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約詞


    歐陽修
蝶戀花
庭院深深深幾許?楊柳堆煙,簾幕無重數。玉勒雕鞍遊冶處,樓高不見章台路1。  雨橫2風狂三月暮,門掩黃昏,無計留春住。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3飛過鞦韆去。 【作者簡介】 歐陽修,字永叔,號醉翁,晚號六一居士,廬陵(江西吉安)人。 在北宋的文學革新運動中,作出了一定的貢獻。詩文之外,歐陽修也擅長填詞,清 新雅麗,揮灑自如。雖沒有擺脫「裁花剪葉」的傳統風習,詞中描寫的多是離愁別恨, 兒女情長;惜春賞花,時序代謝,卻摒棄了花間派的「鏤玉雕瓊」,洗刷了晚唐五代以 來的脂粉氣,使詞的風格向「清疏峻潔」方面發展。清人馮煦說他「疏雋開子瞻(蘇軾), 深婉開少游」,可見他在詞史上有啟後之功。 【註釋】 1樓高不見章台路:是說在高樓上看不到遊冶處所。章台:古代妓女居住之處。 2雨橫:雨勢很猛。 3亂紅:零亂的落花。 【評解】 這首詞的著眼點,並不是單純的景色描繪和外貌的刻畫,而是借暮春黃昏、雨驟風 狂,透露出樓頭思婦的內心苦悶。作者善於以形象的語言抒寫感情上的各種變化,雖然 不出閨情範圍,但情韻已較花間詞為勝。 【集評】 李清照《詞序》:歐陽公作《蝶戀花》有「庭院深深深幾許」之句,予酷愛之,用 其語作庭院深深數闋。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此詞簾深樓迥及「亂紅飛過」等句,殆有寄托,不 僅送春也。或見《陽春集》。李易安定為六一詞。易安云: 「此詞餘極愛之。」乃作「庭院深深」數闋,其聲即舊《臨江仙》也。 毛先舒《古今詞論》:永叔詞云「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鞦韆去。」此可謂層 深而渾成。何也?因花而有淚,此一層意也;因淚而問花,此一層意也;花竟不語,此 一層意也;不但不語,且又亂落,飛過鞦韆,此一層意也。人愈傷心,花愈惱人,語愈 淺而意愈入,又絕無刻畫費力之跡,謂非層深而渾成耶?
生查子
去年元夜1時,花市燈如晝。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 今年元夜時,月與燈依 舊。不見去年人,淚濕春衫袖。 【註釋】 1元夜:即上元節之夜,也叫「元宵」。唐代以來元夜有觀燈的風俗。 【評解】 詞的上片,回憶去年觀燈時的欣悅的心情;下片寫今年元夜觀燈,觸目感懷,不勝 悲傷。這首詞的特點是語言平淡,風味雋永,表達了人物十分細膩的深情。詞中運用今 昔對比,撫今思昔,觸景生情。感情真摯,不須作任何雕飾,而這首詞便成為非常感人 的抒情上品。它體現了真實、樸素與美的統一。 【集評】 虢壽鹿《歷代名家詞百首賞析》:這首詞是節日懷舊之作。通過前後對比,逼出 「淚濕春衫」一語,見其傷感之甚。文章以錯綜見妙。 薛礪若《宋詞通論》:他的抒情作品,哀婉綿細,最富彈性。 《唐宋詞鑒賞集》:這首小詞,在「清切婉麗」中,卻顯得平淡雋永,別具一格。
踏莎行
