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約詞


    張孝祥
臨江仙
試問梅花何處好,與君藉草1攜壺。西園清夜片塵無。一天雲破碎,兩樹玉扶疏2。  誰擫3昭華4吹古調5,散花便滿衣裾。只疑幽夢在清都6。星稀河影轉,霜重月華 孤。 【作者簡介】 張孝祥字安國,蜀簡州(四川簡陽)人,後卜居歷陽(今安徽和縣),遂被認為歷 陽人。宋高宗時,廷試進士第一。歷任中書舍人、直學士院。在建康留守任內,贊助張 浚北伐,受到免職處分。著有《於湖居士樂府》,有《雙照樓景刊宋元明詞》本,凡四 卷。他的詞具有深厚的愛國主義色彩,與張元干是南宋初期詞壇雙璧。他追蹤蘇軾,詞 風豪放,然亦有婉約之作。 【註釋】 1藉草:以草荐地而坐。 2玉扶疏:指梅枝舒展。 3擫:用手按捺。 4昭華:即玉管。 5古調:指笛曲《梅花落》。 6清都:指北宋都城汴梁。 【評解】 此詞借賞梅抒寫愛國情懷。上片寫月夜對酒賞梅,是實景。下片寫忽聽《梅花落》, 不禁夢繞清都,是虛景。張孝祥詞以雄奇奔放稱,風格近蘇軾。但此詞卻清幽含蓄,雖 婉約名家亦不能過;而寄意收復中原,情真調高。
卜算子
雪月最相宜,梅雪都清絕。去歲江南見雪時,月底1梅花發。 今歲早梅開,依舊 年時月。冷艷孤光照眼明,只欠些兒2雪。 【註釋】 1月底:月下。 2些兒:一點兒。 【評解】 素雪、明月、幽梅,三者具,則光景清艷。惟三者難以一時兼備,故今歲與去歲相 較,不能無憾。此詞即景抒懷,貌似沖淡,卻蘊含無限今昔之感。前人謂張孝祥詞有 「瀟散出塵之姿,自在如神之筆」,誠然。
西江月
題栗陽三塔寺
問訊湖1邊春色,重來又是三年。東風吹我過湖船,楊柳絲絲拂面。 世路如今已 慣,此心到處悠然。 寒光亭2下水如天,飛起沙鷗一片。 【註釋】 1湖:指三塔湖。 2寒光亭:在三塔寺內。 【評解】 此詞系作者重來江南時所作。史稱張孝祥「年少氣銳」,至作此詞時,已歷盡宦海 風波、熟諳世態炎涼,故觸景有感,流露出一種淡然的閒適之情。末兩句的意境,與晉 代詩人陶潛的「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相近。
菩薩蠻 回文
堵蓮紅亂風翻雨。雨翻風亂紅蓮渚。深處宿幽禽。禽幽宿處深。 淡妝秋水鑒1。 鑒水秋妝淡。明月思人情。情人思月明。 【註釋】 1鑒:照。 【評解】 回文為倒順、迴環可讀的一種詩體,雖涉文字遊戲,亦頗可見巧思,非嫻熟於語言 藝術、駕馭自如者則不能為。詩中之回文體,魏晉已有;引入詞中,此首是創例。全詞 八句,上下句均成回文,全詞亦可回讀,比通常迴文詩只能全首回讀者更為精巧。
菩薩蠻
諸客往赴東鄰之集
