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約詞
十三


    姜 夔
淡黃柳
 客居合肥1南城赤欄橋之西,巷陌淒涼,與江左異。  唯柳色夾道,依依可憐。因度此闋,以紓2客懷。 空城曉角,吹入垂楊陌3。馬上單衣寒惻惻4,著盡鵝黃嫩綠,都是江南舊相識。  正岑寂5。明朝又寒食。強攜酒、小橋宅6。怕梨花落盡成秋色。燕燕飛來,問春何 在,唯有池塘自碧。 【作者簡介】 姜夔字堯章,別號白石道人,饒州鄱陽(屬江西)人。一生不曾做官,卻曾漫遊過 長江中、下游的兩湖和江、浙一帶,交遊廣,生活經歷豐富。他擅長詩詞,精通音律與 書法,是南宋詞壇上成就較高、較有影響的作家。他以離別相思、紀游詠物或慨歎身世 為詞的主要題材。 也有關心國事、同情人民疾苦的部分作品。他的詞音律和諧,造語凝煉,想像豐富, 意境清幽。尤擅長托物比興和景物描寫,工麗精緻,在宋詞發展史上有重要地位。 【註釋】 1客居合肥:時在宋光宗紹熙二年(1191)。 2紓(shū):解除、排除,寬解。 3垂楊陌:楊柳飄拂的小巷。 4惻惻:寒冷淒惻。 5岑寂:寂靜。 6小橋宅:姜夔在合肥情侶的住宅。 【評解】 這是作者的自製曲。通篇寫景,而作者寄居他鄉,傷時感世的愁懷,盡在不言之中。 上片寫客居異鄉的感受。垂楊巷陌,馬上輕寒,邊城春色,舉目淒涼。而眼前柳色, 「鵝黃嫩綠」,卻與江南相似。下片寫惜春傷春情緒。清明攜酒,唯怕花落春去。全詞 意境淒清冷雋,用語清新質樸。在柳色春景的描寫中,作者的萬般愁緒,無限哀怨之情, 也就巧妙自然、不著痕跡地表現出來。 【集評】 鄭文焯《鄭校白石道人歌曲》:長吉有「梨花落盡成秋苑」之句,白石正用以入詞, 而改一「色」字協韻。當時清真、方回多取賀詩雋句為面。 譚獻《譚評詞辨》:白石、稼軒,同音笙磬,但清脆與鏜鎝異響,此事自關性分。 黃花庵《花庵詞選》:詞極精妙,不減清真,其高處有美成所不能及。
暗香
辛亥1之冬,予載雪詣石湖2。止既月3,授簡4索句,且征新聲5。作此兩曲, 石湖把玩不已,使工伎隸習6之,音節諧婉,乃名之曰「暗香」、「疏影」。 舊時月色,算幾番照我,梅邊吹笛。喚起玉人,不管清寒與攀摘。何遜7而今漸老, 都忘卻、春風詞筆。但怪得8、竹外疏花,香冷入瑤席。 江國,正寂寂,歎寄與路遙, 夜雪初積。翠尊9易泣,紅萼CD無言耿相憶。長記曾攜手處,千樹壓、西湖寒碧。又片 片、吹盡也,幾時見得。 【註釋】 1辛亥:光宗紹熙二年。 2石湖:在蘇州西南,與太湖通。范成大居此,因號石湖居士。 3止既月:指住滿一月。 4簡:紙。 5征新聲:徵求新的詞調。 6工伎:樂工、歌妓。隸習:學習。 7何遜:南朝梁詩人,早年曾任南平王蕭偉的記室。任揚州法曹時,廨捨有梅花一 株,常吟詠其下。後居洛思之,請再往。抵揚州,花方盛片,遜對樹彷徨終日。杜甫詩 「東閣官梅動詩興,還如何遜在揚州。」 8但怪得:驚異。 9翠尊:翠綠酒杯,這裡指酒。 CD紅萼:指梅花。 耿:耿然於心,不能忘懷。 【評解】 此詞詠梅懷人,思今念往。據夏承燾《姜白石詞編年箋校》稱:「作於辛亥之冬, 正其最後別合肥之年」,而「時所眷者已離合肥他去」。由此可知是指合肥舊事。上片 寫「舊時」梅邊月下的歡樂;「而今」往事難尋的淒惶。兩相對照,因而對梅生「怪」, 實含無限深情。