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約詞
二十


    顧貞觀
菩薩蠻
山城夜半催金柝1,酒醒孤館燈花落。窗白一聲雞,枕函2聞馬嘶。 門前烏桕樹, 霜月迷行處。遙憶獨眠人,早寒驚夢頻。 【作者簡介】 顧貞觀,字華峰,江蘇無錫人。康熙五年中舉人,為國史院典籍。 善填詞,為清代詞壇大家,是納蘭性德的好友,詞風亦相近。重白描,不喜雕琢、 用典,以情取勝,真切感人。著有《彈指詞》。 【註釋】 1金柝:古代軍中巡夜所擊之器,即刁斗。此指夜間更聲。 2枕函:即枕頭。 【評解】 此詞描寫作者深夜羈旅孤館,遙憶地下亡人的寂寞、淒涼況味。上片寫羈旅山城, 思念親人,輾轉不寐的情景。夜半金柝,孤館燈花,窗外漸白,雞鳴馬嘶,寫盡徹夜無 眠況味。下片寫孤館淒涼,愁夢頻驚,月色朦朧,樹影慘淡,使人愈覺傷淒。這首小令, 神韻甚佳,頗有情致。
步蟾宮 閏六月七夕
玉纖1暗數佳期近。已到也、忽生幽恨。恨無端、添葉與青梧2,倒減卻3、黃楊 一寸。 天公定亦憐嬌俊4念兒女、經年愁損。早收回、溽暑換清商5。翻借作,蘭秋 重閏6。 【註釋】 1玉纖:指女子之手。 2「添葉」句:梧桐秋日落葉,有「一葉知秋」之說。今遇閏六月,則使梧桐落葉 延遲,故雲添葉。 3「倒減卻」句:據《本草綱目》載:「黃楊性難長,歲僅長一寸,遇閏則反退。」 4嬌俊:指青年男女姣好的容貌。 5清商:天高氣爽的秋季。 6「翻借作」句:謂閏六月已行秋令,可借作七月,使七月有重閏。 【評解】 七月初七,是牛、女二星一年一度相會的日期。時值閏年,因而可以看作有兩個七 夕,詞人便設想,這是天公出於對經年因分離而愁損的兒女的愛憐。構思既巧,詞亦雋 雅。
金縷曲
寄吳漢槎1寧古塔,以詞代書。丙辰2冬,寓京師千佛寺,冰雪中作。 季子3平安否?便歸來、平生萬事,那堪回首!行路4悠悠誰慰藉,母老家貧子幼。 記不起、從前杯酒。 魑魅5搏人應見慣,總輸他、覆雨翻雲手6。冰與雪,周旋久。淚痕莫滴牛衣7透。 數天涯、依然骨肉,幾家能彀8?比似紅顏多命薄,更不如今還有。只絕塞、苦寒難受。 廿載包胥承一諾9,盼烏頭、馬角CD終相救。 置此札,君懷袖。 【註釋】 1吳漢槎(cha):是吳兆騫的字。清順治十四年,他因江南科場案件牽連,謫戍 寧古塔(今黑龍江寧安)。顧貞觀與吳是好友,當時顧在納蘭性德家教書,寫此詞表示 對朋友的同情與慰藉。納蘭性德見詞泣下,遂求情於其父納蘭明珠(宰相),吳兆騫遂 被收回。《金縷曲》共二首,選一首。 2丙辰:這裡指康熙十五年。 3季子:春秋時,吳王壽夢之子季札,有賢名,因封於延陵,遂號稱「延陵季子」, 後來常用「季子」稱呼姓吳的人。 