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約詞
十六


    盧祖皋
謁金門
閒院靜,獨自行來行去。花片無聲簾外雨,峭寒1生碧樹。 做弄2清明時序,料 理春醒情緒。憶得歸時停棹處,畫橋看落絮。 【作者簡介】 盧祖皋字申之,又字次夔,蒲江永嘉(今浙江永嘉)人。南宋寧宗慶元五年進士, 為軍器少監,嘉定十四年,權直學士院。詞集名《蒲江詞》,有毛刻《宋六十家詞》本, 凡二十五首,頗多佳作,能得少游神韻。 【註釋】 1峭寒:嚴寒。 2做弄:故意播弄。 【評解】 這首小令,寫惜春傷別情緒。上片寫庭院春景。簾外細雨,落花無聲。獨自徘徊, 寒生碧樹。下片抒情。清明時節,風雨無情,憶得歸時,畫橋停棹,正滿眼落花飛絮, 春將盡矣。全詞婉秀淡雅,柔媚多姿。表現了「蒲江詞」的風格。 孫惟信
南鄉子
璧月1小紅樓,聽得吹簫憶舊遊。霜冷闌干天似水,揚州,薄倖聲名2總是愁。  塵暗鷫鹴裘,裁剪曾勞玉指柔。一夢覺來三十載,風流,空對梅花白了頭。 【作者簡介】 孫惟信字季蕃,號花翁,宋代開封(今屬河南)人。曾游江南,留寓蘇、杭較久。 其生平僅此尚可考證。著有《花翁詞》,刊於《校輯宋金元人詞》中,凡十一首。劉後 村曾為其寫墓誌。 【註釋】 1璧月:月圓如璧。 璧:平圓形,中心有孔的玉器。 2薄倖聲名:唐杜牧詩:「十年一覺揚州夢,贏得青樓薄倖名。」 薄倖:薄情。 【評解】 此詞對景抒情,不勝今昔之感。上片從眼前景物,引起往事的回憶。小樓璧月,聽 簫憶舊,天闊似水,闌干霜冷。揚州薄倖,總是哀愁。下片抒發感慨。一夢覺來,三十 餘載,昔日風流,舊事成空。如今白頭,空對梅花。全詞風雅自然,婉媚多姿。哀怨纏 綿,饒有韻致。 張 輯
月上瓜洲
江頭又見新秋,幾多愁。塞草連天,何處是神州1?英雄恨,古今淚,水東流。惟 有漁竿,明月上瓜洲。 【作者簡介】 張輯字宗瑞,號東澤,南宋鄱陽(今屬江西)人。有詞集名《東澤綺語債》,原為 二卷,今僅存一卷,有《彊村叢書》本。他的詩詞均衣缽白石,而又效仿蘇、辛。故其 詞既風雅婉麗,又復「幽暢清疏。」 形成了自己的風格。 【註釋】 1神州:指中國,此指京都。 【評解】 此詞通篇借景抒情,蘊含著無限淒涼感時之意。上片觸景傷情,引起了故國之思。 江頭新秋,又帶來幾多新愁。塞草連天,神州何處?寫出了對故國的無限憂思。下片抒 發感慨。古今多少英雄淚,都隨江水東流去。眼前只有瓜洲明月,江上漁竿。感時傷事, 不盡欲言。全詞含蓄蘊藉,感情真摯,委婉細膩,風雅自然。
桂枝香
梧桐雨細,漸滴做秋聲,被風驚碎。潤逼衣篝1,線裊蕙爐2沉水。悠悠歲月天涯 醉,一分秋,一分憔悴。紫蕭吹斷,素箋恨切,夜寒鴻起。 又何苦淒涼客裡,負草堂 春綠,竹溪空翠。落葉西風,吹老幾番塵世。從前諳3盡江湖味,聽商歌4,歸興千里。 露侵宿酒,疏簾淡月,照人無寐。 【註釋】 1衣篝:薰衣用的竹籠。 2蕙爐:香爐。 3諳:熟悉,知道。 4商歌:悲涼低沉的歌。 【評解】 此詞寫秋景,抒客懷。上片言眼前秋色,動人離愁。梧桐細雨,滴碎秋聲。紫簫吹 斷,夜寒鴻起,悠悠歲月,天涯遊子。下片寫客中淒涼,辜負了草堂春綠,竹溪空翠。 落葉西風,吹老塵世。商歌一曲,歸興千里。疏簾淡月,照人無寐。全詞婉麗風雅,饒 有韻致。 周 晉
點絳唇
