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約詞
十一


    廖世美
好事近 夕景
落日水熔金1,天淡暮煙凝碧。樓上誰家紅袖2,靠闌干無力。 鴛鴦相對浴紅衣 3。短棹4弄長笛。驚起一雙飛去,聽波聲拍拍。 【作者簡介】 廖世美生平事跡不詳。黃昇《花庵詞選》錄他的詞兩首。 【註釋】 1熔金:形容落日照在水裡燦爛的顏色。 2紅袖:指女子。 3紅衣:狀鴛鴦彩羽。 4短棹:指代小舟,此指舟中之人。 【評解】 這是一首艷詞。詞中出現兩人,一為憑欄女子,一為舟中弄笛人。不圖吹簫引鳳, 卻驚鴛鴦飛去。不言他鳥,單言鴛鴦,其微旨可見。
燭影搖紅
題安陸1浮雲樓
靄靄春空,畫樓森聳凌雲諸。紫薇2登覽最關情,絕妙誇能賦。惆悵相思遲暮,記 當日、朱闌共語。塞鴻難問,岸柳何窮,別愁紛絮。 催促年光,舊來流水知何處?斷 腸何必更殘陽,極目傷平楚。晚霽波聲帶雨3,悄無人舟橫野渡。數峰江上,芳草天涯, 參差煙樹。 【註釋】 1安陸:今湖北安陸縣。 2紫薇:星名,位於北斗東北。 3帶雨:韋應物詩:「春潮帶雨晚來急,野渡無人舟自橫。」 【評解】 這首詞通過春日晚景的描寫,抒發離別相思之情。上片寫春日登樓的所見所感。春 空靄靄,畫樓入雲。登高懷遠,往事歷歷,相思之情,不能自已。下片寫眼前景色。波 聲帶雨,野渡無人。極目遠望,惟見「數峰江上,芳草天涯,參差煙樹」 全詞意境幽 美,情景交融,婉曲新巧,詞雅情深。 【集評】 況周頤《蕙風詞話》:「塞鴻難問,岸柳何窮,別愁紛絮。」神來之筆,即已佳矣。 換頭云:「催促年光,舊來流水知何處?斷腸何必更殘陽,極目傷平楚。晚霽波聲帶雨, 悄無人舟橫野渡。」語淡而情深,令子野、太虛輩為之,容或未必能到。此等詞一再吟 誦,輒沁人心脾,畢生不能忘。《花庵絕妙詞選》中,真能不愧「絕妙」二字,如世美 之作,殊不多覯。 向 鎬
如夢令
野店幾杯空酒,醉裡兩眉長皺,已是不成眠,那更酒醒時候,知否,知否?直是為 他消瘦。 【作者簡介】 向鎬字豐之,生平不詳。河內(河南沁陽)人。元和江標靈鶼閣本作向滈。其《喜 樂詞》,有江氏本,有王鵬運《四印齋匯刻宋元三十一家詞》本。他的詞以自然為勝, 多用俗語入句。 【評解】 這首小令寫別後的綿綿相思。分別之後,旅居野店,思鄉懷人之情,不能自已。空 酒幾杯,未能消愁。醉裡尚且雙眉緊皺,更那堪酒醒時候!全詞輕柔雅麗,語淺情深。 李 祁
點絳唇
樓下清歌,水流歌斷春風暮。夢雲煙樹,依約江南路。 碧水黃沙,夢到尋梅處。花無數,問花無語,明月隨人去。 【作者簡介】 李祁,字蕭遠,雍丘(今河南杞縣)人。生卒年均不詳。登進士,官至尚書郎。宋 徽宗宣和年間,責監漢陽酒稅。工詩詞。其詞婉約清麗,勝處不減少游。所作見《樂府 雅詞》。 【評解】 這首詞明寫春景,暗抒離情。上片寫眼前景色。水流歌斷,春風又暮,從而引起往 事的懷念。下片寫夢境。碧水黃沙,梅花無數,而月隨人去,花自無語。全詞抒情委婉, 含蓄蘊藉,幽美清雅,饒有韻致。 【集評】 薛礪若《宋詞通論》:其《點絳唇》詞,婉約清麗,勝處不減少游。 蔣子雲
好事近