4行路:這裡指與己無關的路人。 5魑魅:鬼怪。 6覆雨翻雲手:形容反覆無常。 7牛衣:這裡指粗劣的衣服。 8毅:同「夠」。 9廿載:自吳兆騫坐江南科場案至此,整整二十年。 包胥承一諾:春秋時,伍子 胥避害自楚逃吳,對申包胥說:「我必覆楚」。申包胥答:「我必存之」。後伍子胥引 吳兵陷楚都郢,申包胥入秦求兵,終復楚國(參看《史記》)。 CD烏頭馬角:戰國末,燕太子丹為質於秦,求歸。秦王說:「烏頭白,馬生角,乃 許耳!」太子丹仰天長歎,烏頭變白,馬亦生角(參看《史記》)。 【評解】 這首詞表達了作者對朋友遠謫的深切關懷、同情和慰藉。 上片寫對友人的問候、同情。「季子平安否」,不是一般寒暄,而是對謫戍遠方至 友的深切關懷。「冰與雪」,暗喻自己與吳兆騫,都是在清朝嚴酷的統治下輾轉反側。 下片勸慰好友並寫自己全力相救的赤誠之心。「置此札,君懷袖」,勸友人以此信為安 慰,放寬心,解憂愁。全詞表現了朋友之間的真摯情感。在那黑暗的社會裡,這種友誼, 更覺難能可貴。在藝術手法上,通篇如話家常,宛轉反覆,心跡如見。一字一句,真摯 感人。 【集評】 譚獻《篋中詞》:使人增朋友之重,可以興矣! 陳廷焯《白雨齋詞話》:純以性情結饌而成,悲之深,慰之至,丁寧告戒,無一字 不從肺腑流出,可以泣鬼神矣! 納蘭性德
長相思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關1那畔行,夜深千帳燈。風一更,雪一更,聒2碎鄉心 夢不成,故園無此聲。 【作者簡介】 納蘭性德,字容若,滿人,太傅明珠長子。聰敏好學,21歲中進士,官至一等侍衛。 與當時才子顧貞觀、秦松皊、陳維崧等結為摯友。 他在清初詞壇上,起了聯絡海內詞客的重要作用。31歲病逝。其詞風格接近李煜, 有清朝李後主之稱。所寫詞清麗婉約,格高韻遠,頗具特色。著有《通志堂集》,詞有 《飲水集》。 【註釋】 1 榆關:山海關。那畔:那邊,此處指關外。 2 聒:喧擾,嘈雜。 【評解】 此詞當寫於作者從京城(北京)赴關外盛京(瀋陽)途中。描寫羈旅荒涼的塞外, 思念故鄉的孤寂情懷。上片寫長途跋涉的情景。「山一程,水一程」,寫出了長途跋山 涉水之苦,更襯出對家園的留戀。下片寫旅中風雪,更添鄉愁。通篇低徊宛轉,抑鬱蘊 藉,而語言平易,流麗自然。 【集評】 顧貞觀《通志堂詞序》:容若天資超逸,儲然塵外,所為樂府小令,婉麗淒清,使 讀者哀樂不知所主,如聽中宵梵唄,先淒婉而後喜悅。 顧貞觀《納蘭詞評》:容若詞一種淒惋處,令人不能卒讀。 周之琦《篋中調》一引:「格高韻遠,極纏綿婉約之致。」 王國維《人間詞話》:納蘭容若以自然之眼觀物,以自然之舌言情。 ……故能真切如此,北宋以來,一人而已!