庭葉翻翻1秋向晚。涼砧敲月催金剪2。樓上已清寒,不堪頻倚欄。 鄰翁開社甕 3,喚客情應重。不醉且無歸,醉時歸途迷。 【註釋】 1翻翻:飄墜狀。 2涼砧:指搗練之砧。催金剪:古代縫製寒衣,先搗練帛使柔熟,故句云「催金剪」。 3社甕:社酒之甕。社,指秋社,古代風俗,於立秋後第五個戊日祭社神酬謝秋收。 【評解】 上片寫時令,渲染出晚秋光景,「不堪頻倚欄」一句用意深婉。下片寫題意「赴東 鄰之集」,「不辭」兩句,彌見主人邀客情重,設辭有味。 蘇 庠
浣溪沙 書虞元翁畫
水榭1風微玉枕涼,牙床2角簟3藕花香。野塘煙雨罩鴛鴦。 紅蓼渡頭青嶂遠, 綠蘋波上白鷗雙。淋浪4淡墨水雲鄉。 【作者簡介】 蘇庠字養直,灃州(湖南灃縣)人,伯固之子。初以病目,自號眚翁。後徒居丹陽 (今屬江蘇)之後湖,更號後湖病民。紹興間,居廬山。與徐俯同召不赴。卒年八十餘。 有《後湖集》。他一生淡於名利,故其詞境亦極瀟疏,有塵外之音。 【註釋】 1水榭:臨水樓台。 2牙床:雕飾精緻的小床。 3角簟:以角蒿編織的蓆子。 4淋浪:筆墨酣暢淋漓。 【評解】 這是一首題畫小詞。它以形象化的文字,再現了原畫的色彩、佈局和意境,使未睹 其畫的讀者,猶如身臨畫前。末句點題,綰結入妙。
鷓鴣天
楓落河梁1野水秋,淡煙衰草接荒邱。醉眠小塢黃茅店,夢倚高城赤葉樓。 天杳 杳2,路悠悠3,鈿箏4歌扇等閒休。灞橋楊柳年年恨,鴛蒲芙蕖5葉葉愁。 【註釋】 1河梁:橋樑。 2杳杳:深遠幽暗貌。 3悠悠:遙遠。 4鈿箏:嵌金為飾之箏。 5芙蕖:荷花的別名。 【評解】 此詞寫秋景,抒離情。上片寫秋風落葉,淡煙衰草,醉眠小店,夢倚高樓。下片寫 離別之後,天遠路遙,鈿箏歌扇,早已捐棄。惟見灞橋楊柳,年年牽恨,鴛浦芙蕖,葉 葉含愁。 全詞情景交融,委婉含蓄。詞中佳句深得唐人妙處,為宋詞中罕見之作。 萬俟詠
昭君怨
春到南樓雪盡,驚動燈期1花信2。小雨一番寒,倚欄干。 莫把欄干頻倚,一望 幾重煙水。何處是京華?暮雲遮。 【作者簡介】 萬俟詠,號雅言,自號詞隱。四川崇寧人。善詞,充任大晟府樂制撰。與晁次膺按 月律進詞。著有《大聲集》,周美成為之作序。黃山谷稱讚萬俟詠為一代詞人。王灼記 雅言行實云:「萬俟詠雅言,元祐詩賦科老手也。」 【註釋】 1燈期:指元宵燈節期間。 2花信:指群花開放的消息。 【評解】 這首詞描述閨中人春日怨情,也是作者藉以自況之作。上片寫春候,下片抒怨情, 明寫春信,暗抒怨情。春雪雖盡,春雨猶寒,花信已傳,人事未動,所以倚欄悄然。而 「怨」從「莫把」一語傳出。倚欄一望,煙水重重,伊人何在?暮雲靄靄,京華被遮, 不言怨而怨自深。含蓄蘊藉,委曲細膩。 【集評】 黃昇《唐宋諸賢絕妙詞選》:雅言之詞,詞之聖者也。發妙音於律呂之中,運巧思 於斧鑿之外,平而工,和而雅,比諸刻琢句意而求精麗者遠矣。 蔣興祖女
減字木蘭花題雄州1