下片寫路遙積雪,江國寂寂,紅萼依然,玉人何在!往日的歡會,只能 留在「長記」中了。低徊纏綿,懷人之情,溢於言表。全詞以婉曲的筆法,詠物而不滯 於物,言情而不拘於情;物中有情,情中寓物。情思綿邈,意味雋永。 【集評】 周濟《介存齋論詞雜著》:惟《暗香》、《疏影》二詞,寄意題外,包蘊無窮,可 以與稼軒伯仲。 張炎《詞源》:白石《疏影》、《暗香》等曲,不惟清真,且又騷雅,讀之使人神 觀飛越。 許昂霄《詞綜偶評》:二詞(《疏影》、《暗香》)如絳雲在霄,舒捲自如;又如 琪樹玲瓏,金芝布護。 鄧廷禎《雙硯齋隨筆》:姜石帚之「長記曾攜手處,千樹壓、西湖寒碧。」狀悔之 多,皆神情超越,不可思議,寫生獨步也。 周濟《宋四家詞選》:前半闋言盛時如此,衰時如此。後半闋想其盛時,想其衰時。 王闓運《湘綺樓詞選》:此二詞最有名,然語高品下,以其貪用典故也。又云:如 此起法,即不是詠梅矣。 鄭文焯《鄭校白石道人歌曲》:案此二曲為千古詞人詠梅絕調。以托喻遙深,自成 馨逸;其暗香一解,凡三字句逗皆為夾協。夢窗墨守綦嚴,但近世知者蓋寡,用特著之。 譚獻《譚評詞辯》:石湖詠梅,是堯章獨到處。「翠尊」二句,深美有騷、辨意。 唐圭璋《宋詞三百首箋注》:劉體仁雲,落筆得「舊時月色」四字,便欲使千古作 者,皆出其下。又云:詠梅嫌純是素色,故用「紅萼」字,此謂之破色筆。又恐突然, 故先出「翠尊」字配之;說來甚淺,然大家亦不為,此用意之妙,總使人不覺,則烹鍛 之功也。
鷓鴣天
元夕有所夢
肥水1東流無盡期。當初不合種相思2。夢中未比丹青3見,暗裡忽驚山鳥啼。  春未綠4,鬢先絲。人間別久不成悲。誰教歲歲紅蓮5夜,兩處沉吟各自知。 【註釋】 1肥水:源出安徽合肥西南紫蓬山,東流經合肥入巢湖。 2種相思:種下相思之情。 3丹青:泛指畫像。 4春未綠:本詞作於正月,這時氣候很冷,草未發芽,所以說春未綠。 5紅蓮:指燈。 【評解】 作者曾幾度客遊合肥,並與一歌妓相愛。當時的歡聚,竟成為他一生頗堪回憶的往 事。在記憶中,她的形象十分鮮明。 然而伊人遠去,後會無期。回首往事,令人思念不已,感慨萬千。夢中相見,又被 山鳥驚醒。思念之苦,真覺得「當初不合種相思」了。愁思綿綿,猶如肥水東流,茫無 盡期。誰使兩人年年元宵之夜,各自有心頭默默重溫當年相戀的情景! 詞中所流露的傷感與愁思,即是為此而發。全詞深情繾綣,纏綿哀婉。 【集評】 陳思《白石道人年譜》:案所夢即《淡黃柳》之小橋宅中人也。 鄭文焯《鄭校白石道人歌曲》;紅蓮謂燈,此可與《丁未元日金陵江上感夢》之作 參看。 唐圭璋《唐宋詞簡釋》:此首元夕感夢之作。起句沉痛,謂水無盡期,猶恨無盡期。 「當初」一句,因恨而悔,悔當初錯種相思,致今日有此恨也。「夢中」兩句,寫纏綿 顛倒之情,既經相思,遂不能忘,以致入夢,而夢中隱約模糊,又不如丹青所見之真。 「暗裡」一句,謂即此隱約模糊之夢,亦不能久做,偏被山鳥驚醒。換頭,傷羈旅之久。 「別久不成悲」一語,尤道出人在天涯況味。「誰教」兩句,點明元夕,兼寫兩面, 以峭勁之筆,寫繾綣之深情,一種無可奈何之苦,令讀者難以為情。
點絳唇
丁未1冬,過吳松作