候館1梅殘,溪橋柳細,草薰風暖搖征轡2。離愁漸遠漸無窮,迢迢3不斷如春水。  寸寸柔腸,盈盈粉淚,樓高莫近危欄4倚。平蕪5盡處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 【註釋】 1候館:迎候賓客的館舍。 2薰:香氣。 征:遠行。轡:這裡指坐騎。 3迢迢:形容路遙遠而綿長。 4危欄:高樓的欄杆。 5平蕪:平坦的草地。 【評解】 這是一首寫離情的佳作。在抒寫遊子思鄉的同時,聯想到閨中人相憶念的情景,寫 出了兩地相思之情。上片寫馬上徵人。以景為主,融情於景;下片寫閨中思婦。以抒情 為主,情寓景中。構成了清麗纏綿的意境。這首詞表現出歐詞深婉的風格,是其具有代 表性的一首。 【集評】 李攀龍《草堂詩餘雋》:春水寫愁,春山騁望,極切極婉。 王世貞《藝苑卮言》:「平蕪盡處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此淡語之有情者也。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唐宋人詩詞中,送別懷人者,或從居者著想,或從 行者著想,能言情婉縶,便稱佳搆。此詞則兩面兼寫。 前半首言徵人駐馬回頭,愈行愈遠,如春水迢迢,卻望長亭,已隔萬重雲樹。後半 首為送行者設想,倚闌凝睇,心倒腸回,望青山無際,遙想斜日鞭絲,當已出青山之外, 如鴛鴦之煙島分飛,互相回首也。以章法論,「候館」、「溪橋」言行人所經歷;「柔 腸」、「粉淚」言思婦之傷懷,情同而境判,前後闋之章法井然。 唐圭璋《唐宋詞簡釋》:此首,上片寫行人憶家,下片寫閨人憶外。 起三句,寫郊景如畫,於梅殘柳細、草薰風暖之時,信馬徐行,一何自在。「離愁」 兩句,因見春水之不斷,遂憶及離愁之無窮。下片言閨人之悵望。「樓高」一句喚起, 「平蕪」兩句拍合。平蕪已遠,春山則更遠矣,而行人又在春山之外,則人去之遠,不 能自睹,惟存想像而已。寫來極柔極厚。
採桑子
群芳過後1西湖好,狼籍殘紅2,飛絮濛濛,垂柳闌幹盡日風。 笙歌散盡遊人去, 始覺春空3,垂下簾櫳,雙燕歸來細雨中。 【註釋】 1群芳過後:百花凋謝。西湖:指穎州(今安徽省阜陽市)西湖。 2狼籍:散亂的樣子。殘紅:落花。 3春空:春去後的空虛寂寞。 【評解】 這是詞人晚年退居穎州時寫的十首《採桑子》中的第四首,抒寫了作者寄情湖山的 情懷。雖寫殘春景色,卻無傷春之感,而是以疏淡輕快的筆墨描繪了穎州西湖的暮春景 色,創造出一種清幽靜謐的藝術境界。而詞人的安閒自適,也就在這種境界中自然地表 現出來。情景交融,真切動人。詞中很少修飾,特別是前後兩結,純用白描,卻頗耐尋 味。 【集評】 劉永濟《詞論》:小令尤以結語取重,必通首蓄意、蓄勢,於結句得之,自然有神 韻。如永叔《採桑子》前結「垂柳闌幹盡日風」,後結「雙燕歸來細雨中」,神味至永, 蓋芳歇紅殘,人去春空,皆喧極歸寂之語,而此二句則至寂之境,一路說來,便覺至寂 之中,真味無窮,辭意高絕。 唐圭璋《唐宋詞簡釋》:此首上片言遊冶之盛,下片言人去之靜。 通篇於景中見情,文字極疏雋。風光之好,太守之適,並可想像而知也。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西湖在宋時,極遊觀之盛。此詞獨寫靜境,別有意 味。
採桑子
殘霞夕照西湖1好。花塢2蘋汀3,十頃波平,野岸無人舟自橫。 西湖月上浮雲 散,軒檻4涼生,蓮芰5香清,水面風來酒面醒。 【註釋】 1西湖:指穎州西湖。 2塢:湖岸凹入處。 3汀:水中洲。 4軒檻:長廊前木欄干。 5芰:即菱。 【評解】 夕陽西下,餘暉滿湖。詞人憑檻觀賞湖景,花塢蘋汀,一望波平。其時一輪明月生 自西南,清風拂檻,清涼中帶來蓮菱的芳香,也抹去了詞人臉上的酒熱。夏夕湖上風光, 被此詞攝其神髓。