河傳
春淺,紅怨,掩雙環1。微雨花間,晝閒。無言暗將紅淚彈。闌珊2,香銷輕夢還。  斜倚畫屏思往事,旨不是,空作相思字。記當時垂柳絲,花枝,滿庭蝴蝶兒。 【註釋】 1 雙環:門上雙環,此代指門。 2 闌珊:稀疏零落。 【評解】 此詞寫微雨濕花時節,閨中女子的一段難以訴說的柔情。 微雨花間,門掩雙環,香消夢還,彈淚無言。下片前三句歎往事皆非,空作相思。 後四句言當時與所愛者相會之情景,又浮現在眼前。全詞以形象出之,極纏綿婉約之致。
蝶戀花
辛苦最憐天上月,一昔1如環,昔昔長如玦。若似月輪終皎潔,不辭冰雪為卿熱。  無那2塵緣容易絕,燕子依然、軟踏簾鉤說。唱罷秋墳3愁未歇,春叢認取雙棲蝶4。 【註釋】 1 昔:同「夕」。 2 無那:無奈。 3 唱罷秋墳:用李賀《秋來》「秋墳鬼唱鮑家詩,恨血千年土中碧」句意。 4 「春叢」句:化用梁山伯、祝英台死後化蝶的故事。 【評解】 這是一首悼亡詞。作者在《沁園春》一詞的小序中曾寫道:「丁巳重陽前三日,夢 亡婦澹妝素服,執手哽咽,語多不復能記,但臨別有云:『銜恨願為天上月,年年猶得 向郎圓。』」此詞即先從「天上月」寫起。「一昔如環,昔昔長如玦」,包蘊了無限的 哀傷與懷念,表達了對亡妻的真摯愛戀。下片以燕子的歡悅呢喃,反襯自己的憂愁悲哀, 並化用「雙棲蝶」的典故,表達了他與亡妻的愛情生死不渝。 這首詞把作者內心對愛妻的悲悼之情,盡情表露。不做作,無雕飾,纏綿淒切,感 人至深。
如夢令
正是轆轤金井,滿砌1落花紅冷,驀地2一相逢,心事眼波難定。誰省?誰省?從 此簟2紋燈影。 【註釋】 1 砌:台階。 2 驀地:忽然。 3 簟:竹蓆。 【評解】 此詞寫青年男女一見鍾情的情景。初見的地點,是在圍著欄干的金井邊,那正是落 花滿階的暮春時節。他們突然相見了。從此以後,意惹情牽,再也不能忘懷。「從此簟 紋燈影」留下了無限相思。簟波席紋之中,燈光燭影之下,她的身影宛然在目,縈繞心 頭。全詞感情真摯,取意新穎,生動地表現了初戀時的心情,體現出納蘭詞風的特色。 【集評】 《清詞菁華》:(性德)小令為有清一代冠冕,奇情壯采,一往無前。 況周顧《蕙風詞話》:(性德詞)純任性靈,纖塵不染。 徐乾學《納蘭性德墓誌銘》:清新雋秀,自然超逸。
臨江仙 寒柳
飛絮飛花何處是?層冰積雪摧殘;疏疏一樹五更寒。愛他明月好,憔悴也相關1。  最是繁絲搖落後2,轉教人憶春山。湔裙夢斷3續應難。西風多少恨,吹不散眉彎。 【註釋】 1關:這裡是關切、關懷之意。 2最是:特別是;繁絲,指柳絲的繁茂。這兩句裡柳絲和春山,都暗喻女子的眉毛。 3湔裙夢斷:意思是涉水相會的夢斷了。湔裙:濺濕了衣裙。李商隱在《柳枝詞序》 中說:一男子偶遇柳枝姑娘,柳枝表示三天後將涉水濺裙來會。此詞詠柳,故用此典故。 【評解】 此詞既詠經受冰雪摧殘的寒柳,也詠一位遭到不幸的人。 通篇句句寫柳,又句句寫人,物與人融為一體。委婉含蓄,意境幽遠。確是一首成 功之作。 【集評】 陳廷焯《白雨齋詞話》:余最愛《臨江仙》「疏疏一樹五更寒,愛他明月好,憔悴 也相關」。言之有物,幾令人感激涕零。容若詞亦以此篇為壓卷之作。
