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約詞
十二


    呂本中
踏莎行
雪似梅花1,梅花似雪2。似和不似都奇絕。惱人風味阿誰3知?請君問取南樓月。  記得去年4,探梅時節。老來舊事無人說。為誰醉倒為誰醒?到今猶恨輕離別。 【作者簡介】 呂本中字居仁,號紫薇,壽州(安徽壽縣)人。宋高宗紹興六年賜進士,累遷中書 舍人,兼直學士院,提舉太平觀。卒謚文靖,有《東萊集》。他的詞,趙萬里為其匯輯 成卷,名《紫薇詞》,刊於《校輯宋金元人詞》中,凡26首。 【註釋】 1雪似梅花:唐東方虯《春雪》:「春雪滿空來,觸處似花開。」 2梅花似雪:古樂府:「只言花似雪,不悟有香來。」 3阿誰:誰,何人。 4去年:往年。 【評解】 花魂雪魄,冰清玉潔,渾然相似。然對此佳景,更惹相思。因此探梅時節,不禁對 景追憶往事,遂別有一番惱人風味縈繞於心。此詞寫別恨,情從景生,天然渾成,兩闋 的末句尤為警策。
採桑子
恨君不似江樓月。南北東西,南北東西,只有相隨無別離。 恨君卻似江樓月,暫 滿還虧,暫滿1還虧2,待得團圓又幾時。 【註釋】 1滿:指月圓。 2虧:指月缺。 【評解】 此詞從江樓月聯想到人生的聚散離合。月的陰晴圓缺,卻又不分南北東西,而與人 相隨。詞人取喻新巧,正反成理。以「不似」與「卻似」隱喻朋友的聚與散,反映出聚 暫離長之恨。具有鮮明的民歌色彩。全詞明白易曉,流轉自如。風格和婉,含蘊無限。 【集評】 曾季狸《艇齋詩話》:本中長短句,渾然天成,不減唐、《花間》之作。 《嘯翁詞評》:居仁直忤柄臣,深居講道。而小詞乃工穩清潤至此。 楊炎正蝶戀花 別范南伯離恨做成春夜雨,添得春江,剷地1東流去。弱柳系船都 不住,為君愁絕聽鳴櫓2。 君到南徐3芳草渡,想得尋春,依舊當年路。後夜獨憐回 首處,亂山遮莫無重數。 【作者簡介】 楊炎正字濟翁,廬陵(今江西吉安)人。宋寧宗慶元間進士。曾任大理司直(審判 官)。他的詞集名《西樵語業》。有《宋六十家詞》本。 毛晉跋語稱他的詞「不作嬌艷情態」,「俊逸可喜」。 【註釋】 1剷地:依舊,還是。 2櫓:搖船工具。 3南徐:州名。州治在今江蘇省丹徒縣。 【評解】 這首詞描繪春景,抒寫離情。上片寫惜別。春江水滿,離愁千萬。弱柳系船,留君 不住。因而聞櫓聲更增添離愁。下片設想別後情景。回望送別之處,惟見亂山重疊,故 人安在! 全詞抒寫離愁別緒,細膩委婉,工巧別緻。 【集評】 薛礪若《宋詞通論》:幽暢婉曲,頗得辛詞風趣。 俞國寶風入松一春長費買花錢。日日醉花邊。玉驄1慣識西湖路,驕嘶過、沽酒爐 前。紅杏香中蕭鼓,綠楊影裡鞦韆。暖風十里麗人天。花壓髻雲2偏。畫船載取春歸去, 餘情付湖水湖煙。明日重扶殘醉,來尋陌上花鈿3。 【作者簡介】 俞國寶,臨川(今江西撫州市)人。孝宗淳熙年間為太學生。有《醒庵遺珠集》。 他的詞雖不多見,卻寫得旖旎多姿,極有情致。深受讀者喜愛。 【註釋】 1玉驄:白馬。 2髻云:象烏雲般的髮髻。 3花鈿:以金翠珠寶等製成花朵形的首飾。 【評解】 此詞記述西湖盛景。上片寫遊湖的興致與西湖美景。西湖路上,車馬紛繁。「紅杏 香中」,笙歌處處。點染了綠楊紅杏,歌舞連綿的西湖風光。下片寫湖上天氣晴和,春 光明媚。 暖風十里,遊人如織。釵光鬢影,花壓鬢雲。結句「明日重扶殘醉,來尋陌上花鈿」。 運思新巧,情韻無限。通篇旖旎和婉,風雅秀麗。 【集評】 周密《武林舊事》:淳熙間,德壽三殿游幸湖山。一日御舟經斷橋旁,有小酒肆頗 雅。舟中飾素屏書《風入松》一詞於上,光堯駐目稱賞久之,宣問:「何人所作?」乃 太學生俞國寶醉筆也。上笑曰:「此詞甚好,但末句『明日重攜殘酒』未免儒酸。」因 為改定云「明日重扶殘醉」,則迥不同矣,即日命解褐雲。 沈際飛《草堂詩餘正集》:起處自然馨逸。 況周頤《蕙風詞話》:流美。 陳廷焯《白雨齋詞話》:「金勒馬嘶芳草地,玉樓人醉杏花天」,有此香艷,無此 情致。結二句餘波綺麗,可謂「回頭一笑百媚生」。 唐圭璋《唐宋詞簡釋》:此首記湖上之盛況。起言遊湖之豪興,次言車馬之紛繁。 「紅杏」兩句,寫湖上之美景及歌舞行樂之實情。換頭,仍承上,寫遊人之釵光鬢影, 綿延十里之長。「畫船」兩句,寫日暮人歸之情景。「明日」兩句結束,饒有餘韻。 曾 覿