漁家傲
花底忽聞敲兩槳,逡巡1女伴來訪。酒盞旋將荷葉當2。蓮舟蕩,時時盞裡生紅浪 3。 花氣酒香清廝4釀。花腮5酒面紅相向。醉倚綠陰眠一餉6。驚起望,船頭閣7 在沙灘上。 【註釋】 1逡巡:宋元俗語,猶頃刻,一會兒。 2當:代替。 3「時時」句:謂蓮花映入酒杯,隨舟蕩漾,顯出紅色波紋。 4廝:相互。清廝釀:清香之氣,混成一片。 5花腮:指荷花。 6餉:即一晌,片刻。 7閣:擱。 【評解】 歐陽修以《漁家傲》詞調共作六首採蓮詞,此詞為其中之一。花底敲槳,荷葉當盞, 花影人面,醉倚綠陰,風格清新婉麗,又巧用俗語,化俚為雅,妙趣盎然。 晏幾道
臨江仙
夢後樓台高鎖,酒醒簾幕低垂。去年春恨卻來時1,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  記得小蘋2初見,兩重心字羅衣,琵琶弦上說相思。當時明月在,曾照彩雲3歸。 【作者簡介】 晏幾道,字叔原,號小山,臨川(江西撫州市)人,晏殊第七子。 晚年家境中落,生活貧困。他的詞既繼承了花間的精雕細琢、用色濃艷的特點,又 接受了南唐白描影響。多寫愛情、離別之作,帶有感傷情調。著有《小山詞》,存詞26 0首。 【註釋】 1春恨:春日離別的情思。卻來:又來。 2小蘋:是晏幾道朋友家歌女的名字。 3彩云:這裡指小蘋。 【評解】 這是一首感舊懷人、傷離恨別之作,最能表現作者流連歌酒,無意仕途的心境及曲 折深婉的詞風。上片寫今日之相思。先寫景,後言情,即景抒情;下片補敘初見歌女小 蘋時的情景。這首詞,通篇用形象抒情,以境界會意,詞人懷念歌女小蘋的難言的相思 之情,寓於暮春的景物描繪之中,詞盡而意未盡,蘊藉含蓄,輕柔自然。感情深摯,優 美動人。 【集評】 譚獻《譚評詞辨》:「落花」兩句,名句千古,不能有二。末二句正以見其柔厚。 陳廷焯《白雨齋詞話》:小山詞如「去年春恨卻來時,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 又「當時明月在,曾照彩雲歸」。既閒婉,又沉著,當時更無敵手。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前二句追昔撫今,第三句融合言之,舊情未了,又 惹新愁。「落花」二句正春色惱人,紫燕猶解「雙飛」,而愁人翻成「獨立」。論風韻 如微風過簫,論詞采如紅蕖照水。下闋回憶相逢,「兩重心字」,欲訴無從,只能借鳳 尾檀槽,托相思於萬一。結句謂彩雲一散,誰復相憐,惟明月多情,曾照我相送五銖仙 佩,此恨綿綿,只堪獨喻耳。 唐圭璋《唐宋詞簡釋》:此首感舊懷人,精美絕倫。一起即寫樓台高鎖』簾幕低垂, 其淒寂無人可知。而夢後酒醒,驟見此境,尤難為懷。蓋昔日之歌舞豪華,一何歡樂, 今則人去樓空,音塵斷絕矣。即此兩句,已似一篇《蕪城賦》。
鷓鴣天
彩袖慇勤捧玉鐘。當年拼卻1醉顏紅。舞低楊柳樓心月,歌盡桃花扇底風2。 從 別後,憶相逢。幾回魂夢與君同。今宵剩把銀釭照3,猶恐相逢是夢中。 【註釋】 1拼卻:不顧惜,寧願。 2「舞低」二句:描寫歌女當年與同伴狂歡的情景,月在長舞中西沉,風在歡歌中 停息。 3剩:更。 銀釭:銀燈。 【評解】 詞寫別後重逢,宛轉曲折。上片追憶當年歡宴。輕歌曼舞,通宵達旦。下片先寫別 後相憶,接寫今宵重逢,「剩把」、「猶恐」四字,將微妙的感情表現得極為生動:兩 人在證實不是夢境時的心情,可以推見。