葉暗乳鴉啼,風定亂紅猶落。蝴蝶不隨春去,入薰風池閣。 休歌金縷勸金卮2, 酒病煞3如昨。簾卷日長人靜,任楊花飄泊。 【作者簡介】 蔣子雲字元龍。生平不詳。工詩詞。其《好事近》一闋,頗短倩有致。 【註釋】 1亂紅:殘存的花朵。 2金卮:金盃。這裡指酒。 3煞:很、極。 【評解】 這首詞著意寫景,以抒閒情。上片描寫初夏景色;下片抒發閑雅之情。乳鴉、亂紅、 薰風、長日、楊花,皆初夏景象,錯綜寫來,風光迷麗。篇中不露一「夏」字而有夏感, 惟以景鋪寫;偏提一「春」字而無春意,只以春作反襯。春去而夏來也。暗示得妙。卷 簾人靜,待酒澆愁,可酒病如昨,自無歌勸之必要,充分表現了百無聊賴的閒愁。「蝴 蝶」句雖屬實寫,或有所指,卻寫得閒淡蘊藉,耐人尋味。 【集評】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當春盡花飛,依然病酒,而絕不作傷春語,如誦淵 明詩,氣靜神恬,令人意遠。 沈會宗
菩薩蠻
落花迤邐1層陰少,青梅競弄枝頭小。紅色雨和煙2,行人江那邊。 好花都過了, 滿地空芳草。落日醉醒問,一春無此寒。 【作者簡介】 沈會宗字文伯。生平不詳。工詩詞,詞集有趙氏《校輯宋金元人詞》本,名《沈文 伯詞》一卷。 【註釋】 1迤邐:曲折連綿。 2紅色雨和煙:形容落花在夕陽輝映中的景色。 【評解】 這首詞著意描寫暮春景色。落紅如雨,青梅似豆。斜陽夕照,遍地芳草。而醉醒之 間,「好花都過」,春光已暮。全詞通過景物的描繪,委婉含蓄地抒寫詩人的惜春情懷。 清新和婉,平易自然。 楊無咎
生查子
秋來愁更深,黛拂雙娥1淺。翠袖怯天寒,修竹蕭蕭晚。 此意有誰知,恨與孤鴻 遠。小立背西風,又是重門掩。 【作者簡介】 楊無咎字補之,清江(屬江西)人。高宗累征不起,自號清夷長者。其《逃禪詞》, 有《宋六十家詞》本。他的詞正如他的人品,高潔清幽,不沾塵俗。 【註釋】 1雙蛾:即雙眉。 【評解】 這首詞上片寫景,景中蘊情。翠袖天寒,修竹蕭蕭,秋色滿眼,添人愁思。下片抒 情。背立西風,又掩重門。此時心情,有誰得知!全詞清疏雅潔,委婉含蓄,抒情細膩, 思緒綿綿,余意不盡。
柳梢青
茅舍疏籬,半飄殘雪。斜臥低枝,可更相宜?煙籠修竹,月在寒溪。 寧寧佇立移 時1,判瘦損無妨為伊,誰賦才情,畫成幽思,寫入新詩。 【註釋】 1寧寧:寧靜之意。 移時:謂少頃。 【評解】 這首詠畫詞,梅花與人融為一體。既寫梅花的精神,也表現了詩人的情操。意境幽 美,用語工妙,含蓄蘊藉,構思新穎,耐人尋味。 【集評】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畫梅始於五代,皆著色而儷以禽鳥。 至逃禪翁,始以水墨作花,遂雅逸出群,世稱江西墨梅,至今片紙兼金,為畫苑秘 寶。遺詞一卷,選家多未登錄。其綿麗工煉,則頗似夢窗。 范成大
秦樓月
浮雲集,輕雷隱隱初驚蟄,初驚蟄。鵓鳩1鳴怒,綠楊風急。 玉爐煙重香羅浥2。 拂牆濃杏燕支3濕。 燕支濕,花梢缺處,畫樓人立。 【作者簡介】 范成大,字致能,號石湖居士,吳郡(蘇州市)人。孝宗時出使金國,表現出不畏 強暴的凜然氣節。官至參知政事。他是南宋著名詩人之一。他的詞,所涉及的生活面不 及詩歌廣闊;文字精美,音節諧婉,與婉約派一脈相通。有《石湖集》。 【註釋】 1鵓鳩:亦稱鵓鴣,天將雨,其鳴甚急。 2浥:濕潤。 3燕支:一種可作胭脂的花。 【評解】 時屆驚蟄,雷聲隱隱,綠楊隨風,濃杏拂牆,燕支重色,處處呈現出春日景色。詞 末點出「花梢缺處,畫樓人立」,頓使景中有人,意境全活。全詞抒情含蓄,幽雅和婉。 【集評】 薛礪若《宋詞通論》:石湖為南宋大詩人之一。其詩極清疏有致,詞亦如之。