燕雁無心,太湖西畔隨雲去。數峰清苦。商略2黃昏雨。 第四橋3邊,擬共天隨 4住。今何許?憑闌懷古,殘柳參差舞。 【註釋】 1丁未:宋孝宗淳熙十四年(1187)。 吳松:即今吳江。本年春,姜夔曾由楊萬 裡介紹到蘇州去見范成大。 2商略:商量,醞釀。此處指遙望山峰,雨意很濃。 3第四橋:指吳江城外的甘泉橋。鄭文焯《絕妙好詞校錄》:「宋詞凡用四橋,大 半皆謂吳江城外之甘泉橋……。《蘇州志》:甘泉橋舊名第四橋。」 4天隨:晚唐陸龜蒙,號天隨子,隱居吳江。 【評解】 此詞為作者自湖州往蘇州,道經吳松所作。乃小令中之名篇。雖只41字,卻深刻地 傳出了姜夔「過吳松」時「憑欄懷古」的心情。上片寫景。「燕雁」、「數峰」,不僅 寫景狀物出色,且用擬人化手法,使靜物飛動,向為讀者稱讚。下片因地懷古。「殘柳 參差舞」,使無情物,著有情色,道出了無限滄桑之感。全詞委婉含蓄,引人遐想。 【集評】 卓人月《詞統》:「商略」二字誕妙。 陳廷焯《白雨齋詞話》:白石長調之妙,冠絕南宋;短章亦有不可及者,如《點絳 唇》一闋,通首只寫眼前景物,至結處云:「今何許? 憑闌懷古,殘柳參差舞。」感時傷事,只用「今何許」三字提倡,「憑闌懷古」下, 僅以「殘柳」五字詠歎了之,無窮哀感,都在虛處。令讀者弔古傷今,不能自止,洵推 絕調。 陳思《白石道人年譜》:案此闋為誠齋以詩送謁石湖,歸途所作。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欲雨而待「商略」,「商略」而在「清苦」之「數 峰」,乃詞人幽渺之思。白石泛舟吳江,見太湖西畔諸峰,陰沉欲雨,以此二句狀之。 「憑闌」二句其言往事煙消,僅餘殘柳耶?抑謂古今多少感慨,而垂楊無情,猶是臨風 學舞耶?清虛秀逸,悠然騷雅遺音。
小重山令
潭州1紅梅人繞湘2皋月墜時,斜橫花樹小,浸愁漪。一春幽事有誰知?東風冷, 香遠茜2裙歸。 鷗去昔游非。 遙憐花可可、夢依依。九疑雲杳斷魂啼,相思血,都沁4綠筠枝。 【註釋】 1潭州:今湖南長沙市。 2湘:湘江,流經湖南。 皋:岸。 3茜:大紅色。 4沁:滲透。 【評解】 此詞以詠梅為題,抒弔古懷人之情。上片寫景。首兩句點出「潭州」與「梅花」。 「東風」兩句,因物及人。梅苑人歸,蘅皋月冷。一春幽事,有誰得知。下片抒情。鷗 去之後,昔游全非。因今思昔,感懷弔古。相思血淚,都沁綠枝。全詞即梅即人,亦景 亦情。清新雅麗,淒婉工巧。 【集評】 黃昇《中興以來絕妙詞選》卷六:白石道人,中興詩家名流,詞極精妙,不減清真 樂府,其間高處,有美成所不能及。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感懷弔古,愁並毫端。其淒麗之致,頗似東山、淮 海。 史達祖
綺羅香 詠春雨
做冷欺花1,將煙困柳2,千里偷催春暮。盡日冥迷3,愁裡欲飛還住。驚粉重、 蝶宿西園,喜泥潤、燕歸南浦。最妨它、佳約風流,鈿車4不到杜陵路。 沉沉江上望 極,還被春潮晚急,難尋官渡5。隱約遙峰,和淚謝娘6眉嫵。臨斷岸、新綠生時,是 落紅、帶愁流處。記當日、門掩梨花,剪燈深夜語7。 【作者簡介】 史達祖,字邦卿,號梅溪,汴(河南開封)人。韓侂胄任相,達祖為其堂吏,撰擬 文稿。韓伐金失敗被誅,達祖受黥刑(面頰刺字),死於貶所。他的詞,輕盈綽約,細 膩工巧,清新閒約,長於詠物。有《梅溪詞》一卷。 【註釋】 1做冷欺花:春寒多雨,妨礙了花開。 2將煙困柳:春雨迷濛,如煙霧環繞柳樹。 3盡日冥迷:整日春雨綿綿。 4鈿車:華美的車子。