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約詞
十五


    黃 昇
重疊金 壬寅立秋
西風半夜驚羅扇。蛩1聲入夢傳幽怨。碧藕試初涼,露痕啼粉香。 清水凝簟竹。 不許雙鴛宿。又是五更鐘,鴉啼金井2桐。 【作者簡介】 南宋詞人黃昇,字叔暘,號玉林,建安(今福建建甌)人。他淡於功名,不願仕進。 擅寫詩詞。是一位瀟灑的名士。有《散花庵詞》一卷,有宋六十家詞本。他曾編《花庵 詞選》。凡二十卷。上部曰《唐宋諸賢絕妙詞選》十卷。所錄皆北宋以前人詞。下部曰 《中興以來絕妙詞選》,亦為十卷,純為南宋作家,與周密《絕妙好詞》同為研究南宋 詞必讀之書。 【註釋】 1蛩:蟋蟀。 2金井:妝飾講究的井台。 【評解】 西風蛩聲,入夢幽怨,秋已悄然而至。碧藕試涼,清冰凝簟,氣候已截然不同於夏 夜。何況五更鐘響,井桐鴉啼,在在皆是秋聲。季節移人之感,為此詞造出一種特有的 氣氛。
清平樂 宮詞
珠簾寂寂,愁背銀釭泣。記得少年初選入,三十六宮1第一。 當時掌上承恩2, 而今冷落長門3。又是羊車4過也,月明花落黃昏。 【註釋】 1三十六宮:言宮殿之多。 2掌上承恩:傳說漢元帝皇后趙飛燕能在掌上舞蹈。極言其體態輕盈。 3長門:漢宮名。陳皇后失寵於武帝,別居長門宮。其後泛指后妃失寵之意。 4羊車:古代皇宮內所乘小車。 【評解】 這首宮詞描述一位宮女的境遇。上片從眼前「珠簾寂寂」的淒涼境況,回憶當年 「初選入」時,三十六宮第一」的情景。下片撫今追昔。當時承恩,而今冷落。眼前 「羊車」又過,令人不勝感慨。「月明花落黃昏」,語意雙關,益增惆悵。 全詞輕柔哀怨,委婉含蓄。寫盡封建帝王時代,宮女的不幸與悲哀。
鵲橋仙 春情
青林雨歇,珠簾風細,人在綠陰庭院。夜來能有幾多寒,已瘦了、梨花一半。 寶 釵無據,玉琴難托,合造一襟幽怨。雲窗霧閣事茫茫,試與問、杏梁雙燕。 【評解】 本詞緊扣「春」字以抒情懷。上片借景抒情。春雨暫歇,珠簾風細,幾許夜寒,而 人與梨花同瘦矣。下片著意抒情。 「寶釵無據,玉琴難托」,一襟幽怨,微露相思。結句「試與問、杏梁雙燕」。情 思纏綿,餘味無窮。 【集評】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梨花」句不著邊際,而自有人同花瘦之意。下闋 謂據本難言,心尤難托,況借釵琴寓意,則據托彌難。 故結句言雖窗閣分明在眼,而等於雲霧茫茫,如此幽怨襟懷,雙燕梁間,或可知其 彷彿。以幽渺之詞寓纏綿之意,乃善賦閒情者。
酹江月 夜涼
西風解事,為人間、洗盡三庚1煩暑。一枕新涼宜客夢,飛入藕花深處。冰雪襟懷, 琉璃世界,夜景清如許。劃然長嘯,起來秋滿庭戶。 應笑楚客2才高,蘭成愁悴,遺 恨傳千古。作賦吟詩空自好,不直一杯秋露。淡月闌干,微雲河漢,耿耿天催曙。此情 誰會,梧桐葉上疏雨。 【註釋】 1庚:與「更」通。 三庚:夜半。 2楚客:屈原。 【評解】 此詞寫秋夜感懷。上片寫清秋夜景。良夜西風,洗盡煩暑,一枕新涼,秋滿庭戶。 下片借景抒情。楚客才高,遺恨千古,作賦吟詩,不直秋露。耿耿秋夜,誰會此情。 「梧桐葉上疏雨」。秋風送愁,秋雨瀟瀟,而誰為知音!語意含蓄,極富情味。全詞清 新雅潔,寄寓殊深。 【集評】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上闋「夢入藕花」句有清新之思,「冰雪」二句見 其雅懷,「長嘯」句見其逸氣。下闋言哀郢懷湘,非特遺恨難償,即詞賦才名,亦不直 一杯秋露,寄慨殊纇。結句言會此微旨者,世鮮知音。知者惟梧桐疏雨,其超曠如是, 宜樓秋房以「泉石清士」目之。 何夢桂
摸魚兒