這首詞以相逢抒別恨。抒情細膩,詞情婉麗, 曲折有致。 【集評】 胡仔《苕溪漁隱叢話》引《雪浪齋日記》:叔原「楊柳」、「桃花」等句,「不愧 六朝宮掖體」。 趙令畤《侯鯖錄》引晁補之云:晏元獻不蹈襲人語,風度閑雅,自是一家。如「舞 低楊柳樓心月,歌盡桃花扇底風」,知此人必不生於三家村中者。 陳廷焯《白雨齋詞話》:下半闋曲折深婉,自有艷詞,更不得不讓伊獨步。 黃蓼園《蓼園詞選》:「舞低」二句,此白香山「笙歌歸院落,燈火下樓台」,更 覺濃至。 唐圭璋《唐宋詞簡釋》:此首為別後相逢之詞。上片,追溯當年之樂,「彩袖」一 句,可見當年之濃情密意。拼醉一句,可見當年之豪情。 換頭,「從別後」三句,言別後相憶之深,常縈魂夢。「今宵」兩句,始歸到今日 相逢。老杜云:「夜闌更秉燭,相對如夢寐」,小晏用之,然有「剩把」與「猶恐」四 字呼應,則驚喜儼然,變質直為宛轉空靈矣。 上言夢似真,今言真似夢,文心曲折微妙。 胡仔《苕溪漁隱叢話》:詞情婉麗。
蝶戀花
醉別西樓醒不記。春夢秋雲1,聚散真容易。斜月半窗2還少睡。畫屏閒展吳山翠。  衣上酒痕詩裡字。點點行行,總是淒涼意。紅燭自憐無好計。夜寒空替人垂淚。 【註釋】 1春夢秋云:指時間短暫,去後無跡。 2「料月半窗」兩句:寫夜裡酒醒,只見斜月半窗,映照著屏風上的翠峰,心頭感 慨萬千,難以入睡。 【評解】 這首詞也是寫離別之感,但卻更廣泛地慨歎於過去歡情之易逝,今日孤懷之難遣, 將來重會之無期,所以情調比其他一些傷別之作,更加低徊往復,沉鬱悲涼。詞境含蓄 蘊藉,情意深長。 【集評】 《唐宋詞鑒賞集》:這首詞真稱得上既隱且秀,可以「使玩之者無窮,味之者不厭 矣」! 唐圭璋《唐宋詞簡釋》:此首寫別情淒婉。一起寫醒時情況,迷離惝恍,已撇去無 限別時情事。「春夢」兩句,歎人生聚散無常。一「真」字,見慨歎之深。「斜月」兩 句自言懷人無眠、惟有空時對畫屏凝想。一「還」字,見無眠之久;一「閒」字,見獨 處之寂。下片「衣上」兩句,從「醉別西樓」來,酒痕墨痕,是別時情態,今人去痕留, 感傷何極。「自憐」、「空替」等字,皆能於空際傳神。
點絳唇
花信1來時,恨無人似花依舊。又成春瘦,折斷門前柳。 天與多情,不與長相守。 分飛2後,淚痕和酒,佔了雙羅袖。 【註釋】 1花信:謂花之消息。 2分飛:離別。 【評解】 春回大地,百花萌發,柳枝折盡而人未歸來。相思綿綿,為君消瘦。天既賜予「多 情」,卻又不使「相守」!使人酒入愁腸,淚濕青衫。這首小詞以抒情為主。辭彩工麗, 輕柔自然,有很強的藝術感染力。 【集評】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此詞前四句謂春色重歸,乃花發而人已去,為伊消 瘦,折盡長條,四句曲折而下,如清溪之宛轉。下闋謂天畀以情而吝其福,畀以相逢而 不使相守。既無力回天,但有酒國埋愁,淚潮濕鏡,雙袖飄零,酒暈與淚痕層層漬滿, 則年來心事可知矣。 張 先
天仙子
