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約詞


    竊壞女子
鷓鴣天
月滿蓬壺1燦爛燈,與郎攜手至端門2。貪看鶴陣笙歌舉,不覺鴛鴦失卻群3。天 漸曉,感皇恩。傳宣賜酒飲杯巡。歸家恐被翁姑責,竊取金盃作照憑。 【作者簡介】 據《宣和遺事》載:此詞作者為宋徽宗時,元夕觀燈之女子。 【註釋】 1蓬壺:即蓬萊。古代所說為仙人所居。 2端門:宮殿南面正門。 3鴛鴦失群:夫妻分散。 【評解】 《詞林紀事》根據《宣和遺事》載:宣和間,上元張燈,許士女縱觀。各賜酒一杯。 一女子竊所飲金盃。衛士見,押至御前。女誦《鷓鴣天》詞云云。徽宗大喜,以金盃賜 之,衛士送歸。 詞中記述宣和年間,元夕觀燈的盛況。上片寫京都的繁華。元宵節日,燈宣交輝, 歌舞騰歡,笙樂通宵。下片寫觀燈女子飲酒竊杯的一段月話。這首小詞,反映了當時都 市生活的繁華,也反映了當時的佳風之盛。通篇以一個民間女子的口吻,寫得婉轉自然, 頗具詩色。 周邦彥
蝶戀花
月皎驚烏棲不定。更漏將殘,轣轆1牽金井。喚起兩眸清炯炯2,淚花落枕紅綿冷。 執手霜風吹鬢影,去意徘徊,別語愁難聽。樓上闌干3橫斗柄,露寒人遠雞相應。 【作者簡介】 周邦彥字美成,號清真居士,錢塘(今浙江杭州)人。精通音律,能自度曲,宋徽 宗召為大晟府提舉(國家音樂機關主管官),是北宋末年一大詞家。他擅長寫景詠物, 精工詞語,擅融化前人詩句入調,善於在鋪敘基礎上進一步講求曲折、迴環、變化。詞 語典雅,含蓄,因而博得上層文人的讚賞,被譽為詞壇泰斗。今傳《片玉集》。 【註釋】 1轣轆:井上的汲水器。金井:井的美稱。 2炯炯:明亮閃光貌。 3闌干:橫斜的樣子。斗柄:北斗七星的第五至第七的三顆星象古代酌酒所用的斗 把,叫做斗柄。斗柄尚見,喻天未破曉。 【評解】 這是一首寫離情的詞。將依依不捨的惜別之情,表達得歷歷如繪。破曉時別離情狀, 纏綿悱惻,寫情透骨。別恨如此,遂不知早寒九為苦矣。兩人執手相別後,惟見北斗橫 斜,耳邊晨雞唱曉,內心益覺酸楚。 【集評】 黃蓼園《蓼園詞選》:按首一闋言未行前聞鳥驚漏殘,轣轆響而驚醒淚落。次闋言 別時情況淒楚,玉人遠而惟雞相應,更覺淒惋矣。 沈際飛《草堂詩餘正集》:「喚起」句,形容睡起之妙。 王世貞《藝苑扈言》:美成能作景語,不能作情語;能入麗字,不能入雅字 以故 價微劣於柳。然至「喚起兩眸清炯炯,淚花落枕紅綿冷」。其形容睡起之妙,真能動人。 唐圭璋《唐宋詞簡釋》:此首寫送別,景真情真。「月皎」句點明夜深。「更漏」 兩句,點明將曉。天將曉即須趕路,故不得不喚人起,但被喚之人,猛驚將別,故先眸 清,而繼之以淚落,落淚至於濕透紅綿,則悲傷更甚矣。 以次寫睡起之情,最為傳神。「執手」句,為門外語別時之情景,「風吹鬢影」, 寫實極生動。「去意」二句,寫難分之情亦纏綿。「樓上」兩句,則為人去後之景象。 斗斜露寒,雞聲四起,而人則去遠矣。 此作將別前、方別及別後都寫得沉著之至。
少年游
並刀1如水,吳鹽2勝雪,纖手破新橙。錦幄3初溫,獸香4不斷,相對坐調笙。 低聲問、向誰行5宿,城上已三更。馬滑霜濃,不如休去,直是6少人行。 【註釋】 1並刀:并州出產的剪刀。如水:形容剪刀的鋒利。 2吳鹽:吳地所出產的潔白細鹽。 3幄:帳。 4獸香:獸形香爐中升起的細煙。 5誰行(hang):誰那裡。 6直是:就是。 【評解】 這首詞乃感舊之作。上片描繪室內情景:破新橙,焚獸香,坐吹笙。這是實寫。下 片想像室外情景:時已三更,馬滑霜濃,行人稀少。前者用實物烘托室內溫馨氣氛,後 者以語言渲染室外寒冷景象。曲折細緻地刻畫人物的心理狀態,表露出彼此相愛的心情, 為歷來詞家所稱賞。 【集評】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此調凡四首,乃感舊之作。其下三首皆言別後,以 此首最為擅勝。上闋橙香笙語,乃追寫相見情事。下闋代紀留賓之言,情深而語俊,宜 其別後回思,丁寧片語,為之詠歎長言也。 張端義《貴耳集》:道君(徽宗)幸李師師家,偶周邦彥先在焉,知道君至,遂匿 床下。道君自攜新橙一顆,雲江南初進來,遂與師師謔語,邦彥悉聞之,隱括成《少年 游》雲。 按:此系當年傳聞,不足為信。