記年時、人人何處,長亭曾共杯酒。酒闌歸去行人遠,折不盡長亭柳。漸白首。待 把酒送君,恰又清明後。青條似舊,問江北江南,離愁如我,還更有人否。 留不住, 強把蔬盤瀹韭1。行舟又報潮候2。風急岸花飛盡也,一曲啼紅滿袖。春波皺。青草外、 人間此恨年年有。留連握手。數人世相逢,百年歡笑,能得幾回又。 【作者簡介】 何夢桂字巖叟,淳安(今浙江淳安)人,南宋度宗鹹淳元年省試第一,廷試一甲三 名。任監察御史。有《潛齋詞》一卷,見《四印齋所刻詞》。 【註釋】 1瀹:浸漬,煮。 韭:多年生植物,可供蔬食。 2潮候:潮信。 【評解】 此詞抒寫憶別與懷人之情。上片著意寫離亭送別。把酒送君,長亭折柳,離愁如我, 更有何人!下片寫留君不住,舟行漸遠。人世相逢,能有幾度!令人不勝感慨。通篇情 辭淒婉,餘韻悠長。 【集評】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離亭送友,前後一氣揮寫,筆健而辭婉,音淒而意 達,情文相生,結處更有餘慨。夢桂著有《潛齋詞》一卷。淳安朝曾登上第。 王月山
台城路 初秋
夜來疏雨鳴金井,一葉舞風紅淺。蓮渚1生香,蘭皋2浮爽,涼思頓欺班扇。秋光 冉冉3。任老卻蘆花,西風不管。清興難磨,幾回有句到詩卷。 長安故人別後,料征 鴻聲裡,畫闌憑遍。橫竹4吹商,疏砧5點月,好夢又隨雲遠。閒情似線,共系損柔腸, 不堪裁剪。聽著寒蛩,一聲聲是怨。 【作者簡介】 王月山,南宋人。身世不詳。《全宋詞》存其詞一首。 【註釋】 1渚:水中小洲,水邊。 蓮渚:水邊蓮花。 2蘭皋:有蘭草之岸。 3冉冉:行貌,漸進之意。 4橫竹:管樂器笛。 商:五音之一。 5砧:搗衣石。 【評解】 本詞緊扣「初秋」題意,借景抒懷。上片著重寫初秋景色。金井夜雨,一葉舞風。 秋光冉冉,老卻蘆花。下片抒懷人之情。故人別後,憑遍畫欄,橫竹吹商,好夢隨雲, 疏砧點月,愁聽寒蛩。通篇淒涼哀怨,和婉工麗,優美含蓄,抒情細膩。 【集評】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起筆用「紅淺」及「頓欺」字,即切定「初秋」。 乃秋聲甫動,已預愁秋老,感流光之過隙,洵秋士之善懷。以下純是懷人,情深一往, 蛩語砧聲,仍不脫秋意。 黃孝邁
湘春夜月
近清明,翠禽枝上消魂。可惜一片清歌,都付與黃昏。欲共柳花低訴,怕柳花輕薄, 不解傷春。念楚鄉1旅宿,柔情別緒,誰與溫存? 空尊夜泣,青山不語,殘照當門。 翠玉樓2前,惟是有、一陂湘水3,搖蕩湘雲。天長夢短,問甚時、重見桃根4?者次 第5、算人間沒個並刀6,剪斷心上愁痕。 【作者簡介】 黃孝邁字德夫,號雪舟,南宋詞人。有《雪舟長短句》一卷。劉克莊暮年曾為作序, 對他的詞作極為讚賞。認為「叔原、方回不能加其綿密」。 【註釋】 1楚鄉:指長江以南一帶。 2翠玉樓:指裝飾著綠色玉石的高樓。 3湘水:在湖南境內。 4桃根:桃葉,晉王獻之妾,其妹名桃根。這裡借指所戀之人。 5者次第:這許多情況。 6並刀:并州產快剪刀。杜甫詩:「焉得并州快剪刀,剪取吳淞半江水。」 【評解】 此詞有所寄托。作者以擬人化手法,抒寫憂心國事而無人瞭解的心情。上片言翠鳥 苦於清歌無人領會,柳花又不解自己的傷春之意,還有誰體貼自己的柔情。下片借景抒 懷。青山不語,殘月當門,不知何時,重見桃根,那得並刀剪斷愁痕。這裡明寫離愁, 暗抒因國事日非而悲恨落淚的情懷。全詞寫得清麗綿密,委婉含蓄。 【集評】 萬樹《詞律》:此調他無作者,想雪舟自度,風度婉秀,真佳詞也。 或謂首句明字起韻,非也,如此佳詞,豈有借韻之理! 查禮《銅鼓書堂遺稿》:情有文不能達、詩不能道者,而獨於長短句中,可以委宛 形容之,如黃雪舟自度《湘春夜月》云云。雪舟才思俊逸,天分高超,握筆神來,當有 悟入處,非積學所到也。劉後村跋雪舟樂章,謂其清麗,叔原、方回,不能加其綿密, 駸駸秦郎「和天也瘦」之作。後村可為雪舟之知音。 《藝蘅館詞選》麥孟畢云:時事日非,無可與語,感喟遙深。 唐圭璋《唐宋詞簡釋》:此首抒羈旅之感,上下片作法皆是即景生情。上片由聞入 情,下片由見入情,文筆宛妙。時近清明,聞翠禽已消魂,而黃昏清歌更不堪聞。「欲 共」兩句,自為呼應,韻致最勝。 「念楚鄉」三句,揭出旅況。換頭宕開,實寫眼前所見之青山殘照。湘水湘雲,境 既空闊,情亦淒悲。「天長」兩句,歎相見無期。「誰與溫存」與「甚時重見」兩問, 有淺深之別。末句,總申愁情,與白石之「算空有並刀,難剪離愁千縷」,結句相同。 劉辰翁
