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約詞

    唐玄宗
好時光
寶髻偏宜宮樣,蓮臉嫩,體紅香。眉黛不須張敞1畫,天教入鬢長。 莫倚傾國2 貌,嫁取個,有情。彼此當年少,莫負好時光。 【作者簡介】 唐玄宗李隆基,睿宗李旦第三子。天寶間,安祿山反,幸蜀。太子即位,尊為上皇。 謚曰明皇。 【註釋】 1張敞:漢宣帝時,為京兆尹。曾為妻子畫眉。後來成為夫妻恩愛的典故,傳為佳 話。 2傾國:極言婦女之美貌。 【評解】 此詞取篇末三字為名。詞中著意描寫一位傾國麗人,蓮臉修眉,年輕貌美。希望她 能及時「嫁取個」多情郎君,莫辜負「好時光」。這首小令,抒情委婉,描寫細膩,對 後世詞風有一定影響。 【集評】 南卓《羯鼓錄》:上(玄宗)洞曉音律,由於天縱。凡是絲管,必造其妙。若製作 曲調,隨意而成,不立章度。取適短長,應指散聲,皆中點拍。至於清濁變轉,律呂呼 召,君臣事物,迭相制使,雖古之夔曠,不能過也。 顧梧芳《尊前集序》:音婉旨遠,妙絕千古。 《開元軼事》,明皇諳音律,善度曲。嘗臨軒縱擊,制一曲曰「好時光」。方奏時, 桃李俱發。後所度諸曲皆失傳,唯「好時光」一闋僅存。 劉毓盤《詞史》:玄宗皇帝好詩歌,精音律,多御制曲。今傳者有《好時光》一詞。 王 建
調笑令
團扇1,團扇,美人並2來遮面。玉顏憔悴三年,誰復商量管弦3?絃管,絃管, 春草昭陽4路斷。 【作者簡介】 王建,字仲初,唐代穎川人。代宗大歷十年進士,官陝州司馬。所作官詞百首,以 詩紀事,是其創格。與韓愈、張籍齊名。著有《王司馬集》。 【註釋】 1團扇:圓形的扇子,古代歌女在演唱時常用以遮面。 2並:作「伴」字解。 3管弦:用絲竹做的樂器,如琴、簫、笛。 4昭陽:漢代宮殿名。 【評解】 這首小令,描寫宮廷歌女的痛苦生活。「誰復」一句,描述被擯棄後百無聊賴的愁 苦況味。「絃管」一轉,說明春雖再來,而自身卻再無召幸的希望。「路斷」,絕望之 詞,情極哀婉。 【集評】 顧起綸《花庵詞選跋》:王仲初古《調笑》,融情會景,猶不失題旨。 《玄煙過眼續錄》:楊元誠家所藏王建親書官詞一百二十首,極其婉轉夭麗,令人 罕能及。 黃花庵《花庵詞選》:仲初以宮詞百首著名,三台令、轉應曲,其餘技也。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此詞節短韻長,獨彈古調,以「團扇」起筆,《詩 經》之比體也。意隨調轉,如「絃管」、「管弦」句,音節亦流動生姿,倘使紅牙按拍, 應怨入落花矣。 陳廷焯《白雨齋詞話》:王仲初《調笑令》云:「絃管絃管,春草昭陽路斷。」結 語淒怨,勝似宮詞百首。 許彥周《彥周詩話》云:張籍、王建樂府宮詞皆傑出,所不能追逐李、杜者,氣不 勝也。 白居易
憶江南
江南好,風景舊曾諳1。日出江花紅勝火,春來江水綠如藍2,能不憶江南。 【作者簡介】 白居易,字樂天,自號香山居士。太原(今屬山西)人。德宗貞元十六年進士。歷 任翰林學士等官。由於他反對苛政,以詩歌指斥權貴,被貶為江州司馬,後又知蘇、杭, 以刑部尚書致仕。他最工於詩,是中唐新樂府運動的中堅。在民間詞的影響下,倚聲填 詞,通俗平易,清新雋麗,流傳較廣。 【註釋】 1諳:熟悉。 2藍:蓼科植物。其葉可制青綠色顏料。 