相見歡
落花如夢淒迷,麝煙1微,又是夕歸潛下小樓西。 愁無限,消瘦盡,有誰知?閒教玉籠鸚鵡念郎詩。 【註釋】 1 麝煙:麝香。 【評解】 此詞僅描寫閨中人教鸚鵡念詩的細節,便把思婦的心情和盤托出。她鎮日思念心上 人,而又不能離開深閨,閒得無聊,只好調弄鸚鵡,教其念詩;而所念的,正是他的詩。 「閒教玉籠鸚鵡念郎詩」,既是消遣,又是懷念,感情細膩婉曲,含蘊無限情韻。風格 綺麗,淒婉纏綿。
沁園春
丁巳1重陽前三日,夢亡婦淡妝素服,執手哽咽,語多不復能記。但臨別有云:銜 恨願為天上月,年年猶得向郎圓。婦素未工詩,不知何以得此也。覺後感賦長調。 瞬息浮生,薄命如斯,低徊怎忘?記繡榻閒時,並吹紅雨2,雕闌曲處,同倚斜陽。 夢好難留,詩殘莫續,贏得更深哭一場。遺容在,靈飆3一轉,未許端詳。 重尋碧落 4茫茫,料短髮,朝來定有霜。便人間天上,塵緣未斷,春花秋月,觸緒還傷。欲結綢 繆5,翻驚搖落6,兩處鴛鴦各自涼!真無奈,把聲聲簷雨,譜出迴腸7。 【註釋】 1丁巳:即康熙十六年,公元1677年,時納蘭性德23歲。 2紅雨:這裡指落花。 3靈飆:神風。 4碧落:天界。《度人經》注,「東方第一天,有碧霞遍滿,是雲碧落。」 5綢繆:纏綿的情緣。 6搖落:原指木葉凋落,這裡是亡逝之意。 7「把聲聲簷雨」兩句:意思是讓簷前滴滴淅淅的雨聲,譜寫出我內心的痛苦。回 腸:彎曲的腸子。過去多以腸子的屈曲紆回比喻愁懷縈繞。 【評解】 此詞感情真摯,哀婉纏綿,悱惻動人。詩人懷念亡妻,心情極為悲傷。他歎息愛妻 早亡,回憶過去夫妻的恩愛生活,敘述喪妻後自己的痛苦。對著妻子的遺像,似乎覺得 靈風飄動,思緒悠悠,想到天上尋找,又想到「料短髮,朝來定有霜」。 即使在人間天上,兩情如一,但眼前人亡物在,觸景傷情。 「真無奈,把聲聲簷雨,譜出迴腸」,抒寫了詩人的無限傷淒,為全詞更添情韻。 【集評】 黃天驥《納蘭性德和他的詞》:表現其「自然之情」,是納蘭性德創作的立足點。 正因如此,儘管他有時文心周折婉曲,立意新穎精巧,但人們依然感受到他感情的真樸, 依然能夠透過綺麗的衣裝,看到詩人跳動著的「赤子之心」。 宋 琬
蝶戀花 旅月懷人
月去疏簾才幾尺。烏鵲驚飛1,一片傷心白。萬里故人關塞隔,南樓誰弄梅花笛2?  蟋蟀燈前欺病客。清影徘徊,欲睡何由得?牆角芭蕉風瑟瑟,生憎遮掩窗兒黑。 【作者簡介】 宋琬字玉叔,號荔裳,一號無今,山東萊陽人。順治四年進士及第。官戶部主事, 四川按察使。著有《安雅堂文集》、《二鄉亭詞》。 【註釋】 1烏鵲驚飛:曹操詩:「月明星稀,烏鵲南飛,繞樹三匝,無枝可依。」 2梅花笛:笛曲中梅花引。李白詩:「一為遷客去長沙,西望長安不見家。黃鶴樓 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落梅花》即《梅花落》,笛曲名。一名《梅花引》。 【評解】 此詞抒寫月夜懷人的羈旅生活,透露出作者煩亂不安的心緒。上片對景懷人,月近 疏簾,烏鵲驚飛,南樓笛聲,故人萬里。下片寫旅中情景。燈下蟋蟀淒鳴,欲睡何由可 得!牆角風吹芭蕉,寫憎遮黑窗兒。全詞情景交融,委婉細膩,曲折含蓄。或當有所寄 托。 【集評】 譚獻《篋中詞》:憂讒。 佟世南