午夢初回,捲簾盡放春愁去。長晝無伴,自對黃鵬語。 絮影蘋香,春在無人處。移舟去,未成新句,一研1梨花雨。 【作者簡介】 周晉字叔明,號嘯齋。濟南(今屬山東)人。周密之父。宋理宗紹定四年宰富陽。 他的詞錄於周密的《絕妙好詞》僅三首,皆清新自然,風調與孫惟信極相近,均系學少 游而少變其音吐者。 【註釋】 1研:通「硯」。 【評解】 這首小令,抒寫惜春情緒,而能不落俗套。上片抒情。小樓人靜,午夢初回,珠簾 高卷,盡放春愁。晝長無伴,獨對黃鸝。意境極為優美。下片從眼前景物,透露出惜春 情緒。絮影蘋香,暫留春住。移舟尋春,新句未成,卻是「一研梨花雨」。結句蘊含著 無限情韻。全詞寫得清新別緻,委婉含蓄,辭語工麗,柔和自然。與秦少游詞風相近。 蔣 捷
賀新郎
夢冷黃金屋1。歎秦箏2、斜鴻陣裡3,素弦塵撲。 化作嬌鶯飛歸去,猶認紗窗舊綠。正過雨、荊桃如菽4。此恨難平君知否,似瓊台、 湧起彈棋局5。消瘦影,嫌明燭。 鴛樓碎瀉東西玉6。問芳蹤、何時再展,翠釵難卜 7。待把宮眉橫雲樣8,描上生綃9畫幅。 怕不是、新來妝束。彩扇紅牙今都在,恨無人、解聽開元曲CD。空掩袖,倚寒竹CE。 【作者簡介】 蔣捷字勝欲,陽羨(今江蘇宜興)人。南宋度宗鹹淳十年進士。自號竹山。入元後 隱居不仕。有《竹山詞》。他的詞在宋亡以後,充滿著沉痛的故國之思,特別是寫兵亂 之後,家破國亡、飄泊流浪的苦況,思想意義較為深刻。其詞音調諧暢,煉字精深,別 具風格。 【註釋】 1黃金屋:指南宋臨安故宮。 2秦箏:古代樂器。 3斜鴻陣裡:指秦箏弦柱斜列如飛雁,所以說「斜鴻陣裡」。張先《生查子》詞: 「雁柱十三弦,——春鶯語。」 4荊桃如菽:野桃長得像豆一樣。 5瓊台:瓊玉砌成的台,這裡指宮殿,代表南宋王朝。彈棋:古代博戲。漢武帝時 已有。 6鴛樓:酒樓。 東西玉:指酒器。見《詞統》:「山谷詩:『佳人斗南北,美酒 玉東西。』」註:酒器也。 7翠釵難卜:翠玉釵難以占卜伊人蹤跡。 8宮眉橫云:雙眉如纖雲橫陳額前。 9生綃:薄紗。 CD開元曲:盛唐歌曲。這裡借指南宋盛時。開元:唐玄宗年號。 CE倚寒竹:杜甫詩「天寒翠袖薄,日暮倚修竹」。 【評解】 這首感舊詞,作者以隱喻手法,抒寫內心深沉的亡國之恨。上片寫夢迴故國,歎塵 封秦箏,化嬌鶯歸去,猶認綠窗。 感世局改移,此恨難平。惟有簾外疏雨,燈前瘦影。曲折地透露了亡國的哀痛。下 片以鴛樓碎玉,芳蹤何在,暗喻國家滅亡,並以無人解聽兩宋盛時的音樂為遺憾。如今 彩扇紅牙雖在,而人事全非。家國之痛,此恨綿綿。全詞曲折纏綿,淒涼哀怨。辭語精 雅,餘味不盡。 【集評】 譚獻《譚評詞辨》:瑰麗處鮮妍自在,然詞藻太密。 陳廷焯《白雨齋詞話》:處處飛舞,如奇峰怪石,非平常蹊徑也。 唐圭璋《唐宋詞簡釋》:此首感舊詞,極吞吐之妙。發端言夢冷塵撲,是一淒涼境 界。「化作」兩句,承上言箏聲,仍扣住舊境,語甚奇警。「正過雨」句,頓住,點雨 景。「此恨」四句,歎世局改移,令人恨極而瘦。換頭,傷舊遊難尋。「待把」二字, 與「怕不是」呼應,詞筆曲折,言描畫倩影不能逼肖也。「彩扇」兩句,再用曲筆,言 知音已杳,物是人非也。末以美人自喻,倍見孤臣遲暮之感。
一剪梅 再過吳江1