驛朝雲橫度,轆轆2車聲如水去。白草黃沙3,月照孤村三兩家。 飛鴻過也,百 結愁腸無晝夜。漸近燕山,回首鄉關歸路難。 【作者簡介】 蔣興祖女,宜興(屬江蘇)人。能詩詞。據《宋史·忠義傳》載,欽宗靖康年間, 金兵南侵時,蔣興祖為陽武縣令,在城被圍時,堅持抗戰,至死不屈,極為忠烈。他的 妻、子均死於此。其女年輕貌美,被金兵虜去,押往金人京師——中都(今北京)。途 經雄州驛,題《減字木蘭花》詞於壁。 【註釋】 1雄州:河北雄縣。 2轆轆:車聲。 3白草黃沙:指北方邊遠地區的荒涼景象。 【評解】 此詞作者抒寫亡國喪家、被虜北行的深哀巨痛。如泣如訴,感人至深。上片寫被虜 途中的情景,下片寫「回首鄉關」的悲痛心情。全詞情景交融,淒楚哀婉,字字血淚, 句句生悲。用語精當,化典自如。 【集評】 況周頤《蕙風詞話》:此詞寥寥數十字,寫出步步留戀,步步淒惻之情。 韋居安《梅澗詩話》:靖康間,金人至闕。陽武令蔣興祖死之。其女被虜,至雄州 驛,題詞驛中。蔣令浙西人,其女方笄,美顏色,能詩詞。(此亦湯巖起《詩海遺珠》 所載) 秦 覯
黃金縷
妾本錢塘江上住,花落花開,不管流年度。燕子銜將春色去,紗窗幾陣黃梅雨。  斜插犀梳雲半吐,檀板1輕敲,唱徹黃金縷。夢裡彩雲無覓處,夜涼明月生南浦。 【作者簡介】 秦覯,字少章,江蘇高郵人。少游之弟。元祐六年進士。調臨安主簿。工詩詞,頗 能繼芳其兄,詞風相近。無專集流傳。 【註釋】 1檀板:即拍板。 【評解】 這首詞把人與物、情與景融為一體。上片寫梅雨時節的景色。下片寫當年相聚的情 景,微含惜別之情。全詞輕柔婉約,含蓄蘊藉,抒情細膩,描景清麗。 【集評】 薛礪若《宋詞通論》:少章詞頗能繼其兄家風,儼然成了一個嫡傳的秦派詞學。他 的《黃金縷》一闋,尤淒艷婉細,傳誦人口。 謝 逸
千秋歲
楝1花飄砌,蔌蔌2清香細。梅雨過,蘋風3起。情隨湘水遠,夢繞吳峰4翠。琴 書倦,鷓鴣喚起南窗睡。 密意無人寄,幽恨憑誰說。修竹畔,疏簾裡,歌余塵拂扇,舞罷風掀袂。人散後, 一鉤新月天如水。 【作者簡介】 謝逸字無逸,北宋臨川(今屬江西)人,屢舉不第,一生沒有做官,以詩文自娛。 有《溪堂詞》。他的詞遠規「花間」,近逼溫、韋。既具「花間」之濃艷,復得晏、歐 之婉柔。他曾作蝴蝶詩三百多首,中多佳句,便被稱為「謝蝴蝶」。現存詞60餘首。 【註釋】 1楝(lian):落葉喬木,初夏開花。 2蔌蔌:形容楝花落下的聲音。 3蘋風:微風。 4吳峰:浙江一帶的山。湘水、吳峰:泛指遙遠的山水。 【評解】 這首詞通過江南景物的描繪,表現了夏日環境的清幽,隱含著懷人的幽思和閒逸的 生活情趣。上片寫環境的幽靜,委婉地抒寫了「夢繞吳峰,情隨湘水」的情思。下片從 往事的回憶寫到眼前的情景。而詩人「密意」深藏,「幽恨」滿懷,歌舞散後,惟見遠 天如水,新月如鉤。以景結情,不露痕跡。 全詞淡淡著筆,輕輕點染,抒情細膩,清新婉麗。 【集評】 薛礪若《宋詞通論》:謝逸為花間派唯一的傳統人物。在同時和後來的此派詞人, 都不足望其項背。他既具「花間」之濃艷,復得晏、歐之婉柔;他的最高作品,即列在 當時第一流作家中亦毫無遜色。其婉約處不亞少游矣。詞中如「鷓鴣喚起南窗睡」, 「人散後,一鉤新月天如水」等句,清新韻藉,婉秀多姿,即置在小山、淮海集中,亦 為上乘之選。 江城子