阮郎歸
杏花疏雨灑香堤,高樓簾幕垂。遠山映水夕陽低,春愁壓翠眉1。 芳草句,碧雲 辭,低徊閒自思。 流鶯枝上不曾啼,知君腸斷時。 【作者簡介】 佟世南,字梅嶺,清滿州(遼東)人。善填詞,長於小令,修辭婉麗,意境幽美, 曲折含蓄,詞風與納蘭性德相近。著有《東白堂詞》。 【註釋】 1翠眉:即翠黛。古代女子用螺黛(一種青黑色礦物顏料)畫眉,故稱眉為「翠黛」。 【評解】 此詞描寫暮春季節,深閨思遠的心情。上片以景襯情。杏花飄落,如疏雨灑在湖邊 的長堤上,散發著芳香。「高樓簾幕垂」,明寫景物,暗寫人物的思想、神態和感情。 下片以聯想古詩詞的意境,寫思婦的春愁。全詞含蓄蘊藉,清新婉約。 龔翔麟
南鄉子 集調名
撥棹驀山溪。月上瓜州楊柳枝。金盞玉人歌解佩。一片子。綠蓋舞風輕簇水。 【作者簡介】 龔翔麟字天石,號蘅圃。浙江杭州市人。康熙二十年副貢。官監察御史。著有《紅 藕莊詞》。 【評解】 此詞集合《撥掉》,《驀山溪》、《月上瓜州》、《楊柳枝》、《金盞》、《玉人 歌》、《解佩》、《一片子》、《綠蓋舞風輕》、《簇水》十個詞牌名而成。妙在作者 不另加辭語,而文理順遂,且亦頗具月夜撥棹、聽歌臨風的意趣。此體在詞作中別具一 格,與回文、藥名、嵌字、離合等體一樣,也是頗見巧思的文字遊戲,具有一定的藝術 性。
菩薩蠻 題畫
赤泥亭子沙頭小,青青絲柳輕陰罩。亭下響流澌1,衣波雙鷺茲2。 田田初出水, 菡萏3念嬌蕊。添個浣衣人。紅潮較淺深。 【註釋】 1澌:解凍時流動的水。澌,通嘶。流澌:流水聲。 2鷺茲:水鳥。 3菡萏:荷花。 【評解】 這首題畫詞寫得生動逼真。上片寫畫中美景。青青柳絲,赤泥小亭,亭下流水,鷺 茲對浴。下片寫荷花與人交相輝映。 把物與人融為一體,為全畫增添無限情韻。全詞意境幽美,工麗新巧。 厲 鶚
眼兒媚
一寸橫波1惹春留。何止最宜秋。妝殘粉薄,矜嚴消盡,只有溫柔。 當時底事2 匆匆去?悔不載扁舟3。分明記得,吹花4小徑,聽雨高樓。 【作者簡介】 厲鶚字太鴻,號樊榭,浙江錢塘(今杭州市)人。康熙庚子中舉,乾隆元年薦舉博 學鴻詞,不售,遂不復出。愛山水,尤工詩餘,擅南宋諸家之勝。著有《秋林琴雅》四 卷,《樊榭山房詞》二卷,續詞一卷,集外詞一卷。 【註釋】 1橫波:喻目光。 2底事:何故。 3載扁舟:猶言同行。 4吹花:猶言迎風,語出《詩·鄭風·籜兮》:「風其吹女。」與下句「聽雨」對 仗。 【評解】 此詞通過往事的回憶,抒寫懷人之情。小徑迎風,高樓聽雨,此情最堪回味。但佳 人已去,追想當日溫柔,徒增悵惘。「矜嚴消盡」一句,畫出了這位「佳人」並非一味 溫柔,頗能傳神地點出該女子的性格。全詞工麗和婉,語俊境美。
謁金門
七月既望,湖上雨後作