一片春愁待酒澆,江上舟搖,樓上簾招。秋娘渡與泰娘橋2,風又飄飄,雨又瀟瀟。  何日歸家洗客袍?銀字箏調3,心字香燒4。流光容易把人拋,紅了櫻桃,綠了芭蕉。 【註釋】 1吳江:今江蘇縣名,在太湖之東。 2秋娘渡與泰娘橋:吳江兩津渡名。 3銀字箏:管樂器的一種。 調:弄。 4心字香:楊慎《詞品》:「所謂『心字香』者,以香末縈篆成心字也。」 【評解】 此詞抒寫春舟鄉愁。上片著意抒寫客愁。風雨吳江,一片春愁。留滯津渡之間,無 限飄泊之苦。欲借酒消愁,而不可得。下片寫離情與鄉思。想到家中,調箏焚香,春光 無限。 而今流光似水,又是一年。不知何時才能歸家團聚。結句「紅了櫻桃,綠了芭蕉。」 構思新巧,辭語工麗,為古今詞家傳誦之名句。通篇洗煉縝密,流動自然。 【集評】 毛晉《竹山詞跋》:竹山詞語語纖巧,字字妍倩。 《四庫全書提要·竹山詞提要》:捷詞煉字精深,音調諧暢,為倚聲家之矩矱。 劉熙載《藝概》:蔣竹山詞洗煉縝密,語多創獲。其志視梅溪較貞,視夢窗較清。 劉文房為五言長城,竹山真亦長短句之長城歟! 沈雄《古今詞話》:其詞章之刻入纖艷,非遊戲餘力為之者,乃有時故作狡獪耳。
虞美人 聽雨
少年聽雨歌樓上,紅燭昏羅帳。壯年聽雨客舟中,江闊雲低,斷雁1叫西風。 而 今聽雨僧廬2下,鬢已星星3也。悲歡離合總無情,一任階前,點滴到天明。 【註釋】 1斷雁:離群孤雁。 2僧廬:僧房。 3星星:形容頭上白髮。 【評解】 此詞通過聽雨,概括寫出作者少年、壯年、晚年三個時期不同的感受。生動地反映 出年齡不同,聽到雨聲時的心情也不同。上片先寫少年不諳世事,歌樓聽雨,燭昏羅帳, 盡情歡樂時的密意柔情;再寫壯年對世事的閱歷已深,客舟聽雨,斷雁西風,江闊雲低, 開闊深沉的情懷。下片寫「而今聽雨」。作者晚年,歷盡滄桑,人生悲歡離合,入眼成 空。寄寓僧房,聽階前雨聲,一無所動,任它「點滴到天明」。全詞曲折含蓄,意境深 幽,耐人尋味。
女冠子 元夕
蕙花香也,雪晴池館如畫。春花飛到,寶釵樓上1,一片笙簫,琉璃2光射,而今 燈漫掛。不是暗塵明月3,那時元夜。況年來、心懶意怯,羞與蛾兒4爭耍。 江城人 悄初更打,問繁華誰解,再向天公借5。 剔殘紅灺6,但夢裡隱隱,鈿車羅帕7。吳箋銀粉砑8,待把舊家9風景,寫成閒 話。笑綠鬟CD鄰女,倚窗猶唱,夕陽西下CE。 【註釋】 1寶釵樓:本為咸陽酒樓。這裡泛指酒樓。 2琉璃:指燈。周密《武林舊事》:「又有幽坊靜巷多設五色琉璃泡燈,更自雅潔。」 3暗塵明月:揚起的飛塵遮住了明月光輝。指車馬眾多。 4蛾兒:即鬧蛾,婦人所戴彩花。 5「再向天公借」兩句:是說誰能再向天公借來舊日的繁華呢? 6灺(xie):同「灺」,燒殘燭灰。 7鈿車:華麗的車子。 羅帕:香羅手帕。 8吳箋:吳地出產的箋紙。 砑(ya):碾。銀粉砑:碾上銀粉,使之發光。 9舊家:故國。 CD綠鬟:黑髮,形容年輕。 CE夕陽西下:范周《寶鼎現》詠元夕詞,開頭幾句是:「夕陽西下,暮靄紅隘,香 風羅綺。」這裡是說深夜聽鄰女唱宋時的元夕詞,淒楚之感湧上心頭。 【評解】 此詞詠元夕,抒發感慨。上片先寫當年元夕盛況。笙簫嘹亮,燈光明燦。再寫「而 今」燈兒零亂,心懶意怯。不勝今昔之感。下片抒發作者的感慨。繁華已隨流水去,有 誰能再向天公借來?舊日風光,已成夢幻。只待用吳箋銀粉,寫成「閒話」。聽到鄰女 唱宋代的元夕詞,無限故國之思浮上心頭,令人不勝感慨。通篇借景抒情,思緒纏綿, 含蘊無限。 【集評】 周密《武林舊事》:元夕張燈,好事家間論雅戲、煙火,花邊水際,燈燭燦然,游 人士女縱觀,則迎門酌酒而去。又是幽坊靜巷,多設五彩琉璃泡燈,更自雅潔,靚妝笑 語,望之如神仙。又云:婦人皆帶珠翠、鬧蛾、玉梅、雪柳、菩提葉燈球,銷金合蟬, 貉袖項帕,而衣多尚白,蓋月下所宜也。 陳廷焯《白雨齋詞話》:極力渲染,「而今」二字,忽然一轉,有水逝雲卷、風馳 電掣之妙。 唐圭璋《唐宋詞簡釋》:此首元夕感賦。起六句,極力渲染昔時元夕之盛況。「蕙 花」兩句,寫月光;「春風」四句,寫燈光、中間人影、蕭聲,盛極一時。「而今」二 字,陡轉今情,哀痛無比。時既非當時之時,人亦非當時之人,故無心閒賞元夕。換頭 六句,皆今夕冷落景象,反應起六句盛時景象。人悄燈殘,此情真不堪回首。「吳箋」 以下六句,一氣舒捲,言我自傷往,而人猶樂今,可笑亦可歎也。 張 矩