題黃州杏花村館驛壁
杏花村館酒旗風,水溶溶1,野渡舟橫,楊柳綠陰濃。望斷江南山色遠,人不見, 草連空。 夕陽樓下晚煙籠,粉香融,淡眉峰,記得年時相見畫屏中。只有關山今夜月, 千里外,素光2同。 【註釋】 1溶溶:水流動貌。 2素光:形容月光皎潔。 【評解】 楊柳濃陰,碧水溶溶。野渡無人,山色淡遠。杏花村館,環境清雅。這首詞由寫景 到懷人;由眼前到過去,又由過去寫到現在。通過景物描寫,抒發作者懷人的幽思。全 詞情景交融,委婉含蓄,饒有韻致。 【集評】 《復齋漫錄》:無逸嘗過黃州杏花村館。題《江城子》於驛壁。過者索筆於館卒。 卒苦之,因以泥塗焉。其為賞重如此。 薛礪若《宋詞通論》:其婉約處不亞少游矣。「只有關山今夜月,千里外,素光同」 等句,清新韻藉,婉秀多姿。
蝶戀花
豆蔻1梢頭春色淺,新試紗衣,拂袖東風軟。紅日三竿簾幕卷,畫樓影裡雙飛燕。  攏鬢步搖2青玉碾,缺樣花枝,葉葉蝶兒顫。獨倚闌干凝望遠,一川煙草3平如剪。 【註釋】 1豆蔻:植物名,春日開花。詩詞中常用以比喻少女。 2步搖:古代婦女首飾。以下三句皆寫婦女的首飾。 3煙草:形容草色如煙。 【評解】 這首詞明寫春景,暗抒懷人之情。上片寫景。風和日麗,春光明媚。畫樓雙燕,簾 幕高卷。下片寫人。凝妝登樓,倚闌遠望,惟見「一川煙草如剪」。全詞含蓄、宛轉, 余意不盡。 【集評】 薛礪若《宋詞通論》:此詞是何等的輕倩!何等的飄逸! 杜安世
卜算子
尊前1一曲歌,歌裡千重意。才欲歌時淚已流,恨更多於淚! 試問緣何事,不語 渾如醉。我亦情多不忍聞,怕和我成憔悴。 【作者簡介】 杜安世字壽域,北宋京兆(今陝西西安)人,亦是當年一位慢詞作家,且能自度新 曲。詞集有《壽域詞》一卷。 【註釋】 1尊前:在酒尊之前。 【評解】 這首詞描述一次宴會上的情景,表現了難以訴說的哀愁。 上片寫歌者的悲淒。尊前一曲,含意千重。未歌而淚先流。下片寫聽者的深切同情。 此情此景,令人不忍聞問。全詞通篇抒情,深沉哀婉,含蓄細膩。隱含著離愁別恨。 【集評】 薛礪若《宋詞通論》:他的《卜算子》,非深於情思者,絕無如此深刻。非工於描 寫者,絕無如此自然。 王之道
如夢令
一晌凝情無語,手捻梅花何處。倚竹不勝愁,暗想江頭歸路。東去東去,短艇淡煙 疏雨。 【作者簡介】 王之道字彥猷,濡須(今安徽合肥)人,宣和進士,歷任朝奉大夫。詞集有《彊村 叢書》本《相山居士詞》二卷。以《如夢令》為最清雋幽倩。 【評解】 這首抒情小詞,著意人物心理和情態的刻畫,語言精妙,委婉含蓄地抒寫了傷離惜 別之情。全詞融情於景,清新淡雅,平易自然。 曹 組
如夢令
