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約詞


    司馬光
西江月
寶髻鬆鬆挽就,鉛華1淡淡妝成。紅煙翠霧2罩輕盈,飛絮游絲無定。 相見爭3 如不見,有情還似無情。笙歌散後酒微醒,深院月明人靜。 【作者簡介】 司馬光字君實。北宋陝州夏縣(今屬山西)人。仁宗寶元初中進士,累官資政殿學 士等職。主修《資治通鑒》。卒贈太師、溫國公。謚文正。 【註釋】 1鉛華:鉛粉。 2「紅煙翠霧」兩句:形容珠翠冠的盛飾。皆為婦女的頭飾。 3爭:怎。 【評解】 這首詞抒寫了對所愛的切望之情。上片寫佳人妝飾之美,以詞麗勝;下片寫作者的 眷念之情,以意曲工。表現出作者對所愛的深切系念。全詞輕倩婉麗,筆墨精妙。 【集評】 《唐宋詞百首詳解》:這首詞是事後的追想,時間該是月明之夜;地點是深院之中。 「飛絮游絲」句很形象。「深院月明人靜」句,渲染氣氛很好。我原以為這是作者的游 戲筆墨,不一定必有其事。又按作者曾被外放知永安軍,知許州,曾因和王安石政見不 合,「絕口不論事……」。依此,此篇該是依托之作。「佳人」比宋王。 黃庭堅
清平樂
春歸何處?寂寞無行路。若有人知春去處,喚取歸來同住。 春無蹤跡誰知?除非 問取1黃鵬。百囀無人能解,因風2飛過薔薇。 【作者簡介】 黃庭堅字魯直,自號山谷道人,晚號涪翁,江西修水人。進士出身。神宗時為國子 監,以詩為蘇軾所稱賞,和秦觀、張耒、晁補之齊名,後人並稱為「蘇門四學士」。在 新舊黨爭中被一再謫貶,死於宜州。 他是江西詩派的大師。詞和秦觀齊名。今傳有《山谷詞》。 【註釋】 1問取:問。 2因風:趁著風勢。 【評解】 這首詞寫的是惜春之情。用筆委婉曲折,層層加深惜春之情。直至最後,仍不一語 道破,結語輕柔,餘音裊裊,言雖盡而意未盡。作者以擬人的手法,構思巧妙,設想新 奇,創造出優美的意境。全詞俏麗、新警、宛轉、含蓄,表現了山谷詞的風格。 【集評】 薛礪若《宋詞通論》:山谷詞尤以《清平樂》為最新,通體無一句不俏麗,而結句 「百囀無人能解,因風飛過薔薇」,不獨妙語如環,而意境尤覺清逸,不著色相。為山 谷詞中最上上之作,即在兩宋一切作家中,亦找不著此等雋美的作品。 虢壽麓《歷代名家詞百首賞析》:這是首惜春詞。耳目所觸,莫非初夏景物,而春 實已去。飄然一結,淡雅饒味。通首思路迴環,筆情跳脫,全以神行出之,有峰迴路轉 之妙。
畫堂春 本意
東風吹柳日初長,雨余芳草斜陽。杏花零落燕泥香,睡損紅妝1。 寶篆煙銷龍鳳 2,畫屏雲鎖瀟湘3。夜寒微透薄羅裳,無限思量。 【註釋】 1睡損紅妝:語似雙關。實寫閨人睡起慵困貌;用擬人法寫杏花零落狀。 2寶篆煙銷龍鳳:古代盤香,有做成龍鳳形的,點燃後,煙篆四散,龍鳳形也逐漸 消失。故雲。 3畫屏雲鎖瀟湘:屏風上的瀟湘山水圖中的白雲,把瀟湘地區鎖住了。有不放遠方 遊人回來之意。 【評解】 這是一首抒寫春閨思遠的詞。