【評解】 這首小令寫出了對江南的美好回憶。作者以比喻手法,描繪了江南水鄉的秀麗風光。 「江花紅勝火」、「江水綠如藍」,色彩明麗,寫盡江南春色。全詞以平易的語言表現 了優美的情韻,喚起人們對祖國河山和美好事物的無限熱愛。 【集評】 王方俊《唐宋詞賞析》:作者抓住了景物的特點,運用貼切的比喻和工整的對偶句, 把明媚、艷麗、溫馨、柔美而富有生氣、詩情畫意般的江南水鄉春色,凝練成寥寥十四 個字,成為千古傳誦、膾炙人口的佳句。讀之,令人心馳神往。 《唐宋詞鑒賞集》:《憶江南》屬小令,只有二十七字,三韻,但在白居易手中, 運用得流轉自然,既有詞的意境,又有濃郁的民歌風味。 既通俗易懂,色彩鮮明,又講究音律,刻意求工。按韻,這首詞的結構是兩句、兩 句一句。作者把頭、身體和尾巴有機地結合起來,創造了自己獨特的風格。 《白樂天詩集》卷五,日人近籐元粹云:詩餘上乘。
長相思
汴水1流,泗水2流,流到瓜州3古渡頭。吳山4點點愁。 思悠悠5,恨悠悠, 恨到歸時方始休。月明人倚樓。 【註釋】 1汴水:源於河南,東南流入安徽宿縣、泗縣,與泗水合流,入淮河。 2泗水:源於山東曲阜,經徐州後,與汴水合流入淮河。 3瓜州:在今江蘇省揚州市南面。 4吳山:泛指江南群山。 5悠悠:深長的意思。 【評解】 這首《長相思》,寫一位女子倚樓懷人。在朦朧的月色下,映入她眼簾的山容水態, 都充滿了哀愁。前三句用三個「流」字,寫出水的蜿蜒曲折,也釀造成低徊纏綿的情韻。 下面用兩個「悠悠」,更增添了愁思的綿長。全詞以「恨」寫「愛」,用淺易流暢的語 言,和諧的音律,表現人物的複雜感情。特別是那一派流瀉的月光,更烘托出哀怨憂傷 的氣氛,增強了藝術感染力,顯示出這首小詞言簡意富、詞淺昧深的特點。 【集評】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此詞若「晴空冰柱」,通體虛明,不著跡象,而含 情無際。由汴而泗而江,心逐流波,愈行愈遠,直到天末吳山,仍是愁痕點點,凌虛著 想,音調復動宕入古。第四句用一「愁」字,而前三句皆化「愁」痕,否則汴泗交流, 與人何涉耶!結句盼歸時之人月同圓,昔日愁眼中山色江光,皆入倚樓一笑矣。 黃昇《花庵詞選》:此詞上四句,皆談錢塘景。 《詞譜》卷二:《長相思》,唐教坊曲名。此詞「汴水流」一首為正體,其餘押韻 異同,皆變格也。此詞前後段起二句,俱用疊韻。 《刪補唐詩選脈箋釋會通評林》卷六十引黃昇云:樂天此調,非後世作者所能及。 《蓼園詞選》引沈際飛云:「點點」字俊。 《白香詞譜箋》卷一謝朝征云:黃叔昇云:此詞「汴水流」四句,皆說錢塘景。按 泗水在今徐州府城東北,受汴水合流而東南入邳州。韓愈詩「汴泗交流郡城角」是也。 瓜州即瓜州渡,在今揚州府南,皆屬江北地,與錢塘相去甚遠。叔陽謂說錢塘景,未知 何指。 《放歌集》卷一陳廷焯云:「吳山點點愁」,五字精警。 劉禹錫
憶江南