寶鼎現 春月1
紅妝春騎2,踏月影竿旗穿市3。望不盡、樓台歌舞,習習香塵蓮步底4。蕭聲斷、 約綵鸞5歸去,未怕金吾6呵醉。甚輦路、喧闐7且止,聽得念奴8歌起。 父老猶記 宣和9事,抱銅仙CD、清淚如水。還轉盼、沙河CE多麗。滉漾明光連邸第CF,簾影凍、 散紅光成綺CG。月浸葡萄CH十里,看往來、神仙才子,肯把菱花撲碎。  腸斷竹馬兒童CI,空見說、三千樂指CJ。等多時春不歸來,到春時欲睡。又說向 燈前擁髻,暗滴鮫珠墜CK。便當日親見霓裳CL,天上人間夢裡。 【作者簡介】 劉辰翁字會孟,號須溪,廬陵(今江西吉安)人。理宗景定三年考進士時,因廷試 對策忤權臣賈似道,被列入丙等。任濂溪書院山長(主持人)。宋亡,隱居不仕。有 《須溪集》。他生當宋亡之時,痛悼山河破碎,百姓流離,詞多悲咽淒苦,不勝怨憤; 也流露出詞人深摯的故國之思,黍離之悲。是遺民詞中之優秀作品。 【註釋】 1春月:元宵節。 2春騎:指游春的車馬。 3竿旗:竿上所掛的旗。 穿市:穿過市中街道。 4習習:本指微風,習習香塵是指塵土飛揚。蓮步:女子的行步足跡。 5綵鸞:這裡指游春女子。 6金吾:官名,掌管京城的守衛防務。 7甚:為什麼。 輦路:皇帝車馬經過的道路。 喧闐:人聲喧鬧。 8念奴:唐玄宗天寶年間名妓,善歌。這裡借指歌女。 9宣和:宋徽宗年號。 CD銅仙:即金銅仙人。這裡借指亡國恨。 CE沙河:即沙河塘,在錢塘南五里。田汝成《西湖遊覽志余》說: 「沙河,宋時居民甚盛,碧瓦紅簷,歌管不絕。」 多麗:形容沙河的繁華。 CF滉漾:即汪洋,形容水勢很大。 滉漾光明:指明亮的燈光反映在水面上閃爍不 停。邸第:富貴之家的住宅。 CG「簾影」兩句:是說簾影投在水上,波平則凝止不動,波動時隨著閃閃發光的水 面形成各種漣漪。 CH葡萄:形容水的顏色深碧如葡萄。 CI竹馬兒童:指出生於宋亡後的兒童。 竹馬:以竹杖當馬。 CJ三千樂指:三百人的樂隊。指,用來計算人數(每人有十指)。 CK擁髻:表示愁苦。《飛燕外傳·伶玄自敘》:「通德(伶玄妾)占袖顧視燭影, 以手擁髻,淒然淚下,不勝其悲。」 鮫珠:淚下如珍珠。 CL霓裳:即唐代名曲《霓裳羽衣曲》。藉以指宋代的歌舞。 【評解】 此詞作於元大德元年(1297),距宋亡已20年,表達了作者悲慟祖國恢復無望的淒 苦情懷。全詞共分三疊。上片述當日元夕之盛。紅妝春騎,千旗穿市,踏月花影,遊人 眾多。 而瓊樓入雲,歌舞連宵,寫盡當日盛況。中片寫父老記憶中之宣和舊事。朱邸豪華, 沙河多麗,散紅成綺,燈月交輝。下片寫眼前之冷落悲涼。回憶舊遊,往事如煙。燈前 憶想,黯然神傷。通篇淒涼哀婉,真摯感人。 【集評】 張孟浩《歷代詩餘引》:劉辰翁作《寶鼎現》詞,時為大德元年,自題曰丁酉元夕, 亦義熙舊人,只書甲子之意,其詞有云:「父老猶記宣和事,抱銅仙、清淚如水。」又 云:「腸斷竹馬兒童,空見說三千樂指。」又云:「向燈前擁髻,暗滴鮫珠墜,便當日 親見霓裳,天上人間夢裡。」反反覆覆,字字悲咽,真孤竹、彭澤之流。 楊慎《詞品》:詞意淒婉,與《麥秀》歌何殊? 陳廷焯《白雨齋詞話》;通篇煉金錯采,絢麗極矣;而一二今昔之感處,尤覺韻味 深長。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劉在宋末隱遁不仕,此為感舊之作。 