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約詞


    張 泌
蝴蝶兒
蝴蝶兒,晚春時。阿嬌1初著淡黃衣。倚窗學畫伊。還似花間見,雙雙對對飛。無 端2和淚拭燕脂。惹教雙翅垂。 【作者簡介】 張泌,字子澄,淮南人。初官句容尉,南唐後主征為監察御史。累官至內史舍人。 隨後主降宋。泌為花間詞人。前蜀舍人(生卒年、籍貫不詳)。詞風與溫、韋相近。 【註釋】 1阿嬌:漢武帝的陳皇后名阿嬌。此泛指少女的小名。 2無端:無故。 【評解】 晚春時節,蝴蝶翻飛。少女倚窗學畫,初如花間所見,翩翩成雙;忽而無故拭淚, 使得畫面蝴蝶雙翼下垂。全篇不言戀情,只攝取學畫者情緒的細微變化,遂將少女難言 的心事和盤托出。此即所謂手撥五弦,目送飛鴻之法,收到不以言傳而以意會之效。 【集評】 《雨村詞話》:張舍人泌,詞如其詩。《花間集》所載,皆可入選。 更工於用字。如「還似花間見,雙雙對對飛。」 俞平伯《唐宋詞選釋》:這首詞不寫真的蝴蝶,而寫畫的蝴蝶;畫上的蝴蝶卻處處 當作真蝴蝶去寫,又關合作畫人的情感。 陳廷焯《白雨齋詞話》:妮妮之態,干卿甚事,如許鍾情也。
浣溪沙
獨立寒階望月華,露濃香泛1小庭花,繡屏愁背一燈斜。 雲雨自從分散後,人間 無路到仙家,但憑魂夢訪天涯。 【註釋】 1泛:透出。 【評解】 這首春夜懷人的小詞,抒寫了作者對心上人的深切懷念與刻骨相思。月明之夜,花 香四溢,獨立寒階,睹景思人。詞的上片著重寫景,下片著重抒情。當初一別,人間既 難再見,便只有在夢中尋訪,以慰相思。這首詞委婉含蓄,情味深長而又真摯感人。 【集評】 《花間集》:張子澄時有幽艷語,「露濃香泛小庭花」是也。時遂有以《浣溪沙》 為《小庭花》者。 《餐櫻廡詞話》況周頤云:張泌詞,其佳者能蘊藉有韻致,如《浣溪沙》諸闋。
南歌子
柳色遮樓暗,桐花落砌1香,畫堂開處遠風涼。 高卷水精2簾額,襯斜陽。 【註釋】 1砌:台階。 2水精:即水晶,光亮透明的物體。水精簾:透明精緻的珠簾。 【評解】 春天又到江南,楊柳遮樓,落花飄香。畫堂春風,景色撩人。而眼前珠簾高卷,斜 陽夕照,更使人情思綿綿,無法排遣。這首小詞,通篇寫景,委婉含蓄地透露了人物的 感情。 正所謂「狀難寫之景如在目前,含不盡之意見於言外」,給人以美的藝術享受。 【集評】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此詞寫明麗之韶光。「簾額斜陽」尤推佳句。柳暗 花明,春色惱人耳。 許昂霄《詞綜偶評》:此初日芙蓉,非鏤金錯彩也。 韋 莊
菩薩蠻
人人盡說江南好,遊人1只合江南老。春水碧於天,畫船聽雨眠。 壚邊人2似月, 皓腕2凝霜雪。未老莫還鄉,還鄉須4斷腸。 【作者簡介】 韋莊字端己,唐末京兆杜陵(今西安市東南)人。黃巢破長安,莊逃至南方。唐昭 宗乾寧元年進士及第,為校書郎。五代時,莊為蜀宰相。他是「花間」詞人,與溫庭筠 齊名。《歷代詞人考略》稱頌他們的詞作「薰香掬艷,眩目醉心,尤能運密入疏,寓濃 於淡,花間群賢,殆少其匹」。周濟說:「端己詞清艷絕倫。」他的詞風格較溫詞清新 明朗。 著有《浣花詞》一卷。 【註釋】 1遊人:這裡指飄泊江南的人,即作者自謂。 合:應當。 2壚邊人:這裡指當壚賣酒的女子。 3皓腕:潔白的手腕。 4須:必定。 斷腸:形容非常傷心。 