠟炬風搖簾不下,竹影半牆如畫。 醉來扶上桃笙2, 熟羅扇子涼輕。一霎荷塘過雨,明朝便是秋聲。 【註釋】 1清話:清新美好。 2桃笙:指竹蓆。據說四川閩中萬山中,有桃笙竹,節高而皮軟,殺其青可作簟, 暑月寢之無汗,故人呼簟為桃笙。 【評解】 此詞寫夏夜在庭院荷塘邊乘涼的情景。上片寫夜的寧靜清幽,下片刻畫乘涼時的心 情。夏末納涼,臨水扶醉,聽荷塘一陣雨過,想到過了今夜,這聲音即將變作秋聲。自 是詞人體物感時情懷,然於閒適中亦微含愁意。作者善於以傳神之筆,抓住剎那間的愁 情,描繪出如畫的境界。 【集評】 《清詞菁華》:鴻祚詞境,蕭涼哀怨,好不勝情。
太常引
客中聞歌
杏花開了燕飛忙,正是好春光。偏是好春光,者1幾日、風淒雨涼。 楊枝2飄泊, 桃根3嬌小,獨自個思量。剛待不思量,吹一片、簫聲過牆。 【註釋】 1者:猶「這」。 2楊枝:唐詩人白居易侍妾樊素,因善歌《楊柳枝》得名。 3桃根:晉代王獻之妾桃葉之妹。 【評解】 項鴻祚被人稱為「別有懷抱者」,其詞往往一波三折,「辭婉而情傷」。此詞上片 先寫杏放燕飛,春光大好,繼以「偏是」轉至「風淒雨涼」;下片寫柳飄桃小,獨自思 量,繼以「剛待」折入「簫聲過牆」;委婉曲折,乍斷又繼。末三句意與李清照《一剪 梅》「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正同。 龔自珍
如夢令
紫黯紅愁無緒,日暮春歸甚處?春更不回頭,撇下一天濃絮1。春住!春住!黦2 了人家庭宇。 【作者簡介】 龔自珍一名鞏祚,字爾玉,一字璱人,號定盦,別號羽琌山民。浙江仁和(杭州市) 人。道光九年進士。宮禮部主事。生平著作甚富,已刊者有《定盦詩文集》、《定盦詞》 等。 【註釋】 1濃絮:指柳絮。 2黦(yue):色敗壞。污跡。 五代韋莊《應天長》詞:「想得此時情切,淚沾 紅袖黦。」 【評解】 東君無情,一時間奼紫嫣紅皆黯然失色。而春光卻不顧人們的挽留和歎息,仍拋下 滿天白絮,逕自離去,以至作者急得連聲呼喚「春住」。惜春之情,溢於言表。 【集評】 譚獻《復堂日記》:詞綿麗飛揚,意欲合周、辛而一,奇作也。
浪淘沙 寫夢
好夢最難留,吹過仙洲,尋思依樣1到心頭。去也無蹤尋也慣,一桁2紅樓。 中 有話綢繆3,燈火簾鉤,是仙是幻是溫柔。獨自淒涼還自遣,自製離愁。 【註釋】 1依樣:照原樣。句意即欲重溫舊夢。 2一桁:一排。桁猶「行」。 3綢繆:猶纏綿,形容情深意摯。 【評解】 夢境在古代詩詞中往往寫得生動逼真,瑰麗多姿。詩人把現實生活中無法傾訴的癡 情,運用「寫夢」的藝術手法,真實地展現出來。這首小詞,即是作者自寫舊日的艷遇。 下片首三句,當是重溫舊夢。歇拍為「夢醒」時語,不論其有無寄托,均可稱為佳作。 【集評】 譚獻《篋中詞》:定公能為飛仙、劍客之語,填詞家長爪梵志也。 昔人評山谷詩,「如食蝤蛑,恐發風動氣」,予於定公詞亦云。
減字木蘭花
偶檢叢紙中,得花瓣一包,紙背細書辛幼安「更能消幾番風雨」一闋,乃是京師憫 忠寺海棠花,戊辰暮春所戲為也,泫然得句。 人天無據,被依留得香魂1住。如夢如煙,枝上花開又十年! 十年千里,風痕雨 點斕斑裡。莫怪憐他,身世依然是落花。 【註釋】 1香魂:指落花。 【評解】 十年一夢,落花猶存,回首往事,感慨萬千。此詞作者借詠落花以抒懷。「風痕雨 點斕斑裡,身世依然是落花」。委婉多情,含蘊無限。雖是一首小詞,卻寫得真摯感人, 情韻悠長。在感情上引起讀者的共鳴,在藝術上給人以美的享受。 蔣春霖