上段先述元夕之盛,中段從父老眼中曾見宣和往事,朱邸豪華,銅街士女,只贏得 銅仙對泣,已極傷懷。下闋言大好春色而畏逢春色,有懷莫訴,歸向綠窗人燈前掩淚, 尤為淒黯。余早歲曾見東華燈市火樹銀花之盛,五十年來桑海遷流,亦若劉須溪之「夢 裡霓裳」矣。 唐圭璋《唐宋詞簡釋》:此首鋪寫當年月夜遊賞之樂,而一二字句鉤勒今情,即覺 興衰迥異,淒動心目。第一片,極寫當年遊人之眾、樓台之麗與歌舞之盛。第二片,更 記當年燈月交輝之美。第三片,回憶舊遊,恍如一夢,燈前想像,不頻淚墮。
永遇樂
余自己亥上元1誦李易安《永遇樂》,為之涕下。 今三年矣,每聞此詞,輒不自堪。遂依其聲2,又托之易安自喻。雖辭情3不及, 而悲苦過之。 璧月4初晴,黛雲5遠淡。春事誰主。禁苑嬌寒6,湖堤倦暖7,前度遽如許8。 香塵暗陌9,華燈明晝,長是懶攜手去。誰知道,斷煙禁夜CD,滿城似愁風雨。宣和CE 舊日,臨安南渡,芳景CF猶自如故。緗帙CG流離,風鬟三五CH,能賦詞最苦。江南無路 CI,鄜州今夜CJ,此苦又誰知否。空相對,殘釭無寐,滿村社鼓CK。 【註釋】 1己亥:即宋恭帝德祐元年(1275),宋亡前一年。 上元:即元宵節。 2依其聲:按照李清照原詞的聲律填詞。 3辭情:指文辭情采。 4璧月:圓月。璧:圓形的玉。 5黛云:青綠色的雲。 6禁苑:皇家園林。嬌寒:輕寒。 7倦暖:暖和得使人思睡。 8前度:暗用劉禹錫《重遊玄都觀》「前度劉郎今又來」詩意。 遽:忽然。 9香塵暗陌:塵霧遮暗了街道,指車馬眾多。 CD斷煙:炊煙斷,是指京城裡居民很少。 禁夜:禁止夜行。 CE宣和:宋徽宗年號。 CF芳景:風景。 CG緗帙(zhi):淺黃色書套。這裡指書籍。 CH風鬟三五:李清照《永遇樂》詞中:「風鬟霧鬢。」 三五:正月十五,即元宵 節。 CI江南無路:指寫本詞時宋亡已久,江南一帶都陷入敵手。 CJ鄜州:杜甫《月夜》詩:「今夜鄜州月,閨中只獨看。」作者此時亦離家在外, 故借杜甫思念鄜州的妻子來說明自己的心情。 CK釭:燈。 社鼓:節日祭神的鼓聲。 【評解】 本詞作者在宋亡前一年,曾因誦李清照懷念京洛舊事的《永遇樂》詞,而為之涕下。 三年之後,每聽到李清照的這首詞,便觸動自己的亡國之痛。本詞從回憶臨安盛時來反 襯目前國亡家破的心情。上片回憶臨安盛時,香暗塵陌、華燈明晝的情景,面對眼前 「斷煙禁夜」的境況,不勝今昔之感。下片從李清照《永遇樂》詞對宣和舊事的懷念, 寫到南宋亡後的無限感慨。全詞感情真摯,淒傷哀怨。
蘭陵王 丙子1送春
送春去。春去人間無路。鞦韆外、芳草連天,誰遣風沙暗南浦2。依依甚意緒。漫 憶海門飛絮3。亂鴉過,斗轉城荒,不見來時試燈處4。 春去。誰最苦。但箭雁5沉 邊,梁燕無主6。杜鵑聲里長門7暮。想玉樹凋土8,淚盤如露9。咸陽送客CD屢回顧。 斜日未能度。春去。尚來否。正江令恨別CE,庾信愁賦CF。蘇堤盡日風和雨。歎神遊故 國CG,花記前度CH。人生流落,顧孺子CI共夜語。 【註釋】 1丙子:即宋恭帝德祐二年(1276)。 2風沙:比喻敵人。 南浦:泛指送別之地。這裡借指江南水鄉。 3海門飛絮:指南下的幼帝。海門:海邊。 4斗轉:北斗轉則春回。 試燈:正月十五燈節前預賞燈節。 5箭雁:被箭射中受傷的雁。這句指被俘虜的南宋君臣。 6梁燕:樑上尋覓舊巢的燕子。這句指留在臨安等地散落無主的士大夫。 7長門:漢武帝時,陳皇后貶居的冷宮。這裡借指宋亡後臨安的宮殿。 8玉樹凋土:《晉書·庾亮傳》:「亮將葬,何充(會之)歎曰: 『埋玉樹於土中,使人情何能已』!」這裡是指那些為國犧牲的人。 9淚盤如露:指漢武帝在建章宮前造神明台,上有銅人手托盛露銅盤。魏明帝命人 把銅人從長安搬到洛陽,在拆卸時據說銅人眼中流下淚來。這裡以銅人淚滴露盤表示亡 國之痛。 