青玉案
被檄1出郊題陳氏山居
西風亂葉溪橋樹,秋在黃花羞澀處。滿袖塵埃推不去;馬蹄霜濃,雞聲淡月,寂寂 荒村路。 身名都被儒冠誤2,十載重來慢如許。且盡清樽公莫舞;六朝舊事,一江流 水,萬感天涯暮。 【作者簡介】 張矩字方叔,南宋潤州(今江蘇鎮江)人。有《芸窗詞》一卷,見毛晉《宋六十家 詞》本。他的詞極清麗流轉,為歷來詞家所稱賞。 【註釋】 1檄:古代官方文書,多作徵召、曉喻等用。 2儒冠:儒生戴的帽子。唐代杜甫詩:「褲褲不餓死,儒冠多誤身。」 後世泛指讀書人。 【評解】 此詞通過秋景的描寫,抒發作者十年仕宦的感慨。上片著重寫景。西風亂葉,黃花 羞澀;塵埃滿袖,馬蹄霜重;雞聲淡月,村路寂寂。此景此情,能無感觸!下片著重抒 情。六朝舊事,一江流水,萬感交集,儒冠誤身。 【集評】 毛晉《芸窗詞跋》:如「正挑燈共聽夜雨」(《摸魚兒》)幽韻不減陸放翁;如 「小樓燕子話春寒」(《浪淘沙》)艷態不減史邦卿;至如「秋在黃花羞澀處」(《青 玉案》)又「苦被流鶯蹴翻花影,一闌紅露」(《水龍吟》)等語,直可與秦七、黃九 相雄長。 洪咨夔
眼兒媚
平沙芳草渡頭村,綠遍去年痕。游絲上下,流鶯往來,無限銷魂1。 綺窗深靜人 歸晚,金鴨2水沉溫,海棠影下,子規3聲裡,立盡黃昏。 【作者簡介】 洪咨夔字舜俞,號平齋,於潛(今浙江臨安)人。宋寧宗嘉定二年進士,累官刑部 尚書,翰林學士。端平三年卒,謚忠文,有《平齋詞》一卷,見毛氏《宋六十家詞》本。 他的詞以淡雅見長。 【註釋】 1銷魂:為情所感,若魂魄離散。 2金鴨:金屬之鴨形香爐。唐戴叔倫《春怨》詩:「金鴨香消欲斷魂,梨花春雨掩 重門」。 3子規:杜鵑鳥。 【評解】 此詞通過春景的描寫,透露出懷人之情。上片寫明媚春景。平沙芳草,又似去年, 綠遍原野。眼前流鶯往來,令人無限銷魂。下片抒懷人之情。綺窗深靜,盼人速歸。海 棠影下,子規聲裡,立盡黃昏。思念之情,纏綿真摯。全詞構思新巧,景色綺麗。柔媚 含蓄,極有情致。 王沂孫
眉嫵 新月
漸新痕1懸柳,淡彩2穿花,依約破初暝3。便有團圓意,深深拜5,相逢誰在香 徑。畫眉未穩,料素娥、猶帶離恨。最堪愛、一曲銀鉤6小,寶簾7掛秋冷。  千古盈虧休問。歎慢磨玉斧8,難補金鏡9。太液池CD猶在,淒涼處、何人重賦 清景。故山夜永CE,試待他窺戶端正CF。看雲外山河,還老桂花舊影CG。 【作者簡介】 王沂孫字聖與,號碧山,又號中仙,又號玉笥山人。會稽(今浙江紹興)人。宋亡 後,與周密、張炎等同結詞社。詞集名《碧山樂府》,又名《花外集》。他擅長詠物詞, 其中寄寓著家國之恨,以隱晦曲折的方式表達出來。如秋蟬哀鳴,充滿淒苦幽怨。 【註釋】 1新痕:一彎新月。 2淡彩:淡淡的月色。 3依約:彷彿。 初暝:指天剛黑下來。 4團圓意:開始有團圓的跡象。 5深深拜:指拜月祝禱。李端《新月》詩:「開簾見新月,即便下階拜;細語人不 聞,北風吹裙帶。」 6一曲銀鉤:銀色簾鉤,指一彎新月。 7寶簾:這裡借指夜幕。 8慢:同「謾」,徒然之意。 玉斧:相傳漢代吳剛學仙時有過失,罰他砍月中桂 樹,樹隨砍隨合。(見《酉陽雜俎》) 9金鏡:指月亮。李賀《七夕》詩:「天上分金鏡,人間望玉斧。」 