卜算子
燕子不曾來,小院陰陰雨。一角闌干聚落花,此是春歸處。 彈淚別東風,把酒澆 飛絮。化了浮萍1也是愁,莫向天涯去。 【作者簡介】 蔣春霖字鹿潭,江蘇江陰人。後居揚州。生於嘉慶二十三年,卒於同治七年,早年 工詩,中年一意於詞。著有《水雲樓詞》。 【註釋】 1化了浮萍:《本草》謂浮萍季春始生,或雲為楊花所化。 【評解】 燕子未來,小院陰雨,落花委地,春歸冥然,景像已十分淒清;更兼之東風飛絮, 把酒彈淚,愈見身世飄零之感。此詞上片著意描寫殘春景色,下片側重抒寫愁情。狀物 逼真,風格淒婉,具有較強的藝術感染力。 【集評】 陳廷焯《白雨齋詞話》:鹿潭窮愁潦倒,抑鬱以終,悲憤慷慨,一發於詞,如《卜 算子》云云,何其淒怨若此。
浪淘沙
雲氣壓虛欄,青失遙山,雨絲風絮一番番。上巳1清明都過了,只是春寒。 華發 已無端2,何況花殘? 飛來蝴蝶又成團。明日朱樓人睡起,莫捲簾看。 【註釋】 1上巳:陰曆三月上旬的巳日。古代鄭國風俗,三月上巳,至臻、洧二水執蘭招魂, 祓除不祥。 2無端:無故。 【評解】 此詞上片寫雨絲風絮,春寒不斷;下片折入雨後花殘,飛蝶成團,亦是傷春之意。 其中可能寄寓作者「感時傷事」、「人才惰窳」之歎。前人曾有評論。 【集評】 譚獻《篋中詞》:鄭湛侯為予言:「此詞本事,蓋感兵事之連結,人才之惰窳而作。」 朱孝臧手批《篋中詞》:水雲詞,盡人能誦其雋快之句,嘉、道琌名家,可稱巨擘。
鷓鴣天
楊柳東塘細水流,紅窗睡起喚晴鳩。屏間山壓眉心翠,鏡裡波生鬢角秋。 臨玉管 1,試瓊甌2,醒時題恨醉時休。明朝花落歸鴻盡,細雨春寒閉小樓。 【註釋】 1玉管:毛筆的美稱。 2瓊甌:美酒。 【評解】 此詞借景抒情。上片寫景。東塘楊柳,春波細流,紅窗睡起,枝上鳴鳩,山壓翠眉, 鬢角生秋。下片抒情。時臨玉管,或試瓊甌,醒時題恨,醉時便休。「明朝落花歸鴻盡, 細雨春寒閉小樓。」既為全詞添姿生色,又在有意無意之間微露惜春之意。通篇工麗精 巧,委婉含蓄,極有情致。 【集評】 譚獻《篋中詞》:字字用意,氣體甚高,不易到也。 譚獻《復堂日記》:水雲樓詞,婉約深至,時造虛渾,要為第一流矣。 薛時雨
浣溪沙
舟泊東流
一幅雲藍一葉舟,隔江山色鏡1中收。夕陽芳草滿汀洲2。 客裡鶯花繁似錦,春 來情思膩於油。蘭橈3扶夢駐東流4。 【作者簡介】 薛時雨字慰農,一字澍生,晚號桑根老農。安徽全椒人。咸豐三年(1853)進士。 官杭州知府,兼督糧道,代行布政、按察兩司事。著有《籐香館集》,附詞二種:《西 湖櫓唱》、《江舟欸乃》。 【註釋】 1鏡:謂水明如鏡。 2汀洲:水邊或水中平地。 3蘭橈:裝飾華美的舟船。 4東流:安徽東流縣,現與至德合併為東至縣。 【評解】 在藍天白雲和綠水碧波之間,一葉小舟悠然而來,遠山倒映在水中,夕陽灑滿岸邊 芳草。舟中人不禁為繁花似錦的春色深深陶醉,於是駐橈於東流。末句「扶夢」兩字, 穎異可喜。
臨江仙
大風雨,過馬當山1雨驟風馳帆似舞,一舟輕度溪灣。人家臨水有無間。江豚2吹 浪立,沙鳥得魚閒。 絕代才人天亦喜,借他只手回瀾3。而今無復舊詞壇。馬當山下 路,空見野雲還。 【註釋】 1馬當山:在安徽東至縣西南,北臨長江。 2江豚:亦稱江豬,哺乳綱,鼠海豚科,體形似魚。常見於長江口,亦溯江而上, 見於宜昌、洞庭湖等處。 3只手回瀾:唐韓愈《進學解》:「回狂瀾於既倒。」 【評解】 此詞寫過馬當山情景。一舟輕度,雨驟風馳,片帆似舞。 江豚吹浪,沙鳥得魚,景色如畫。下片對景慨歎詞壇無人。 「馬當山下路,空見野雲還」,情景俱佳,且頗自負。 【集評】 譚獻《篋中詞》:(此詞)結響甚遒。 俞 樾