CD咸陽送客:李賀在《金銅仙人辭漢歌》中說:「衰蘭送客咸陽道,天若有情天亦 老。」這裡藉以說明被俘人員的故國之思。 CE江令:江淹。他曾被黜任建安吳興令。見《梁書·江淹傳》。他著有《別賦》。 CF庾信:梁朝庾信出使北周,被留在北方不回,著有《愁賦》。這兩句是說南宋士 大夫被俘北上,滿懷離愁別恨。 CG神遊故國:被俘北上的人不可能南歸,對故國的繁華只能神遊而已。 CH花記前度:唐劉禹錫於憲宗元和年間從貶所被召回長安,因游玄都觀賞桃花作詩, 被執政者認為意有怨刺而又把他遠貶。劉於14年後又回長安重遊舊地,作《重遊玄都觀 詩》:「百畝庭中半是苔,桃花淨盡菜花開。種桃道士歸何處,前度劉郎今又來。」這 句是指離散各地的人,回到淪陷之後的臨安,見昔日如花美景已蕩然無存,不禁目擊心 傷。 CI孺子:指作者的兒子。以上三句是說因故國淪亡而流落山中,只能和兒子夜語, 共訴胸中哀痛之情。 【評解】 宋恭帝德祐二年三月,臨安被元軍攻破,恭帝及太后等被俘往北方。本詞作於暮春, 以送春為題,暗抒亡國之恨。全詞共三疊,均從「春去」開頭。上片寫人間無路,春將 何歸,風沙南浦,海門飛絮。故國陷落,幼帝飄海,前途難料。中片寫春去之後,誰最 淒苦,暗指南宋君臣被俘,去國離鄉,無限傷淒。下片問春去後,能否再來,暗示恭帝 被虜,不得南歸,南宋恢復無望。作者神遊故都,空憶繁華,不勝天涯流落之感。 【集評】 卓人月《詞統》:「送春去」二句悲絕,「春去誰最苦」四句淒清,何減夜猿;第 三疊悠揚悱惻,即以為《小雅》、《楚騷》可也。 張宗橚《詞林紀事》:按樊榭論詞作句,「『送春』苦調劉須溪」信然。 陳廷焯《白雨齋詞話》:題是送春,詞是悲宋,曲折說來,有多少眼淚。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雖以「送春」標題,每段首句皆以春去作起筆,而 其下則鴉過荒城,風沙迷目,不僅燈火闌珊之感。次段「杜鵑」句以下,長門日暮,悲 玉樹之凋殘;後段「蘇堤」句以下,故國神遊,憶花枝於前度,其思鄉戀闕,撫事懷人, 百愁並集,不獨「送春」也。清真倚此調,其次段、後段,皆在中權筆有頓挫。此作亦 在中樞以「杜鵑」、「蘇堤」句作換轉之筆,乃句意並到之作。 唐圭璋《唐宋詞簡釋》:此首題作送春,實寓亡國之痛。三片皆重筆發端振起,以 下曲折述懷,哀感彌深。「鞦韆外」三句,承「無路」,寫出一片淒迷景色。「依依」 句,頓宕。「漫憶」數句,大筆馳驟,歎當年之繁華已無覓處。第二片,歷數春之燕與 杜鵑,以襯人之傷春。第三片,歎故國好春,空餘神遊。末言人生流落之可哀。 周 密
花犯 水仙花
楚江湄1,湘娥2再見,無言灑清淚,淡然春意。 空獨倚東風,芳思誰寄?凌波路冷秋無際。香雲隨步起,漫記得、漢宮仙掌3,亭 亭明月底。 冰絲寫怨更多情,騷人恨,枉賦芳蘭幽芷。春思遠,誰歎賞國香4風味? 相將共、歲寒伴侶,小窗靜,沉煙熏翠被。 幽夢覺、涓涓清露,一枝燈影裡。 【作者簡介】 周密字公謹,號草窗,又號弁陽嘯翁、蕭齋、四水潛夫,濟南(今屬山東)人。曾 擔任過義烏縣令。宋亡後,不肯出來做官,寓居杭州。詩、詞、書、畫均有較深造詣, 生平著述甚多,有《蠟屐集》、《齊東野語》、《癸辛雜識》、《浩然齋雅談》、《弁 陽客談》、《武林舊事》、《澄懷錄》《雲煙過眼錄》等書。他的詞,風格和吳文英 (夢窗)相近,在文學史上並稱「二窗」。他編選的《絕妙好詞》,選錄南宋詞385首對 後人有較大的影響。 【註釋】 1湄:岸邊。 2湘娥:湘妃,喻水仙花。 3漢宮仙掌:漢武帝作柏梁、銅柱、承露仙人掌之屬,見《漢書·郊祀志》。 4國香:蘭為國香,此謂水仙為國香。 【評解】 這首詠花詞,詠物抒懷。上片寫花之丰神姿容。猶如湘娥再見,無言灑淚,春意淡 然。空倚東風,芳思誰奇!下片抒寫詩人惜花心情。天香國色,花無人賞,實令騷人深 恨。