春去也,多謝洛城人1。弱柳從風疑舉袂2,叢蘭浥3露似霑巾。獨坐亦含顰4。 【作者簡介】 劉禹錫,字夢得,洛陽人。唐德宗貞元九年登進士第,官監察御史。晚年為檢校禮 部尚書兼太子賓客。他是一位具有進步思想的政治家、文學家。早期流放於巴山楚水之 時,曾深入民間,學習當地民歌,創製不少新詞,如《楊柳枝》、《竹枝詞》等。詞中 描繪了地方風光,反映了人民疾苦,歌頌了勞動婦女健康的愛情。他的詞輕柔流暢,語 語可歌。今存《劉夢得集》,詞作集於兩卷樂府中。 【註釋】 1多謝:慇勤致意的意思。洛城人:即洛陽人。 2袂(mei):衣袖。 3浥(yi):沾濕。 4顰(pin):皺眉。 【評解】 這首詞,作者曾自註:「和樂天(即白居易)春詞,依《憶江南》曲拍為句。」詞 中寫的是一位洛陽少女的惜春之情。她一邊惋惜春天的歸去,一邊又覺得春天對她也有 無限依戀之情。詩人通過擬人化手法,不寫人惜春,卻從春戀人著筆。楊柳依依,叢蘭 灑淚,寫來婉轉有致,耐人尋味。最後「獨坐亦含顰」,以人惜春收束全詞,更增添了 全詞的抒情色彩。這首小詞,抒發了惜春、傷春之情。構思新穎,描寫細膩,手法多變。 充分體現了詩人樂府小章的「清新流暢、含思婉轉」的藝術特色。 【集評】 況周頤《蕙風詞話》:唐賢為詞,往往麗而不流,與其詩不甚相遠也。劉夢得《憶 江南》「春去也」云云,流麗之筆,下開北宋子野、少游一派。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作傷春詞者,多從送春人著想。此獨言春將去而戀 人,柳飄離袂,蘭浥啼痕,寫春之多情,別饒風趣,春猶如此,人何以堪! 沈雄《古今詞話》:「春去也」云云,劉賓客詞也。一時傳唱,乃名為《春去也》 曲。 陳廷焯《別調集》卷一:婉麗。
瀟湘曲
斑竹1枝,斑竹枝,淚痕點點寄相思。楚客欲聽瑤瑟2怨,滿江深夜月明時。 【註釋】 1斑竹:即湘妃竹。相傳舜崩蒼梧,娥皇、女英二妃追至,哭啼極哀,淚染於竹, 斑斑如淚痕,故謂「斑竹」。 2瑤瑟:以美玉妝飾成的瑟。古代之管絃樂器。 【評解】 劉禹錫《瀟湘》一曲,借詠斑竹以寄懷古之幽思。「深夜月明」,瀟湘泛舟。詩人 觸景生情,懷古抒懷。全詞哀婉幽怨,思緒纏綿,體現了夢得詞的風格特色。 【集評】 黃山谷《山谷琴趣外篇》:劉夢得《竹枝》九章,詞意高妙,元和間誠可以獨步。 道風俗而不俚,追古昔而不愧,比之杜子美《夔州歌》所謂同工而異曲也。昔子瞻聞余 詠第一篇,歎曰:「此奔逸絕塵,不可追也。」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此九疑懷古之作。當湘帆九轉時,訪英、皇遺跡, 而芳草露寒,五銖珮遠,既欲即而無從,則相思所寄,惟斑竹之「淚痕」;哀音所傳, 惟夜寒之「瑤瑟」,亦如萼綠華之來無定所也。李白詩「白雲明月吊湘娥」,與此詞之 「深夜月明」同其幽怨。 劉長卿
謫仙怨
晴川1落日初低,惆悵孤舟解攜。鳥向平蕪2遠近,人隨流水東西。 白雲千里萬 裡,明月前溪後溪。獨恨長沙3謫去,江潭春草萋萋。 【作者簡介】 劉長卿字文房,唐代河間人,開元中進士。歷任監察御史。終隨州刺史。據《全唐 詩話》載:長卿以詩馳聲上元、寶應間。皇甫湜云:「詩未有劉長卿一句,已呼宋玉為 老兵矣;語未有駱賓王一字,已罵宋玉為罪人矣。」其名重如此。著作有集。 【註釋】 1晴川:指在陽光照耀下的江水。 2平蕪:指草木繁茂的原野。 3長沙:這裡用漢代賈誼謫遷長沙的典故。 4萋萋:草盛貌。 【評解】 長卿任鄂岳觀察史期間,遭權臣吳仲儒誣奏,貶為潘州南巴尉,尋除睦州司馬。去 國懷鄉之思,有感而發。「白雲千里萬里」,「人隨流水東西」。祖別筵上,歌此一曲, 委婉含蓄地表露了懷才不遇,遠離鄉國的感慨。全詞寫眼前之景,抒不盡之意。