CD太液池:本漢唐宮內池名,這裡泛指宋宮苑池沼。宋太祖時宰相盧多遜有《詠月》 詩:「太液池頭月上時,晚風吹動萬年枝。何人玉匣開金鏡,露出清光些子兒。」 CE故山:故國。 夜永:夜長。 CF端正:形容月已正圓。韓愈《和崔舍人詠月二十韻》:「三秋端正月,今夜出東 溟。」 CG雲外山河:《酉陽雜俎》說:「佛氏謂月中所有,乃大地山河影。」 還老桂花影:一作「還老盡、桂花影。」這兩句是說月圓時可以看到故國山河的全 影和桂花的舊影。 【評解】 此詞詠物而有所寄托,發其弦外之音。上片刻畫新月,人月兼寫。新痕懸柳,淡彩 穿花。由一彎預示團圓;從拜月暗示心願;以「畫眉」體現離恨;言「最愛」襯其美艷。 下片對月抒懷。寶簾秋冷,新月難圓。千古盈虧,金鏡難補。寄寓金甌難整之意。月照 山河,遺恨綿綿。通篇於吟風弄月中,透露出家國之恨。猶如清風明月之夜,傳來幽怨 淒惻之音。工麗淡雅,毫無生澀痕跡可尋。 【集評】 鄧廷禎《雙硯齋隨筆》:王聖與工於體物,而不滯色香。 王鵬運《碧山詞跋》:碧山詞頡頏雙白,揖讓二窗,實為南宋之傑。 譚獻《譚評詞辯》:聖與精能以婉約出之。律以詩派,大歷諸家,去開,寶未遠, 玉田正是勁敵,但士氣則碧山勝矣。「便有」三句,則寓意自深,音辭高亮,歐、晏如 蘭亭真本,此僅一翻。後半闋蹊徑顯然。 張惠言《詞選》:碧山詠物諸篇,並有君國之憂,此喜君有恢復之志,而惜無賢臣 也。 陳廷焯《白雨齋詞話》:王碧山詞,品最高、味最厚、意境最深、力量最重,感時 傷世之言,而出以纏綿忠愛,詩中之曹子建、杜子美也。詞人有此,庶幾無憾。 周濟《介存齋論詞雜著》:中仙最多故國之感,故著力不多,天分高絕,所謂意能 尊體也。 陳廷焯《白雨齋詞話》:「千古」。句忽將上半闋意一筆撇去,有龍跳虎臥之奇, 結更高簡。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上闋賦本題,人與月兼寫,描摹工雅,若一串牟尼, 粒粒皆含精采。下闋故國之念甚深,「雲外山河」,尚留「舊影」,而新亭舉目,朝市 全非,縱有吳剛「玉斧」,焉能補破碎金甌耶! 唐圭璋《唐宋詞簡釋》:此首,上片刻畫新月,下片就月抒感。起三句,寫新月極 細,「新痕」、「淡彩」、「初暝」,皆不能分毫移動,一「漸」字傳神亦佳。「便有」 三句,用李端詩意,言人拜新月。「畫眉」兩句,體會新月似離恨。「最堪憐」兩句, 更特寫新月之美。換頭句,縱筆另開,詞旨悲憤。新月難圓,即寓金甌難整之意。「太 液池」兩句,吊月懷古,不盡淒惻。「故山」兩句轉筆,望明月之圓。末句,拍合上句, 傷心月照山河,餘恨無限。
齊天樂 蟬
一襟餘恨宮魂斷1。年年翠陰庭樹。乍咽涼柯2,還移暗葉,重把離愁深訴。西窗 過雨。怪瑤佩流空,玉箏調柱3。鏡暗妝殘4,為誰嬌鬢5尚如許。 銅仙鉛淚6似洗, 歎移盤去遠,難貯零露。病翼驚秋,枯形閱世7,消得斜陽幾度。餘音更苦。甚8獨抱 清商,頓成淒楚。漫9想薰風,柳絲千萬縷。 【註釋】 1宮魂斷:傳說齊王后怨王而死,屍變為蟬,見馬縞《中華古今注》。蟬為宮中王 後魂魄所化,故稱為宮魂。 2涼柯:初秋的樹枝。 3調柱:調弄樂器弦柱。 4鏡暗妝殘:這裡暗喻秋蟬。鏡暗:一作「鏡掩」。 5嬌鬢:指女子髮鬢薄如蟬翼。 6銅仙鉛淚:指魏明帝拆遷托承露盤的銅人,銅人眼中流淚。鉛淚:淚流得像鉛水 一樣,形容淚水很多。 7枯形閱世:枯敗的形骸還經歷著人世的滄桑。 8甚:正。 9漫:徒然。 薰風:南風。 