【評解】 這首詞描寫了江南水鄉的風光美和人物美,表現了詩人對江南水鄉的依戀之情,也 抒發了詩人飄泊難歸的愁苦之感。 寫得情真意切,具有較強的藝術感染力。在謀篇佈局上,上片開首兩句與結拍兩句 抒情,中間四句寫景、寫人。純用白描寫法,清新明麗,真切可感;起結四句雖直抒胸 臆,卻又婉轉含蓄,饒有韻致。 【集評】 張惠言《詞選》:此章述蜀人功留之辭,江南即指蜀。中原沸亂,故曰:「還鄉須 斷腸。」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端己奉使入蜀,蜀王羈留之,重其才,舉以為相, 欲歸不得,不勝戀闕之思。此《菩薩菩》詞,乃隱寓留蜀之感。「江南好」指蜀中而言。 皓腕相招,喻蜀主縻以好爵;還鄉斷腸,言中原板蕩,阻其歸路。「未老莫還鄉」句猶 冀老年歸去。 唐圭璋《唐宋詞簡釋》:此首寫江南之佳麗,但有思歸之意。起兩句,自為呼應。 人人既盡說江南之好,勸我久住,我亦可以老於此間也。「只合」二字,無限淒愴,意 謂天下喪亂,遊人飄泊,雖有鄉不得還,雖有家不得歸,惟有羈滯江南,以待終老。 「春水」兩句,極寫江南景色之麗。「壚邊」兩句,極寫江南人物之美。皆從一己之經 歷,證明江南果然是好也。「未老」句陡轉,謂江南縱好,我仍思還鄉,但今日若還鄉, 目擊離亂,只令人斷腸,故惟有暫不還鄉,以待時定。情意宛轉,哀傷之至。 栩莊《栩莊漫記》:端己此首自是佳詞,其妙處如芙蓉出水,自然秀麗。 陳廷焯《白雨齋詞話》:風流自賞,決絕語,正是淒楚語。
思帝鄉
春日游,杏花吹滿頭。陌上誰家年少,足1風流?妾擬將身嫁與,一生休2。縱被 3無情棄,不能羞。 【註釋】 1足:足夠,十分。 2一生休:這一輩子就算了。 3「縱被」兩句:即使被遺棄,也不在乎。 【評解】 作者以白描手法,清新明朗的筆觸,勾出了一位天真爛漫、熱烈追求愛情的少女形 象。這首詞語言質樸多情韻,無辭藻堆砌現象,卻有濃郁的民歌風味。在「花間」詞中 獨具一格。 【集評】 徐育民《歷代名家詞賞析》:作者是一位具有封建思想的文人,敢於道出衝破封建 禮教束縛的詞語,寫出這樣明快的佳篇,不能不歸之於學習民歌的結果。 夏承燾《唐宋詞欣賞》:象韋莊這類酣恣淋漓近乎元人北曲的抒情作品,在五代文 人詞裡是很少見的,只有當時的民間詞如敦煌曲子等,才有這種風格。這是韋莊詞很可 注意的一個特點。 栩莊《栩莊漫記》:爽雋如讀北朝樂府「阿婆不嫁女,那得孫兒抱」諸作。 賀裳《皺水軒詞筌》:小詞以含蓄為佳,亦有作決絕語而妙者。如韋莊「誰家年少, 足風流。」之類是也。
菩薩蠻
洛陽城裡春1光好,洛陽才子2他鄉老。柳暗魏王堤3,此時心轉迷。 桃花春水 淥4,水上鴛鴦浴。凝恨5對斜暉,憶君君不知。 【註釋】 1春:一作「風」。 2洛陽才子:西漢時洛陽人賈誼,年18能誦詩書,長於寫作,人稱陽洛才子。這裡 指作者本人,作者早年寓居洛陽。 3魏王堤:即魏王池。唐代洛水在洛陽溢成一個池,成為洛陽的名勝。太宗貞觀中 賜給魏王李泰,故名魏王池。有堤與洛水相隔,因稱魏王堤。 4淥:一本作「綠」,水清的樣子。 5凝恨:愁恨聚結在一起。 【評解】 這首《菩薩蠻》詞,是寫作者身在江南,回憶他47歲時春天從長安到洛陽,次年離 開洛陽這段生活的。上片寫回憶,洛陽的春日美景,回憶起來,勾起令人迷惘的鄉思。 「洛陽才子他鄉老」又流露了作者的無限傷感。