門外綠陰千頃。兩兩黃鸝相應。睡起不勝情1,行到碧梧金井2。人靜。人靜。風 動一枝花影。 【作者簡介】 曹組字元寵,穎昌(今河南許昌)人。宣和三年,登進士第。以閣門宣贊舍人為睿 思殿應制,敏於應對。工詩文,每出長短句,膾炙人口。有《箕穎集》。樂府雅詞錄其 詞31首。 【註釋】 1不勝情:此謂禁不住為情思所擾。 2金井:指裝飾華美的井台。 【評解】 濃陰匝道,黃鵬囀林,點染出一片初夏景象;睡起慵懶,情不自勝,庭前漫步,儼 然有一段心事縈繞心頭。午後人靜,風動花影,愈見環境之幽隱靜謐。詞人觸景有所追 憶?或有所期待?不自言明,留予讀者以無限想像天地。 【集評】 薛礪若《宋詞通論》:元寵詞極清幽婉麗,頗具淮海、東堂二家之長。他的《如夢 令》、《點絳唇》、《好事近》等詞,皆清幽絕塵,柔媚多姿,即列於柳、秦大作家之 林,亦毫無遜色。
點絳唇
雲透斜陽,半樓紅影明窗戶,暮山無數,歸雁愁邊去。十里平蕪1,花遠重重樹。 空凝佇2,故人何處,可惜春將暮。 【註釋】 1平蕪:平曠的原野。 2凝佇:有所思慮、期待而立著不動。 【評解】 這首詞通過春景的描寫,抒發作者懷人的情思。上片寫景。斜陽穿窗,暮山歸雁, 已經是黃昏的時候了。下片寫惜春懷人之情。平蕪遠望,樹木重重,春色將暮,故人何 在?宛轉細膩地透露了無限懷念之情。全詞清新幽雅,委婉多姿。 【集評】 《松窗錄》:元寵六舉不第,著《鐵硯篇》自勵。宣和中成進士,有寵於徽宗。曾 賞其「風弄一枝花影」、「暮山無數,歸雁愁邊去」之句。 又手書眉峰碧詞,問其出處,真跡藏其家。 憶少年年時酒伴,年時去處,年時春色。清明又近也,卻天涯為客。 念過眼光陰 難再得,想前歡、盡成陳跡。登臨恨無語,把闌干暗拍。 【評解】 這首傷春詞,實抒念舊懷人之情。上片從「清明又近」,抒寫對往事的回憶,不勝 今昔之感。開頭三句,連用三個「年時」,加重了感情色彩。下片寫韶華易逝,光陰難 再,往事如過眼雲煙,盡成陳跡。無言登樓,益增惆悵;滿懷心事,向誰訴說!全詞語 言平易精煉,意境清幽。於淡雅中抒濃郁真摯之情。深沉哀婉,情韻悠長。 李持正
人月圓
小桃枝上春風早,初試薄羅衣。年年樂事,華燈1競處,人月圓時。 禁2街蕭鼓, 寒輕夜永,纖手重攜。更闌人散,千門笑語,聲在簾幃。 【作者簡介】 李持正字季秉,宋徽宗政和五年進士,歷知德慶、南劍、潮陽三郡,以朝請大夫終。 他的詞仍有北宋初期自然的情調。 【註釋】 1華燈:彩飾華美的燈。 2禁:古時稱皇帝居住的地方。禁街:即御街。 【評解】 東風輕柔,春上桃枝,元宵燈節又到了。仕女們羅衣新試,攜手同游,華燈輝映。 這首詞的上片寫觀燈的盛況,下片寫節日的歡騰與喜悅。全詞情景交融,含蓄蘊藉,生 動地表現了節日氣氛。 何大圭
小重山