上片寫暮春景色,下片寫離人愁思。詞中用東風襯托 「柳」,見其婀娜多姿;用雨余、斜陽襯托「草」,見其嫩綠鮮美。而杏花糝徑,燕啄 香泥,屏畫瀟湘,白雲深鎖,寒夜失眠,更引起閨中人的無限思量。全詞以景襯人,宛 轉細膩地抒寫了閨中人的綿綿情思。 【集評】 《唐宋詞百首詳解》:「睡損紅妝」句,表少婦的閒愁,非常委婉,和結尾處「無 限思量」互相足成,筆法很好。 虢壽麓《歷代名家詞百首賞析》:這首是描寫閨情之作。綺情艷語,圖寫工致。 晁端禮
浣溪沙
清潤風光雨後天,薔薇花謝綠窗前,碧琉璃瓦欲生煙。十里閒情憑蝶夢1,一春幽 怨付鯤弦2。小樓今夜月重圓。 【作者簡介】 晁端禮字次膺,其先澶州清豐(今屬河南)人,徒家彭門(今屬江蘇徐州)。宋神 宗熙寧六年進士,兩為縣令,忤上官,坐廢。晚以承事郎為太晟府協律。其詞集有《閒 齋琴趣外篇》。 【註釋】 1蝶夢:《莊子·齊物論》:「昔者,莊周夢為蝴蝶。」後因稱夢為蝶夢。 2鯤弦:即鶤弦。《樂府雜記》:「賀懷智以鶤雞筋作琵琶弦,用鐵撥彈。」 【評解】 這首詞上片寫夏日雨後,風光清潤。綠窗前薔薇初謝,琉璃瓦如美玉生煙。下片抒 情,閒情寄夢,幽怨入曲,而結以小樓月圓,不盡之情復歸於寫景,彌覺雋永。 【集評】 薛礪若《宋詞通論》:端禮與周美成同官大晟府,於當日審定舊調,創製新詞,有 參助之功,他的詞亦與美成為近,惟才情較弱。
踏莎行
萱草1闌干,榴花庭院。悄無人語重簾卷。屏山2掩夢不多時,斜風細雨江南岸。  晝漏初傳,林鶯百囀。日長暗記殘香篆3。洞房消息4有誰知?幾回欲問梁間燕。 【註釋】 1萱草:即黃花菜。夏秋開花。古人以為能使人忘憂。 2屏山:畫有山巒的屏風。 3香篆:焚香出煙裊裊如篆字。 4洞房消息:內室中的動靜。 【評解】 這首詞寫一侍女,夏夢片刻,醒後猶細味夢中江南遊程,但漏傳鶯囀,不禁又掛念 需在爐中添香。而主人室內動靜如何,則頗費猜疑。全詞表現人物內心的寂寞無聊,婉 轉含蓄,細緻入微。 【集評】 薛礪若《宋詞通論》:端禮當年亦系一位慢詞作家,集中自創之調亦甚多。以補大 樂中徵調之闕者。 晁補之
鹽角兒 毫社1觀梅
開時似雪。謝時似雪。花中奇絕。香非在蕊,香非在萼,骨中香徹。 占溪風,留 溪月。堪羞損、山桃如血。直饒2更、疏疏淡淡,終有一般情別。 【作者簡介】 晁補之字無咎,鉅野(今屬山東)人。生於宋仁宗皇祐五年。受知於蘇軾。舉進士。 元祐中為著作郎。他是「蘇門四學士」之一。他的詞多追模東坡,不喜作艷語,而「神 姿高秀」。為當時傑出作家。 【註釋】 1毫社:指毫州的祠廟。此詞作於宋哲宗紹聖二年,作者從齊州知州貶為毫州通判。 2直饒:即使。 【評解】 上片寫梅花色香,用重句而略更數字,兩聯似對非對,遣詞靈動。下片以山桃作比, 更托出梅花高潔標格。詞人亦寄托了自己的志趣和情操。 【集評】 馮煦《宋六十一家詞選例言》:晁無咎為蘇門四學士之一,所為詩餘,無子瞻之高 華,而沉咽則過之。 張爾田《忍寒詞序》:學東坡者,必自無咎始,再降則為葉石林,此北宋正軌也。 《宋史·文苑傳》:補之才氣飄逸,嗜學不知倦,文意溫潤典縟,其凌麗奇卓,出 於天成。 李重元