下片寫江南春景,抒發內心的感慨。全 詞寫景妍秀,抒情自然,二者巧妙地結合,寫景採用白描寫法,通過具體事物來展現感 情,頗能體現韋詞的風格。 【集評】 張惠言《詞選》:此章致思唐之意。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此《菩薩蠻》詞,致其鄉國之思。 洛地風景,為唐初以來都城勝處,魏堤柳色,回首依依。結句言「憶君君不知」者, 言君門萬里,不知羈臣戀主之憂也。 唐圭璋《唐宋詞簡釋》:此首憶洛陽之詞,身在江南,還鄉固不能,即洛陽亦不得 去,回憶洛陽之樂,不禁心迷矣。起兩句,述人在他鄉,回憶洛陽春光之好。「柳暗」 句,又說到眼前景色,使人心惻。末句,對景懷人,樸厚沉鬱。 陳廷焯《白雨齋詞話》:韋端己《菩薩蠻》四章惓惓故國之思,而意婉詞直,一變 飛卿面目,然消息正自相通。 《唐五代四大名家詞》乙篇丁壽田等云:結尾二語,怨而不怒,無限低徊,可謂語 重心長矣。
女冠子
昨夜夜半,枕上分明夢見。語多時,依舊桃花面,頻低柳葉眉。 半羞還半喜,欲 去又依依。覺來知是夢,不勝悲。 【評解】 這首《女冠子》,記述了一對戀人離別之後在夢中相見的情景。他倆把臂欷歔,說 不盡的離愁別苦。「語多時,依舊桃花面」,特別是「頻低柳葉眉」,「欲去又依依」 的神態音容,宛在眼前。然而,夜長夢短,夢醒之後,更令人不勝傷悲。此詞不似多數 花間詞之濃艷,而是在清淡中意味深遠,耐得咀嚼。所謂「意婉詞直」,「似直而纖」, 別具風味。 【集評】 《歷代詞人考略》稱讚韋莊詞:「能運密入疏,寓濃於淡」。《女冠子》說明了這 一特色。 《介存齋論詞雜著》:端己詞清艷絕倫。他的《女冠子》足以說明。 唐圭璋《唐宋詞簡釋》:此首通篇記夢境,一氣趕下。夢中言語,情態皆真切生動。 著末一句翻騰,將夢境點明,凝重而沉痛。韋詞結句多暢發盡致,與溫詞之多含蓄者不 同。
浣溪沙
夜夜相思更漏殘,傷心明月憑闌干,想君思我錦衾1寒。 咫尺2畫堂深似海,憶 來惟把舊書看,幾時攜手入長安? 【註釋】 1衾:被子。錦衾:絲綢被子。 2咫尺:比喻距離很近。 【評解】 自從與心上人分離之後,令人朝思暮想,徹夜無眠。月下憑闌,益增相思。不知幾 時才能再見,攜手共入長安。這首詞,敘離別相思之情,含欲言不盡之意。纏綿淒惻, 幽怨感人,【集評】 沈雄《古今詞話》:韋莊為蜀王所羈。莊有愛姬,姿色艷美,兼工詞翰。蜀王聞之, 託言教授宮人,強奪之去。莊追念悒怏,作《荷葉杯》、《浣溪沙》諸詞,情意淒怨。 劉瑞潞《唐五代詞鈔小箋》:此詞亦為姬作也,末致思歸之意。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端己相蜀後,愛妾生離,故鄉難返,所作詞本此兩 意為多。此詞冀其「攜手入長安」,則兩意兼有。端己哀感諸作,傳播蜀宮,姬見之益 慟,不食而卒。惜未見端己悼逝之篇也。 張燕瑾《唐宋詞選釋》:詞中「想君思我錦衾寒」句,一句疊用兩個動詞,代對方 想到自己,透過一層,曲而能達。句法亦新。 牛 嶠
憶江南