杜陵:漢宣帝陵墓所在地。當時附近一帶住的多是富貴之家, 故用來借指繁華的街道。 5官渡:用公家渡船運送旅客。 6謝娘:唐代歌妓,後世泛指歌女。這兩句是寫煙雨籠罩遠處的山峰,像謝娘被淚 沾濕的眉毛那樣嫵媚好看。 7剪燈深夜語:李商隱《夜雨寄北》:「何當共剪西窗燭,卻話巴山夜雨時。」 【評解】 這首詠物詞,以多種藝術手法摹寫春雨纏綿的景象。上片寫近處春雨。蝶驚粉重, 燕喜泥潤。佳期被阻,鈿車不行。 下片寫遠處春雨。春潮晚急,群山迷濛,新綠落紅,帶愁流去。通篇不著「雨」字, 卻處處貼切題意。用語工麗,意境清幽。 【集評】 周濟《介存齋論詞雜著》:梅溪甚有心思,而用筆多涉尖巧,非大方家數,所謂 「一鉤勒即薄者」。 黃昇《花庵詞選》:「臨斷岸」以下數語,最為姜堯章稱讚。 李攀龍《草堂詩餘雋》;語語淋漓,在在潤澤,讀此將詩聲徹夜雨聲寒,非筆能興 雲乎! 黃蓼園《蓼園詞選》:愁雨耶?怨雨耶?多少淑偶佳期,盡為所誤,而伊仍浸淫漸 漬,聯綿不已,小人情態如是,句句清雋可思,好在結二語寫得幽閒貞靜,自有身份, 怨而不怒。 許昂霄《詞綜偶評》:綺合繡聯,波屬雲委。「盡日冥迷」二句,摹寫入神。「記 當日」二句,如此運用,實處皆虛。 先著、程洪《詞潔》:無一字不與題相依,而結尾始出雨字,中邊皆有。前後兩段 七字句,於正面尤著到。如意寶珠,玩弄難於釋手。 孫麟趾《詞徑》:詞中四字對句,最要凝煉。如史梅溪云:「做冷欺花,將煙困柳」 只八個字已將春雨畫出。 周爾墉《周批絕妙好詞》:法度井然,其聲最和。 繼昌《左庵詞話》:史達祖春雨詞,煞句「記當日門掩梨花,剪燈深夜語。」就題 烘襯推開去,亦是一法。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此調體物殊工,與碧山之詠蟬,玉田之詠春水,白 石之詠蟋蟀,皆能融情景於一篇者。虞山毛晉心醉其《雙雙燕》詞,但「柳昏花螟」自 是名句,而全篇多詠燕,僅於結處見意,不若此調之情文並茂也。起三句吸春雨之神。 四、五句關合聽雨之情。「蝶」、「燕」二句從側面寫題,「驚」、「喜」二字為蝶燕 設想,殊妙。「佳期」句承愁雨之意,寫到懷人,以領起後幅。轉頭處言臨江望遠,意 境開拓。以山喻眉,以雨喻淚,常語也,眉黛與淚痕合寫,便成雋語。上闋言近處庭院 之雨,後言遠處江湖之雨。「新綠」二句非特江干風景,而送春念遠,皆在其中。「落 紅」句造語尤工。結句聽雨西窗,雖意所易到,而回首當年,以「梨花門掩」,點染生 姿,覺餘音繞樑也。
雙雙燕 詠燕
過春社1了,度2簾幕中間,去年塵冷3。差池4欲住,試入舊巢相並。還相雕樑 藻井5,又軟語商量不定。飄然快拂花梢,翠尾分開紅影6。 芳徑7,芹泥8雨潤。 愛貼地爭飛,競誇輕俊。紅樓歸晚,看足柳昏花暝。應自棲香正穩9。便忘了、天涯芳 信CD。愁損翠黛雙蛾CE,日日畫欄獨憑。 【註釋】 1春社:春分前後祭社神的日子叫春社。 2度:飛過。 3塵冷:指舊巢冷落,佈滿塵灰。 4差(cī)池:指燕子羽毛長短不齊。 5相:細看。 藻井:天花板。 6紅影:指花影。 7芳徑:花草芳芬的小徑。 8芹泥:燕子所銜之泥。 9「應自」句:該當睡得香甜安穩。 自:一作「是」。 CD天涯芳信:指出外的人給家中妻子的信。 CE翠黛:畫眉所用的青綠之色。雙蛾:雙眉。 