憶王孫 春詞
萋萋芳草憶王孫1,柳外樓高空斷魂。杜宇2聲聲不忍聞。欲黃昏,雨打梨花深閉 門。 【作者簡介】 李重元,生平不詳,宋徽宗宣和前後(約1122年)在世,工詞。 南宋黃昇《唐宋諸賢絕妙詞選》卷七錄其《憶王孫》(春、夏、秋、冬)詞四首。 【註釋】 1萋萋:草茂盛貌。 王孫:舊詩詞中對男子的稱呼。 劉安《招隱士》賦:「王 孫游兮不歸,春草生兮萋萋。」 2杜宇:即杜鵑鳥。 【評解】 此詞抒寫春閨相思。見芳草而念王孫,登樓眺望而不見伊人歸來。眼前雨打犁花, 窗外杜宇聲聲。春色惱人,動人愁思。結尾兩句,渲染出黃昏時分的淒惻氣氛。傷離意 緒,也就浮現紙上。全詞委婉曲折,輕柔細膩。 【集評】 虢壽麓《歷代名家詞百首賞析》:這是寫閨人春日思念丈夫的詞。 芳草是觸動情懷的季節;高樓是觸動情懷的地方;杜鵑啼喚,是觸動情懷的聲音; 黃昏,指明時候;雨打梨花,指情境。由於情景逼人,閨人念遠的苦思可以想見。
憶王孫
風蒲獵獵小池塘1,過雨荷花滿院香。沉李浮瓜冰雪涼。竹方床,針線慵2拈午夢 長。 【註釋】 1風蒲:風吹蒲柳。蒲柳,即水楊。 獵獵:風聲。 2慵:懶。 【評解】 小池雨後,風蒲獵獵生響,荷花滿院生香。詞中女主人浸著瓜果,懶於針線,竹床 晝寢,午夢方長。小令畫出一幅具有夏令特色的仕女圖,頗有風致。 王 觀
卜算子
送鮑浩然之浙東
水是眼波橫1,山是眉峰聚2。欲問行人去那邊,眉眼盈盈3處。 才始送春歸, 又送君歸去!若到江南趕上春,千萬和春住。 【作者簡介】 王觀字通叟,北宋高郵(屬江蘇)人。宋仁宗嘉祐二年(1057年)進士。曾著《揚 州賦》、《芍葯譜》。有《冠柳詞》。今有趙萬里輯本。 【註釋】 1眼波橫:形容眼神流動如橫流的水波。 2眉峰:形容眉彎如山峰。 聚:指雙眉蹙皺狀如雙峰相並。這兩句說水是橫流的 眼波,山是蹙皺的眉峰。 3盈盈:脈脈含情。兩句是說先問行人到哪裡去?回答是要到山水明秀的地方去。 【評解】 這是一首浸潤著真摯感情的送別詞,表現了作者新巧的藝術構思和形象地刻畫離情 別意的藝術手段。上片以眼波和眉峰來形容水和山,以眉眼盈盈處來顯示浙東山水的清 秀。下片寫暮春送客又兼送春,並祝願友人與春同在,表現送行人的一片深情。 【集評】 《唐宋詞鑒賞集》:詩貴緣情。這首小詞正是用它所表現的真摯感情條打動讀者的 心弦的。且不必問題目云云,它那從民間營養吸取來的健康情調、鮮明語言、民歌的藝 術技巧引起讀者的美感和共鳴,使它臻於詞的上乘。 《能改齋漫錄》:王逐客送鮑浩然游浙東,作長短句云:「水是眼波橫」云云。韓 子蒼在海陵送葛亞卿詩云:「今日一杯愁送君,明日一杯愁送君。君應萬里隨春去,若 到桃源問歸路。」詩、詞意同。 毛 滂
踏莎行 元夕