綠樹鶯啼春正濃,釵頭青杏小,綠成叢。玉船風動酒鱗紅。歌聲咽,相見幾時重1?  車馬去匆匆,路隨芳草遠,恨無窮。相思只在夢魂中。今宵月,偏照小樓東。 【作者簡介】 何大圭,字晉之,廣德(屬安徽)人。宋徽宗宣和八年,進士及第。仕為秘書省著 作郎。工詩詞。他的小重山詞,極為臨邛高恥庵所讚許。 【註釋】 1相見幾時重:幾時重相見。 【評解】 這首詞抒發傷離惜別之情。上片寫暮春送別,鶯啼、歌咽,無限眷戀。下片寫別後 相思。芳草路遠,幽恨無窮。月照小樓,撩人相思。全詞以景襯情,思緒綿綿。造語婉 妙,餘味悠長。 【集評】 《詞品》:臨邛高恥庵雲,「玉船」句,辟如雲錦月鉤,造化之巧,非人琢也。此 等句,在天地間有限。 趙長卿
更漏子
燭消紅,窗送白,冷落一衾寒色。鴉喚起,馬馱行,月來衣上明。 酒香唇,妝印 臂,憶共個人春睡。 魂蝶亂,夢鸞孤,知他睡也無? 【作者簡介】 趙長卿,自號仙源居士,江西南豐人。《四庫提要》云:「長卿恬於仕進,觴詠自 娛,隨意成吟,多得淡遠蕭疏之致。」著有《惜香樂府》。其詞仿張先、柳永,頗得其 神。故能在艷冶中復具清幽之致。生平作品頗多,為柳派一大作家。 【評解】 這首詞寫離景,抒別情。上片寫「一衾冷落」,「月下登程」的淒涼況味。下片寫 別後的相思相憶。「知他睡也無」,含蘊無限眷戀之情。全詞著意抒情而以景相襯,情 思纏綿,意境幽淒。 【集評】 薛礪若《宋試通論》,他的詞模仿子野、耆卿,頗得其精髓。《更漏子》一闋,寫 得更明倩可愛。有時且喜用通俗的字句入詞,他可以說是耆卿的嫡傳。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長卿以宗室之貴,而安心風雅,其詞以春、夏、秋、 冬四景,編成六卷,為詞家所希有。殆其居高聲遠,較易流傳。其《惜香集》中和雅之 音也。
瀟湘夜雨
斜點銀釭1,高擎蓮炬2,夜深不耐微風。重重簾幕卷堂中。香漸遠、長煙裊穟3, 光不定、寒影搖紅。 偏奇處、當庭月暗,吐焰為虹。 紅裳呈艷4,麗娥一見,無奈狂蹤5。試煩他纖 手,捲上紗籠。開正好、銀花照夜,堆不盡、金粟6凝空。丁寧語7、頻將好事,來報 主人公。 【註釋】 1銀釭:銀燈。 2蓮炬:指蓮花燈。 3裊:煙篆繚繞上騰貌。穟:同「穗」,本為禾穗,這裡借指燈燭芯。 4紅裳呈艷:形容燈燃得好。 5「麗娥」兩句:指飛娥狂撲燈火。 6金粟:指燈花呈金黃色顆粒狀。 7丁寧語:結燈花時,有小爆炸聲,好像丁寧語。 【評解】 這是一首詠物詞。上片寫油燈點燃的情景。寫出了華燈初張、燈火照明、光焰正旺 等情況。下片寫燈花結綵。飛蛾撲焰,銀花黑夜。末以「丁寧語」兩句,借俗傳喜兆作 結。全詞語言形象,對仗工麗,描寫細膩,意境優美。 【集評】 虢壽麓《歷代名家詞百首賞析》:這首詞正描明朗,側襯豐腴,語言形象,典故融 洽,如鹽糖著水,水甜鹹而不見鹽糖,最為妙品。 柳梢青
過何郎石見早梅