滿庭芳
夏日溧水1無想山作風老鶯雛2,雨肥梅子,午陰嘉樹清圓3。地卑山近,衣潤費 爐煙。人靜烏鳶4自樂,小橋外、新綠濺濺5。憑欄久,黃蘆苦竹,疑泛九江船。 年 年,如社燕6,飄流瀚海7,來寄修椽8。且莫思身外9,長近尊前。憔悴江南倦客, 不堪聽,急管繁弦。歌筵畔,先安簟枕,容我醉時眠。 【註釋】 1溧水:今江蘇省縣名。 2風老鶯雛:幼鶯在暖風裡長大了。 3午陰嘉樹清圓:正午的時候,太陽光下的樹影,又清晰,又圓正。 4烏鳶:即烏鴉。 5濺濺:流水聲。 6社燕:燕子當春社時節往北飛,秋社時節往南飛,故稱社燕。 7瀚海:指沙漠。 8修椽:長椽子。燕子寄寓在房梁的長椽上。 9身外:身外事,指功名利祿。 【評解】 這首詞較真實地反映了封建社會裡,一個宦途並不得意的知識分子愁苦寂寞的心情。 上片寫江南初夏景色,將羈旅愁懷融入景中。下片抒飄流之哀。結句以「醉眠」暗示倦 客心情。詞意蘊藉而餘味不盡。 【集評】 沈義父《樂府指迷》:詞中多有句中韻,人多不曉,不惟讀之可聽,而歌詩最要葉 韻應拍,不可以為閒字而不押。如《滿庭芳》過處「年年,如社燕」,「年」字是韻, 不可不察也。 沈際飛《草堂詩餘正集》:「衣潤費爐煙」,景語也,景在「費」字。 陳延焯《白雨齋詞話》:美成詞有前後若不相蒙者,正是頓挫之妙。 如《滿庭芳》上半闋云:「人靜烏鳶自樂,小橋外、新綠濺濺。憑闌久,黃蘆苦竹, 疑泛九江船。」正擬縱樂矣;下忽接云:「年年,如社燕,飄流瀚海,來寄修椽。且莫 思身外,長近尊前。憔悴江南倦客,不堪聽,急管繁弦。歌筵畔,先安枕簟,容我醉時 眠。」是烏鳶雖樂,社燕自若; 九江之船,卒未嘗泛。此中有多少說不出處,或是依人之苦,或有患失之心,但說 得雖哀怨卻激烈,沉鬱頃挫中別饒蘊藉。後人為詞,好作盡頭語,令人一覽無餘,有何 趣味? 周濟《宋四家詞選》:體物入微,夾入上下文,中似褒似貶,神味最遠。 黃蓼園《寥園詞選》:此必其出知順昌後所作。前三句見春光已去。 「地卑」至「九江船」,言其地之僻也。「年年」三句,見宦情如逆旅。 「且莫思」句至末,寫其心之難遣也。末句妙於語言。 鄭文焯《鄭校清真集》:案《清真集》強煥序云:溧水為負山之色,待制周公元祐 癸酉為邑長於斯,所治後圃有亭曰「姑射」,有堂曰「蕭閒」,皆取神仙中事,揭而名 之。此雲無想山,蓋亦美成所居名,亦神仙家言也。 陳洵《海綃說詞》:方喜嘉樹,旋苦地卑;正羨烏鳶,又懷蘆竹; 人生苦樂萬變,年年為客,何時了乎!且莫思身外,則一齊放下。急管繁弦,徒增 煩惱,固不如醉眠之自在耳。詞境靜穆,想見襟度,柳七所不能為也。 唐圭璋《唐宋詞簡釋》:此首在溧水作。上片寫江南初夏景色,極細密;下片抒飄 流之哀,極宛轉。「風老」二句,實寫景物之美。鶯老梅肥,綠陰如幄,其境可思。 「地卑」二句,承上,言所處之幽靜。江南四月,雨多樹密,加之地卑山近,故濕重衣 潤而費爐煙,是靜中體會之所得。「人靜」句,用杜詩,增一「自」字,殊有韻味。 「小橋」句,亦靜境。「憑闌久」,承上。「黃蘆」句,用白香山詩,言所居卑濕,恐 如香山當年之住湓江也。換頭,自歎身世,文筆曲折。歎年年如秋燕之飄流。「且莫思」 句,以撇作轉,勸人行樂,意自杜詩「莫思身外無窮事,且盡尊前有限杯」出。「憔悴」 兩句,又作一轉,言雖強抑悲懷,不思身外,但當筵之管弦,又令人難以為情。「歌筵 畔」一句,再轉作收。言愁思無已,惟有借醉眠以了之也。
蘇幕遮