撥雪尋春,燒燈1續晝。暗香院落梅開後。無端夜色慾遮春,天教月上宮橋2柳。  花市無塵,朱門如繡。 嬌雲瑞霧籠星斗。沉香3火冷小妝殘,半衾輕夢濃於酒。 【作者簡介】 毛滂字澤民,北宋衢州江山(今屬浙江)人。哲宗元祐間任杭州法曹(司法官)。 受知東坡。徽宗正和中,任嘉禾(浙江嘉興)知州。 有《東堂詞》。 【註釋】 1燒燈:即燃燈。 2宮橋:在山東滕縣東南45里,跨薛河。 3沉香:水香木製成的薰香。 【評解】 臘梅開後,白雪殘存,詞人撥雪尋春,乃至燃燈續晝,其雅興已似癡。月上柳梢, 雲霧籠星,沉香煙消,其夢境又如醉。詞寫得清麗宛轉,韻味淳郁,上下片兩結句尤覺 尖新。 【集評】 薛礪若《宋詞通論》:澤民的作風很瀟灑明潤,他與賀方回適得其反。賀氏濃艷, 毛則以清疏見長;賀詞沉鬱,毛則以空靈自適。 生查子 春晚出山城,落日行江岸。人不共潮來,香亦臨風散。花謝小妝殘1,鶯困清歌斷。 行雨夢魂消,飛絮心情亂。 【註釋】 1花謝小妝殘:形容落花飛絮,春色將暮。 【評解】 這是一首暮春懷人之作。上片寫山城春晚,江岸落日,潮來而人不來的惆悵心情。 下片寫落花飛絮,鶯困歌歇,撩人心緒的情景。抒情委婉,細膩含蓄。 【集評】 薛礪若《宋詞通論》:這是一首隱約不露的情歌。為《東堂集》中很少見的作品。 我們說過,他是一個俯仰自樂、不沾世態的風雅作家。 為什麼他也在「愁眉」、「相覷」、「心情亂」,竟動了凡心呢?這個問題除非讓 他自己來解答,別人是無從代為辨析的。他或者正如一個修道的尼姑,本是個清淨的身 子,無端的卻動了「思凡」的念頭。——幸而我們這位毛先生畢竟是理智戰勝了感情, 尚未演到第二幕的實行「下山」。這或者因為他是一個法曹,頭腦總要較凡人冷靜些呵!
臨江仙 都城元夕
聞道長安燈夜好,雕輪1寶馬如雲。蓬萊清淺對孤稜2,玉皇開碧落3,銀界失黃 昏。 誰見江南憔悴客,端憂懶步芳塵。小屏風畔冷香凝,酒濃春入夢,窗破月尋人。 【註釋】 1雕輪:指華麗的車輛。 2稜:神靈之威,這裡借用。 3碧落:道家稱天空曰碧落。 【評解】 這首詞通過對京華元夕的著意描繪,抒寫自己當時的情懷。上片寫都城元夜的繁華 熱鬧,燈火通明如白晝。下片抒寫「江南憔悴客」懶步芳塵,不願追歡逐樂,而因酒入 夢的幽獨心情。「窗月尋人」,意境優美,余意不盡。 【集評】 薛礪若《宋詞通論》:這是在柳、蘇、秦、賀的詞集中找不出的一種瀟灑而明潤的 風調。像「酒濃春入夢,窗破月尋入」的詩句,尤極明倩韻致,風度蕭閒,令人百讀不 厭。 張思巖《詞林紀事》:柯寓匏雲,澤民「酒濃春入夢,窗破月尋入」,真詞家佳境 也。
玉樓春 己卯歲元日