紅繡被,兩兩間鴛鴦。不是鳥中偏愛爾1,為緣交頸睡南塘。全勝薄情郎。 【作者簡介】 牛嶠字松卿,一字延峰,隴西(今甘肅東南部)人。唐宰相牛僧孺之後。僖宗乾符 五年,進士及第。歷官拾遺,補闕尚書郎。王建鎮西川,闢為判官。前蜀開國,拜給事 中。嶠工詩擅詞,其《楊柳枝》詞,見稱於時。 【註釋】 1爾:這裡指鴛鴦。 【評解】 借對鴛鴦的詠贊與艷羨,表露內心對「薄情郎」的眷戀與怨恨。這首小詞,語言清 淺而寄寓殊深,頗具民歌風采。 【集評】 姜白石《白石詞》:牛松卿《望江南》詞,詠鴛鴦,是詠物而不滯物者也。詞家當 法此。 《古今詞話》沈雄云:牛嶠之《憶江南》:「不是鳥中偏愛爾,為緣交頸睡南塘。」 其下可直接「全勝薄情郎」,此即救尾對也。
菩薩蠻
舞裙香暖金泥鳳,畫梁語燕驚殘夢。門外柳花飛,玉郎1猶未歸。 愁勻紅粉淚, 眉剪春山翠2。何處是遼陽?錦屏春晝長。 【註釋】 1玉郎:對男子的愛稱。 2翠:青綠色曰翠。指眉修飾得很美。 【評解】 落花滿徑,柳絮隨風,呢喃雙燕,驚擾殘夢。這惱人的春色,撩人愁思。這首詞描 景寫人,細膩柔和,宛轉多姿,表現了晚唐五代的詞風。 【集評】 張惠言《張惠言詞選》:牛嶠《菩薩蠻》詞,章法絕妙。「驚殘夢」一句以下,純 是夢境,章法似《西洲曲》。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晚唐五代之際,神州雲擾,憂時之彥,陸沉其間, 既讜論之不客,藉俳語以自晦,其心良苦。此詞哀思綺恨,殆與溫飛卿《菩薩蠻》詞略 同。乃感士之不遇,兼懷君國也。 唐圭璋《唐宋詞簡釋》:此首,首句形容服飾之盛,次句言燕語驚夢。以下言夢醒 凝望,柳花亂飛,遂憶及遠人未歸。換頭,言勉強梳洗,愁終難釋。「何處」兩句,更 念及遠人所在之處,愈增相思;相思無已,故倍覺春晝之長。寫來聲情頓挫,自臻妙境。 陳廷焯《大雅集》卷一:溫麗芊綿,飛卿流亞。 栩莊《栩莊漫記》:全詞流麗動人。 牛希濟
生查子
春山煙1欲收,天澹星稀小。殘月臉邊明,別淚臨清曉。 語已多,情未了。回首 猶重道:記得綠羅裙,處處憐芳草。 【作者簡介】 牛希濟,牛嶠之侄,隴西(今甘肅東南部)人。才思敏捷,工詩詞,詞風與牛嶠相 近。仕蜀。王衍時,為起居郎,累官翰林學士。入唐後,明宗拜為雍州節度副使。 【註釋】 1煙:此指春晨瀰漫於山前的薄霧。 【評解】 戀人相別,自有一番難言的纏綿之情。此詞用清峻委婉的語言,描摹出一種深沉悱 惻的情緒。上片寫晨景,末句方點出「別淚」,為下片「語已多,情未了」張本。歇拍 兩句,從江總妻詩「雨過草芊芊,連雲鎖南陌。門前君試看,是妾羅裙色」中化出,頗 見構思之巧、寓意之摯。 【集評】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牛希濟《生查子》言清曉欲別,次第寫來,與《片 玉詞》之「淚花落枕紅綿冷」詞相似。下闋言行人已去,猶回首丁寧,可見眷戀之殷。 結句見天涯芳草,便憶及翠裙,表「長勿相忘」之意。五代詞中希見之品。 唐圭璋《唐宋詞簡釋》:此首寫別情。上片別時景,下片別時情。 起寫煙收星小,是黎明景色。「殘月」兩句,寫曉景尤真切。殘月映臉,別淚晶瑩, 並當時人之愁情,都已寫出。換頭,記別時言語,悱惻溫厚。著末,揭出別後難忘之情, 以處處芳草之綠,而聯想人羅裙之綠,設想似癡,而情則極摯。 栩莊《栩莊漫記》:「記得綠羅裙,處處憐芳草」,詞旨悱惻溫厚,而造句近乎自 然。豈飛卿輩所可企及?「語已多,情未了,回首猶重道」,將人人共有之情,和盤托 出,是為善於言情。
臨江仙