燎1沉香,消溽暑2。鳥雀呼晴,侵曉3窺簷語。葉上初陽干宿雨,水面清圓,一 一風荷舉。 故鄉遙,何日去?家住吳門4,久作長安5旅。五月漁郎相憶否?小楫輕 舟,夢入芙蓉浦6。 【註釋】 1燎:燃。沉香:水沉木製成的薰香。 2溽暑:盛夏濕熱天氣。 2侵曉:破曉,天剛亮。 4吳門:本為蘇州別名,此指古屬三吳之地的錢境(杭州)。 5長安:借指北宋汴京。 6芙蓉浦:長著荷花的水邊。 【評解】 此詞寫異地鄉思。上片為眼前所見之景。夏雨初晴,風荷飄舉,清新宜人。下片由 景及情,遙想故鄉五月,風光迷人,小楫輕舟,消失於芙蓉浦中。末句「芙蓉」,與上 片「風荷」呼應,點明由此及彼、神思奔馳由來,具見經營之妙。 【集評】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葉上」三句,筆力清挺,極體物瀏亮之致。 胡雲翼《宋詞選》:周邦彥的詞向以「富艷精工」著稱;這首詞前段描繪雨後風荷 的神態,後段寫小楫舟的歸夢,清新淡雅,別具一格。
蘭陵王 柳
柳陰直,煙1里絲絲弄碧2。隋堤上,曾見幾番,拂水飄綿送行色。登臨望故國3, 誰識京華倦客。長亭路,年去歲來,應折柔條過千尺。 閒尋舊蹤跡,又酒趁哀弦,燈 照離席。梨花榆火催寒食4。愁一箭風快,半篙波暖,回頭迢遞5便數驛,望人在天北。  淒惻,恨堆積,漸別浦縈迴,津堠6岑寂,斜陽冉冉春無極。念月榭攜手,露橋聞笛, 沉思前事,似夢裡,淚暗滴。 【註釋】 1柳陰直:指隋堤上楊柳排列整齊,陰影很直。 2煙:即霧。絲絲弄碧:柳條隨風飛舞,閃弄其嫩綠的姿色。 3故國:故鄉,亦指舊遊之地。 4梨花榆火催寒食:此交餞別是在梨花盛開的寒食節前。古代寒食節禁火,朝廷於 清明賜榆火予百官。 5迢遞:遙遠。 6津堠:碼頭上供了望歇宿的處所。 【評解】 此詞以「柳」為題,托物起興,抒寫離情。全詞首段寫景,二段寫別時的感想,三 段寫別後的愁懷。通篇構思工巧、嚴謹,各段之間,既有內在聯繫,又前後呼應,渾然 一體。詠柳和送別巧妙地結合在一起,由虛入實,情景交融,恰當地表達出詞人纏綿憂 傷的情懷。 【集評】 毛《樵隱筆錄》:紹興初,都下盛行周清真《蘭陵王慢》,西樓南瓦皆歌之,謂 之「渭城三疊」。以周詞凡三換頭,至末段聲尤激越,唯教坊老笛師能倚之以節歌者。 其譜傳自趙忠簡家。忠簡於建炎丁未九日南渡,遇宣和大晟府協律郎某,叩獲九重故譜, 因令家伎以習之,遂流傳於外。 陳延焯《白雨齋詞話》:美成詞極其感慨,而無處不郁,令人不能遽窺其旨。如 《蘭陵王》云:「登臨望故國,誰識京華倦客」?二語是一篇之主,上有「隋堤上,曾 見幾番,拂水飄綿送行色」之句,暗伏倦客之恨,是其法密處。故下文接云:「長亭路, 年去歲來,應折柔柳過千尺」。久客流留之感,和盤托出。他手至此,以下便直抒憤懣 矣。 美成則不然,「聞尋舊蹤跡」二疊,無一語不吞吐,只就眼前景物,約略點綴,更 不寫淹留之故,卻無處非淹留之苦;直至收筆云:「沉思前事,似夢裡,淚暗滴」。遙 遙挽合,妙在才欲說破,便自嚥住,其味正自無窮。 周濟《宋四家詞選》:客中送客,一「愁」字代行者設想,以下不辨是情是景,但 覺煙靄蒼茫。「望」字、「念」字尤幻。 梁啟超《藝蘅館詞選》:「斜陽」七字,綺麗中帶悲壯、全首精神振起。 陳洵《海綃說詞》:托柳起興,非詠柳也。「弄碧」一留,欲出「隋堤」;「行色」 一留,卻出「故國」;「長亭路」應「隋堤上」,「年去歲來」應「拂水飄綿」,全為 「京華倦客」四字出力。 譚獻《譚評詞辨》:「斜陽冉冉春無極」十字,微吟千百遍,當入三昧,出三昧。 艾治平《宋詞名篇賞析》:這首詞以柳為題,但它是托柳起興,用來寫離情的,是 一首很能代表周邦彥詞的特色的作品。
浣溪沙