秦樓月
樓陰缺1,欄於影臥2東廂月。東廂月,一天3風露,杏花如雪。 隔煙催漏金虯 4咽。羅幃黯淡燈花結。燈花結,片時春夢,江南天闊。 【註釋】 1樓陰缺:高樓被樹蔭遮蔽,只露出未被遮住的一角。 2欄干影臥:由於高樓東廂未被樹蔭所蔽,因此當月照東廂時,欄干的影子就臥倒 地上。 3一天:滿天。 4金虯(qiu):即銅龍,指計時的漏器上所裝的銅製龍頭。 【評解】 這首詞著重描繪春日晚景,以抒愁情。上片寫室外景色。 月照東廂,欄干影斜。風露滿天,杏花似雪。下片抒寫懷人的幽思。羅幃暗淡,金 漏聲咽,夢境雖好,而片時相會,離愁苦多。全詞委婉含蓄,清疏雅潔。 【集評】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上闋言室外之景,月斜花影,境極幽俏。 下闋言室內之人,燈昏欹枕,夢更迷茫,善用空靈之筆,不言愁而愁隨夢遠矣。 唐圭璋《唐宋詞選注》:「片時春夢」,是說夢中相會,好景苦短。 「江南路遙」則指故鄉路遠,離愁偏多。 鄭文焯《絕妙好詞校錄》:范石湖《憶秦娥》「片時春夢,江南天闊」,乃用岑嘉 州「枕上片時春夢中,行盡江南數千里」詩意,蓋檃括余例也。
眼兒媚
萍鄉道中乍晴,臥輿中困甚,小憩柳塘酣酣1日腳紫煙浮,妍暖試輕裘。困人天色, 醉人花氣,午夢扶頭2。 春慵恰似春塘水,一片縠紋愁。溶溶洩洩3,東風無力,欲 皺還休。 【註釋】 1酣酣:暖意。 2扶頭:酒名。 3溶溶洩洩:蕩漾貌。 【評解】 這首詞通過春景的描繪,抒寫人物的內心感受。上片寫景。春雨如酥,乍晴驟暖, 困人天氣,花氣襲人。下片通過比喻,抒寫人物心情。「春慵恰似春塘水,一片縠紋愁」, 又以「欲皺還休」作結。構思新巧,情韻悠長。全詞融情於景,細膩柔和,工巧精美。 【集評】 沈際飛《草堂詩餘別集》:此詞字字軟溫,著其氣息即醉。 許昂霄《詞綜偶評》:換頭「春慵」緊接「困」字、「醉」字來,細極。 王闓運《湘綺樓詞選》:自然移情,不可言說,綺語中仙語也。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上闋「午夢扶頭」句領起下文。以下五句借東風皺 水,極力寫出春慵,筆意深透,可謂入木三分。 趙 鼎
點絳唇
香冷金猊1,夢迴鴛帳餘香嫩;更無人問,一枕江南恨! 消瘦休文,頓覺春衫襯。 清明近,杏花吹盡。薄暮東風緊。 【作者簡介】 趙鼎字元鎮,號得全居士,解州聞喜(今屬山西)人。生於宋神宗元豐八年。徽宗 崇寧五年進士。元鎮為宋代名臣,官至櫃位。因與秦檜政見不合,被貶嶺南,憂憤國事, 不食而死。可見其氣節人品。他的詞多河山故主之思,音節雖婉柔,而意緒則甚淒楚。 有《得全居士詞》一卷。 【註釋】 1金猊:香爐的一種。其形似獅。 【評解】 這首詞寫春景,抒離恨。上片寫室內情景。香冷金猊,夢迴鴛帳,離恨一枕,悄無 人問。下片寫室外景色。清明節近,杏花隨風,薄暮來臨,東風漸緊。全詞通過景物描 寫,曲折含蓄地表露了春愁與離恨。委婉柔媚,意境幽美。 張元干
踏莎行