峭壁參差十二峰,冷煙寒樹重重。瑤姬1宮殿是仙蹤。金爐珠帳,香靄晝偏濃。  一自楚王3驚夢斷,人間無路相逢。至今雲雨帶愁容,月斜江上,征棹4動晨鐘。 【註釋】 1瑤姬:神女。 2靄:雲氣,煙霧。這裡指香爐的燻煙。 3楚王驚夢:即楚王與巫山神女相遇之事。 4征棹:即征帆。謂遠行之舟。棹:搖船的用具,這裡指舟船。 【評解】 這首《臨江仙》詞,吟詠的是楚王神女相遇的故事。上片著重寫景。峭壁參差的巫 山十二峰,乃神女居住之所。金爐珠帳,雲煙繚繞,描繪出淒清美妙的仙境。下片抒情。 船行巫峽時,斜月照人。古代在這裡傳說的一段風流佳話,觸動了詩人的情思。詠古抒 懷,為詞的發展開拓了新路。 【集評】 《十國春秋》:希濟素以詩詞擅名。所撰《臨江仙》有云:「月斜江上,征棹動晨 鐘。」持為詞家之雋。為時人稱道。 《花間集評注》引仇山村曰:希濟《臨江仙》,芊綿溫麗極矣!自有憑弔淒愴之意, 得詠史體裁。 栩莊《栩莊漫記》:全詞詠巫山女事,妙在結二句,使實處俱化空靈矣。 李 珣
南鄉子
乘彩舫1,過蓮塘,棹歌驚起睡鴛鴦。帶香游女偎伴笑,爭窈窕2,競折團荷3遮 晚照。 【作者簡介】 李珣字德潤,梓州(今四川三台)人。據《茅亭客話》載:其先世為波斯人。其妹 為王衍昭儀。珣是五代前蜀秀才,事蜀主王衍,國亡不復仕。李珣有詩名,「所吟詩句, 往往動人」,多感慨之音。他的詞,《花間集》收錄37首,《全唐詩》收錄54首。詞風 清新俊雅,樸素中見明麗,頗似韋莊詞風。《歷代詞人考略》說他「以清疏之筆,下開 北宋人體格」。 【註釋】 1彩舫:結綵小舟。 2窈窕:姿態美好。 3團荷:圓形荷葉。 【評解】 李珣共有《南鄉子》詞17首,描繪南國水鄉的風土人情,具有鮮明的地方色彩、強 烈的生活氣息和濃厚的民歌風味。這是其中的一首,寫的是南國水鄉少女的一個生活片 斷。蓮塘泛彩舟,棹歌驚睡鴛,游女帶香,競折團荷,笑遮晚照而猶不忘自呈其姿容。 詞將時令景物、人物動態寫得句明字淨,繪聲繪色,引人入勝。詩人對南國水鄉風物人 情的熱愛,充溢字裡行間,讀來饒有興味,頗耐咀嚼。 【集評】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詠南荒風景,惟李珣《南鄉子》詞有17首之多。荔 子輕紅,桄榔深碧,猩啼暮雨,像渡瘴溪,更縈以艷情,為詞家特開新采。 況周頤《蕙風詞話》:絕無曲折,卻極形容之妙。 周草窗《齊東野語》:李珣、歐陽炯輩,俱蜀人。各制《南鄉子》數首,以志風土。 亦《竹枝》體也。 茅映《詞的》卷一:景真意趣。 栩莊《栩莊漫記》:「競折團荷遮晚照」,生動入畫。
巫山一段雲
古廟1依青嶂,行宮2枕碧流。水聲山色鎖妝樓3,往事思悠悠。 雲雨朝還暮4, 煙花5春復秋。啼猿何必近孤舟。行客6自多愁。 【註釋】 1古廟:指巫山神女之廟。青嶂:草木叢生,高聳入雲的山峰。 2行宮:古代天子出行時住的宮室。這裡指楚王的細腰宮。 3妝樓:指宮女的住處。 4雲雨朝還暮:宋玉《高唐賦》說,楚王夢一神女,自稱「妾旦為朝雲,暮為行雨, 朝朝暮暮,陽台之下」。 5煙花:泛指自然界艷麗的景物。 6行客:指途經巫山之過客。 【評解】 這首詞,借寫孤舟經過巫山的所見所感,抒發懷古傷今之情。上片寫船行巫山之所 見;下片寫由眼前景物而引起對悠悠往事的具體聯想。通篇情景相生,抒懷古之情而隱 含傷今之意。寓意深遠而含蓄。詞風清麗委婉。 【集評】 許昂霄《詞綜》:黃叔暘云「唐詞多緣題,所賦《臨江仙》則言仙事;《女冠子》 則述道情;《河滿子》則詠祠廟。