【評解】 此詞明詠秋蟬,暗抒故國滄桑之感。上片以擬人手法,寫蟬鳴庭樹,深訴離愁。鏡 暗妝殘,嬌鬢為誰!委婉曲折,亦蟬亦人。下片由蟬飲露水聯繫到銅仙鉛淚,暗示亡國 之痛。如今病翼驚秋,枯形閱世,獨抱清商,餘音更苦。結尾回憶薰風吹拂,鳴於萬縷 柳絲的盛時,不勝今昔之感。全詞淒涼哀婉,曲折含蓄,閑雅工麗。 【集評】 陳廷焯《白雨齋詞話》:字字淒斷,卻渾雅不激烈。 周濟《宋四家詞選》:此家國之恨。……碧山胸次恬淡,故「黍離」、「麥秀」之 感,只以唱歎出之,無劍拔弩張習氣。……詠物最爭托意,隸事處以意貫串,渾化無痕, 碧山勝場也。 端木子疇《張惠言《詞選》評》:詳味詞意,殆亦黍離之感耶!宮魂字點出命意, 乍咽還移,慨播遷也。「西窗」三句,寫敵騎暫退,燕安如故。「鏡暗」二句,殘破滿 眼,而修容飾貌,側媚依然。衰世臣主,全無心肝,千古一轍也。「銅仙」三句,宗器 重寶,均被遷奪。「病翼」二句,是痛哭流涕,大聲疾呼,言海島棲流,新不能久也。 「餘音」三句,遺臣孤憤,哀怨難論也。「漫想」二句,責諸臣到此,尚安危利災,視 若全盛也。 譚獻《譚評詞辯》:此是學唐人句法。「庚郎先自吟愁斌」,遜其蔚跋。 唐圭璋《唐宋詞簡釋》:此首詠蟬,蓋詠殘秋哀蟬也。妙在寄意沉痛,起筆已將哀 蟬心魂拈出,故國滄桑之感,盡寓其中。「乍咽」三句,言蟬之移棲,即喻人之流徙。 「西窗」三句,怪蟬之弄姿揭響,即喻人之醉夢。「鏡暗」兩句,承「怪」字來,傷蟬 之無知,即喻人之無恥,真見痛哭流涕之情矣。換頭,歎盤移露盡,蟬愈無以自庇,喻 時易事異,人亦無以自容也。「病翼」三句,寫蟬之難久,即寫人之難久。 「餘音」三句,寫蟬之淒音,不忍重聽,即寫人之宛轉呼號,亦無人憐惜也。末句, 陡著盛時之情景,振動全篇。太白《越中懷古》有「宮女如花滿春殿,只今惟有鷓鴣飛」 詩,蓋上極盛而下極哀,而此則上極哀而下極盛,反剔一句,亦自警動。
高陽台
和周草窗1寄越中諸友韻
殘雪庭陰,輕寒簾影,霏霏玉管春葭2。小帖金泥3,不知春在誰家。相思一夜窗 前夢,奈個人4、水隔天遮。但淒然,滿樹幽香,滿地橫斜。 江南自是離愁苦,況游 驄5古道,歸雁平沙。怎得銀箋6,慇勤與說年華。如今處處生芳草,縱憑高,不見天 涯7。更消他8,幾度東風,幾度飛花。 【註釋】 1周草窗:即周密。 2玉管:玉製的管狀樂器。 春葭:春天初生的蘆葦。古時為了預測天氣,將葦蘆 翳燒成灰,放在律管內,到了某一節氣,相應律管內的灰就會自行飛出。(見《後漢書 ·律歷志》) 3小帖金泥:唐代進士及第,以泥金書帖向家中報登科之喜。(見《盧氏雜記》) 4個人:那個人。 5游驄:指旅途上的馬。驄:泛指馬。 6銀箋:泛指精美的信箋。年華:時光。 7不見天涯:蘇軾《蝶戀花》詞:「枝上柳綿吹又少,天涯何處無芳草。」以上兩 句,反用蘇軾詞意,是說處處生滿芳草,即使登高也望不見天邊。指春將殘而人不見。 8更消他:禁不起。這兩句是說春意闌珊,那裡還經得住東風頻吹,落花亂舞。 【評解】 此詞通過春景的描繪,抒寫對友人的懷念。上片寫初春景色,抒發懷友之情。庭院 還余殘雪,輕寒時襲簾幕,而春已來臨。一夜相思,只餘窗前綺夢,那人卻遠在天涯。 淒然四顧,但見滿樹梅花,滿地疏影。下片借游驄歸雁抒寫離愁。 人在江南已為離愁所苦,又何況「游驄古道,歸雁平沙」!春意闌珊,更那堪「幾 度東風,幾度落花」。全詞情致纏綿,含蘊無限。 【集評】 況周頤《董風詞話》:結筆低徊掩抑,蕩氣迴腸。 陳廷焯《白雨齋詞話》:上半闋是敘其遠遊未還,懸揣之詞;下半闋是言其他日歸 後情事,逆料之詞。 