翠葆1參差竹徑成,新荷跳雨2碎珠傾。曲闌斜轉小池亭。 風約簾衣歸燕急,水 搖扇影戲魚驚。柳梢殘日弄微晴。 【註釋】 1翠葆:指草木新生枝芽。竹徑成:春筍入夏已長成竹林。 2跳雨:形容雨滴打在荷葉上如蹦玉跳珠。 【評解】 此詞寫夏日乍雨還晴的景色,體物工巧。新竹成林,新荷跳雨,柳梢弄晴,具見新 穎別緻;至曲闌斜轉,風約簾衣,水搖扇影,則人、景渾然一體,意趣橫生,清新柔麗, 委婉多姿。 【集評】 薛礪若《宋詞通論》:美成這種小詞與任何詞家的意境和風格都不相同,雖然都是 屬於清麗婉柔的一派寫法,他於清麗婉柔之外含有一種極細微敏銳的感覺,而以靜默自 然的意態寫出。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通首皆寫景,別具一格。字字矜煉,「歸燕」二句 宛似宋人詩集佳句,雖不涉人事,而景中之人,含有一種閒適之趣。「搖扇」句雖有人 在,只是虛寫。
花犯 詠梅
粉牆低,梅花照眼,依然舊風味。露痕輕綴。疑淨洗鉛華,無限佳麗。去年勝賞曾 孤倚,冰盤1同燕喜。更可惜、雪中高樹,香篝2熏素被。 今年對花最匆匆,相逢似 有恨,依依愁悴3。吟望久,青苔上、旋看飛墜。相將4見、翠丸薦酒,人正在、空江 煙浪裡。但夢想、一枝瀟灑5,黃昏斜照水。 【註釋】 1冰盤:果盤。燕:通「宴」。指喜得梅子以進酒。 2簿:熏籠。比喻梅花如篝、雪如被。 3悴:憂也。 4相將:行將。翠丸:指梅子。 5瀟灑:淒清之意。 【評解】 這首詞借詠梅花,抒發自己萍蹤無定、離合無常的慨歎。 上片從眼前寫起,梅花盛開,風情如舊,憶及去年獨賞雪中素梅的雅興。下片仍從 今年寫起,人將遠行,梅花亦似惜別而墜落。待到梅子熟時,自己身在江上,只能遙想 瀟灑扶疏的梅影。全詞句句緊扣梅花,也句句緊扣自己。人與梅花溶為一體。委婉地透 露自己年來落寞的情懷。作者善於從虛幻處著筆,寫得曲折含蓄,餘味無窮。 【集評】 黃昇《花庵詞選》:此只詠梅花而紆徐反覆,道盡三年間事,圓美流轉如彈丸。 周濟《宋四家詞選》:清真詞之清婉者如此,故知建章千門,非一匠所營。 黃蓼園《蓼園詞選》:總是見宦跡無常,情懷落寞耳。忽借梅花以寫,意超而思永。 言梅猶是舊風情,而人則離合無常;去年與梅共冷淡,今年梅正開而人欲遠別,梅似含 愁悴之意而飛墜;梅子將圓,而人在空江中,時夢想梅影而已。 譚獻《譚評詞辨》:「依然」句逆入,「去年」句平出。「今年」句放筆為直幹。 「吟望久」以下,筋搖脈動。「相將見」二句,如嚴魯公書,力透紙背。 陳洵《海綃說詞》:只「梅花」一句點題,以下卻在題前盤旋。換頭一筆鉤轉。 「相將」以下,卻在題後盤旋。收處復一筆鉤轉。往來順逆,磐空自如,圓美不難,難 在拙厚。「正在」應「相逢」,「夢想」應「照眼」,結構天然,渾然五跡。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宋詞中詠「梅花」者,侔色揣稱,各極其工。此詞 論題旨,在「舊風味」三字而以「去年」,「今年」分前、後段標明之。下闋自「吟望 久」至結句,純從空處落筆,非實賦梅花。閏庵云:「此數語極吞吐之妙。」
夜遊宮
葉下斜陽照水。卷輕浪,沉沉千里。橋上酸風射眸子。立多時,看黃昏,燈火市。  古屋寒窗低。聽幾片、井梧飛墜。不戀單衾再三起。有誰知,為蕭娘1,書一紙? 【註釋】 1蕭娘:唐楊巨源《崔娘》詩:「風流才子多春思,腸斷蕭娘一紙書。」唐人每以 「蕭娘」作為女子的泛稱。 【評解】 周邦彥詞「語工而入律」,為後世詞人尊崇;其描寫愛情,細膩委曲,確有獨到之 處。本詞末三句以前,閒閒寫來,乍看初無深意,直至卒章點睛,乃覺通篇有情,無一 浪語。 【集評】 周濟《宋四家詞選》:此(詞)亦是層層加倍寫法,本只不戀單衾一句耳,加上前 闋,方覺精力彌滿。 薛礪若《宋誦通論》:這首《夜遊宮》,把秋暮晚景,寫得明淨如畫。即中西最高 的詩篇,其寫景美妙處,亦不能過此。 李清照
一剪梅