大概不失本題之意。爾後漸變,去題遠矣。如李珣 《巫山一段雲》詞,實唐人本來詞體如此。」 唐圭璋等《唐宋詞選注》:本詞內容與調名相合,寫的是巫山景色: 古廟靠山,行宮傍水,聽到水聲,見到山色。由眼前景物聯想起悠悠往事:楚國神 女,朝雲暮雨,景物更換,幾經春秋。想到這裡,即使不必聽到猿啼,也就足以使旅客 生愁了。通首懷古,而傷今之意也隱然言外。 陳廷焯《白雨齋詞話》:「啼猿」二語,語淺情深。不必猿啼,行客已自多愁,又 況聞猿啼乎? 薛昭蘊
浣溪沙
粉上依稀有淚痕,郡庭1花落欲黃昏,遠情深恨與誰論? 記得去年寒食日,延秋 門2外卓3金輪,日斜人散暗銷魂。 【作者簡介】 薛昭蘊字澄州。河中寶鼎(今山西榮河縣)人。王衍時,官至侍郎。擅詩詞,才華 出眾。《北夢瑣言》:薛澄州昭蘊即保遜之子也。恃才傲物,亦有父風。每入朝省,弄 笏而行,旁若無人。好唱《浣溪沙》詞。 【註釋】 1郡庭:郡齋之庭。 2延秋門:長安禁苑中宮庭24所,西面二門,南曰延秋門,北曰元武門。 3卓:立也。 金輪:車輪。 【評解】 又是落花滿庭,夕陽斜照的時候了。而心上人卻一去不歸。遠情深恨,向誰訴說! 回想起來,不覺愁思百結,令人銷魂。全詞寫得孤寂冷落。詞中含蓄委婉地表露了離別 相思之情。 【集評】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此詞紀初別,淚痕界粉,起句便從對面著筆,則 「日斜人散」,銷魂者不獨一人也。全詞情殷語婉,六朝之餘韻也。作者《謁金門》詞, 結句云「早是相思腸欲斷,忍教頻夢見」,情致與此相似。 陳廷焯《白雨齋詞話》:日斜人散,對此者誰不銷魂? 魏承班
生查子
煙雨晚晴天,零落花無語。難話此時心,梁燕雙來去。 琴韻對薰風,有恨和情撫。 腸斷斷弦頻,淚滴黃金縷1。 【作者簡介】 魏承班,其父魏宏夫為前蜀王建養子,賜姓名王宗弼,封齊王。承班為駙馬都尉, 官至太尉。元遺山曰:魏承班詞,俱為言情之作。大旨明淨,不更苦心刻意以競勝者。 【註釋】 1黃金縷:謂衣上所飾也。一為古曲名。 【評解】 落花無語,梁燕雙飛。臨風撫琴,淚滴羅裳。這首詞通過暮春景物的描繪,抒發了 詩人惜春、懷人之情。清新雋雅,語婉情深。乃《花間集》中之佳作。 【集評】 《柳塘詞話》:承班詞,較南唐諸公更淡而近,更寬而盡,人人喜效為之。如「難 話此時心,梁燕雙來去。」亦為弄姿無限。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此詞上闋花落燕飛,有《珠玉詞》「無可奈何花落 去,似曾相識燕歸來」之意。下闋懷舊而兼悼逝,殆有鳳尾留香之感耶! 黃昇《花間集注》:「難話此時心,梁燕雙來去」二句,雋語也,雋不在言,而有 不盡之意。 栩莊《栩莊漫記》:魏詞淺易,此卻蘊藉可誦。
玉樓春
寂寂畫堂樑上燕,高卷翠簾1橫數扇。一庭春色惱人來,滿地落花紅幾片。 愁倚 錦屏低雪面2,淚滴繡羅金縷線。好天涼月3盡傷心,為是玉郎長不見。 【註釋】 1翠簾:窗簾。 橫數扇:窗開。 2雪面:粉面。 3涼月:疑為「良夜」之訛。 盡:猶競。 【評解】 暮春時節,梁燕雙飛,落紅滿地。愁倚錦屏,春色惱人。 好天良夜而玉郎不見,不禁淚滴繡衫。小詞通過春景的描繪,抒寫春宵懷人之情。 意境優美,婉麗多姿。 【集評】 元遺山《遺山集》:魏承班詞,俱為言情之作。如《玉樓春》詞,明淨自然,不著 意雕琢而意境全出。 陳廷焯《別調集》卷一:「淒警」。「語意爽朗」。 尹 鶚