阮郎歸
柳陰庭院占風光。呢喃1春晝長。碧波新漲小池塘,雙雙蹴水2忙。 萍散漫,絮 飄揚。輕盈體態狂。 為憐流去落紅香,銜將歸畫梁。 【作者簡介】 曾覿字純甫,號海野老農,汴(河南開封)人。紹興中,為建王內知客。孝宗受禪, 以潛邸舊人,除權知閣門事,後又加少保。著有《海野詞》。 【註釋】 1呢喃:燕語。 2蹴水:點水,踏水,掠水。 【評解】 這首詠燕詞,是作者在宮中侍宴時所作。上片寫呢喃雙燕蹴水,小池碧波新漲。柳 陰庭院,佔盡風光。下片寫往來雙燕啣泥,東風落紅飄香。輕盈體態,飛入畫梁。全詞 寫景詠物,倩麗新巧,描繪雙燕體態,傳神入畫。 辛棄疾
祝英台近 晚春
寶釵分1,桃葉渡2,煙柳暗南浦3。怕上層樓,十日九風雨。斷腸片片飛紅4, 都無人管,倩誰喚,流鶯聲住。 鬢邊覷5,試把花卜歸期,才簪又重數。羅帳燈昏, 哽咽夢中語。是他春帶愁來,春歸何處。卻不解、將愁歸去。 【作者簡介】 辛棄疾字幼安,號稼軒,山東濟南人。其時,濟南在金兵統治下,已經12年。稼軒 21歲時,參加耿京率領的農民起義軍,堅持抗金。隨後率部南歸。當時南宋朝廷苟安江 左,不思恢復,稼軒抗金報國的理想無法實現,滿腔愛國熱情,便在他的詞中強烈地表 現出來,成為南宋傑出的愛國詞人。劉克莊在《辛稼軒集序》中曾說:「公(辛棄疾) 所作,大聲鞺鞳,小聲鏗鍧,橫絕六合,掃空萬古,自有蒼生以來所無。其穠纖綿 密者,亦不在小晏、秦郎之下。」說明了辛詞風格的多樣化。 【註釋】 1寶釵分:釵為古代婦女簪發首飾。分為兩股,情人分別時,各執一股為紀念。寶 釵分,即夫婦離別之意。 2桃葉渡:在南京秦淮河與青溪合流之處。這裡泛指男女送別之處。 3南浦:水邊,泛指送別的地方。江淹《別賦》:「送君南浦,傷如之何。」 4飛紅:落花。 5覷(qu):細看,斜視。這三句是說細看鬢邊的花兒,拿下來數花片以卜歸期, 才插上又忘了,因而取下來重數一遍。 【評解】 這首詞,作者借「閨怨」以抒情懷。上片著意描繪春景,抒寫傷離恨別之情。暮春 時節,煙雨淒迷,落紅片片;鶯啼不止,聲聲斷腸。下片著意寫人。分寫醒時與夢中, 表現了盼歸念遠之情。花卜歸期,音問難通;夢中哽咽,相思不已。 春帶愁來,卻未將愁歸去。詞中托物起興,通過春意闌珊、閨怨別情,表達作者對 國事的深切關懷與憂慮。全詞千回百折,委婉含蓄,悱惻纏綿,細膩傳神而餘韻悠長。 顯示出辛詞風格的多樣性。 【集評】 張侃《拙軒集》:辛幼安《祝英台》云:「是他春帶愁來,春歸何處,卻不解將愁 歸去。」王君玉《祝英台》云:「可堪妒柳羞花,下床都懶,便瘦也教春知道。」前一 詞欲春帶愁去,後一詞欲春知道瘦。近世春晚詞,少有比者。 譚獻《譚評詞辨》:「斷腸」三句,一波三過折,末三句托興深切,亦非全用直語。 沈謙《填詞雜說》:稼軒詞以激揚奮厲為工,至「寶釵分,桃葉渡」一曲,暱狎溫 柔,魂消意盡,詞人伎倆,真不可測。 張惠言《張惠言詞選》:此與德祐太學生二詞用意相似,點點飛紅,傷君子之棄; 流鶯,惡小人得志也;春帶愁來,其刺趙、張乎? 張炎《詞源·賦情》:簸弄風月,陶寫性情,詞婉於詩;蓋聲出鶯吭燕舌聞,稍近 乎情可也。……辛稼軒《祝英台近》……詩景中帶情,而有騷雅。 黃蓼園《蓼園詞選》:按此閨怨詞也。史稱稼軒人材,大類溫嶠,陶侃、周益公等 抑之,為之惜。此必有所托,而借閨怨以抒其志乎!言自與良人分釵後,一片煙雨迷離, 落紅已盡,而鶯聲未止,將奈之何乎?次闋言問卜,欲求會而間阻實多,而憂愁之念將 不能自已矣;意致淒婉,其志可憫。史稱葉衡入相,薦棄疾有大略,召見提刑江西,平 劇盜,兼湖南安撫,盜起湖、湘,棄疾悉平之。