【評解】 這首詞作者飽和著感情,描繪了春燕重歸舊巢,軟語多情,花間競飛,輕盈俊俏的 神態。也抒寫了「日日畫欄獨憑」者所希冀和追求的那種自由、愉快、美滿的生活。上 片寫雙燕重歸舊巢。下片寫雙燕飛游的適意和樓中婦女的幽思。 全詞構思精巧,刻畫細膩。形象優美,委婉多姿。清新柔麗,不落俗套。洋溢著生 活情趣,使人獲得美的享受。 【集評】 黃昇《花庵詞選》:形容盡矣。……姜堯章最賞其「柳昏花暝」之句。 王士禛《花草蒙拾》:僕每讀史邦卿詠燕詞,以為詠物至此,人巧極天工錯矣。 沈際飛《草堂詩餘正集》:「欲」字、「試」字、「還」字、「又」字入妙,「還 相」字是星相之相。 卓人月《詞統》:不寫形而寫神,不取事而取意,白描高手。 賀裳《皺水軒詞筌》:常觀姜論史詞,不稱其「軟語商量」,而賞其「柳昏花暝」, 固知不免項羽學兵法之恨。 許昂霄《詞綜偶評》:清新俊逸。 戈載《七家詞選》:美則美矣,而其韻庚青,雜入真文,究為玉瑕珠纇。 譚獻《譚評詞辨》:起處藏過一番感歎,為「還」字、「又」字張本。「還相」二 句,挑按見指法,再搏弄便薄。「紅樓」句換筆,「應自」句換意,「愁損」二句收足, 然無餘味。 王國維《人間詞話》:賀黃公謂姜論史詞,不稱其「軟語商量」,而稱其「柳昏花 暝」,固知不免項羽學兵法之恨;然「柳昏花暝」,自是歐、秦輩句法,前後有畫工、 化工之殊,吾從白石,不能附合黃公矣。 黃蓼園《蓼園詞選》:「棲香」下至末,似指朋友間有不能踐言者。 鄭文焯《絕妙好詞校錄》:史梅溪《雙雙燕》「還相雕樑藻井」,按《表異錄》, 綺井亦名藻井,又名斗八。今俗曰天花板也。 周爾墉《周評絕妙好詞》:史生穎妙非常,此詞可謂能盡物性。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歸來社燕,回憶去年,題前著筆,便戀旋轉之地。 巢痕重拂,猶徵人之返故居,詠燕亦隱含人事。歐陽永叔愛誦詠燕詩「曉窗驚夢語匆匆」 句,此詞云「商量不定」,為燕語傳神尤妙。「芳徑」四句賦題正面。「柳昏花暝」傳 為名句,多少朱門興廢,皆在「看足」兩字之中。毛晉云「余幼讀《雙雙燕》詞,便心 醉梅溪」。於刻《梅溪詞》後,特標出之。結句因燕書未達,念及倚闌人,餘韻悠然。 唐圭璋《唐宋詞簡釋》:此首詠燕,神態逼真,靈妙非常。「過春社了」三句,記 燕來之時。「差池」兩句,言燕飛入巢。「還相」兩句,摹寫燕語。「欲」字、「試」 字、「還」字、「又」字皆寫足雙燕之神。 「飄然」兩句,寫燕飛去,儼然畫境。換頭承上,寫燕之路。「愛貼地」兩句,寫 燕飛之勢。「紅樓」兩句,換筆寫燕歸。「看足柳昏花暝」一句,說盡雙燕遊樂之情。 「應自」兩句,換意寫燕雙棲,意義完畢。末結兩句,推開,特點人事,蓋用燕歸人未 歸之意。「獨憑」與雙棲映射,最為俊巧。
臨江仙 閨思
愁與西風應有約,年年同赴清秋。舊遊簾幕記揚州。一燈人著夢,雙燕月當樓。  羅帶鴛鴦塵暗澹1,更須整頓風流2。天涯萬一見溫柔。瘦應因此瘦,羞亦為郎羞。 【註釋】 1澹:「淡」的異體字。 2風流:這裡指風韻。 【評解】 這是一首閨中懷人詞。上片寫年年清秋,愁與西風俱來。 「一燈人著夢,雙燕月當樓」,寫出了閨中人孤獨寂寞的境況。 下片言「羅帶鴛鴦,塵灰暗淡。」睹物思人,不勝感懷。「瘦應因此瘦,羞亦為郎 羞」,寫盡閨中相思之苦。全詞抒情委婉,工麗別緻。 【集評】 姜夔《梅溪詞序》(《中興以來絕妙詞選》卷七引):梅溪詞奇秀清逸,有李長吉 之韻,蓋能融情景於一家,會句意於兩得。 王士禛《花草蒙拾》:宋南渡後,梅溪、白石、竹屋、夢窗諸子,極妍盡態,反有 秦、李未列者。雖神韻天然處或減,要自令人有觀止之歎,正如唐絕句,至晚唐劉賓客、 杜京兆,妙處反進青蓮、龍標一塵。