滿宮花
月沉沉,人悄悄,一炷後庭香裊。風流帝子1不歸來,滿地禁花慵掃。 離恨多, 相見少,何處醉迷三島2?漏清宮樹子規啼,愁鎖碧窗春曉。 【作者簡介】 尹鶚,成都人。事前蜀王衍,為翰林校書,累官至參卿。與李珣友善。鶚性狡黠, 工詩擅詞。其詞明淺動人,簡淨柔麗。亦《花間集》中之珍品。 【註釋】 1帝子:當指妃子言。風流帝子四字,《歷代詩餘》作「草深輦路」。 2三島:泛指仙境。 【評解】 沉沉月夜,悄無聲息。落花遍地而「帝子」不歸。使人愁鎖碧窗,離恨滿懷。又聽 得杜鵑聲聲,隔窗傳來,更增人愁思。這首詞,抒寫了寂寞冷清的宮廷生活。詩人寫景 抒懷,寄寓良深。 【集評】 《全唐詩話》:尹鶚工小詞,有《滿宮花》云「月沉沉,人悄悄」云云。蓋傷蜀之 亡也。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此詞寫宮怨。詩人身值亂離,懷人戀闕,每緣情托 諷。宛轉、清麗。 張叔夏《詞源》:參卿詞,以明淺動人,以簡淨成句者也。 陳廷焯《白雨齋詞話》:綺麗風華,彷彿仲初宮詞。
臨江仙
深秋寒夜銀河靜,月明深院中庭。西窗幽夢等閒成。逡巡1覺後,特地恨難平。  紅燭半條2殘焰短,依稀暗背錦屏。枕前何事最傷情?梧桐葉上,點點露珠零。 【註釋】 1逡巡:欲進不進,遲疑不決的樣子。 2半條:一作「半消」。 【評解】 深秋寒夜,西窗夢醒,紅燭半殘,明月照人。院中露滴梧桐的聲音,斷斷續續地傳 來,使人更加傷淒。這首閨怨小詞,通過景物的描寫,委婉含蓄地透露了人物內心的幽 怨悲涼之情。 【集評】 《柳塘詞話》:尹鶚《杏園芳》第二句「教人見了關情」,末句「何時休遣夢相縈」, 遂開柳屯田俳調。至其《臨江仙》「西窗幽夢等閒成,逡巡覺後,特地恨難平」,流遞 於後,令讀者不能為懷。豈必曰《花間》、《尊前》,句皆婉麗也!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滿宮花》、《臨江仙》二詞一寫宮怨,一寫閨怨。 其時身值亂離,懷人戀闕,每緣情托諷。二詞皆清麗為鄰。《臨江仙》之結句,尤有婉 約之思。 顧 夐
訴衷情
永夜1拋人何處去?絕來音。香閣掩,眉斂,月將沉。爭忍2不相尋3?怨孤衾4。 換我心,為你心,始知相憶深。 【作者簡介】 顧夐(生卒、籍貫不詳),前蜀王建時給事內庭,後擢茂州刺史。 入後蜀,累遷至太尉。工詩詞,其詞真摯熱烈,婉麗動人。 【註釋】 1永夜:長夜。 2爭忍:怎忍。 3尋:尋思。 4衾:被子。 【評解】 這首小詞,情辭真摯熱烈,感人肺腑。 【集評】 王士禛《花草蒙拾》:顧太尉「換我心,為你心,始知相憶深」,自是透骨情語。 徐山民「妾心移得在君心,方知人恨深」,全襲此。然已為柳七一派濫觴。 《知本堂讀杜》:杜陵《月夜詩》,明是公憶鄜州之閨中及小兒女,卻代閨中憶己。 明是公憶閨中,久立月下而淚不幹,卻雲何時偕閨中倚幌,雙照淚痕。身在長安,神遊 鄜州,恍若身亦在鄜州,神馳長安矣。曩讀顧夐《訴衷情》詞云:「換我心,為你心, 始知相憶深。」是此一派神理。(《五代詩話》卷四引) 陳廷焯《白雨齋詞話》:元人小曲,往往脫胎於此。
醉公子