後奏請於湖南設飛虎軍,詔委以規劃。 時樞府有不樂者,數阻撓之,議者以聚斂聞,降御前金字牌停住。棄疾開陳本末,繪圖 繳進,上乃釋然。詞或作於此時乎? 青玉案 元夕1東風夜放花千樹2,更吹落,星如雨3。寶馬雕車香滿路。鳳簫聲 動,玉壺4光轉,一夜魚龍舞5。 蛾兒雪柳黃金縷6,笑語盈盈7暗香去。眾裡尋他 千百度,驀然8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9處。 【註釋】 1元夕:陰曆正月十五日為元宵節,是夜稱元夕或元夜。 2花千樹:花燈之多如千樹開花。 3星如雨:指焰火紛紛,亂落如雨。 4玉壺:指月亮。 5魚龍舞:指舞魚、龍燈。 6蛾兒、雪柳、黃金縷:皆古代婦女的首飾。這裡指盛妝的婦女。 7盈盈:儀態美好的樣子。 8驀然:突然,猛然。 9闌珊:零落稀疏的樣子。 【評解】 此詞極力渲染元宵節觀燈的盛況。先寫燈火輝煌、歌舞騰歡的熱鬧場面。花千樹, 星如雨,玉壺轉,魚龍舞。滿城張燈結綵,盛況空前。接著即寫遊人車馬徹夜遊賞的歡 樂景象。觀燈的人有的乘坐香車寶馬而來,也有頭插蛾兒、雪柳的女子結伴而來。在傾 城狂歡之中,詞人卻置意於觀燈之夜,與意中人密約會晤,久望不至,猛見那人卻在 「燈火闌珊處」。結尾四句,借「那人」的孤高自賞,表明作者不肯同流合污的高潔品 格。全詞構思新穎,語言工巧,曲折含蓄,餘味不盡。 【集評】 彭孫遹《金粟詞話》:稼軒「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秦、周之佳境也。 譚獻《譚評詞辨》:稼軒心胸發其才氣,改之而下則擴。起二句賦色瑰異,收處和 婉。 王國維《人間詞話》:古今成大事業、大學問者,必經過三種境界: 「昨夜西風凋玉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帶漸寬終不悔, 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眾裡尋他千百度,回頭驀見,那人正在,燈火闌珊 處。」此第三境也。此等語皆非大詞人不能道,然遽以此意解釋諸詞,恐晏、歐諸公所 不許也。 《唐宋詞選析》人們稱讚辛棄疾的豪放沉鬱的詞作,也讚美他婉約含蓄的詞作,這 首《青玉案》詞就是這後一方面的代表作之一,歷來多有美評。它的好,在於創造出了 一種境界。 漢宮春 立春春已歸來,看美人頭上,裊裊春幡。無端風雨,未肯收盡余寒。年時 燕子,料今宵、夢到西園。渾未辨,黃柑薦酒,更傳青斐堆盤1。 卻笑東風,從此便 熏梅染柳,更沒些閒。閒時又來鏡裡,轉變朱顏。 清愁不斷,問何人、會解連環2。生怕見,花開花落,朝來塞雁先還。 【註釋】 1堆盤:古時風俗,於立春日作五峰盤,並以黃柑釀酒,稱洞庭春色。 2解連環:指戰國時秦昭王遣使謂齊王后解玉連環事。 【評解】 微雨輕寒,春回大地。年時燕子,夢到西園。然而花開花落,春去春來,卻使人 「改變朱顏」。詞人對景感懷,引起了歲月匆匆、功業未成之慨歎。「問何人會解連環」 一句,用古喻今,詞人憂國之心,可謂一往情深。 【集評】 周濟《宋四家詞選》:「春幡」九字,情景已極不堪,燕子猶記年時好夢,黃柑青 韭,極寫晏安酖毒。換頭又提動黨禍,結用雁與燕激射,卻捎帶五國城舊恨。辛詞之怨, 未有甚於此者。 陳廷焯《白雨齋詞話》:稼軒詞其源出自楚騷,起勢飄灑。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上闋鋪敘「立春」而已。轉頭處向東風調笑,已屬 妙語。更雲人盼春來,我愁春至,因其暗換韶光,老卻多少朱顏翠鬢,語尤雋妙。然則 歲歲之花開花落,春固徒忙,人亦徒增惆悵耳。 醉太平 春晚態濃意遠,眉顰1笑淺,薄羅衣窄絮風軟。鬢雲欺翠卷。 南園花樹 春光暖。紅香徑裡榆錢滿。欲上鞦韆又驚懶,且歸休怕晚。 【註釋】 1顰:蹙眉。 