憑畫檻,雨洗秋濃人淡。隔水殘霞明冉冉1,小山三四點。 艇子幾時同泛?待折 荷花臨鑒2。日日綠盤3疏粉艷,西風無處減。 【註釋】 1冉冉:裊裊升動貌。 2臨鑒:對鏡。 3綠盤:喻荷葉。 【評解】 厲鶚詞以典麗見長,此詞「秋濃人淡」、「綠盤疏粉艷」兩句,尤為穎異尖新。上 片是人看景,清遠空靈之極;下片是景中人,遐想綺旎。全詞清雅婉麗,意境幽美。風 味在清真、白石之間。 【集評】 陳廷焯《白雨齋詞話》。中有怨情,意味便厚,否則無病呻吟,亦可不必。 《藝蘅館詞選》徐紫珊云:樊榭詞生香異色,無半點煙火氣,如入空山,如聞流泉, 真沐浴於白石、梅溪而出之者。
齊天樂
秋聲館賦秋聲
簟淒燈暗眠還起,清商1幾處催發?碎竹虛廊,枯蓮淺渚,不辨聲來何葉?桐飆2 又接。盡吹入潘郎3,一簪愁發。已是難聽,中宵無用怨離別。 陰蟲還更切切。玉窗 挑錦倦,驚響簷鐵4。漏斷高城,鍾疏野寺,遙送涼潮嗚咽。微吟漸怯。訝籬豆花開, 雨篩時節。獨自開門,滿庭都是月。 【註釋】 1清商:原為古五音之一。此處指秋風。 2飆:泛指風。 3潘郎:指晉潘岳。 4簷鐵:簷馬。亦謂之風鈴,風馬兒。懸於簷下,風起則錚鏦有聲。 【評解】 此詞著意描寫秋聲。上片寫入夜風聲,「幾處催發」,使人難於入睡。下片寫簷鐵 驚響,野寺鍾疏,蟲聲切切,涼潮嗚咽。獨自開門,惟見滿庭月光。結句極富詩情畫意。 全詞從所聞到所見和所思,生動逼真而又細緻入微,使人如臨其境。 【集評】 《藝蘅館詞選》陳玉幾曰:樊榭詞清真雅正,超然神解,如金石之有聲,而玉之聲 清越,如草木之有花,而蘭之味芬芳。 陳廷焯《白雨齋詞話》:樊榭詞拔幟於陳、朱之外,竊曲幽深,自是高境。……樊 榭措詞最雅,學者循是以求深厚,則去姜、史不遠矣。 周稚廉
相見歡
小鬟衫著輕羅,發如螺1,睡起釵偏髻倒喚娘梳。 心上事,春前景,悶中過,打疊2閒情別緒教鸚哥。 【作者簡介】 周稚廉字冰持,江蘇婁縣(今上海松江縣)人。康熙時諸生。有《容居堂詞》一卷。 【註釋】 1螺:螺髻,古代女子的髮式。 2打疊:收拾,安排。 【評解】 此詞著意描寫人物情態。小鬟睡起,釵偏髻倒,嬌憨之態可掬。神情逼真,如在眼 前。全詞委婉含蓄而又新巧自然。 【集評】 《清詞菁華》:稚廉於詞壇小有名而毀多譽少。《相見歡》一闋,狀雙髻憨態可掬, 在有意無意間,傳神恰到好處,不可謂非妙手。 吳翌鳳
玉樓春
空園數日無芳信,惻惻殘寒猶未定。柳邊絲雨燕歸遲,花外小樓簾影靜。 憑欄漸 覺春光暝1,悵望碧天帆去盡。滿隄2芳草不成歸,斜日畫橋煙水冷。 【作者簡介】 吳翌鳳字伊仲,號枚庵,江蘇吳縣人。嘉慶時之諸生,客遊楚南,垂老始歸。所撰 《吳梅村詩集箋注》,能正舊注之失,盛行於世。著有《與稽樓叢稿》、《曼香詞》等 書。 【註釋】 1暝:幽晦,昏暗。 2隄:同「堤」。 【評解】 此詞上片寫景;下片寫人。景與人融為一體。春寒料峭,雙燕歸遲。柳邊絲雨,花 外小樓,簾影人靜。憑欄悵望,征帆去盡,只見芳草滿隄,畫橋水冷。全詞工巧和婉, 清新雅麗,語言美,意境亦美。 【集評】 譚獻:《篋中詞》俊絕。 《清詞菁華》:翌鳳詞時出奇意,自然流麗。