一年滴盡蓮花漏1。碧井酴酥2沉凍酒。曉寒料峭尚欺人,春態苗條先到柳。 佳 人重勸千長壽。柏葉椒花芬翠袖。醉鄉深處少相知,只與東君3偏故舊。 【註釋】 1蓮花漏:一種狀如蓮花的銅製漏水計時器,相傳為廬山僧惠遠所造。 2酴酥:即屠蘇,酒名。 3東君:春神。 【評解】 蓮花滴水送走了舊的一年。在井懸凍酒,曉寒侵人之時,柳枝的苗條身姿,已透露 出了新春氣息。雖有佳人歌女勸酒佐興,可詞人卻為早春的物候所驚,猶如見到了久別 重逢的故舊。構思新穎,饒有情致。 【集評】 《詞林紀事》:澤民詩文,有閒暇自得,清美可口之語。一吟一詠,莫不傳唱人間。 曼聲歌之,不禁低徊欲絕也。 薛礪若《宋詞通論》:其詞明倩韻致,風度蕭閒,令人百讀不厭。 後來如白石、玉田諸人,作風尤與此為近。
惜分飛
富陽1僧捨代作別語
淚濕闌干1花著露。愁到眉峰碧聚。此恨平分取2。更無言語空相彪3。 斷雨殘 雲無意緒。寂寞朝朝暮暮。今夜山深處,斷魂分付,潮回去。 【註釋】 1富陽:浙江富陽縣。 2闌干:眼淚縱橫的樣子。 3取:助詞,即「著」。 4覷:細看。 【評解】 這首詞抒寫離別時的情態與別後的心緒。上片描繪臨別之時無言相對,只見戀人淚 眼如露滴花上,愁眉似碧峰簇聚。 下片形容別後情緒低落,夜深不寐,由於怕聽潮聲而分付「潮回去」。款款寫來, 一往情深而又隱隱含露。 【集評】 周煇《清波雜誌》:此詞語盡而意不盡,意盡而情不盡,何酷似少游也。 薛礪若《宋詞通論》:東坡守錢塘時,澤民曾作過他的刑掾(當時所謂法曹,即今 司法官)。秩滿辭去,因戀於歌妓瓊芳,遂作了一首《惜分飛》。 唐圭璋《唐宋詞簡釋》:此首別詞,起兩句即言別離之哀。「淚濕」句,用白居易 「玉容寂寞淚闌干,梨花一枝春帶雨」詩意,花著露猶春帶雨也。「此恨」寫別時情態, 送行者與被送者,俱有離恨,故曰「平分取」。「今夜」兩句,始說出現時現地之思念, 人不得去,惟有魂隨潮去,情韻特勝。 張 耒
秋蕊香
簾幕疏疏風透,一線香飄全獸1。朱欄倚遍黃昏後,廊上月華如晝。 別離滋味濃 於酒,著人瘦。此情不及牆東柳,春色年年如歸。 【作者簡介】 張耒字文潛,楚州淮陰(今屬江蘇)人。生於宋仁宗皇祐四年,第進士。元祐初, 仕至起居舍人。有《柯山集》五十卷,其詞集名《柯山詩餘》。辛於徽宗政和二年。 【註釋】 1金獸:香爐。 【評解】 本詞抒寫春閨相思之情。上片寫眼前景色。疏簾風透,金爐香飄。獨倚朱欄,唯見 月明如晝。下片抒寫相思。年年柳色,春光如舊。而人卻逐漸消瘦,諳盡別離滋味。全 詞寫得清新婉麗,曲折含蓄。 【集評】 胡仔《苕溪漁隱叢話》:文潛官許州,喜營妓劉淑奴。作《少年游》,又為《秋蕊 香》以寓意。元祐諸公,皆有樂府,唯張僅見《風流子》及此二詞。味其句意,不在諸 公之下矣。 舒 亶
菩薩蠻
畫船搥鼓催君去,高樓把酒留君住。去住若為情1,西江潮欲平。 江潮容易得, 只是人南北。今日此樽空,知君何日同? 【作者簡介】 舒亶字信道,號懶堂,北宋明州慈溪(今屬浙江)人。英宗治平二年進士。神宗時 做過知制誥,御史中丞。曾與李定劾蘇軾作詩譏訕時事。徽宗時任龍圖閣待制。有集, 不傳。 【註釋】 1若為情:何以為情,難為情。 【評解】 這是一首留別與懷人之作。上片寫送別時的情景。臨別依依,行者與送行者,相互 留戀,卻終於分離。