【評解】 這首春晚詞著意描繪人物情態。以景襯人,情景交融。暮春季節,絮飛風軟,落花 滿徑,遍地榆錢。此中的人物則是鬢雲欺翠,羅衫春暖。「眉顰笑淺,態濃意遠」。詞 中委婉地描繪出晝長人倦、懶上鞦韆的情態。全詞工麗和婉,抒情細膩,體現了辛詞的 又一風格。 【集評】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集中作《金荃》麗句者無多,此作情態俱妍。結句 有絮飛春晝,日長人倦之意;且有少陵「一臥滄江驚歲晚」、「扁舟一系故國心」之感。 念奴嬌書東流1村壁野塘花落,又匆匆過了,清明時節。剷地2東風欺客夢,一枕 雲屏3寒怯。曲岸4持觴,垂楊繫馬,此地曾輕別。樓空人去,舊遊飛燕能說。 聞道 綺陌東頭,行人曾見,簾底纖纖月5。舊恨春江流不斷,新恨雲山千疊。料得明朝,尊 前重見,鏡裡花難折。也應驚問:近來多少華發? 【註釋】 1東流:舊縣名,在今安徽省東至縣。 2剷地:無端,無緣無故。 3雲屏:雲母石製作的屏風;或說雲母石製作的枕頭。或說雲屏指帷帳。 4曲岸:河岸。 5纖纖月:古代原形容女子的腳,這裡借指美人。 【評解】 淳熙五年春,辛棄疾從江西豫章調往臨安,旅行東流縣,題此詞於村壁之上,抒寫 他當時的感受。上片寫重過東流時,正是「野棠花落」,清明已過的季節。歲月匆匆, 旅舍孤寒,不覺想起了從前在這裡的一段令人難忘的往事。如今時移事異,在敘述中寓 有詞人的無限感慨。下片寫此次經過東流的所聞。勾起了舊恨新愁。「近來多少華發」, 含蓄蘊藉,情韻悠長。這首詞表現了辛詞清新婉約的一面。 【集評】 《藝蘅館詞選》梁啟超語:此南渡之感。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客途遇艷,瞥眠驚鴻,村壁醉題,舊遊回首,乃賦 此閒情之曲。前四句寫景輕秀,「曲岸」五句寄思婉渺。 下闋伊人尚在,而陌頭重見,托諸行人,筆致便覺虛靈。「明朝」五句,不言重遇 雲英,自憐消瘦,而由對面著想,鏡裡花枝,相見爭如不見,老去相如,羞入文君之顧 盼。以幼安之健筆,此曲化為繞指柔矣。 西江月夜行黃沙1道中明月別枝驚鵲2,清風半夜鳴蟬。稻花香裡說豐年,聽取蛙 聲一片。 七八個星天外,兩三點雨山前。 舊時茅店社3林邊,路轉溪橋忽見。 【註釋】 1黃沙:黃沙嶺,在江西上饒西。 2「明月」句:蘇軾《次韻蔣穎叔》詩:「明月驚鵲未安枝。」別枝:斜枝。 3社:土地神廟。古時,村有社樹,為祀神處,故曰社林。 【評解】 這首詞是辛棄疾貶官閒居江西時的作品。著意描寫黃沙嶺的夜景。明月清風,疏星 稀雨,鵲驚蟬鳴,稻花飄香,蛙聲一片。詞從視覺、聽覺和嗅覺三方面抒寫夏夜的山村 風光。 情景交融,優美如畫。恬靜自然,生動逼真。是宋詞中以農村生活為題材的佳作。 【集評】 唐圭璋等《唐宋詞選注》:作者以寧靜的筆調描寫了充滿著活躍氣氛的夏夜。一路 行來,有清風、明月、疏星、微雨,也有鵲聲、蟬聲,還聞到了稻花香。走得久了,忽 然看到那家熟識的小店,可以進去歇歇腳,愉悅之情,油然而生。 艾治平《宋詞名篇賞析》:這是一首筆調靈活,不假雕琢,不事堆砌,語淺味永, 摹寫逼真的佳作,是一幅頗有審美價值的淡墨畫—— 充滿著農村生活氣息的夏夜素描。 摸魚兒淳熙己亥1,自湖北漕2移湖南,同官王正之置酒小山亭,為賦更能消,幾 番風雨。匆匆春又歸去。惜春長恨花開早,何況落紅無數。春且住。見說道3、天涯芳 草迷歸路。怨春不語。算只有慇勤,畫簷蛛網4,盡日惹飛絮。 長門事5,準擬佳期 又誤。蛾眉6曾有人妒。 千金縱買相如賦,脈脈此情誰訴。君莫舞。君不見,玉環飛燕7皆塵土。閒愁最苦。 休去倚危樓,斜陽正在,煙柳斷腸處。 【註釋】 1淳熙已亥:宋孝宗淳熙六年(1179)。 2漕:轉運使的簡稱。 3見說道:聽說。 4畫簷蛛網,盡日惹飛絮:喻小人誤國。 5長門:漢代宮名。漢武帝之陳皇后,失寵住在長門宮。