惟有自己與花相共,結為歲寒伴侶。全詞亦花亦人,委婉含蓄。 情意纏綿,饒有韻致。 【集評】 周濟《宋四家詞選》:草窗長於賦物,然惟此及瓊花二闋,一意盤旋,毫無渣滓。 他人縱極工巧,不免就題尋典,就典趁韻,就韻成句,墮落苦海矣。特拈出之,以為南 宋諸公針砭。 唐圭璋《唐宋詞簡釋》:此首上片寫花,下片寫人惜花,輕靈宛轉,韻致勝絕。起 寫花之姿容,繼寫花之內情,後寫花之丰神。換頭以下,惜花無人賦,花無人賞。「相 將共」以下,拍到己身。上是花伴人,下是人賞花,將人與花寫得繾綣纏綿,令人玩味 不盡。
玉京秋
長安獨客。又見西風、素月、丹楓,淒然其為秋也。因調夾鍾羽一解煙水闊,高林 弄殘照,晚蜩1淒切。碧砧度韻,銀床2飄葉。衣濕桐陰露冷,采涼花時賦秋雪3。歎 輕別,一襟幽事,砌蟲能說。 客思吟商還怯,怨歌長、瓊壺暗缺4。翠扇恩疏5,紅 衣香褪,翻成消歇。玉骨西風,恨最恨、閒卻新涼時節。楚簫咽,誰寄西樓淡月。 【註釋】 1蜩(tiao):蟬。 2銀床:井闌如銀,因稱銀床。 3秋雪:指蘆花。 4瓊壺暗缺:晉王敦酒後,詠魏武樂府:「老驥伏櫪,志在千里。 烈士暮年,壯心不已。」以如意擊唾壺為節,壺口盡缺(見《世說新語》)。 5翠扇恩疏:班婕好《怨詩行》有「裁成合歡扇,團團似明月」。 【評解】 此詞抒寫清秋感懷。上片通過寫景,微抒別恨。高林殘照,晚蜩淒切。一襟幽怨, 砌蟲訴說。下片抒情,將別恨層層深入。客思怯吟,怨歌悠長,翠扇恩疏,紅衣香褪。 時光如流,前事消歇,令人不勝悵恨。全詞淒婉含蓄,曲折有致。 【集評】 陳廷焯《白雨齋詞話》:此詞精金百煉,既雄秀,又婉雅,幾欲空絕古今,「暗」 字,其恨在骨。 譚獻《譚評詞辨》:南渡詞境湘處,往往出於清真。「玉骨」二句,髀肉之歎也。 唐圭璋《唐宋詞簡釋》:此首感秋而賦。起點晚景,次寫夜景。 「歎輕別」三句,入別恨。下片,承別恨層層深入。「客思」兩句,恨客居之無俚。 「翠扇」兩句,恨前事之消歇。「玉骨」兩句,恨時光之迅速。末揭出淒寂之感。
四字令 擬《花間》
眉消睡黃,春凝淚妝。玉屏1水煖微香。聽蜂兒打窗。箏2塵半床,綃痕半方。愁 心欲訴垂楊,奈飛紅3正忙。 【註釋】 1玉屏:玉飾屏風。 2箏:古樂器。 3飛紅:這裡指落花。 【評解】 此詞「擬《花間》」,極為神似。上片寫愁人心緒。玉屏香暖,蜂兒打窗,眼前春 色,亂人心緒。下片著意寫愁。垂楊落花,飄零風雨,愁緒滿懷,為誰低訴!全詞纏綿 哀怨,含情無限。 【集評】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蜂兒打窗與春色惱人、鶯啼驚夢,皆在幽靜境中擾 亂愁人心緒。下闋寫愁,用兩半字,便覺含情無限。 「垂楊」二句飄零風雨,自顧不遑,何暇聽人之低鬟訴怨耶!此詞神似《花間》。 張 炎
解連環 孤雁
楚1江空晚。悵離群萬里,怳然2驚散。自顧影、欲下寒塘3,正沙淨草枯,水平 天遠。寫不成書4,只寄得、相思一點。料因循5誤了,殘氈擁雪6,故人心眼。  誰憐旅程荏苒7。漫長門夜悄,怳箏彈怨。想伴侶、猶宿蘆花,也曾念春前,去 程應轉。暮雨相呼,怕驀地、玉關重見8。未羞他、雙燕歸來,畫簾半卷。 【作者簡介】 張炎字叔夏,號玉田,又號樂笑翁。祖居陝西鳳翔,寓居臨安。宋亡後,張炎飄泊 流蕩,曾經到大都(今北京市)謀求官職,失意而歸。 有《山中白雲詞》留傳後世,存詞三百餘首,其中有些寄寓著對國家命運和個人身 世的感慨。他還著有論詞的專著《詞源》,對後界詞人有一定影響。 【註釋】 1楚:泛指南方。 2怳(huǎng)然:惆悵失意的樣子。 3欲下寒塘:受驚離群成為孤雁,欲飛下寒塘又顧影而自傷孤單。 唐崔塗《孤雁》詩:「暮雨相呼疾,寒塘欲下遲。」 4寫不成書:雁群在飛行時,常排列成行,隊行如字。孤雁在天上只有一點,排不 成字,而只能帶回來一點相思之意。 