下片寫別後的懷念。「知君何日同」,表現出難言的相思之情。 【集評】 《艇齋詩話》:舒信道亦工小詞,如云:「畫船搥鼓催君去」云云,亦甚有思致。 《碧雞漫志》:舒信道、李元膺,思致研密,要是波瀾小。 《聽秋聲館詞話》:舒亶與蘇門四學士同時,詞亦不減秦、黃。 《詞苑叢談》:舒亶與李定,同陷東坡於罪者。嘗作《菩薩蠻》詞、王阮亭極賞北。 嘗曰:「此等語乃出渠輩之手,豈不可惜。」 章 栥
水龍吟 楊花
燕忙鶯懶芳殘,正堤上柳花飄墜。輕飛亂舞,點畫青林,全無才思。閒趁游絲,靜 臨深院,日長門閉。 傍珠簾散漫,垂垂欲下,依前被風扶起。 蘭帳玉人睡覺,怪春衣雪沾瓊綴1,繡 床漸滿,香球無數,才圓卻碎。時見蜂兒,仰粘輕粉,魚吞池水。望章台路杳2,金鞍 遊蕩,有盈盈淚。 【作者簡介】 章栥字質夫,北宋浦城(屬福建)人。英宗治平四年進士,哲宗朝歷任集賢殿修撰, 知渭州。徽宗立,拜同知樞密院事。卒謚莊簡。他的《水龍吟》詞,為吟柳花絕唱,最 為東坡所稱賞。 【註釋】 1雪沾瓊綴:落滿了柳絮。 2章台路杳:漢代長安有章台街。後人常以章台為歌妓聚居所。這三句是說,閨中 人看不見丈夫遊蕩的章台路,獨居寂寞,只有暗自流淚。 【評解】 這首詠絮詞,上片寫暮春季節,風吹柳絮的情景,下片寫楊花四處飄落。通過擬人 手法,委婉含蓄地表露了離情。作者準確地把握物象,著意刻畫,並注入了自己的思想 感情。全詞寫得婉麗工巧,新穎別緻,把楊花描繪得栩栩如生,成為絕唱。 【集評】 徐釚《詞苑叢談》:東坡與質夫帖云:柳花詞妙絕,使來者何以措辭。 黃花庵《花庵詞選》:傍珠簾散漫數語,形容盡矣。 薛礪若《宋詞通論》:《水龍吟》為吟柳花絕唱,最為東坡所稱賞。 詞中如「傍珠簾散漫,垂垂欲下,依前被風扶起。……繡床漸滿,香球無數,才圓 卻碎。時見蜂兒仰粘輕粉,魚吞池水」。刻畫柳絮,可謂工細委婉之至。 王國維《人間詞話》:東坡《水龍吟》詠楊花,和韻而似原唱;章質夫詞,原唱而 似和韻。才之不可強也如是! 《詩人玉屑》:余以為質夫詞中所謂「傍珠簾散漫,垂垂欲下,依前被風扶起」亦 可謂曲盡楊花妙處。東坡所和雖高,恐未必能及。 王 詵
憶故人
燭影搖紅,向夜闌1,乍酒醒、心情懶。尊前誰為唱陽關2,離恨天涯遠。 無奈 雲沉雨散,憑闌干、東風淚眼。海棠開後,燕子來時,黃昏庭院。 【作者簡介】 王詵字晉卿,北宋太原人,後徒居開封。尚英宗女魏國大長公主,為駙馬都尉。能 書畫屬文,與蘇軾友善,因坐黨籍被謫。近人趙萬里始為其詞彙成一卷。 【註釋】 1夜闌:夜深。 2陽關:即《陽關曲》。王維詩:「西出陽關無故人」。 【評解】 此詞寫宴別。上片寫宴會上的情景。下片寫別後相思。海棠開後,誰與共賞?雙燕 來時,庭院寂然。時值黃昏,更覺淒涼。全詞工麗婉曲,新穎別緻。 【集評】 黃山谷云:晉卿樂府,清麗幽遠,工在江南諸賢季孟之間。(《宋詞通論》) 吳曾《能改齋漫錄》:都尉憶故人作,徽宗喜其詞意。猶以不丰容宛轉為憾。遂令 大晟府別撰腔。周美成增益其詞。而以首句為名,謂之燭影搖紅雲。 趙令畤