雲暗天低。楓林凋翠,寒雁聲悲。茅店兒前,竹籬笆後,初見橫枝。 盈盈粉面香 肌。記月榭、當年見伊。有恨難傳,無腸可斷,立馬多時。 【註釋】 1何郎石:何郎即梁代詩人何遜,其《詠早梅》詩極有名:石在何處不詳。 【評解】 這首詞借詠梅而抒懷舊之情。天氣漸冷,楓林凋翠,寒雁聲悲。而茅店外,竹籬邊, 出現了梅花的倩影。上片寫「初見橫枝」的情景。下片所詠,似花似人,亦花亦人,朦 朧得妙。「無腸可斷」句,命意穎秀,言久已腸斷,今則無可復斷矣。續以「立馬多時」, 更見踟躕悵惘,難以言宣。 如夢令何處一聲鳴櫓?驚起滿川寒鷺。一著畫難成,雪霽亂山無數。且住。且住。 數遍溪南煙樹。 【評解】 冬日漢江上本極靜謐,忽然船槳擊水,寒鷺驚飛,與積雪的遠山相映,平添不少江 山生趣,這景色實難描畫,遂使詩人留連忘返。末句「數遍溪南煙樹」,狀不忍遽去之 情宛然。 呂渭老
好事近
飛雪過江來,船在赤欄橋1側。為報布帆無恙2,著兩行親札3。 從今日日在南 樓,鬢自此時白。一詠一觴4誰共,負平生書冊。 【作者簡介】 呂渭老(一作濱老),字聖求,嘉興(屬江蘇)人,宋徽宗宣和末年在朝廷裡做過 小官。南渡後情況不詳。所著有《聖求詞》。他的詞作較平易,但也有刻畫工麗、描寫 生動之作。 【註釋】 1赤欄橋:姜夔《淡黃柳》詞序;「客居合肥南城赤欄橋之西。」 2惹:即偌,猶言如此。無恙:指旅途平安。 3著:加上。親札:親筆寫的信。 4「一詠一觴」句:這裡指有誰來同飲酒賦詩。 【評解】 這是南渡後作者寫給友人的一首詞。詞中寫自己在風雪中回到南方,長期閒居家鄉, 沒有志同道合的朋友飲酒賦詩,不能為國立功,辜負了平生讀書的志氣。詞雖簡短平淡, 愛國之情極為深切。 【集評】 趙師秀《聖求詞序》:聖求詞婉媚深窈,視美成、耆卿伯仲。 楊慎《詞品》:聖求在宋,不甚著名,而詞甚工。
薄 倖
青樓春晚,晝寂寂、梳勻又懶。乍聽得、鴉啼鶯哢,惹起新愁無限。記年時、偷擲 春心,花前隔霧遙相見。便角枕1題詩,寶釵貰2酒,共醉青苔深院。 怎忘得、迴廊 下,攜手處、花明月滿。如今但暮雨,蜂愁蝶恨,小窗閒對芭蕉展。卻誰拘管?盡無言 閒品秦箏,淚滿參差雁。腰肢漸小,心與楊花共遠。 【註釋】 1角枕:枕心角飾者。 2貰(shi):賒欠。 【評解】 這首詞委婉細膩地抒寫了別後相思之情。眼前的景色,勾起往事的回憶。上片寫當 時相會的情景。春心偷擲,花前相見,賞酒題詩,深院共醉。往事歷歷,縈繞心頭。下 片寫別後的相思相憶。當時廊下攜手,花明月滿。如今小窗悶坐,無言淚滿。「心與楊 花共遠」,寫出了無限相思與眷戀。餘味綿綿,耐人尋思。全詞著意描繪暮春景色,實 抒離別相思之情。 從眼前寫到過去,又從以往回到眼前。含蓄蘊藉,婉麗多姿。 李 玉
賀新郎