夜合花
柳鎖鶯魂,花翻蝶夢,自知愁染潘郎1。輕衫未攬,猶將淚點偷藏。念前事,怯流 光,早春窺、酥雨池塘。向消凝裡,梅開半面,情滿徐妝2。 風絲一寸柔腸,曾在歌 邊惹恨,燭底縈香。芳機瑞錦,如何未織鴛鴦。人扶醉,月依牆,是當初、誰敢疏狂! 把閒言語,花房夜久,各自思量。 【註釋】 1潘郎:潘岳字安仁,晉中牟人。美姿容,辭藻絕麗,尤善為哀誄之交。《晉書》 有傳。 2徐妝:半面妝。《南史梁元帝徐妃傳》載:「妃以帝眇一目,每知帝將至,必為 半面妝以俟。帝見則大怒而去。」 【評解】 這首詞寫景、詠物、抒情融為一體。上片寫眼前景,抒心中情。「柳鎖鶯魂,花翻 蝶夢」,愁染潘郎,偷藏淚點。下片寫當初曾在歌邊惹恨,燭底縈香。如今回首往事, 寸斷柔腸。全詞輕盈綽約,細膩工麗,於柔媚中具艷冶之姿。表現了梅溪詞的特色。
夜行船 聞賣杏花
不剪春衫愁意態。過收燈1、有些寒在。小雨空簾,無人深巷,已早杏花先賣。  白髮潘郎2寬沉帶。 怕看山、憶他眉黛。草色拖裙,煙光惹鬢,長記故園挑菜。 【註釋】 1過收燈:過了燈節。 2潘郎:見前詞《夜合花》注。 【評解】 本詞因聞賣杏花而引起懷人之幽思。上片著意描繪杏花春景。初春季節,微雨輕寒, 深巷無人,聞賣杏花。下片寫故園之思,懷人之情。常記故園挑菜,憶他眉黛春山,鬢 影裙腰。而今潘郎憔悴,往事不堪回首。全詞生動而又細膩地描繪了明媚的春光,如絲 的細雨,懷人的意態,綿綿的相思。 寫得工麗倩巧,柔媚多姿。 【集評】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此詞著意在結句。杏花時節,正故園昔日挑菜良辰, 頓憶鬢影裙腰之當年情侶,乃芳序重臨而潘郎憔悴,其感想何如耶?上闋詠賣花,款款 寫來,風致搖曳,春陰門巷,在幽靜境中,益覺賣花聲動人淒聽也。 薛礪若《詞學通論》:其詞境之婉約飄逸,則如淡煙微雨,紫霧明霞;其造語之輕 俊嫵媚,則如嬌花映日,綠楊看雨。他將這三春景色寫得極細緻而逼真。
鷓鴣天
搭柳欄干倚佇頻1。杏簾胡蝶繡床春。十年花骨東風淚,幾點螺香素壁塵。 簫外 月,夢中雲。秦樓楚殿可憐身。新愁換盡風流性,偏恨鴛鴦不念人。 【註釋】 1佇:久立,盼望。 頻:屢次,多次。 【評解】 這首閨情詞,上片寫憑欄佇望情景。搭柳欄干,杏簾蝴蝶,樓頭佇望,淚灑東風。 下片寫對景懷人,不勝今昔之感。 簫外月,夢中雲,回想昔日秦樓楚殿,今日卻「換盡風流」。 結句「偏恨鴛鴦不念人」,愁緒纏綿,餘韻不盡。全詞和婉工巧,綺麗動目。 【集評】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花骨」二字頗新,惟《梅溪集》中兩用之。「東 風」句較《萬年歡》調「愁沁花骨」尤為淒艷欲絕。吟此兩句,如聞「落葉哀蟬」之歌。 昔人詠鴛鴦者,或羨其雙飛,或願為同命,此獨言其不復念人,但既言「換盡風流」, 則綺習剷除,願歸枯衲,安用恨為!恨耶情耶?殆自問亦莫辨也。 嚴 仁
玉樓春