時為嘉禾小倅1,以病眠不赴府會水調2數聲持酒聽,午醉醒來愁未醒。送春春去 幾時回?臨晚鏡,傷流景3,往事後期空記省。 沙上並禽4池上瞑,雲破月來花弄影。 重重簾幕密遮燈,風不定,人初靜,明日落紅應滿徑。 【作者簡介】 張先字子野,烏程(浙江吳興)人。宋仁宗天聖八年進士,官至都官郎中晚年退居 吳興、杭州一帶。工於詞,與柳永齊名。長於鍛煉字句,因善於用「影」字,世稱張三 影。著有《張子野詞》。 【註釋】 1嘉禾小倅:嘉禾,宋時郡名,今浙江嘉興市。小倅:小官。倅,副職。 2水調:曲調名。 3流景:浙去的光陰。景,日光。 4並禽:成對的鳥兒。這裡指鴛鴦。 【評解】 這首詞通過惜春傷春情緒的描寫,感歎年華易逝和孤獨寂寞的處境。歎老嗟卑,是 封建時代詩詞中常見的內容,但由於作者長於煉句,精雕細琢,使本詞所寫春天夜景頗 有新意。「臨晚鏡,傷流景」,詞人的感慨與暮春景色交融,深沉而含蓄。 【集評】 沈祖棻《宋詞賞析》:張先在嘉禾作判官,約宋仁宗慶歷元年,年五十二。據題, 這首詞當作於此年。但詞中所寫情事,與題很不相干。 此題可能是時人偶記詞乃何地何時所作,被誤認為詞題,傳了下來。 沈際飛《草堂詩餘正集》:「雲破月來」句,心與景會,落筆即是,著意即非,故 當膾炙。 楊慎《詞品》:「雲破月來花弄影」,景物如畫,畫亦不能至此,絕倒絕倒! 黃蓼園《蓼園詞選》:聽「水調」而愁,自傷卑賤也。「送春」四句,喟流光易去, 後期茫茫也。「沙上」二句,言所居岑寂,以沙禽與花自喻也。「重重」三句,言多障 蔽也。結句仍繳送春本題,恐其時之晚也。 王國維《人間詞話》:此詞「著一『弄』字而境界全出矣。」 唐圭璋《唐宋詞簡釋》:此首不作發語之語,而自然韻高。中間自午至晚,自晚至 夜,寫來情景宛然。 王方俊《唐宋詞賞析》:全詞將詞人慨歎年老位卑,前途渺茫之情與暮春之景有機 地交融在一起,工於鍛煉字句,體現了張詞的主要藝術特色。 《後山詩話》:尚書郎張先善著詞,有云:「雲破月來花弄影」、「簾壓卷花影」、 「墮飛絮無影』,世稱誦之,謂之「張三影」。 沈祖棻《宋詞賞析》:歎老嗟卑,是封建社會不得志的文人的常見的情緒,其中也 包含有一些優秀人物在那種黑暗時代被迫無所作為的憤惋,對於今天的讀者來說,是有 其認識作用的。
一叢花令
傷高懷遠幾時窮1?無物似情濃。離愁正引2千絲亂,更東陌、飛絮濛濛。嘶騎漸 遙,征塵不斷,何處認郎蹤? 雙鴛池沼水溶溶,南北小橈3通。梯橫畫閣黃昏後,又還是、斜月簾櫳。沉恨細思, 不如桃杏,猶解嫁東風。 【註釋】 1窮:盡,這裡有了結之意。 2引:招致。 3橈:船槳。這裡引申為船。橈:一作「橋」。 【評解】 這首詞寫的是閨中人春日登樓引起的相思與愁恨。上片寫別後愁懷;下片是回憶當 年。最後三句借羨慕桃杏猶解嫁東風,歎息人不如物。詞中以桃杏喻人,以無情比有情, 設想新穎,頗有藝術魅力。 【集評】 劉逸生《宋詞小札》:這首《一叢花》,比較深刻地體貼了少女的心情,反過來襯 托自己對她的懷念,卻是寫得很成功的。 范公偁《過庭錄》:子野郎中《一叢花》詞云:「沉恨細思,不如桃杏,猶解嫁東 風。」一時盛傳。永叔尤愛之,恨未識其人。子野家南地,以故至都謁永叔,閽者以通, 永叔到屣迎之曰:「此乃『桃杏嫁東風』郎中。」
青門引
乍暖還輕冷。風雨晚來方定。庭軒寂寞近清明,殘花中酒1,又是去年病。 樓頭 畫角風吹醒。入夜重門靜。那堪更被明月,隔牆送過鞦韆影。 【註釋】 1中酒:喝醉了酒。 【評解】 這是一首春日懷人之作。從氣候的忽冷忽暖,風雨時至,聯繫到人的思想活動。不 說酒意被角聲所驚而漸醒,卻說是被風吹醒。入夜月明人靜,只見隔牆送來鞦韆之影。 隱約點出醉酒的原因。含蓄宛轉,麗辭膩聲,表現出張詞的風格。 【集評】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殘春病酒,已覺堪傷,況情懷依舊,愁與年增,乃 加倍寫法。結句之意,一見深夜寂寥之景,一見別院欣戚之殊。夢窗因鞦韆而憶凝香纖 手,此則因隔院鞦韆而觸緒有懷,別有人在,乃側面寫法。 沈際飛《草堂詩餘正集》:懷則自觸,觸則愈懷,未有觸之至此極者。黃蓼園《蓼 園詞選》:落寞情懷,寫來幽雋無匹,不得志於時者,往往借閨情以寫其幽思。角聲而 曰風吹醒,「醒」字極尖刻。末句那堪送影,真見描神之筆,極希微窅渺之致。 宋祁