漠漠秋雲澹1,紅藕香侵檻2。枕倚小山屏,金鋪3向晚扃4。 睡起橫波慢,獨 望情何限!衰柳數聲蟬,魂銷似去年。 【註釋】 1澹:「淡」的異體字。淺、薄之意。 2檻:窗戶下或長廓旁的欄杆。 3金鋪:門上之鋪首。作龍蛇諸獸之形,用以啣環。 4扃:門窗箱櫃上的插關。這裡是關門之意。 【評解】 又像去年那樣,窗外雲淡風清,藕香侵檻。閉門倚枕,無限情思。院中衰柳上寒蟬 數聲,令人魂銷。這首詞,通過景物描寫,抒發了離人相思之情。詩人掌握初秋景物的 特徵,著意描繪。寫得婉轉含蓄,情思綿綿。 【集評】 《十國春秋》吳任臣云:夐善小詞,有《醉公子》曲,為一時艷稱。 《五代詩話》:《花間集》顧夐《醉公子》詞云:「衰柳數聲蟬,魂銷似去年。」 陳聲伯愛之,擬作一絕句云:「擁被忽聽門外雨,山中又作去年秋。」甚脫化。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此詞意境與《楊柳枝》相似。《醉公子》之「小山 屏」一句,言室內孤寂之況;「衰柳蟬聲」言室外蕭瑟之音。乃言玉郎一去,相逢之難, 其本意也。以詞句論,「紅藕」、「秋雲」之寫景,「倚枕」、「橫波」之含情,勝於 《楊柳枝》調。其「衰柳」、「魂銷」二句,尤神似《金荃》。 栩莊《栩莊漫記》:「衰柳」二句,語淡而味永,韻遠而神傷。 毛文錫
醉花間
休相問,怕相問,相問還添恨。春水滿塘生,鸂鶒1還相趁。 昨夜雨霏霏,臨明 寒一陣。偏憶戍樓2人,久絕邊庭信。 【作者簡介】 毛文錫,字平珪,南陽(今河南沁陽)人。年十四,登進士第。後事王蜀(前蜀) 為翰林學士承旨,禮部尚書,隨王衍降唐。後復事孟蜀(後蜀)。工小詞,作品收入 《花間集》。 【註釋】 1鸂鶒:水鳥。 趁:乘便,乘機。 2戍樓:古時邊防駐軍築以望遠者。 【評解】 徵人遠戍,雖曰「休相問」,心中卻自難忘。而昨夜風雨,黎明輕寒,不覺更加思 念遠方徵人。他久無音信,實在讓人牽念。這首小詞,辭語淺易,而情思纏綿,寫得極 有韻致。 【集評】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此詞言己拼得不相聞問。人苦獨居,不及相趁鸂鶒, 而曉來過雨,忽念徵人遠戍,寒到君邊,雖言「休相問」,安能不問?越拋開,越是纏 綿耳。 《餐櫻廡詞話》況周頤云:語淡而真,亦輕清,亦沉著。
更漏子
春夜闌1,春恨切,花外子規啼月。人不見,夢難憑,紅紗一點燈。 偏怨別,是 芳節,庭下丁香千結2。宵霧散,曉霞暉,梁間雙燕飛。 【註釋】 1闌:殘,盡,晚。 2丁香結:此處謂固結不開,猶人之愁固結不解。 【評解】 子規聲聲,夜月沉沉,已經是夜闌人靜的時候了。而人既不見,夢又難憑。獨對孤 燈,徹夜無眠。轉眼「宵霧散,曉霞暉」,梁間雙燕,令人益增愁思。這首春宵懷人的 小詞,情景兼融,婉麗多姿,為「花間」名篇之一。 【集評】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此詞上闋言春夜之懷人。質言之,人既不見,虛索 之夢又無憑,則當前相伴,惟此一點紗燈,照我迷離夢境耳。下闋言春日之懷人,霞明 霧散,見燕雙而人獨也。 栩莊《栩莊漫記》:如此首之婉而多怨,應為其壓卷之作。

上一頁   回首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