臨江仙
客睡厭聽深夜雨,瀟瀟徹夜偏聞。晨紅太早鳥喧群。霽痕才著樹,山意未離雲。  梅粉堆階慵1不掃,等閒過卻初春。謝橋新漲碧粼粼。茜衫2氈笠子,已有聽泉人。 【註釋】 1慵:懶。 2茜衫:紅衫。 【評解】 此詞上片寫雨後春景。夜雨初晴,群鳥聲喧。霽痕著樹,山未離雲。下片寫雨後聽 泉。已過初春,落梅滿階。謝橋新漲,碧波粼粼。茜衫氈笠,聽泉有人。全詞幽雅清新, 流麗自然。表現了作者超然的風度與韻致。 【集評】 《清詞菁華》:《臨守江仙》「客睡厭聽深夜雨」一闋,丰神高朗,超絕時流,其 結句風格,直入北宋矣。 吳錫麒
長相思
以書寄西泠1諸友,即題其後
說相思,問相思,楓落吳江2雁去遲。天寒二九時。 怨誰知?夢誰知?可有梅花寄一枝?雪來翠羽3飛。 【作者簡介】 吳錫麒字聖徵,號縠人,錢塘(今浙江杭州市)人。乾隆四十年中進士,官至國子 監祭酒。著有《有正味齋詞》。 【註釋】 1西泠:西泠橋,在杭州西湖。 2吳江:縣名,在江蘇南部。亦為吳淞江的別稱。 3翠羽:翡翠鳥。 【評解】 這是一首題贈詞。上片就楓落吳江,感物思人,點出天寒和相思。相傳雁能傳書, 故寫實景而意含雙關。下片傾訴思念的深情,切盼友人訊息。末句當是想像中的西泠雪 景,與「楓落吳江」回映,倍增兩地相思之苦。全詞情真意切,宛轉有致。
臨江仙 夜泊瓜洲
月黑星移燈屢閃,依稀1打過初更。清游如此太多情。豆花涼帖地,知雨咽蟲聲。  漸逼疏蓬風淅淅2,幾家茅屋都扃3。茨茹荷葉認零星。不知潮欲落,漁夢悄然生。 【註釋】 1依稀:彷彿。 2淅淅:微風聲。 3扁:關閉。 【評解】 此詞首兩句點明時刻,以下寫景,呈現出一片朦朧夜色。 荒村人靜,遂覺茨菇荷葉,凡舟中所能辨識者莫不饒有詩趣。 「漁夢」語雙關,可解作靜極欲眠,亦可釋為隱遁之想。「涼帖地」之「涼」字, 「咽蟲聲」之「咽」字,均可見作者體物煉字之工。 【集評】 《清詞菁華》:錫麒駢文與詩,均乏空靈高致,惟詞卻能蕭疏流利,如秋雨梧桐。
少年游
江南三月聽鶯天,買酒莫論錢。晚筍余花,綠陰青子,春老夕陽前。 欲尋舊夢前 溪去,過了柳三眠。 桑徑人稀,吳蠶1才動,寒倚一梯煙。 【註釋】 1吳蠶:吳地盛養蠶,因稱良蠶為吳蠶。 【評解】 江南三月,紅瘦綠肥,鶯啼蝶飛,春光老去。欲尋舊夢,再到前溪,柳過三眠,桑 徑人稀。結句「寒倚一梯煙」,極有情致,耐人尋味。全詞風流秀逸,流麗自然。
菩薩蠻
春波軟蕩紅樓水,多時不放鶯兒起。一樣夕陽天,留寒待禁煙1。 已是人消瘦, 只此情依舊。可奈別離何,明朝楊柳多。 【註釋】 1禁煙:寒食節。古代逢此節日,禁止煙爨。亦稱禁火。 【評解】 此詞寫春怨。上片寫景。春波軟蕩,碧水紅樓。下片寫人因別離而消瘦。情思纏綿, 溫柔含蓄。全詞輕柔俊雅,別樣風流。

上一頁   回首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