玉樓春
東城漸覺春光好。縠皺1波紋迎客棹。綠楊煙外曉寒輕,紅杏枝頭春意鬧。 浮生 2長恨歡娛少。肯受千金輕一笑。為君持酒勸斜陽,且向花間留晚照。 【作者簡介】 宋祁字子京,湖北安陸人。仁宗時,與兄宋庠同時中進士。曾官翰林學士等職。他 的詞多寫詩酒歡會。善雕琢,筆力工巧,在煉字方面對後世詞家有一定影響。今傳詞 《宋景文公長短句》。 【註釋】 1縠皺:即皺紗,喻水的波紋。 2浮生:指飄浮無定的短暫人生。 【評解】 這首詞是當時譽滿詞壇的名作。詞中讚頌明媚的春光,表達了及時行樂的情趣。上 片寫春日絢麗的景色,頗有精到之處,尤其是「紅杏枝頭春意鬧」點染得極為生動。下 片抒寫尋樂的情趣。全詞想像新穎,頗具特色。 【集評】 王國維《人間詞話》:「紅杏枝頭春意鬧」,著一「鬧」字,而境界全出。 沈雄《古今詞話》:人謂「鬧」字甚重,我覺全篇俱輕,所以成為「紅杏尚書」。 唐圭璋《唐宋詞簡釋》:此首隨意落墨,風流閑雅。起兩句,虛寫春風春水泛舟之 適。次兩句,實寫景物之麗。綠楊紅杏,相映成趣。而「鬧」字尤能撮出花繁之神,宜 其擅名千古也。下片一氣貫注,亦是動人輕財尋樂之意。
錦纏道
燕子呢喃,景色乍長春晝。睹園林萬花如繡。海棠經雨胭脂透。柳展宮眉1,翠2 拂行人首。 向郊原踏春3,恣歌攜手。醉醺醺尚尋芳酒。問牧童遙指孤村,道杏花深 處,那裡人家有。 【註釋】 1宮眉:古代皇宮中婦女的畫眉。這裡指柳葉如眉。 2翠:指柳葉之色。 3踏青:即游春。 【評解】 這是一首春日記游詞。上片寫濃麗的春景,下片寫郊原踏青。燕子呢喃,萬花如繡, 柳展宮眉,海棠紅透,迷人的春色,使遊人如醉如癡。因而醉醺醺還向杏花深處去尋芳 酒。 這首詞色彩絢麗,組織工妍,極盡春日遊樂的酣暢。 【集評】 薛礪若《宋詞通論》:在晏氏父子與歐、秦等集中,詠春之作,總不免為離情愁緒 所縈繞,而深透著詩人悲惋的意緒。在宋祁與張先的詞中,則只見春日之酣樂,令人心 醉,如宋祁的《錦纏道》和《玉樓春》詞,寫春郊之明媚,春意之撩人,均浮現在紙上。
鷓鴣天
畫轂1雕鞍狹路逢,一聲腸斷繡簾中。身無綵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2。 金 作屋,玉為籠,車如流水馬游龍。劉郎已恨蓬山3遠,更隔蓬山幾萬重。 【註釋】 1畫轂:彩車。 2心有靈犀一點通:謂兩心相通。靈犀:犀牛角。 3蓬山:仙山,想像中的仙境。 【評解】 路上的意外相逢,使人意惹情牽。而伊人一去,蓬山萬里,音容隔阻。綿綿相思, 何時能已!這首小詞以抒情為主。 上片回憶途中相逢,下片抒寫相思之情。柔情麗語,風流嫵媚,輕柔儇巧。 【集評】 《花庵詞選》:子京過繁台街,逢內家車子。中有褰簾者曰:「小宋也。」於京歸, 遂作此詞。都下傳唱,達於禁中。仁宗知之,問內人第幾車子,何人呼小宋?有內人自 陳:頃侍御宴,見宣翰林學士,左右內臣曰,小宋也。時在車子偶見之,呼一聲爾。上 召子京從容語及。子京惶懼無地。上笑曰:蓬山不遠。因以內人賜之。

上一頁   回首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