芳草平沙1,斜陽遠樹。無情桃葉江頭渡。醉來扶上木蘭舟,將2愁不去將人去。  薄劣東風,夭斜飛絮。明朝重覓吹笙路。碧雲香雨小樓空,春光已到消魂處。 【作者簡介】 張元干字仲宗,號蘆川居士,又號真隱山人,福建永福縣人。北宋末年之太學生。 曾積極贊助李綱抗金。高宗時,因作詞送主戰派李綱、胡銓,遣秦檜迫害,下獄削籍。 著有《蘆川詞》,詞風多樣。 【註釋】 1平沙:曠野。 2將:送。 【評解】 這是一首暮春送別詞。上片寫江頭送別情景。扶醉登舟,人去之後,只有「愁」留 了下來。下片寫別後情景。落花飛絮,東風薄劣。春光將盡,人去樓空。全詞淒婉纏綿, 余意不盡。 【集評】 薛礪若《宋詞通論》:此詞以明暢之筆,寫淒婉之思,其風神又宛似永叔、少游矣。
浣溪沙
山繞平湖波撼城1,湖光倒影浸山青,水晶簾下欲三更。 霧柳暗時雲度月,露荷 翻處水流螢2,蕭蕭3散發到天明。 【註釋】 1波撼城:孟浩然《臨洞庭》詩:「氣蒸雲夢澤,波撼岳陽城。」 2水流螢:月下荷葉露珠閃光,晶瑩如螢火。 3蕭蕭:疏散貌。 【評解】 夏夜靜謐,散發納涼,湖光山色,極堪賞玩。詞人於水晶簾下觀賞既久,乃從四周 靜境中看出動勢。覺湖波之撼城,察山影之浸湖;雲遮月則柳暗如霧,荷翻露則細光如 螢。靜謐世界中變化紛呈,在在醒心娛目。此詞佳處即在表達此種靜中之動。「霧柳」 一聯,尤為俊美傳神。 【集評】 毛晉《蘆川詞跋》:蘆川詞,人稱其長於悲憤。及讀《花庵》、《草堂》所選,又 極嫵秀之致,真堪與片玉、白石並垂不朽。 黃公度
菩薩蠻
眉端早識愁滋味,嬌羞未解論心事。試問憶人不?無言但點頭。 喚人歸不早,故 把金盃惱。醉看舞時腰,還如舊日嬌。 【作者簡介】 黃公度字師憲,莆田(屬福建)人。宋高宗紹興八年進士第一,時年已48。簽書平 海軍節度判官,累仕考功員外郎。著有《知稼翁詞》,有毛晉《宋六十家詞》本。 【評解】 這首詞生動地表現了對人的懷念。眉間心上,凝聚著愁情。「無言但點頭」、「還 如舊日嬌」,把相思相憶時的情態,刻畫得細緻入微。全詞含蓄蘊藉,婉麗工巧。 【集評】 《詞林紀事》:洪景盧雲,宛轉清麗,讀者咀嚼於齒頰而不能已。 《詞林紀事》:曾豐雲,清而不激,和而不流。 薛礪若《宋詞通論》:黃公度有兩個女侍,一曰倩倩,一曰盼盼。 在五羊時嘗命出以侑酒。故晚年曾作《菩薩蠻》一闋。其婉麗處頗近永叔、少游矣。 陸 游
採桑子
寶釵樓上妝梳晚,懶上鞦韆。閒撥沉煙,金縷衣寬睡髻偏。 鱗鴻1不寄遼東2信, 又是經年。彈淚花前,愁入春風十四弦。 【作者簡介】 陸游字務觀,自號放翁,越州山陰(今浙江紹興)人,生於宋徽宗宣和七年。范成 大帥蜀,游為參議官,因愛蜀中風土,故題其生平所作之詩為《劍南詩稿》,他是南宋 著名愛國詩人、中國文學史上的大詩人。詞作雖不多,但風格多樣,既有充滿愛國激情 的豪放之作,又有婉麗飄逸、感情深摯的詞篇。著有《陸放翁全集》。 【註釋】 1鱗鴻:這裡泛指傳遞書信。 2遼東:古代郡名。這裡泛指邊遠地區。 【評解】 這首春愁詞,著意寫人。上片描寫人物情態。梳妝慵晚,懶上鞦韆,花冠不整,衣 寬髻偏。下片抒寫相思與離情。原來情緒不佳是因為遊人未歸,而且又經年沒有書信。 因而花前彈淚,相思不已。「愁入春風十四弦」,思緒纏綿,情韻無限。寫出了相思相 愛之深。全詞抒情細膩,含蓄淒婉。 【集評】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放翁詞多放筆為直幹。此詞獨頓挫含蓄,從彼美一 面著想,不涉歡愁跡象,而含淒無限,結句尤餘韻悠然,集中所稀有也。