譚獻《譚評詞辨》:「相思」句點逗清醒,換頭又是一層鉤勒;《詞品》云:反虛 入渾,如今二句是也。 王闓運《湘綺樓詞選》:此等傷心語,詞家各自出新,實則一意,比較自知文法。 張惠言《詞選》:此傷君臣晏安,不思國恥,天下將亡也。 周密原詞:小雨分江,殘寒迷浦,春容淺入蒹葭,雪霽空城,燕歸何處人家。夢魂 欲渡蒼茫去,怕夢輕、還被愁遮。感流年、夜汐東還,冷照西斜。 淒淒望極王孫草,認雲中煙樹,漚外平沙。白髮青山,可憐相對蒼華。歸鴻自趁潮 回去,笑倦游猶是天涯。問東風,先到垂楊,後到梅花?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碧山與公瑾並負時名,其交友多詞壇遺逸,故公瑾 寄詞,切時雨停雲之感。碧山和之,亦有屋樑落月之思。此詞前半首平敘初春懷友,其 經意在後半首以蘊藉之筆,致纏綿之懷。「芳草天涯」句憂生念亂,情見平辭。結句更 有「來軫方遒」之慨。 管 鑒
醉落魄
春陰漠漠1,海棠花底東風惡。人情不似春情薄,守定花枝,不放花零落。 綠尊 2細細共春酌,酒醒無奈愁如昨。慇勤待與東風約;莫苦吹花,何似吹愁卻! 【作者簡介】 管鑒字明仲,宋龍泉(屬浙江)人,有《養拙堂詞》一卷,見《四印齋宋元三十一 家詞》。 【註釋】 1漠漠:瀰漫的樣子。唐韓愈詩:「漠漠輕陰晚自開。」 2綠尊:酒尊。 【評解】 這首小詞抒寫惜春情緒。上片從眼前景色寫起。春陰漠漠,海棠花底,東風狂惡。 詩人守定花枝,不放零落。表現了一片惜花護花心情。下片抒寫傷春情緒。綠尊共飲, 酒醒還愁。說與東風,且莫吹花,不如吹將愁去。結語含蘊無限,耐人尋思。全詞構思 新穎,造語精巧,委婉含蓄,優美柔和。 楊冠卿如夢令滿院落花春寂,風緊一簾斜日,翠鈿曉寒輕,獨倚鞦韆無力。無力, 無力,蹙1破遠山愁碧。 【作者簡介】 楊冠卿字夢錫,宋代江陵(屬湖北)人。有《客亭類稿》十五卷; 詞集一卷,名《客亭樂府》,有《疆村叢書》本。 【註釋】 1蹙:同「蹴」,踢,踏也。 【評解】 這首小令,描繪春景,抒寫春愁。暮春季節,風捲斜陽,落紅滿院,翠鈿輕寒,獨 倚鞦韆。結句「蹙破遠山愁碧」,蘊含無限情韻。通篇融情於景,借景抒情。風格和婉, 意境優美。 汪 莘
謁金門
簾漏滴,卻是春歸消息。帶雨牡丹無氣力,黃鸝愁雨濕。 爭著洛陽春色,忘卻連 天草碧,南浦1綠波雙槳急,沙頭人佇立。 【作者簡介】 汪莘字叔耕,休寧(今屬安徽)人。宋寧宗嘉定間曾叩閽上疏,不報。後築室柳溪, 號方壺居士。有《方壺存稿》及《方壺詩餘》二卷,有《疆村叢書》本。他的詞極瀟灑 明淨。 【註釋】 1南浦:泛指面南的水邊。 【評解】 這首小令,抒寫暮春懷人之情。上片寫暮春景色。牡丹帶雨,黃鸝含愁,春將歸去。 下片抒寫懷人之情。眼前春色,使人忘卻了連天草碧。南浦槳急,佇立沙頭,情思無限。 本詞融情於景,情景交融。曲折含蓄,婉媚新倩,精巧工麗。確是一首美妙的短歌。 行香子臘八日與洪仲簡溪行,其夜雪作。 野店殘冬。綠酒1春濃。念如今、此意誰同?溪光不盡,山翠無窮。有幾枝梅,幾 竿竹,幾株松。 藍輿2乘興,薄暮疏鐘。望孤村、斜日匆匆。夜窗雪陣,曉枕雲峰。 便擁漁蓑,頂漁笠,作漁翁。 【註釋】 1綠酒:美酒。因酒上浮綠色泡沫,故稱。 2籃輿:竹轎。 【評解】 此詞寫偕友冬日山行的野趣逸興。小店暫歇,春酒一杯,沿途的溪山間不時夾帶著 幾枝幽梅、幾竿孤竹、幾株蒼松,清曠疏朗之氣宜人。暮宿孤村,又逢寒風飄絮,夜雪 撲窗。天明後帶上漁具,興致勃勃地去「獨釣寒江雪」,有胸中萬慮俱息之感。 劉 過