情思悠 遠,內含豐富,耐人尋味。 【集評】 《填詞名解》卷一毛先舒云:《謫仙怨》,明皇幸蜀,路感馬嵬事,索長笛制新聲, 樂工一時競習。其調六言八句,後劉長卿、竇弘余多制詞填之。疑明皇初制此曲時,第 有調無詞也。說詳康駢《劇談錄》。案此調即唐人六言律,蓋權輿於《回波樂》詞而衍 之,郭茂倩《樂府》稱《回波樂》為商調曲,疑此調亦商調。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長卿由隨州左遷睦州司馬;於祖筵之上,依江南所 傳曲調,撰詞以被之管弦。「白雲千里」,悵君門之遠隔;「流水東西」,感謫宦之無 依,猶之昌黎南去,擁風雪於藍關;白傅東來,泣琵琶於潯浦,同此感也。 溫庭筠
夢江南(二首)
千萬恨,恨極在天涯。山月不知心裡事,水風空落眼前花,搖曳碧雲斜。 梳洗罷,獨依望江樓。過盡千帆皆不是,斜暉1脈脈2水悠悠,腸斷白蘋洲3。 【作者簡介】 溫庭筠本名歧,字飛卿,唐代太原人。少負才名,然屢試不第。又好譏諷權貴,多 犯忌諱,因而長期抑鬱,終生不得志。他精通音律,熟悉詞調,在詞的格律形式上,起 了規範化的作用。藝術成就遠在晚唐其他詞人之上。其詞題材較狹窄,多紅香翠軟,開 「花間詞」派香艷之風。有些詞在意境的創造上,表現了他傑出的才能。他善於選擇富 有特徵的景物構成藝術境界,表現人物情思,文筆含蓄,耐人尋味。有《溫庭筠詩集》、 《金奩集》,存詞70餘首。 【註釋】 1斜暉:偏西的陽光。 2脈脈:相視含情的樣子。後多用以寄情思。 3白蘋洲:長滿了白色蘋花的小洲。 【評解】 《夢江南》是溫庭筠的名作。寫思婦的離愁別恨。第一首,寫思婦深夜不寐,望月 懷人。第二首,寫思婦白日倚樓,愁腸欲斷。兩首詞以不同場景塑造同一類人物。一個 是深夜不寐,一個是晨起登樓,都寫得樸素自然,明麗清新,沒有刻意求工、雕琢辭句, 卻能含思淒婉,臻於妙境。刻畫人物,形象、生動、傳神,揭示人物心理,細膩、逼真, 足見作者技巧純熟,既擅雕金鏤玉的瑰麗之作,又有凝練的絕妙好詞。 【集評】 《唐宋詞鑒賞集》:溫庭筠《夢江南》,情真意切,清麗自然,是溫詞中別具一格 的精品。 張燕瑾《唐宋詞選析》:這首詞刻畫了一個滿懷深情盼望丈夫歸來的思婦形象,充 分揭示了她希望落空之後的失望和痛苦心情,表現了詩人對不幸婦女的同情。同時也寄 寓著詩人遭受統治階級排擠,不受重用的悲涼心情,也是感慨懷才不遇的作品。 黃叔暘云:飛卿詞流麗,宜為《花間集》之冠。 栩莊《栩莊漫記》:「搖曳」一句,情景交融。 陳廷焯《別調集》卷一:低回宛轉。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千帆」二句,窈窕善懷,如江文通之「黯然魂消」 也。
更漏子
柳絲長,春雨細,花外漏聲迢遞1。驚塞雁,起城烏,畫屏2金鷓鴣。香霧薄3, 透重幕,惆悵謝家4池閣。紅燭背5,繡簾垂,夢君君不知6。 【註釋】 1迢遞:遠遠傳來。 2畫屏:有畫的屏風。 3香霧:香爐裡噴出來的煙霧。 4謝家:西晉謝安的家族。這裡泛指仕宦人家。 5紅燭背:指燭光熄滅。 6夢君君不知:又作「夢長君不知」。 【評解】 這首詞描寫古代仕女的離情。上段寫更漏報曉的情景,下段述夜來懷念遠人的夢思。 先以柳絲春雨,花外漏聲,寫曉色迷濛的氣象。再寫居室禽鳥為之驚動的情景。