朝中措 梅
幽姿不入少年場。無語只淒涼。一個飄零身世,十分冷淡心腸。 江頭月底,新詩 舊夢,孤恨清香。 任是春風不管,也曾先識東皇1。 【註釋】 1東皇:司春之神。 【評解】 這首詠梅詞,雖通篇不見「梅」字,卻處處抓住梅花的特點著意描寫。作者運用擬 人化手法,借梅花以自喻。梅花與人熔為一體,把自己的身世之感,含蘊其中,寄托遙 深。全詞寓意深婉含蓄,餘味悠長。 【集評】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首二句詠花而見本意,余皆借梅自喻,飄零孤恨, 其冷淡絕似寒梅。但梅花雖未逮穠春,而東皇先識,勝於百花,盡有江上芙蓉,一生未 見春風者。放翁受知於孝宗,褒其多聞力學,授樞密院編修。雖出知外州,書生遭際, 勝於槁項牖下多矣。 故其結句自傷亦以自慰也。
浣溪沙 和無咎1韻
漫向2寒爐醉玉瓶,喚君同賞小窗明。夕陽吹角最關情。 忙日苦多閒日少,新愁 常續舊愁生。客中無伴怕君行。 【註釋】 1無咎:韓元吉,字無咎。南宋著名詩人。 2漫向:一本作「懶向」。 【評解】 陸游通判鎮江時,韓無咎從江西來鏡江探母。陸游與其盤桓兩月。這首《浣溪沙》 即作於此時。上片表現了二人友情的深摯。下片寫客中送客,表現了作者的孤寂心情。 全詞抒情委婉,真摯感人。 【集評】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首二句委婉有致。「夕陽」句於閒處寫情,意境並 到。「忙日」、「新愁」二句真率有唐人詩格。結句乃客中送客,人人意中所難堪者, 作者獨能道出之,殆無咎將有遠行也。
朝中措
怕歌愁舞懶逢迎,妝晚托春酲1。總是向人深處,當時枉道無情。 關心近日,啼 紅密訴,剪綠深盟,杏館花陰恨淺,畫堂銀燭嫌明。 【註釋】 1春酲:春日病酒。酲:病酒,謂經宿飲酒,故曰酲。 【評解】 陸游在蜀期間,曾寫作《朝中措》詠梅詞三首,此為其中之一。詞人以擬人化手法, 抒寫梅花因不喜歌舞逢迎,而被視為「無情」。下片寫近日啼紅剪綠,百花競艷,鶯歌 燕舞,春滿人間。全詞清雅含蓄,委婉多情。亦梅亦人,寄喻殊深。
月上海棠
斜陽廢苑朱門閉。吊興亡、遺恨淚痕裡。淡淡官梅,也依然、點酥1剪水。凝愁處, 似憶宣華2舊事。  行人別有淒涼意。折幽香、誰與寄千里。佇立江皋,杳難逢、隴頭歸騎。音塵遠, 楚天3危樓獨倚。 【註釋】 1點酥:喻美目。 2宣華:蜀王舊苑。 3楚天:古時長江中下游一帶屬楚,故用以泛指南方的天空。 【評解】 這首詞,作者借官梅的「凝愁憶舊」,抒寫自己對成都蜀王舊苑的憑弔。上片從舊 苑梅花而引起懷古之情。下片因梅而憶人。「折幽香、誰與寄千里」,表現了詩人「別 有淒涼意」。全詞淒惻哀婉,幽雅含蓄。 【集評】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詞為成都蜀王舊苑而作。中有古梅二百餘本。不言 過客之憑弔興亡,而凝愁憶舊,托諸宮梅,詞境便覺靈秀。下闋因梅花而憶遠人,與本 題懷古,全不相屬。故轉頭處用「別有淒涼意」之句以申明之,以下即暢發己意矣。蜀 王故苑,放翁入蜀時,老木頹垣,尚存殘狀。余於光緒間入蜀,過成都城外昭覺寺,即 詞中宣華苑故址,摩訶之池,迎仙之觀,及古梅百本,遺跡全消,所餘者惟柱礎輪困, 散臥於茂林芳草間。詞中所謂憑弔朱門斜日,又隔悠悠千載矣。蜀中燕王故宮,海棠極 盛,為成都第一。放翁猶及見之,賦《柳梢青》一首,不及此詞之佳。