春風只在園西畔,薺菜花繁胡蝶亂。冰池晴綠1照還空,香徑落紅吹已斷。 意長 翻恨游絲短,盡日相思羅帶緩。寶奩2如月不欺人,明日歸來君試看。 【作者簡介】 嚴仁字次山,號樵溪,邵武(屬福建)人。他與同族嚴羽、嚴參,並稱「邵武三嚴」。 著有《清江欸乃集》。其詞工巧艷麗,以寫閨情見長。 【註釋】 1晴綠:指池水。 2奩:鏡匣。 【評解】 這首詞描繪春景,抒寫春愁。上片寫庭園春色。西園春風,花繁蝶亂,池水晴綠, 落紅滿徑。下片寫春閨懷人。盡日相思,羅帶漸緩,明鏡照愁,盼君速歸。通篇構思精 巧,婉麗清新。為歷代詞家所讚賞。 【集評】 黃昇《花庵詞選》:次山詞極能道閨闈之趣。 陳廷焯《白雨齋詞話》:深情委婉,讀之不厭百回。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明鏡照愁,常語也。作者「寶奩」七字,古意深思, 獨標新警。
鷓鴣天
一曲危弦1斷客腸,津橋捩柁轉牙檣2。江心雲帶蒲帆重,樓上風吹粉淚香。 瑤 草碧,柳芽黃。載將離恨過瀟湘。請君看取東流水,方識人間別意長。 【註釋】 1一曲危弦:彈奏一曲。 危:高。弦:泛指樂器。 2捩:扭轉。 牙檣:飾以象牙的帆檣。 【評解】 這首詞著意抒寫離愁別恨。上片抒寫傷別。離歌一曲,痛斷客腸。江心征帆,樓頭 粉淚,寫盡離別況味。下片著重寫離恨。蘭舟催發,滿載離恨,江水東流,別意悠長。 通篇悱惻纏綿,工麗柔媚,體現了嚴仁詞作的風格。 【集評】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以「江心」、「樓上」對舉,離懷自見。以句法論, 在晚唐律詩中亦是佳聯。結處「東流水」二句雖從唐人「請君試問東流水,別意與之誰 短長」詩句脫化,而用其意作此詞結句,頗有運韻。 劉克莊
清平樂
頃枉維揚,楊師文參議家舞姬絕妙,賦此宮腰1束素,只怕能輕舉。好築避風台2 護取,莫遣驚鴻3飛去。 一團香玉溫柔,笑顰俱有風流。貪與蕭郎4眉語,不知舞錯 伊州5。 【作者簡介】 劉克莊字潛夫,號後村,蒲田(屬福建)人。宋理宗淳祐中賜同進士出身,官龍圖 閣直學士,卒謚文定。有《後村別調》一卷,(見毛氏《宋六十家詞》)又名《後村長 短句》,見《彊村叢書》。他的詞純學稼軒,為辛派重要作家。 【註釋】 1宮腰:女子細腰。 2避風台:相傳趙飛燕身輕不勝風,漢成帝為築七寶避風台(見漢伶玄《趙飛燕外 傳》)。 3驚鴻:形容女子體態輕盈。 4蕭郎:原指梁武帝蕭衍,以後泛指所親愛或為女子所戀的男子。 眉語:以眉之舒斂示意傳情。 5伊州:曲詞名,商調大曲。 【評解】 這首詞,抒寫對美人的思慕。上片寫人物的輕盈體態。宮腰束素,輕盈靈巧,翩若 驚鴻,纖不耐風。下片寫相見時的情景。溫柔香艷,顰笑風流。相互眉語,舞錯伊州。 全詞工麗香艷,嫵媚風流。 【集評】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上闋惜其輕盈,有杜牧詩「向春羅袖薄,誰念舞台 風」之意。下闋窺其衷曲,有李端詩「欲得周郎顧,時時誤拂弦」之意,後村詞大率與 辛稼軒相類,人稱其雄力足以排奡,此詞獨標嫵媚,殆以忠簡梨渦、歐陽江柳耶? 張炎《詞源》:潛夫負一代時名,「別調」一卷,太約直致近俗,效稼軒而不及者。 毛晉《後村別調跋》:「別調」一卷,大率與稼軒相類,楊升庵謂其壯語足以立懦, 余竊謂其雄力足以排奡雲。 馮煦《六十一家詞選例言》:後村詞與放翁、稼軒猶鼎三足,其生丁南渡,拳拳君 國,似放翁;志在有為,不欲以詞人自域,似稼軒。 薛礪若《宋詞通論》:此詞末二語寫得亦極雋美,為不經人道者。