篆縷消金鼎1,醉沉沉、庭陰轉午,畫堂人靜。芳草王孫知何處?惟有楊花糝2徑。 漸玉枕、騰騰春醒,簾外殘紅春已透,鎮無聊、殢3酒厭厭病。雲鬢亂,未忺4整。 江南舊事休重省,遍天涯尋消問息,斷鴻難倩。 月滿西樓憑闌久,依舊歸期未定。又只恐瓶沉金井,嘶騎不來銀燭暗,枉教人立盡 梧桐影。誰伴我,對鸞鏡。 【作者簡介】 李玉,身世不詳。《全宋詞》存其詞一首。 【註釋】 1篆縷:香煙上升如線,又如篆字。金鼎:香爐。 2糝(sǎn):飄散。 3滯(ti):困擾;糾纏不清。 4忺(xiān):高興;適意;欲。 A評釋B這是一首春閨懷人之作。上片對景懷人。暮春時節,楊花糝徑,春透殘紅。 睹物思人,情不自禁。下片寫別後相思。斷鴻難倩,歸期無定,江南舊事,不堪重省。 「枉教人立盡梧桐影」,傳達出盼歸之情,深摯纏綿。全詞由室內寫到室外,由自己寫 到對方。風流蘊藉,綺麗多姿。 【集評】 李攀龍《草堂詩餘集》:上有芳草生王孫游之思,下又是銀瓶欲斷絕之意。 黃昇《花庵詞選》:李君詞雖不多見,然風流蘊藉,盡此篇矣。 沈際飛《草堂詩餘正集》:李君止一詞,風情耿耿。 黃蓼園《蓼園詞選》:幽秀中自饒雋旨。 陳廷焯《白雨齋詞話》:此詞綺麗風華,情韻並盛,允推名作。 魯逸仲
南浦
風悲畫角,聽單于1三弄落譙門。投宿駸駸2征騎,飛雪滿孤村。酒市漸闌燈火, 正敲窗、亂葉舞紛紛。送數聲驚雁,乍離煙水,嘹唳度寒雲。 好在半朧淡月,到如今、 無處不消魂。故國梅花歸夢,愁損綠羅裙3。為問暗香閒艷,也相思、萬點付啼痕。算 翠屏應是,兩眉餘恨倚黃昏。 【作者簡介】 魯逸仲,姓孔名夷,字方平,號滍皋先生,宋哲宗元祐中隱士。 「魯逸仲」其別號也。其詞如《惜余春慢》、《南浦》等,均錄於趙聞禮《陽春白 雪》集。 【註釋】 1單于:唐樂曲有《小單于》。 2駸駸:馬速行貌。 3綠羅裙:家中著綠羅裙之人。 【評解】 這首詞抒寫作者的思鄉情懷。上片寫眼前的所見所聞。滿村飛雪,數聲驚雁,無不 撩人鄉思。下片抒懷念故鄉、想念親人之情。結語「兩眉餘恨倚黃昏」,寫到家人盼歸, 更表現了詩人的思鄉情懷。全詞感情深摯,婉麗含蓄,耐人尋味。 【集評】 黃昇《花庵詞選》:詞意婉麗,似萬俟雅言。 李攀龍《草堂詩餘雋》:上是旅思淒涼之景況,下是故鄉懷望之神情。 黃蓼園《蓼園詞選》:細玩詞意,似亦經靖康亂後作也。第詞旨含蓄,耐人尋味。 陳廷焯《白雨齋詞話》:此詞遣詞琢句,工絕警絕,最令人愛。 「好在」二語真好筆仗。「為問」二語淋漓痛快,筆仗亦佳。 薛礪若《宋詞通論》:尤以《南浦》一詞為最婉約蘊藉,與少游《滿庭芳》諸作尤 神似,即置在《淮海集》中,亦為最上乘之作,余子更不足與並論了。 唐圭璋《唐宋詞簡釋》:此首寫旅思。上片景,下片情,琢句極警峭。起寫風送角 聲,次寫雪滿孤村,所聞所見,無非淒涼景象。「酒市」以下,更寫晚間燈火與雲中雁 聲,境尤可悲。下片由景入情,鄉思最切。「好在」兩句,言見月銷魂。「故國」兩句, 憶梅憶人。「為問」兩句,承憶梅。「翠屏」兩句,承憶人。以己之深愁難釋,故思及 對方之人,亦應是餘恨難消也。

上一頁   回首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