南鄉子
歸夢寄吳檣1,水驛2江程去路長。想見芳洲初繫纜,斜陽,煙樹參差認武昌。  愁鬢點新霜3,曾是朝衣染御香。重到故鄉交舊少,淒涼,卻恐他鄉勝故鄉。 【註釋】 1吳:泛指南方。 檣:桅桿。泛指舟船。 2驛:古時傳送文書者休息、換馬的處所。這裡泛指行程。 3霜:這裡指白髮。 【評解】 這首詞是陸游奉調入京、即將離開成都時的作品。既寫出對故鄉的懷念,又流露了 對成都的無限留戀。上片是想見歸途中的情景。水驛江程,芳洲繫纜。斜陽夕照,煙樹 參差。 下片推想重返故鄉的境況。愁鬢點霜,故交零落,淒涼況味,反覺不如他鄉矣。心 理刻畫,細緻入微。全詞意境幽美,景色如畫。委婉清麗,含淒無限。 【集評】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入手處僅寫舟行,已含有客中愁思。 「料陽」二句秀逸入畫。繼言滿擬以還鄉之樂,償戀闕之懷,而門巷依然,故交零 落,轉不若寂寞他鄉,尚無睹物懷人之感,乃透進一層寫法。 陳 亮
水龍吟 春恨
鬧紅1深處層樓,畫簾半卷東風軟。春歸翠陌,平莎茸嫩2,垂楊金淺。遲日3催 花,淡雲閣雨4,輕寒輕暖。恨芳菲世界,遊人未賞,都付與、鶯和燕。 寂寞憑高念 遠,向南樓一聲歸雁。金釵斗草,青絲勒馬,風流雲散。羅綬5分香,翠綃封淚,幾多 幽怨?正銷魂,又是疏煙淡月,子規聲斷。 【作者簡介】 陳亮字同甫,浙江永康人。光宗紹熙四年,策進士,擢第一。授簽書建康府判官廳 公事,未到任而卒。同甫才氣超邁,喜談兵,力主抗金,曾幾次遭受迫害。他與辛稼軒 交往至密,詞風亦相近。其愛國壯詞豪氣磅薄,令人感奮。但他的《水龍吟》、《虞美 人》等詞,則又婉秀疏宕,不以豪壯著稱。著有《龍川詞》。有《四印齋所刻詞》本。 【註釋】 1鬧紅:一本作「鬧花」。形容百花盛開。 2平莎:平原上的莎草。或說,平整的草。茸嫩:形容初生之草十分柔嫩。 3遲日:春日晝長,故曰「遲日」。 4閣雨:把雨止住。閣,同擱。 5羅綬:羅帶。 【評解】 這首春恨詞,上片從寫景引向人事。柳媚花嬌,草軟莎平。淡雲微雨,春光宜人。 然而這「芳菲世界」卻無人游賞,都付於流鶯飛燕,實在令人生「恨」。下片寫聞「歸 雁」而「念遠」,感今憶昔,「幾多幽怨」。這首詞的可貴之處,是用「幽秀」之筆, 寫出了家國之情。正由於筆曲意深,含蓄而味永,藝術效果往往並不在壯懷激烈的言詞 之下。手法之妙,於此可見。 【集評】 徐釚《詞苑叢談》:陳同父開拓萬古之心胸,推倒一世之豪傑,其《水龍吟》詞, 乃復幽秀。 劉熙載《藝概》卷四:同甫《水龍吟》云「恨芳菲世界,遊人未賞,都付與、鶯和 燕」。言近旨遠,直有宗(澤)留守大呼渡河之意。 艾治平《宋詞名篇賞析》:此詞寫的不是兒女情的「春恨」,而是「國破山河在, 城春草木深」那種「春恨」,它寄寓著祖國南北分裂,國恥未雪,家仇未報的悲憤。這 樣,便是以「芳菲世界」來比喻淪陷了的中原錦繡河山,而「鶯和燕」,則是奸邪小人 和賣國求榮之類人物了。 