曾送黃金百斤給司馬相如, 請他代寫一篇賦送給漢武帝,陳皇后因而重新得寵。後世隨把「長門」作為失寵后妃居 處的專用名詞。 6蛾眉:借指美人。 7玉環:唐玄宗貴妃楊氏的小字。飛燕,姓趙,漢成帝的皇后。兩人都得寵且善妒 嫉。 【評解】 這是辛棄疾詞作中的抒情名篇。全篇用比興手法,抒發自己的憂國之情。上片寫暮 春時節,幾番風雨,落紅無數,暗喻南宋朝廷衰敗的政局,表達作者收復中原的壯志不 得實現的感慨。下片用漢武帝時陳皇后失寵的典故,抒寫自己遭受投降派排擠、嫉恨的 憤懣,也流露出對南宋朝廷的不滿情緒。 全詞「寓剛健於婀娜之中,行遒勁於婉媚之內」。摧剛為柔,於婉約之中洋溢著愛 國激情,形成了獨具的藝術特色。 A評集B唐圭璋《唐宋詞簡釋》:此首以太白詩法,寫忠愛之忱,宛轉怨慕,盡態極 妍。起處大踏步出來,激切不平。「惜春」兩句,惜花惜春。 「春且住」兩句,留春。「怨春」三句,因留春不住,故怨春。正壬秋謂「畫簷蛛 網,指張俊、秦檜一流人」,是也。下片,逕言本意。「長門」兩句,言再幸無望,而 所以無望者,則因有人妒也。「千金」兩句,更深一層,言縱有相如之賦,仍屬無望。 脈脈誰訴,「怨春不語」相應。 「君莫舞」兩句頓挫,言得寵之人化為塵土,不必傷感。「閒愁」三句,縱筆言今 情,但於景中寓情,含思極淒婉。 夏承燾《唐宋詞欣賞》:他的豪放激昂的作品固然振奮人心,而婉約含蓄的也同樣 出色動人。如《模魚兒》和《青玉案·元夕》就是。 又雲本詞「肝腸似火,色貌如花」。 陳廷焯《白雨齋詞話》:稼軒「更能消幾番風雨」一章,詞意殊怨,然姿態飛動, 極沉鬱頓挫之致。 又云:稼軒詞,於雄莽中別饒雋味。……「休去倚危欄,斜陽正在,煙柳斷腸處」, 多少曲折,驚雷怒濤中時見和風暖日,所以獨絕古今,不容人學步。 丑奴兒1書博山道中壁少年不識愁滋味,愛上層樓2;愛上層樓,為賦新詞強說愁。  而今識盡愁滋味,欲說還休;欲說還休,卻道天涼好個秋! 【註釋】 1丑奴兒:即《採桑子》。 2層樓:高樓。 【評解】 這首詞是作者帶湖閒居時的作品。通篇言愁。通過「少年」時與「而今」的對比, 表現了作者受壓抑、遭排擠、報國無路的痛苦,也是對南宋朝廷的諷刺與不滿。上片寫 少年不識愁滋味。下片寫而今歷盡艱辛,「識盡愁滋味」。全詞構思新巧,平易淺近。 濃愁淡寫,重語輕說。寓激情於婉約之中。含蓄蘊藉,語淺意深。別具一種耐人尋味的 情韻。 【集評】 夏承燾《唐宋詞欣賞》:他這首詞外表雖則婉約,而骨子裡卻是包含著憂鬱、沉悶 不滿的情緒。……用「卻道天涼好個秋」這樣一句閒淡的話,來結束全篇,用這樣一句 閒淡話來寫自己胸中的悲憤,也是一種高妙的抒情法。 深沉的感情用平淡的語言來表達,有時更耐人尋味。 張碧波《辛棄疾詞選讀》:這首詞寫得委婉蘊藉,含而不露,別具一格。 粉蝶兒和趙晉臣1敷文賦落梅昨日春如十三女兒學繡,一枝枝不教花瘦。甚無情, 便下得雨僝風僽2,向園林鋪作地衣紅縐。 而今春似輕薄蕩子難久。記前時送春歸後, 把春波都釀作一江醇酎3。約清愁,楊柳岸邊相候。 【註釋】 1趙晉臣:趙不迂,字晉臣,是作者的朋友,官至敷文閣學士,故以敷文稱之。 2僝(chan)僽(zhou):折磨的意思。 3醇酎(zhou):濃酒。 【評解】 這是一首新巧別緻的送春詞。作者有感於眼前的花落春殘,以擬人化手法,形象的 比喻,描寫了春天將逝,春花難留而產生的愁緒。上片回憶昨日春光爛漫。下片抒寫今 日春光難留。全詞委曲細膩,柔情似水,綺麗婉約,色彩穠麗,比喻新巧,別具特色。 【集評】 《唐宋詞選析》:辛棄疾既是叱吒風雲的英雄,又是才情橫溢,富有創造性的詩人, 他把錚錚俠骨,烈烈剛腸,以婉約的語調出之,柔情似水,色笑如花,把豪放與婉約冶 為一爐。這首《粉蝶兒》綺麗婉約,同他壯聲英概的豪放詞比起來,確實別有情味,展 現出辛詞風格的又一方面。 張碧波《辛棄疾詞選讀》:這首詞比擬形象,語言生動,風格婉約,在辛詞中別具 一格。 