紅藕香殘玉簟1秋。輕解羅裳,獨上蘭舟。雲中誰寄錦書來?雁字2回時,月滿西 樓。 花自漂零水自流。一種相思,兩處閒愁。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作者簡介】 李清照號易安居士,山東歷城(濟南市)人。自幼受文學藝術熏陶。南渡前,家庭 生活平靜美滿。靖康之難後,經歷了離亂,丈夫趙明誠病逝,本人流落異地,無依無靠, 在孤寂淒苦中度過了晚年。 李清照是詩、詞、散文都有成就的作家,而以詞的成就最高。她的詞在藝術上具有 獨創性;善於以新穎的形象抒發情感,語言清新明快,流轉如珠。不依傍古人,自出機 杼。有《李清照集》、《漱玉詞》。 【註釋】 1玉簟:光華如玉的蓆子。 2雁字:指雁群飛時排成「一」或「人」形。相傳雁能傳書。 【評解】 這是一首抒寫離情別緒的詞,重在寫別後的相思之情。上片雖沒有一個離情別緒的 字眼,卻句句包孕,極為含蓄。下片則是直抒相思與別愁。詞以淺近明白的語言,表達 深思摯愛之情,纏綿感人。全詞輕柔自然,歇拍三句尤為行家稱賞。 【集評】 伊士珍《瑯嬛記》:易安結縭未久,明誠即負笈遠遊。易安殊不忍別,覓錦帕書 《一剪梅》詞以送之。 王灼《碧雞漫志》:易安作長短句,能曲折盡人意,輕巧尖新,姿態百出。
醉花陰
薄霧濃雲愁永晝。瑞腦1消金獸2。佳節又重陽,玉枕紗廚3,半夜涼初透。 東 籬把酒黃昏後。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 【註釋】 1瑞腦:龍腦香。 2金獸:獸形銅香爐。 3紗廚:有紗帳的小床。 【評解】 這是一首著名的重陽詞。作者在自然景物的描寫中,加入自己濃重的感情色彩,使 客觀環境和人物內心的情緒融和交織。用黃花比喻人的憔悴;以瘦暗示相思之深。上片 詠節令,「半夜涼初透」句,尖新在一「透」字。下片「簾卷西風」兩句,千古艷傳; 不惟句意秀穎,且以「東籬」、「暗香」,為「黃花」預作照應,有水到渠成之妙。 【集評】 胡仔《苕溪漁隱叢話》:「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此語亦婦人所難到也。 伊士珍《瑯嬛記》:易安作此詞,明誠歎絕,苦思求勝之,乃忘寢食三日夜,得十 五闋,雜易安作以示陸德夫。德夫玩之再三,曰:只有「莫道不消魂」三句絕佳。 柴虎臣《古今詞論》:語情則紅雨飛愁,黃花比瘦,可謂雅暢。陳廷焯《白雨齋詞 話》:深情苦調,元人詞曲往往宗之。 唐圭璋《唐宋詞簡釋》:此首情深詞苦,古今共賞。起言永晝無聊之情景,次言重 陽佳節之感人。換頭,言向晚把酒。著末,因花瘦而觸及己瘦,傷感之至。尤妙在「莫 道」二字喚起,與方回之「試問閒愁知幾許」句,正同妙也。
鳳凰台上憶吹簫
香冷金猊1 被翻紅浪,起來慵自梳頭。任寶奩2塵滿,日上簾鉤。生怕離懷別苦, 多少事,欲說還休。 新來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 休休!這回去也,千萬遍陽關,也則難留。念武 陵3人遠,煙鎖秦樓。惟有樓前流水,應念我、終日凝眸4。凝眸處,從今又添,一段 新愁。 【註釋】 1金猊:塗金的獅形香爐。 2寶奩:貴重的鏡匣。 3武陵:地名。作者借指丈夫所去的地方。 4凝眸:注視。 【評解】 這首詞真實地抒寫了離愁別恨。上片寫臨別時的心情。下片想像別後情景。人去難 留,愛而不見,愁思滿懷無人領會。 詞中表達感情綿密細緻,抒寫離情宛轉曲折。用語清新流暢,舒捲自如。具有感人 的藝術魅力。 【集評】 張祖望《古今詞論引》:「惟有樓前流水,應念我、終日凝眸。」癡語也。如巧匠 運斤,毫無痕跡。 李攀龍《草堂詩餘雋》:寫其一腔臨別心神,新瘦新愁,真如秦女樓頭,聲聲有和 鳴之奏。 沈際飛《草堂詩餘正集》:懶說出妙。瘦為甚的?千萬遍痛甚?又云:清風朗月, 陡化為楚雨巫雲;阿閣洞房,立變為離亭別墅,至文也。 楊慎《詞品》:「欲說還休」與「怕傷郎又還休道」同意。 陳廷焯《白雨齋詞話》:「新來瘦」三語,婉轉曲折,煞是妙絕。 唐圭璋《唐宋詞簡釋》:此首述別情,哀傷殊甚。起三句,言朝起之懶。「任寶奩」 句,言朝起之遲。「生怕」二句,點明離別之苦,疏通上文;「欲說還休」,含淒無限。 「新來瘦」三句,申言別苦。較病酒悲秋為尤苦。換頭,歎人去難留。「念武陵」四句, 歎人去樓空,言水念人,情意極厚。末句,補足上文,餘韻更雋永。