生查子
元夕戲陳敬叟
繁燈奪霽華1,戲鼓侵明發2。物色舊時同,情味中年別。 淺畫鏡中眉,深拜樓 中月。人散市聲收,漸入愁時節。 【註釋】 1霽華:明月。 2明發:天發明也。 【評解】 此詞題為元夕戲作,實則抒發人生感慨。上片寫元夕之夜,燈繁月明,鼓樂通宵。 物色如舊而情味卻別。不覺感慨系之。下片寫西樓拜月,鏡中畫眉,待到樂止人散,卻 又漸入愁鄉。全詞構思新巧,造語工麗,感情真摯,寫景細膩。 【集評】 唐圭璋《宋詞三百首箋注》:劉克主《陳敬叟集序》云:敬叟詩才氣清拔,力量宏 放,為人曠達如列禦寇、莊周;飲酒如阮嗣宗、李太白;筆札如谷子雲,草隸如張顛、 李潮;樂府如溫飛卿、韓致光。余每歎其所長,非復一事。為纇城黃子厚之甥,故其詩 酷似之雲。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後村序《陳敬叟集》云:「曠達如列禦寇、莊周, 飲酒如阮嗣宗、李太白,筆札如谷子雲,行草篆隸如張顛、李潮,樂府如溫飛卿、韓致 光。」推許甚至。此詞雲戲贈者,殆以敬叟之曠達,而情入中年,易縈舊感,人歸良夜, 漸入愁鄉,其襟懷亦不異常人,故戲贈之。
昭君怨 牡丹
曾看洛陽舊譜,只許姚黃1獨步。若比廣陵花2,太虧他3。 舊日王侯園圃,今 日荊榛狐兔。君莫說中州4,怕花愁。 【註釋】 1姚黃:歐陽修《洛陽牡丹記》;「姚黃者,千葉黃花,出於民姚氏家。」 2廣陵花:指芍葯。 3太虧他:言太委屈了牡丹。 4中州:河南省別稱。這裡指洛陽。 【評解】 這首詠物詞,借詠洛陽牡丹,抒寫憂國之情。上片言洛陽牡丹,獨步天下,勝於揚 州的芍葯,因此說牡丹「若比廣陵花,太虧他」。下片抒寫惜花之情。但作者之意卻不 在此,結句揭示了主旨,名為惜花,實惜中州。舊國舊都的哀愁,借對廣陵花、濟陽花 的褒貶抑揚表現出來。 黃公紹
青玉案
年年社日1停針線2。怎忍見、雙飛燕。今日江城春已半。一身猶在,亂山深處, 寂寞溪橋畔。 春衫著破誰針線。點點行行淚痕滿3。落日解鞍芳草岸。花無人戴,酒 無人勸,醉也無人管。 【作者簡介】 黃公紹字直翁,邵武(今屬福建)人,宋度宗鹹淳元年進士。隱居樵溪。著有《在 軒詞》,有《彊村叢書》本。 【註釋】 1社日:指立春以後的春社。 2停針線:《墨莊漫錄》說:「唐、宋社日婦人不用針線,謂之忌作。」唐張籍 《吳楚詞》:「今朝社日停針線。」 3「春衫」兩句:春衫已經穿破,這是誰做的針線活呢?這裡的「誰針線」與「停 針線」相呼應,由著破春衫想起那製作春衫的人,不覺淒然淚下,淚痕沾滿了破舊的春 衫。 【評解】 此詞抒寫遊子思鄉的情懷。上片寫遊子在深山溪橋邊,遙念家鄉社日,看到雙雙飛 燕而自傷孤單。下片寫遊子長期飄流在外,春衫已破,滿是淚痕,卻還不知歸期。末尾 連用三個「無人」,點出不僅賞花、飲酒都無心情,甚至醉了也受不到照顧。寫盡孤身 羈旅的淒涼況味。通篇纏綿淒惻,委婉含蓄。

上一頁   回首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