陳廷焯《白雨齋詞話》:稼軒《粉蝶兒》起句云:「昨日春如十三女學繡」;後半 起句云:「而今春如輕薄蕩子難久」,兩喻殊覺纖陋,令人生厭。後世更欲效顰,真可 不必。 艾治平《宋詞名篇賞析》:其實兩喻是不纖也不陋的。不僅比喻的本身不陋,其含 義也頗耐尋味。也是新穎、別緻而形象化的。 錦帳春席上和杜叔高1春色難留,酒杯常淺。更舊恨新愁相間。五更風,千里夢, 看飛紅幾片。這般庭院。 幾許風流,幾般嬌懶。問相見何如不見。燕正忙,鶯語亂, 恨舊簾不卷。翠屏平遠。 【註釋】 1杜叔高:杜之弟,浙江金華人。兄弟五人,俱擅詩詞。陳亮云: 伯高奔風逸足,而鳴以和鸞。仲高麗句,晏叔原不得擅美。叔高戈矛森立,有吞虎 食牛之氣。季高幼高,後先暉映,匪獨一門之盛,可謂一時之豪。 【評解】 這首詞抒寫了作者傷春惜別、往事不堪回首的情懷。上片寫庭院春色,幾片飛紅, 勾起了舊恨新愁。下片寫當初幾般嬌嫩,幾許風流。而今重簾不卷,舊恨更添新愁。全 詞委婉細膩,淒惻纏綿。語言工麗,含蘊無限。 【集評】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此詞以「舊恨新愁」四字總結全篇。 絕好之春光庭院,而眼前只見幾片飛紅,況昔夢隨風,何堪追憶,舊恨與新愁並寫。 下闋一重簾幕,如隔蓬山,「別時容易見時難」,則由舊恨而引動新愁矣。稼軒傷春、 怨別之詞,大都有感而發。光緒間王鵬運校刊《稼軒詞》十二卷,列之《四印齋集》中, 題其後云:「層樓風雨暗傷春,煙柳斜陽獨愴神。多少江湖憂樂意,漫呼青兕作詞人。」 稼軒於千載後,得詞苑知音矣。 高觀國
解連環 柳
露條煙葉,惹長亭舊恨,幾番風月。愛細縷、先窣1輕黃,漸拂水藏鴉2,翠陰相 接。纖軟風流,眉黛淺、三眠3初歇。奈年華又晚,縈絆遊蜂,絮飛晴雪。  依依灞橋4怨別,正千絲萬緒,難禁愁絕。悵歲久、應長新條,念曾系花驄5, 屢停蘭楫6。弄影搖晴,恨閒損,春風時節。隔郵亭,故人望斷,舞腰瘦怯。 【作者簡介】 高觀國字賓王,山陰(今浙江紹興)人。「南宋十傑」之一,其詞集名《竹屋癡語》, 有毛刻《宋六十家詞》本。他與史達祖交誼頗摯。 其詞風婉秀淡雅,與盧祖皋相近,俱能自成一家。 【註釋】 1窣:突然出現。 2拂水藏鴉:形容柳的枝葉漸長。 3三眠:《三輔故事》:漢苑有柳如人形,一日三眠三起。 4灞橋:在長安東,漢人送客至此橋,折柳贈別。這裡泛指送別之處。 5花驄:駿馬。 6蘭楫:這裡泛指舟船。 【評解】 這首詞詠柳懷人,輕柔細膩。上片著意寫柳。露條煙葉,翠陰相接。風流纖軟,絮 飛如雪。下片因柳懷人。灞橋依依,難禁愁絕。曾系花驄,屢停蘭楫。春風時節,故人 望斷。全詞委婉含蓄,情思悠長。 【集評】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凡詠物詞,大都先賦物,後言情。 此調上闋固專詠柳,下闋因柳感懷,而乃由「柳」字發揮。結句懷友而歸至本題, 不黏不脫。詠柳題本非難,佳處在細膩熨貼而仍縈拂有情也。
卜算子
泛西湖坐間寅齋1同賦屈指數春來,彈指2驚春去。簷外蛛絲網落花,也要留春住。  幾日喜春晴,幾夜愁春雨。十二雕窗六曲屏,題遍傷心句。 【註釋】 1寅齋:觀國之友。 2彈指:比喻時間短暫。 【評解】 這首送春詞,抒寫了傷春惜春的情懷。上片言春之短暫。 屈指迎春,彈指春去。畫簷蛛網,也留春住。下片抒寫傷春愁緒。幾日春晴,幾夜 春雨,春將歸去矣!傷春之句,題遍屏窗。全詞曲折有致,思緒纏綿。工巧婉麗,饒有 韻味。 【集評】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前四句未脫送春恆徑,其著意在末句題遍屏窗,可 見亂愁無次,不僅傷春也。 周紫芝
鷓鴣天