武陵春
風住塵香1花已盡,日晚倦梳頭。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語淚先流。 聞說雙溪2春 尚好,也擬泛輕舟。 只恐雙溪舴艋3舟,載不動,許多愁。 【註釋】 1塵香:塵土裡有落花的香氣。 2雙溪:浙江金華縣的江名。 3舴艋:小船。 【評解】 這是詞人避亂金華時所作。她歷盡亂離之苦,所以詞情極為悲慼。上片極言眼前景 物之不堪,心情之淒苦。下片進一步表現悲愁之深重。全詞充滿「物是人非事事休」的 痛苦。 表現了她的故國之思。構思新穎,想像豐富。通過暮春景物勾出內心活動,以舴艋 舟載不動愁的藝術形象來表達悲愁之多。寫得新穎奇巧,深沉哀婉,遂為絕唱。 【集評】 《唐宋詞百首詳釋》:全詞婉轉哀啼,令人讀來如見其人,如聞其聲。本非悼亡, 而實悼亡,婦人悼亡,此當為千古絕唱。 王方俊《唐宋詞賞析》:本詞感情深切真摯,構思新穎巧妙,語言淺近而含蓄深沉, 無論是直抒愁苦之情或細寫內心的微妙變化,都很生動感人。
聲聲慢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淒淒慘慘慼慼。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1。三杯兩盞淡酒, 怎敵他、晚來風急。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 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如今 有誰堪摘。守著窗兒,獨自怎生2得黑。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這次第3, 怎一個、愁字了得。 【註釋】 1將息:將養休息。 2怎生:怎樣,怎麼。 3這次第:這一連串的情況。 【評解】 這是李清照南渡以後的一首震動詞壇的名作。通過秋景秋情的描繪,抒發國破家亡、 天涯淪落的悲苦,具有時代色彩。在結構上打破了上下片的局限,全詞一氣貫注,著意 渲染愁情,如泣如訴,感人至深。首句連下十四個疊字,形象地抒寫了作者的心情。下 文「點點滴滴」又前後照應,表現了作者孤獨寂寞的憂鬱情緒和動盪不安的心境。全詞 一字一淚,纏綿哀怨,極富藝術感染力。 【集評】 羅大經《鶴林玉露》:起頭連疊七字,以婦人乃能創意出奇如此。 楊慎《詞品》:宋人中填詞,易安亦稱冠絕,使在衣冠,當與秦七、黃九爭,不獨 爭雄於閨閣也。其詞名《漱玉集》,尋之未得,《聲聲慢》一詞,最為婉妙。 張端義《貴耳集》:此乃公孫大娘舞劍手,本朝非無能詞之士,未曾有一下十四疊 字者,用《文選》諸賦格。後疊又云「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又使疊字, 俱無斧鑿痕。更有一奇字云:「守著窗兒,獨自怎生得黑?」「黑」字不許第二人押。 婦人有此文筆,殆間氣也。 徐釚《詞苑叢談》:首句連下十四個疊字,真似大珠小珠落玉盤也。 劉體仁《七頌堂隨筆》:易安居士「最難將息」「怎一個愁字了得」深妙穩雅,不 落蒜酪,亦不落絕句,真此道本色當行第一人也。 周濟《介存齋詞選序論》:李易安之「淒淒慘慘慼慼」,三疊韻,六雙聲,是鍛煉 出來,非偶然拈得也。 許昂霄《詞綜偶評》:易安此詞,頗帶傖氣,而昔人極口稱之,殆不可解。 陳廷焯《白雨齋詞話》:後幅一片神行,愈唱愈妙。 陸鎣《問花樓詞話》:《聲聲慢》一詞,頓挫淒絕。 