唐多令
安遠樓1小集,侑觴2歌板之姬黃其姓者,乞詞於龍洲道人,為賦《唐多令》同柳 阜之、劉去非、石民瞻、周嘉仲、陳孟參、孟客,時八月十五日也。 蘆葉滿汀洲,寒沙帶淺流。二十年、重過南樓。 柳下系舟猶未穩,能幾日、又中秋。 黃鶴斷磯頭3,故人今在否?舊江山、渾是 4新愁。欲買桂花同載酒,終不似、少年游。 【作者簡介】 劉過字改之,號龍洲道人,宋吉州太和(江西泰和縣)人。曾經上書朝廷,陳述恢 復中原的計劃,未被採用。放浪於江湖之間,曾為辛棄疾之座上客。他的詞,有些專學 稼軒,而有些小令則多韻協語俊,婉轉多姿。有《龍洲集》、《龍洲詞》。 【註釋】 1安遠樓:又名南樓,在武昌。 小集:小宴。 2侑觴:勸酒。歌板:執板奏歌。 3黃鶴磯:武昌西有黃鶴磯,上有黃鶴樓。 4渾是:全是。 【評解】 從詞前小序,知此詞是宴席上為歌女而作。描述重過南樓時的心情,且曲折含蓄地 表達了對國家破碎的憂鬱。上片寫重過南樓之所見所感。登樓遠眺,蘆葉滿目,流沙生 寒。撫今追昔,時移事異,不勝感慨。下片抒發感慨。昔日遊樂地,故人今在否?欲邀 二三知己,載酒同樂,卻是「舊江山渾是新愁」,而「終不似,少年游」。意念深厚, 耐人尋思。全詞深沉哀婉,吞吐曲折,含蘊不盡。 【集評】 繼昌《左庵詞話》:輕圓柔脆,小令中工品。 沈際飛《草堂詩餘正集》:精暢語俊,韻協音調。 黃蓼園《蓼園詞選》:按宋當南渡,武昌系與敵分爭之地,重過能無今昔之感?詞 旨清越,亦見含蓄不盡之致。 譚獻《譚評詞辨》:雅音。 李攀龍《草黨詩餘雋》:「因黃鶴樓再游而追憶故人不在,遂舉目有江山之感,詞 意何等淒愴!」又云:「系舟未穩,舊江山都是新愁,讀之下淚。」 先著、程洪《詞潔》:與陳去非「杏花疏影裡,吹笛到天明。」並數百年絕作,使 人不復敢以「花間」眉目限之。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勝地重經,舊情易感,況二十年之久,故友凋零, 新愁重疊,人何以堪!結句感喟尤深,章良能所謂舊遊可尋,而少年心難覓也。 唐圭璋《唐宋詞簡釋》:此首安遠樓小集詞,詞旨豪逸。起兩句點景,「二十年」 一句點時,已極顯今昔之感。「柳下」三句,更申言時光之速。「猶未」與「又」字呼 應,尤覺宛轉。下片,追憶故人不在,「舊江山、渾是新愁」,綴語亦俊。「欲買」兩 句,直抒胸臆,跌宕昭彰。 馮夢華謂龍洲學稼軒,「得其豪放,未得其宛轉」。然若此首,固豪放宛轉,兼得 稼軒之神者。
醉太平
情深意真,眉長鬢青。小樓明月調箏。寫春風數聲。 思君憶君,魂牽夢縈1。翠綃2香煖雲屏。更那堪酒醒。 【註釋】 1夢縈:夢魂縈繞。 2翠綃:綠色輕紗。 綃:生絲織成的絹。 【評解】 這首春日懷人的小令,上片描寫人物情態。青鬢修眉,態濃意遠;小樓調箏,明月 滿窗;「春風數聲」,情韻無限。下片寫相思相憶之情。朝思暮想,魂牽夢縈;翠綃香 煖,那堪酒醒。全詞輕倩柔媚,曲折有致。 【集評】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宋子虛稱改之「以氣義撼當世,其詞激烈」、「為 天下奇男子」。若此調之綿麗多情,《唐多令》之低回善感,頗與《畫眉》、《天仙》 諸詠相似,不僅能作豪放語也。

上一頁   回首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