一點殘紅1欲盡時,乍涼秋氣滿屏幃。梧桐葉上三更雨,葉葉聲聲是別離。 調2 寶瑟,撥金猊3。那時同唱鷓鴣詞。如今風雨西樓4夜,不聽清歌也淚垂。 【作者簡介】 周紫芝,字少隱,宣城(屬安徽)人,成名甚晚,紹興中始登進士。其詞學晏、歐、 柳、秦,造語極聰俊自然,為南渡前後的巨手。高宗紹興十七年,為樞密院編修官。自 號竹坡居士,有《竹坡詩話》。其詞集名《竹坡詞》,凡三卷,有《宋六十家詞》本。 【註釋】 1殘紅:此指將熄滅的燈焰。 2調:撫弄樂器。 3金猊:獅形的銅製香爐。這句指撥去爐中之香灰。 4西樓:作者住處。 【評解】 此詞寫梧桐秋雨引起的離愁別緒。上片借景抒情。殘燈將盡,屏幃乍寒,夜雨梧桐, 聲聲別離。下片寫當日的歡樂和今日的淒涼。憶昔傷今,悲不自勝。全詞和婉細膩,意 境清幽。 【集評】 唐圭璋《唐宋詞簡釋》:此首因聽雨而有感。起點夜涼燈殘之時,次寫夜雨,即用 溫飛卿詞意。換頭,憶舊時之樂。「如今」兩句,折到現時之悲。「不聽清歌也淚垂」, 情深語哀。
踏莎行
情似游絲,人如飛絮。淚珠閣定空相覷1。一溪煙柳萬絲垂,無因2系得蘭舟住。  雁過斜陽,草迷煙渚3。如今已是愁無數。明朝且做莫思量,如何過得今宵去。 【註釋】 1覷:細看。 指離別前兩人眼中含淚空自對面相看。 2無因:沒有法子。 3渚:水中小洲。 【評解】 此詞抒寫離情別緒。上片寫離別時的情景。情似游絲,淚眼相覷。一溪煙柳,難系 蘭舟。寫盡了離別況味。下片寫別後相思之苦。愁緒無數,無法排遣。全詞淒迷哀婉, 愁思無限。 【集評】 唐圭璋《唐宋詞簡析》;此首敘別詞。起寫別時之哀傷。游絲飛絮,皆喻人之神魂 不定;淚眼相覷,寫盡兩情之淒慘。「一溪」兩句,怨柳不系舟住。換頭點晚景,令人 生愁。末言今宵之難遣,語極深婉。 薛礪若《宋詞通論》:此等詞都極清倩婉秀,實兼晏、歐、少游、清真數家之長, 而能暨於化境者。即列入第一流作家內,亦無愧色。 程 垓
酷相思
月桂霜林寒欲墜。正門外,催人起。奈1離別、如今真個是:欲住也、留無計;欲 去也、來無計。 馬上離魂衣上淚。各自個、供憔悴。問江路梅花開也未。 春到也、須頻寄;人到也、須頻寄。 【作者簡介】 程垓字正伯,號書舟,眉山(屬四川)人,南宋著名作家。他的詞集名《書舟詞》, 有《宋六十家詞》本。 【註釋】 1奈:奈何。 【評解】 這首詞採用了民歌迴環復沓的格調,抒寫離別與相思。離別時無計留住,離別後兩 地相思,只能折梅以寄深情。全詞語淺意深,清新別緻,不落俗套。 【集評】 毛晉《書舟詞跋》:其《酷相思》諸闋,詞家皆極欣賞,謂秦七、黃九莫及也。
卜算子
獨自上層樓,樓外青山遠。望到斜陽欲盡時,不見西飛雁1。 獨自下層樓,樓下 蛩2聲怨。待到黃昏月上時,依舊柔腸斷。 【註釋】 1西飛雁:從西邊飛回之雁(相傳雁足能傳書)。 2蛩(qiong),蟋蟀。 【評解】 這首詞抒寫離人相思之情。上片寫獨自登樓,望斷青山,直至夕陽西下,卻不見歸 雁傳書。下片寫獨自下樓,而樓下蛩聲,黃昏月上,淒涼況味,依舊令人斷腸。全詞含 蓄和婉,意境清幽。 陳 克
菩薩蠻
綠蕪牆繞青苔院,中庭日淡芭蕉卷。蝴蝶上階飛,風簾自在垂。 玉鉤雙語燕,寶 甃1楊花轉,幾處簸錢聲,綠窗春夢輕。 【作者簡介】 陳克字子高,臨海(屬浙江)人。宋高宗紹興中為敕令所刪定官,自號赤誠居士, 僑居金陵。有《天台集》。其詞集名《赤誠集》,有《彊村叢書》本。他的詞極工麗, 仿《花間集》,頗能得其神韻。 【註釋】 1甃(zhou):井壁。 【評解】 這首詞描繪暮春景色,表現閒適心情。上片寫庭院春色。 苔深蕉卷,蝶飛簾垂。下片寫「綠窗夢輕」,因而聽到玉鉤燕語,幾處簸錢。全詞 寓情於景,溫婉柔媚,清新倩麗。 【集評】 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卷二十一:子高詞格調高麗,晏、周之流亞也。 周濟《介存齋論詞雜著》:子高不甚有重名,然格韻絕高,昔人謂「晏、周之流亞」。 晏氏父子俱非其敵,以方美成,則又擬於不倫;其溫、韋高弟乎?比溫則薄,比韋則悍, 故當出入二氏之門。 薛礪若《宋詞通論》:雖列在《花間》及《珠玉集》中,亦為最上之作。其學古之 精醇,可稱獨步。 唐圭璋《唐宋詞簡釋》:此詞寫暮春景色,極見承平氣象。起兩句,寫小庭苔深蕉 卷。「蝴蝶」兩句,寫簾垂蝶飛,皆從簾內看出。下片記所聞,燕聲、簸錢聲,皆從綠 窗睡輕聽得。通首寫景,而人之閒適自如,即寓景中。