蝶戀花
卷絮1風頭寒欲盡,墜粉飄香,日日紅成陣。新酒又添殘酒困,今春不減前春恨。  蝶去鶯飛無處問,隔水高樓,望斷雙魚2信。惱亂橫波秋一寸3,斜陽只與黃昏近。 【作者簡介】 趙令畤字德麟,宋太祖次子燕王德昭元孫。元裕中籤書穎州公事。 坐與蘇軾交通,罰金,入黨籍。紹興初,襲封安定郡王,同知行在大宗正事。有 《侯鯖錄》。 【註釋】 1「卷絮」句:意思是說落花飛絮,天氣了漸暖,已是暮春季節。 2雙魚:書簡。古詩:「客從遠方來,遺我雙鯉魚。呼兒烹鯉魚,中有尺素書。」 3秋一寸:即眼目。 【評解】 這是首春日懷人詞。上片寫暮春景色。落紅成陣,柳絮紛飛。春色惱人,杯酒難解。 新酒殘酒,也難消新愁與舊愁。 下片抒寫懷人的情思。蝶去鶯飛,江水隔阻,秋波望斷,全無消息。而時近黃昏, 更覺心緒煩亂。全詞抒情細膩,婉麗多姿。 【集評】 李攀龍《草堂詩餘雋》,此詞妙在寫情語,語不在多,而情更無窮。 沈際飛《草堂詩餘正集》:恨春日又恨黃昏,黃昏滋味更覺難嘗耳。 「只與黃昏近」等句,句句沁入毛孔皆透。 薛礪若《宋詞通論》:德麟詞以婉柔勝,風格近少游。 唐圭璋《唐宋詞簡釋》:此首起三句,言風吹花落之多。「新酒」兩句,言愁恨之 深。「蝶去」三句,言望信之切。「惱亂」兩句,點出斜陽在目,感傷無限。蓋風格清 麗,絕似小山。若非小山之作,亦可追步小山。
蝶戀花
欲減羅衣寒未去,不卷珠簾,人在深深處。紅杏枝頭花幾許?啼痕止恨清明雨。  盡日沉煙1香一縷,宿酒2醒遲,惱破3春情緒。飛燕又將歸信誤,小屏風上西江路。 【註釋】 1沉煙:即沉水香,俗稱沉香,是一種珍貴香料。 2宿酒:昨晚飲過酒,表示飲後而睡。 3惱破:惱煞。 【評解】 這首深閨懷人詞,語不多,情無限。含蓄蘊藉,神情宛然。繾綣纏綿而又不粘不滯, 疏秀淡雅,正表現了這首詞的特色。 【集評】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上段警拔不足而靜婉有餘,後段以閒淡之筆,寫懷 人心事。結處風華掩映,含蓄不盡。德麟為安定郡王,天水氏固多才子也。 李攀龍《草堂詩餘雋》:托杏寫興,托燕傳情,懷春幾許衷腸。唐圭璋《唐宋詞簡 釋》:此首寫閨情,清超絕俗。起三句,畫出繡閣姝麗、惆悵自憐之態,欲減羅衣而又 未減,蓋以寒猶未去也。為恐極目生愁,故珠簾不卷。「紅杏」兩句,因雨惜花,簾雖 未卷,然料想花枝經雨,必已零落殆盡,故惜花而又恨雨。換頭三句,極寫淒寂之況。 「宿酒醒遲」,可見恨深酒多,一時難醒,而醒來空對一縷沉香,仍是無聊已極。 「飛燕」兩句,更深一層,歎人去無信,空對屏風悵望。因見屏風上之西江路,遂 憶及人去之遠,餘韻殊勝。

上一頁   回首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