5因循:拖延。 6殘氈擁雪:指漢蘇武被匈奴所拘的故事。 7荏苒:展轉。指時光流逝。 8怕驀(mo)地:倘忽然。 玉關:玉門關。 【評解】 這首詞,通過描寫離群孤雁,抒發羈旅之愁,飄泊之怨。 字裡行間,蘊含著國破家亡的哀思。上片寫孤雁離群失侶的孤淒之感與相思之情。 下片將人與雁的羈旅哀怨之情,一併寫出。詞中無一字直說題面,卻又處處與題意相綰 合。喻意貼切,曲折有致。張炎詞,原以詠物稱著詞壇,更因此詞而獲「張孤雁」之雅 稱。全詞文筆婉曲,工致入化,情思綿邈,深摯感人。 【集評】 許昂霄《詞綜偶評》:「暮雨相呼疾,寒塘欲下遲。」唐崔塗《孤雁》詩也。 譚獻《譚評詞辨》:起是側入而氣傷於僄。「寫不成書」二句,若檇李之有指痕; 「想伴侶」二句,清空如話;「暮雨」二句,若浪花之圓蹴,頗近自然。 繼昌《左庵詞話》:「寫不成書,只寄得相思一點。」沈昆詞:「奈一繩雁影,斜 飛點點,又成心字。」周星譽詞:「無賴是秋鴻,但寫人人,不寫人何處。」三詞詠雁 字名目巧思,皆不落恆蹊。 孔行素《至正直記》:錢塘張叔夏……嘗賦《孤雁》詞,有「寫不成書,只寄得相 思一點」,人皆稱之曰「張孤雁」。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孤雁》與《春水》詞皆玉田少年擅名之作,晚年 無此精湛矣。孔行素稱玉田以此詞得名,人以「張孤雁」稱之。「寫不成書」二句寫 「孤」字入妙,即懷人之作,亦極纏綿幽渺之思,況詠孤雁,入雁雙關,允推絕唱。下 闋「伴侶」以下數語替孤雁著想,沙岸蘆花,念其故侶,空際傳情,不讓唐人「暮雨相 呼疾,寒塘欲下遲」之句。借喻人事,亦停雲之誼,故劍之思也。結句以雙燕相形,別 饒風致,且自喻貞操也。 唐圭璋《唐宋詞簡釋》:此首詠孤雁。「楚江」兩句,寫雁飛之處。 「自顧影」三句,寫雁落之處。「離群」、「顧影」,皆切孤雁。「寫不」兩句, 言雁寄相思,寫出孤雁之神態。「料因循」兩句,用蘇武雁足系書事,寫出人望雁之切。 換頭,言雁聲之悲。「想伴侶」三句,懸想伴侶之望己。「暮雨」兩句,言己之望伴侶。 末以雙燕襯出孤雁之心跡。
高陽台 西湖春感
接葉巢鶯1,平波卷絮2,斷橋3斜日歸船。能幾番游,看風又是明年。東風且伴 薔薇住,到薔薇、春已堪憐。更淒然。萬綠西泠4,一抹荒煙。 當年燕子知何處,但 苔深韋曲5,草暗斜川6。見說7新愁,如今也到鷗邊8。無心再續笙歌楚,掩重門、 淺醉閒眠。 莫開簾。怕見飛花,怕聽啼鵑。 【註釋】 1接葉巢鶯:鶯兒將巢築在密集的葉叢裡。 2平波卷絮:輕絮飛落湖上,被微波緩緩地捲入水中。 3斷橋:在孤山側面白沙堤東,裡湖和外湖之間。 4西泠(ling):橋名,在孤山下,將裡湖和後湖分開。 5韋曲:在陝西長安城南皇子陂西,唐時韋氏世居此地,故名韋曲。 6斜川:在江西星子、都昌兩縣之間。陶淵明有《游斜川》詩,寫斜川的風景。 7見說:聽說。 8鷗邊:即白鷗。 【評解】 本詞借詠西湖抒寫亡國哀思。上片寫暮春景色。密葉藏鶯,平波卷絮,曾幾何時, 春光已老。眼前萬綠西泠,一抹荒煙,更覺淒然。下片抒情。當年燕子,飛往何處!但 是苔深韋曲,草暗斜川。回首往事,已成舊夢。昔日笙歌,無心再續。飛花啼鵑,亦不 願聞見。作者之滿懷愁緒可以想見。全詞低徊往復,淒涼幽怨。 【集評】 陳廷焯《白雨齋詞話》:玉田《高陽台》,淒涼幽怨,郁之至,厚之至,與碧山如 出一手,樂笑翁集中亦不多見。 譚獻《譚評詞辨》:「能幾番」二句,運掉虛渾。「東風」二句,是措注,惟玉田 能之,為他家所無。換頭見章法,玉田云:「最是過變不可斷了曲意」是也。 《藝蘅館詞選》麥孟華云:亡國之音哀以思。 沈祥龍《論詞隨筆》:詞貴愈轉愈深,稼軒云:「是他春帶愁來,春歸何處,卻不 解帶將愁去。」玉田云:「東風且伴薔薇住,到薔薇春已堪憐。」