謁金門
柳絲碧,柳下人家寒食。鶯語匆匆花寂寂,玉階春蘚1濕。 閉憑熏籠無力,心事 有誰知得?檀炷2繞窗燈背壁,畫簷殘雨滴。 【註釋】 1春蘚:苔蘚植物的一類。 2檀炷:焚燒檀香散發的煙霧。 【評解】 此詞抒寫春情。上片寫室外春景,清明時節,楊柳青青,花寂鶯語,玉階蘚濕。下 片寫室內之人。閒憑熏籠,心事滿懷,檀炷繞窗,畫簷殘雨。全詞委婉細膩,情景交融, 工麗柔媚,餘韻悠長。 【集評】 《詞林紀事》卷十盧申之云:子高《菩薩蠻》云:「幾處簸錢聲,綠窗春夢輕。」 《謁金門》云:「檀炷繞窗燈背壁,畫簷殘雨滴。」殊覺其香蒨。 薛礪若《宋詞通論》:(此詞)系模仿「花間」,毫未變體之作。他正值北宋末期 與南渡以後,慢詞風靡一世的時候,而其作品似乎未曾染受絲毫的時代色彩。這真是一 個例外作家了。 汪 藻
點絳唇
新月娟娟,夜寒江靜山銜斗1。起來搔首,梅影橫窗瘦。 好個霜天,閒卻傳杯手 2。君知否?曉鴉啼後,歸夢濃於酒。 【作者簡介】 汪藻字彥章,德興(今江西波陽)人。微宗崇寧中進士,高宗朝累官中書舍人,遷 兵部侍郎。後知湖州、徽州、宣州。藻博極群書,老不釋卷。「工儷語,所為制詞,人 多傳誦」。有《浮溪集》。《彊村叢書》收浮溪詞三首,題婺源汪藻撰。 【註釋】 1山銜斗:北斗星閃現在山間: 2「閒卻」句:與末句相應。言無意飲酒。 【評解】 此詞上片著重寫景。寒夜新月,山銜北斗,搔首悵望,梅影橫窗。下片著重寫人。 「歸夢濃於酒」,含蓄蘊藉,耐人尋思。全詞借景抒情,情景交融。景物與人融為一體。 【集評】 吳曾《能改齋漫錄》:彥章在翰苑,屬致言者(為言官所劾),作此詞。或問曰: 「歸夢濃於酒,何以在曉鴉啼後?」公曰:「無奈這一群畜生聒噪何!」南宋人編《草 堂詩餘》改「曉鴉」作「亂鴉」,「歸夢」作「歸興」,朱彝尊《詞綜》據吳曾所記改 回。 徐 俯
卜算子
胸月千種愁,插在斜陽樹。綠葉陰陰自得春,草滿鶯啼處。 不見凌波1步,空想 如簧語2。柳外重重疊疊山,遮不斷愁來路。 【作者簡介】 徐俯字師川,洪州分寧(今江西修水)人。宋高宗紹興初賜進士出身,累官端明殿 學士,簽書樞密院事,權參知政事。有《東湖集》。 師川為黃山谷外甥,詩詞均能名世。 【註釋】 1凌波:形容美人步履輕逸。 2如簧語:形容語音美妙動聽。簧:樂器。 【評解】 此詞抒寫春愁。上片信景抒情。斜陽煙樹,綠葉得春,草滿鶯啼,引起了千種愁思。 下片懷人。凌波微步,如簧話語,已被群山隔斷,卻隔不斷「愁來路」。全詞婉麗柔媚, 愁思綿綿。 【集評】 薛礪若《宋詞通論》:其艷冶新倩,實兼少游、方回二家之長。 康與之
訴衷情
阿房1廢址漢荒丘,狐兔又群游。豪華盡成春夢,留下古今愁。 君莫上,古原頭, 淚難收。夕陽西下,塞雁南來,渭水東流! 【作者簡介】 康與之字伯可,號順庵,滑州(屬河南省)人。渡江初,以詞受知高宗。官郎中。 有《順庵樂府》,見趙萬里《校輯宋金元人詞》本。 他是一個宮廷詞人,也是一位柳派的重要作家。詞風清婉工麗。 【註釋】 1阿房:宮名。秦始皇營建。 【評解】 這首詞弔古傷今,表現了身處偏安局面,不勝今昔之感的情懷。上片從眼前景物寫 起,阿房廢址,漢代荒丘,成了狐兔群游之所。昔日豪華,已成春夢。撫今追昔,不勝 悲愁。 下片著重抒情。眼前景象,悠然往事,惟見塞雁南來,渭水東流。黃昏時候,益覺 傷感。全詞工麗哀婉,情韻悠長。這是康詞中較為突出的一首。 【集評】 張思巖《詞林紀事》:王性之云:「如此居然不俗。今有晏叔原,亦不得獨擅。」

上一頁   回首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