吳灝《歷朝名媛詩詞》:易安以詞專長,揮灑俊逸,亦能琢煉。其《聲聲慢》一闋, 其佳處在後又下「點點滴滴」四字,與前照應有法,不是草草落句,玩其筆力,本自矯 拔,詞家少有,庶幾蘇、辛之亞。 梁紹壬《兩般秋雨庵隨筆》:李易安詞:「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淒淒慘慘慼慼」, 連上十四疊字,則出奇制勝,真匪夷所思矣。 梁啟超《中國韻文裡頭所表現的情感》:那種煢獨恓惶的景況,非本人不能領略; 所以一字一淚,都是咬著牙根嚥下。
如夢令
昨夜雨疏風驟,濃睡不消殘酒。試問卷簾人,卻道「海棠依舊」。「知否?知否? 應是綠肥紅瘦1。」 【註釋】 1綠肥:指枝葉茂盛。紅瘦:謂花朵稀少。 【評解】 這首小詞委婉地表達了作者憐花惜花的心情,也流露了內心的苦悶。詞中著意人物 心理情緒的刻畫。以景襯情,委曲精工。輕靈新巧而又淒婉含蓄。極盡傳神之妙。 【集評】 黃蓼園《寥園詞選》:「一問極有情,答以『依舊』,答得極淡。跌出『知否』二 句來,而『綠肥紅瘦』,無限淒婉,卻又妙在含蓄,短幅中藏無數曲折,自是聖於詞者。」 胡雲翼《宋詞選》:李清照在北宋顛覆之前的詞頗多飲酒、惜花之作,反映出她那 種極其悠閒、風雅的生活情調。這首詞在寫作上以寥寥數語的對話,曲折地表達出主人 公惜花的心情,寫得那麼傳神。「綠肥紅瘦」,用語簡煉,又很形象化。 《唐宋詞百首詳解》:這首詞用寥寥數語,委婉地表達了女主人惜花的心情,委婉、 活潑、平易、精煉,極盡傳神之妙。
永遇樂
落日熔金1,暮雲合璧2,人在何處?染柳煙濃。 吹梅笛怨3,春意知幾許?元宵佳節,融和天氣,次第4豈無風雨。來相召、香車 寶馬,謝他酒朋詩侶。 中州5盛日,閨門多暇,記得偏重三五6。鋪翠冠兒7,捻金 雪柳8,簇帶9爭濟楚。如今憔悴,風鬟霜鬢,怕見夜間出去。不如向、簾兒底下,聽 人笑語。 【註釋】 1落日熔金:落日的顏色好像熔化的黃金。 2合璧:象璧玉一樣合成一塊。 3吹梅笛怨:指笛子吹出《梅花落》曲幽怨的聲音。 4次第:接著,轉眼。 5中州:這裡指北宋汴京。 6三五:指元宵節。 7鋪翠冠兒:飾有翠羽的女式帽子。 8捻金雪柳:元宵節女子頭上的裝飾。 9簇帶:妝扮之意。 【評解】 這首詞通過南渡前後過元宵節兩種情景的對比,抒寫離亂之後,愁苦寂寞的情懷。 上片從眼前景物抒寫心境。下片從今昔對比中抒發國破家亡的感慨,表達沉痛悲苦的心 情。全詞情景交融,跌宕有致。由今而昔,又由昔而今,形成今昔盛衰的鮮明對比。感 情深沉、真摯。語言於樸素中見清新,平淡中見工致。 【集評】 張端義《貴耳集》:易安居士李氏,趙明誠之妻。《金石錄》亦筆削其間。南渡以 來,常懷京、洛舊事,晚年賦元宵《永遇樂》詞云: 「落日熔金,暮雲合璧。」已自工致。至於「染柳煙輕,吹梅笛怨,春意知幾許?」 氣象更好。後段云「於今憔悴,風鬟霜鬢,怕見夜間出去。」 皆以尋常語度入音律。煉句精巧則易,平淡入調者難。 王士禎《花草蒙拾》:張南湖論詞派有二:一曰婉約,一曰豪放。 僕謂婉約以易安為宗,豪放惟幼安稱首,皆吾濟南人,難乎為繼矣! 劉辰翁《須溪詞》《永遇樂·璧月初晴》小序:「余自辛亥上元誦李易安《永遇樂》, 為之涕下。今三年矣,每聞此詞,輒不自堪,遂依其聲,又托易安自喻,雖辭情不及, 而悲苦過之。」 李調元《雨村詞話》:易安在宋諸媛中,自卓然一家,不在秦七、黃九之下。詞無 一首不工,其煉處可奪夢窗之席,其麗處直參片玉班,蓋不徒俯視巾幗,直欲壓倒鬚眉。
念奴嬌