唐圭璋《唐宋詞選注》:本詞和辛棄疾的名篇《摸魚兒》是同一風格,若論婉麗含 蓄,意境深遠,二詞也可說是相映生輝。 唐圭璋《唐宋詞簡釋》:此首憑高念遠,疏宕有致。起數句,皆寫景物。「鬧花」 兩句,寫樓高風微。「春歸」三句,寫平莎垂楊。「遲日」三司,寫寒暖不定。「恨芳 菲」三句,總束上片,好景無人賞,只與流鶯閒燕賞之,可恨孰甚。換頭,因雁去而念 遠。「金釵」三句,言當日之樂事無蹤。「羅綬」三句,言別後之幽怨難消。「正銷魂」 三句,以景結,傷感殊甚。
虞美人
東風蕩颺1輕雲縷,時送瀟瀟雨。水邊台榭燕新歸,一點香泥2,濕帶落花飛。  海棠糝3徑鋪香繡,依舊成春瘦。黃昏庭院柳啼鴉,記得那人,和月折梨花。 【註釋】 1蕩颺:即蕩揚。 2一點香泥:或作一「口」香泥。 3糝:這裡是散落之意。 【評解】 這首詞通過景物描寫,委婉含蓄地抒寫了春愁。上片著意描繪春景。輕雲蕩颺,東 風送雨,落花飄香,雙燕啣泥。美景如畫,春光宜人。下片對景懷人,以春景映襯春愁。 落紅糝徑,海棠鋪繡。深院黃昏,月下憶人。良辰美景,惹人愁思。全詞和婉秀麗,意 境美,景亦美,表現了陳亮詞風的多樣化。
點絳唇 詠梅月
一夜相思,水邊清淺橫枝瘦1。小窗如晝2,情共香俱透。 清入夢魂,千里人長 久。君知否?雨僝雲僽,格調4還依舊。 【註釋】 1「水邊」句:用林逋《山園小梅》:「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詩意。 2小窗如晝:形容月光明亮。 3雨僝雲僽:指風吹雨打。 僝僽:摧殘。 4格調:指品格。 【評解】 這首月下詠梅詞,以梅言志,借月抒懷。上片寫月下梅影,橫斜水邊。詩人小窗獨 坐,暗香幽情,交相融合。下片寫明月清輝伴我入夢,夢中向千里外的好友致意。並表 示即使遭到風雨摧殘,高潔的品質也不會改變。全詞含蓄委婉,寓意殊深。 趙汝蕪
如夢令
小砑1紅綾箋紙。一字一行春淚。封了更親題,題了又還折起。歸來?歸來?好個 瘦人天氣。 【作者簡介】 趙汝蕪字參晦,號霞山,商王元份八世孫善官之子(見《宋史·宗室世系表》)。 他的詞極明艷生動,為風雅派中上駟。有《退齋詞》,錄於趙氏《校輯宋金元人詞》者 凡九首。 【註釋】 1砑:砑石,古人用來磨紙,使之光澤。 【評解】 詞中的女子準備好小砑、紅綾和箋紙,打算給遠方的丈夫寫信,催其早歸。和淚作 書,已覺淒絕;更兼封緘親題,備極珍重。可就在這一瞬間,她想到寫這樣的信已不止 一次,心上人還不知何時歸來。萬種怨情,只得埋怨天氣。全詞只就寫信落墨,並未直 言別情,但纏綿悱惻之情,已溢於言表。 李彌遜
十樣花
陌上風光濃處。第一寒梅先吐。待得春來也,香消減,態凝佇1。百花休漫2妒。 【作者簡介】 李彌遜字似之,吳縣(屬江蘇)人。宋徽宗大觀初登進士第。南渡後,以爭和議忤 秦檜,乞歸田。有《筠溪詞》一卷,有《四印齋匯刻宋元三十一家詞》本。 【註釋】 1凝佇:形容寒梅莊重挺立。 2漫:隨意。 【評解】 嚴冬臘月,鄉間小路上一枝寒梅初綻,為人間帶來春訊。 然而當春回大地、百花競艷時,她卻香消態凝,端莊自重。詞人勸百花休漫妒之語, 包含著對凌寒開放的早梅的無限讚賞。

上一頁   回首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