金縷曲
次女繡孫,倚此詠落花,詞意淒惋。有云:「歎年華,我亦愁中老」,余謂少年人 不宜作此,因廣其意,亦成一闋。 花信匆匆度。算春來、瞢騰1一醉,綠陰如許!萬紫千紅飄零盡,憑仗東風送去。 更不問、埋香何處? 卻笑癡兒真癡絕,感年華、寫出傷心句:「春去也,那能駐?」 浮生大抵無非寓。慢流連、鳴鳩乳燕,落花飛絮。 畢竟韶華何嘗老,休道春歸太遽2。看歲歲朱顏猶故。 我亦浮生蹉跎3甚,坐花陰、未覺斜陽暮。憑彩筆,綰4春住。 【作者簡介】 俞樾字蔭甫,號曲園,浙江德清人。道光元年生。以進士官編修,提督河南學政。 一生著述不倦。著有《春在堂全集》五百餘卷,附《春在堂詞錄》。 【註釋】 1瞢騰:朦朧迷糊。 2遽:疾,速。 3蹉跎:失時,虛度光陰。 4綰:旋繞打結。 【評解】 此詞惜春抒懷。上片寫絮飛花落,春歸匆匆。癡兒有感年華,寫出傷心句。下片作 者廣其意。休道春歸太遽,憑彩筆玉管,綰留春住。通篇清新雅致,別具風格。 張景祁
小重山
幾點疏雅謄柳條。江南煙草綠,夢迢迢。十年舊約斷瓊簫1。西樓下,何處玉驄2 驕? 酒醒又今宵。 畫屏殘月上,篆香3銷。憑將心事記回潮。青溪水,流得到紅橋4。 【作者簡介】 張景祁原名祖鉞,字孝威,號蘩甫,一號韻梅,別號新蘅主人。浙江錢塘(今杭州 市)人。同治十三年進士,官福建連江知縣。晚歲由福建渡台灣,宦游淡水、基隆等地。 著有《新蘅詞》九卷,外集一卷。 【註釋】 1瓊簫:樂器。 2玉驄:馬的美稱。 3篆香:指盤香或香的煙縷。 4紅橋:與上句「青溪」相對映。 【評解】 此詞對景抒情,委婉含蓄。上片寫雨眷柳條,江南草綠,十年舊約,玉驄何處?令 人夢魂縈繞。下片寫酒醒今宵,月上畫屏,如潮心事,波翻浪回。「青溪水,流得到紅 橋。」含蓄蘊藉,情味雋永。全詞抒情細膩,景物美,意境亦美。 【集評】 譚獻《篋中詞續》:高尋歐、晏,參異己之長。 葉衍蘭《新蘅詞序》:《新蘅詞》選調必精,摛辭必煉,有石帚之清峭而不偏於勁, 有梅溪之幽雋而不失之疏,有夢窗之綿麗而不病其穠,有玉田之婉約而不流於滑,尋聲 於清濁高下之別,審音於舌顎唇齒之分,剖析微茫,力追正始。 譚 獻
臨江仙 和子珍
芭蕉不展丁香結,匆匆過了春三1。羅衣花下倚嬌憨。玉人吹笛,眼底是江南。  最是酒闌人散後,疏風拂面微酣。樹猶如此我何堪2?離亭楊柳,涼月照毿毿3。 【作者簡介】 譚獻原名廷獻,字滌生,更字復堂,號仲修。浙江仁和(杭州市)人。同治六年 (1867)舉人。官安徽,歷知歙縣、全椒、合肥、宿松諸縣。於詞學致力頗深,曾選清 人詞為《篋中詞》六卷,續三卷。著有《復堂調》三卷。 【註釋】 1春三:春季的第三個月。 2「樹猶」句:《世說新語》載桓溫北征,見舊日所栽柳已十圍,慨歎:「樹猶如 此,人何以堪!」 3毿毿:枝條細長貌。 【評解】 春去匆匆,笛聲悠悠,已覺幽情難遣;何況酒闌人散,柳風拂面,離亭涼月,此景 何堪!詞人既傷春歸,復怨別離,更感歎年華流逝,惆悵之情,遂不能已於詞。 【集評】 陳廷焯《白雨齋詞話》:語極清雋,琅琅可諷,「玉人吹笛」二語,尤為警絕。
蝶戀花