下句即從上句轉出, 而意更深遠。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夏閏庵云:「此詞深婉之至,虛實兼到,集中壓卷 之作。」起二句寫春景,工煉而雅。「看花」二句已表出春感。「東風」二句以才人遘 末造,即飲香名,已傷遲暮,與殘春之薔薇何異。「淒然」三句與「燕子」四句,皆極 寫其臨流憑弔之懷。 「新愁」二句悵王孫之路泣,何等蘊藉。「笙歌」以下五句夢斷朝班,心甘退谷, 本欲以「閒眠淺醉」,送此餘生,鵑啼花落,徒惱人懷耳! 唐圭璋《唐宋詞簡釋》:此首西湖春感,沉哀沁人。「接葉」三句,平起,點明地 時景物。「能幾番」兩句,陡轉,歎盛時無常,警動之至。 「東風兩句,自為開合,寄慨亦深。「更」字進一層寫景,「萬綠」八字,寫足湖 上春盡,一片慘淡迷離之景。換頭承上,提問燕歸何處。「但」字領兩句,歎春去、燕 去,繁華都歇。「見說」兩句,以鷗之愁襯人之愁。「無心」兩句,實寫人之愁態。江 山換劫,閉門醉眠,此心真同槁木死灰矣。末以撇筆作收,飛花、啼鵑,徒增人之愁思, 故不如不聞不見也。
清平樂 平原放馬
轡搖銜鐵1,蹴2踏平原雪。勇趁軍聲曾汗血3,閒過昇平時節。 茸茸春草天涯, 涓涓野水晴沙4。多少驊騮5老去,至今猶困鹽車。 【註釋】 1轡:韁繩。 銜鐵:俗稱馬嚼子。 2蹴(cu):踢、踩。 3趁:追逐,奔馳之意。 汗血:古代良馬名。傳說日行千里,流汗如血。 4涓涓:流水聲。 野水:野外小河的流水。 晴沙:天氣晴朗,河水清澈,陽光 照耀,連水底的沙都可看見。 5驊騮:名馬,千里馬。 【評解】 這首詠物詞,通過對馬的描寫,抒發作者的感慨。上片寫此馬當年曾平原踏雪、勇 趁軍聲。而今卻閒度時光,棄置不用。下片寫冬去春來,時光如流,不少「驊騮」駿馬, 至今猶困鹽車。全詞含蓄蘊藉,喻意深刻,而作者懷才不遇,有志難申的感慨,也盡在 不言之中。
渡江雲
山陰久客,一再逢春,回憶西杭,渺然愁思山空天入海,倚樓望極,風急暮潮初。 一簾鳩外雨1,幾處閒田,隔水動春鋤。新煙禁柳,想如今、綠到西湖。猶記得、當年 深隱,門掩兩三株。 愁余。 荒洲古漵2,斷梗疏萍,更飄流何處。空自覺、圍羞帶減,影怯燈孤。長疑即見桃 花面3,甚近來、翻致無書。書縱遠,如何夢也都無。 【註釋】 1鳩外雨:春雨。 2淑:水浦。 3桃花面:唐崔護詩:「人面桃花相映紅。」 【評解】 此詞為傷離念遠之作。上片寫山陰風景,抒故國之思。一簾鳩雨,幾處春耕,客中 逢春,引起對故鄉的懷念。下片抒懷憶友。久客他鄉,飄萍無定,圍羞帶減,影怯煙孤。 別後不僅無書,至今「夢也都無」。全詞哀怨纏綿,宛轉曲折,清麗雅潔,舒捲自如。 【集評】 許昂霄《詞綜偶評》:曲折如意。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通首警動,無懈可擊。前三句寫山陰臨江風景。以 下三句兼狀鄉居。「隔水動春鋤」五字有唐人詩味。 「新煙」四句因客裡逢春,回思故園。下闋寫客懷而兼憶友。夏閏庵評此詞云: 「宛轉關生,情真景真。」此等詞與屯田、片玉沆瀣一氣,不得謂南宋人不如北宋也。 唐圭璋《唐宋詞簡釋》:此首傷離念遠。起寫倚樓所見遠景,次寫倚樓所見近景。 「新煙」兩句,念及西河風光之好。「猶記得」兩句,念及舊居之適。下片抒情,純以 詠歎出之。「愁余」四句,歎己之飄流無定。「空自覺」兩句,歎己之日愈銷減。「長 疑」兩句,歎別久無書。末句,就無書反詰無夢,層層深婉。 薛礪若《宋詞通論》:他一生最好浪游,曾遠上燕、薊,往來於浙東西,尤留戀心 醉於西子湖畔。他的詞極空靈清麗,集中絕無拙滯語。 ……如天際浮雲,隨風舒捲,確能自成一格。

上一頁   回首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