蕭條庭院,又斜風細雨,重門須閉。寵柳嬌花寒食近,種種惱人天氣。險韻詩1成, 扶頭酒2醒,別是閒滋味。征鴻過冬,萬千心事難寄。 樓上幾日春寒,簾垂四面,玉 欄於慵倚。被冷香消新夢覺,不許愁人不起。清露晨流,新桐初引3,多少游春意。日 高煙斂,更看今日晴未。 【註釋】 1險韻詩:以冷僻難押的字做韻腳的詩。 2扶頭酒:易醉的酒。 3初引:初長。《世說新語·賞譽》:「於時清露晨流,新桐初引。」 這兩句形容春日清晨,露珠晶瑩欲滴,桐樹初展嫩芽。 【評解】 這首詞寫雨後春景,抒深閨寂寞之情。上片寫「心事難寄」,從陰雨寒食,天氣惱 人,引出以詩酒遣愁。下片說「新夢初覺」,從夢後曉晴引起游春之意。全詞以細膩曲 折的筆觸。 通過春景的描寫,真切地展示詩人獨居深閨的心理情態。語淺情深,清麗婉妙。 【集評】 黃昇《唐宋諸賢絕妙詞選》:前輩嘗稱易安「綠肥紅瘦」為佳句。 余謂此篇「寵柳嬌花」之語,辦甚俊奇,前此未有能道之者。 楊慎《詞品》:「清露晨流,新桐初引」,用《世說》入妙。王世貞《藝苑扈言》: 「寵柳嬌花」,新麗之甚。 李攀龍《草堂詩餘雋》:上是心事,難以言傳,下是新夢,可以意會。 鄒祇謨《遠志齋詞衷》:李易安「被冷香消新夢覺,不許愁人不起。」 用淺俗之語,發清新之思,詞意並工,閨情絕調。 唐圭璋《唐宋詞簡釋》:此首寫心緒之落寞,語淺情深。「蕭條」兩句,言風雨閉 門,「寵柳」兩句,言天氣惱人。四句以景起。「險韻」兩句,言詩酒消遣;「征鴻」 兩句,言心事難寄,四句以情承。換頭,寫樓高寒重、玉闌懶倚。「被冷」兩句,言懶 起而不得不起。「不許」一句,頗婉妙。「清露」兩句,用《世說》,點明外界春色, 抒欲圖自遣之意。末兩句宕開,語似興會,意仍傷極。蓋春意雖盛,無如人心悲傷,欲 游終懶,天不晴自不能游,實則即晴亦未必果游。
浣溪沙
淡蕩1春光寒食天,玉爐沉水2裊殘煙。夢迴山枕隱花鈿3。 海燕未來人斗草4, 江梅已過柳生綿5。黃昏疏雨濕鞦韆。 【註釋】 1淡蕩:形容春光疏淡駘蕩。 2沉水:沉香。 3花鈿:一種花形首飾。 4斗草:古代民間一種斗草的遊戲。 5生綿:謂柳楊花飄絮。 【評解】 此詞上片寫春光駘蕩,屋內香爐裊煙,人睡初醒;下片淡淡幾筆,勾勒寒食節的初 春景色與民間習俗,情韻全出。 【集評】 《譚評詞辨》卷一:易安居士獨此篇有唐調。選家爐冶,遂標此奇。 趙 佶
燕山亭
北行見杏花裁剪冰綃1,輕疊數重,淡著胭脂勻注。新樣靚妝,艷溢香融,羞殺蕊 珠宮女2。易得凋零,更多少無情風雨!愁苦,問院落淒涼,幾番春暮? 憑寄3離恨 重重,這雙燕,何曾會人言語!天遙地遠,萬水千山,知他故宮何處。怎不思量,除夢 裡有時曾去。 無據4,和5夢也新來不做。 【作者簡介】 趙佶即宋徽宗。在位25年。靖康二年,金人陷汴京,他與欽宗和宮室多人被擄北去, 過了九年的俘虜生活而死去。他的詩、詞、畫都有名,又通音律。有《宋徽宗詞》。 【註釋】 1冰綃:潔白的綢。 2蕊珠宮女:指仙女。 3憑寄:憑誰寄,托誰寄。 4無據:不可靠。 5和:連。 【評解】 這首詞以杏花的美麗易得凋零,抒發作者的身世之感。帝王與俘虜兩種生活的對比, 使他唱出了家國淪亡的哀音。上片描繪杏花開放時的嬌艷及遭受風雨摧殘後的凋零。下 片寫離恨。抒發內心的故國之思。詞中以花喻人,抒寫真情實感。 百折千回,悲涼哀婉。 【集評】 唐圭璋《唐宋詞簡釋》:此詞為趙佶被俘北行見杏花之作。起首六句,實寫杏花。 前三句,寫花片重疊,紅白相間。後三句,寫花容艷麗,花氣濃郁。「羞殺」一句,總 束杏花之美。「易得」以下,轉變徵之音,憐花憐己,語帶雙關。花易凋零一層、風雨 摧殘一層、院落無人一層,愈轉愈深,愈深愈痛。換頭,因見雙燕穿花,又興孤棲膻幕 之感。燕不會人言語一層、望不見故宮一層、夢裡思量一層、和夢不做一層,且問且歎, 如泣如訴。總是以心中有萬分委曲,故有此無可奈何之哀音,忽吞嚥,忽綿邈,促節繁 音,迴腸蕩氣。況蕙風云: 「真」字是詞骨,若此詞及後主之作,皆以「真」勝者。 《唐宋詞百首詳解》:對杏花的描寫,形神並茂,是詩畫同一的不可多得的佳作。

上一頁   回首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