庭院深深人悄悄,埋怨鸚哥,錯報韋郎1到。壓鬢釵梁金鳳2小,低頭只是閒煩惱。  花發江南年正少,紅袖高樓,爭抵還鄉好?遮斷行人西去道,輕軀願化車前草。 【註釋】 1韋郎:古代女子對男子的愛稱。 2金鳳:古代婦女的頭飾。 【評解】 這是一首春閨思遠詞。上片從景到人。深院寂靜,埋怨鸚鵡,錯報郎歸,引起煩惱。 下片著意抒情。紅袖高樓,不如還鄉好。「輕軀願化車前草」,表現了真摯的懷人之情。 全詞委婉細膩,清新雅麗。 【集評】 陳廷焯《白雨齋詞話》:「庭院深深」闋,上半傳神絕妙,下半沉痛已極,所謂 「情到海枯石爛時」也。 葉恭綽《廣篋中詞》:正中、六一之遺。 陳廷焯《白雨齋詞話》:復堂詞品骨甚高,源委悉達,其胸中、眼中,下筆時匪獨 不屑為陳、朱,盡有不甘為夢窗、玉田處,所傳雖不多,自是高境。……仲修小詞絕精, 長調稍遜,蓋於碧山深處,尚少一番涵詠功也。 莊 棫
相見歡
深林幾處啼鵑,夢如煙。直到夢難尋處倍纏綿。 蝶自舞,鶯自語,總淒然。明月空庭如水似華年。 【作者簡介】 莊棫字中白,江蘇丹陽(今江蘇鎮江市)人。生於道光十年(1830)。官主事。後 校書淮南、江寧各書局。著有《甲白詞》四卷,《蒿庵遺稿》等。 【評解】 這首抒情小詞寫得情景交融,含蘊無限。春魂夏夢,因深林幾處啼鵑而倍感纏綿; 鶯語蝶舞,使人於明月空庭之夜,更覺年華如水之淒切。莊棫詞宗張惠言,為常州詞派 之後勁。 【集評】 陳廷焯《白雨齋詞話》:用意、用筆,超越古今,能將騷、雅真消息吸入筆端,更 不可以時代限也。 譚獻《篋中詞》:閨中之思,靈均之遺則,動於哀愉而不能自已,中白當曰:「非 我佳人,莫之能解也。」
定風波
為有書來與我期1,便從蘭杜2惹相思。昨夜蝶衣剛入夢,珍重,東風要到送春時。  三月正當三十日,佔得,春光畢竟共春歸。只有成陰並結子,都是,而今但願著花遲。 【註釋】 1期:邀約。 2蘭杜:蘭草和杜若,均為香草。 【評解】 此詞著意抒情。寫人物而以景物相襯,於情景交融中微露惜春懷人之意。含蓄委婉, 輕柔細膩,往往語意雙關,耐人尋味。 【集評】 陳廷焯《白雨齋詞話》:蒿庵詞有看似平常、而寄興深遠、耐人十日思者,如《定 風波》云云,暗含情事,非細味不見。 又曰:蒿庵詞窮源竟委,根柢槃深,而世人知之者少。余觀其詞,匪獨一代之冠, 實能超越三唐、兩宋,與風、騷、漢樂府相表裡,自詞人以來,罕見其匹。而究其得力 處,則發源於國風、小雅,胎息於淮海、大晟,而寢饋於碧山也。 周之琦
好事近
杭葦1岸才登,行入亂峰層碧。十里平沙淺渚,又渡頭人立。 筍將2搖夢上輕舟, 舟尾浪花濕。恰好烏篷3小小,載一肩秋色。 【作者簡介】 周之琦字稚圭,號耕樵,一號退庵。河南祥符(今河南開封)人。 嘉慶十三年(1808)進士。官至廣西巡撫。有《心日齋詞》。其第一種為《金梁夢 月詞》。其風格與元張翥相近。 【註釋】 1杭葦:語出《詩·衛風·河廣》:「一葦杭之。」葦原指草束,引申為小舟。  杭,通「航」。 2筍將:語出《公羊傳·文公十五年》:「筍將而來也。」筍,竹輿。 3烏篷:小船,船篷竹編,漆成黑色,故稱。 【評解】 此詞描寫秋日旅行,舟行後乘輿,輿行後又乘舟,點染途中山水景物,遂覺無枯寂 之色。「恰好烏篷小小,載一肩秋色。」情景俱佳,極富情致。全詞寫秋景而不落俗套, 獨具特色。 【集評】 黃燮清《詞綜續編》:《夢月詞》渾融深厚,語語藏鋒,北宋瓣香,於斯未墜。 《清詞菁華》:之琦為清詞中期轉變前鋒。《金梁夢月詞》曾震撼一時。寫景筆隨 意轉,或涼沁肌骨,或響遏雲雷,極驅使控縱之能事。

上一頁   回首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