不獨城 烏塞雁,即畫上鷓鴣,似亦被驚起。這種化呆為活、假物言人的寫法,實即指人亦聞聲 而動。夜來懷人,寫薰香獨坐之無聊,滅燭就寢之入夢。通首柔情繾綣,色彩鮮明。 【集評】 胡仔《苕溪漁隱叢話》:庭筠工於造語,極為綺靡,《花間集》可見矣。《更漏子》 一首尤佳。 胡元任云:庭筠工於造語,極為奇麗,此詞尤佳。 《花間集評注》引尤侗云:飛卿《玉樓春》、《更漏子》,最為擅長之作。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更漏子》與《菩薩蠻》同意。「夢長君不知」即 《菩薩蠻》之「心事竟誰知」、「此情誰得知」也。前半詞意以鳥為喻,即引起後半之 意。塞雁、城烏,俱為驚起,而畫屏上之鷓鴣,仍漠然無知,猶簾垂燭背,耐盡淒涼, 而君不知也。 陳廷焯《白雨齋詞話》:「驚塞雁」三句,此言苦者自苦,樂者自樂。
菩薩蠻
小山重疊金明滅1,鬢雲欲度香腮雪2。懶起畫娥眉,弄妝3梳洗遲。 照花前後 鏡,花面交相映,新帖繡羅襦4,雙雙金鷓鴣5。 【註釋】 1小山:指屏風上雕畫的小山。金明滅:金光閃耀的樣子。 2鬢云:象雲朵似的鬢髮。度:覆蓋。香腮雪:雪白的面頰。 3弄妝:梳妝打扮。 4羅襦:絲綢短襖。 5鷓鴣:這裡指裝飾的圖案。 【評解】 這首《菩薩蠻》,為了適應宮廷歌伎的聲口,也為了點綴皇宮裡的生活情趣,把婦 女的容貌寫得很美麗,服飾寫得很華貴,體態也寫得十分嬌柔。彷彿描繪了一帽唐代仕 女圖。 詞的上片,寫床前屏風的景色及梳洗時的嬌慵姿態;下片寫妝成後的情態,暗示了 人物孤獨寂寞的心境。全詞委婉含蓄地揭示了人物的內心世界,並成功地運用反襯手法。 鷓鴣雙雙,反襯人物的孤獨;容貌服飾的描寫,反襯人物內心的寂寞空虛。表現了作者 的詞風和藝術成就。 【集評】 張惠言《詞選》卷一:此感士不遇之作也。篇法彷彿《長門賦》,而用節節逆敘。 此章從夢曉後領起「懶起」二字,含後文情事。「照花」四句,《離騷》初服之意。 陳廷焯《白雨齋詞話》卷一:飛卿詞如「懶起畫娥眉,弄妝梳洗遲」,無限傷心, 溢於言表。 張燕瑾《唐宋詞選析》:這首《菩薩蠻》不僅稱物芳美,也具有「其文約,其詞微」 的特點,富有暗示性,容易使人產生種種聯想。 《中國歷代詩歌各篇賞析》:在這首詞裡,作者將許多可以調和的顏色和物件放在 一起,使它們自己組織配合,形成一個意境,一個畫面,讓讀者去領略其中的情意,這 正是作者在創造詞的意境上,表現了他的獨特的手法。
南歌子
手裡金鸚鵡,胸前繡鳳凰。偷眼暗形相1,不如從嫁與2,作鴛鴦。 【註釋】 1暗形相:暗中打量。 2從嫁與:就這樣嫁給他。 【評解】 待嫁的女子,帶著心愛的金鸚鵡,穿起了繡著鳳凰的綵衣,暗中左顧右盼,偷偷打 量,心想就這樣嫁給他,作一生的鴛鴦吧。這首小令,明麗自然而富於情韻,具有濃郁 的民歌風味。一說「手裡金鸚鵡,胸前繡鳳凰」二句指貴公子,即擬嫁與之人,亦通。 【集評】 胡國瑞《論溫庭筠詞的藝術風格》:因為感情的充沛,使那濃麗的辭藻適當地發揮 了它們光輝作用。這首詞所描寫的青年男女戀愛情節及其所表現的既纏綿而又真率,頗 有民歌風味的餘風,這應是它所以令人感到新鮮活潑的重要原因。 《栩莊漫記》:「不如從嫁與,作鴛鴦」,蓋有樂府遺風。 夏承燾《唐宋詞欣賞》:溫庭筠寫愛情的詞,最明朗的象「偷眼暗形相,不如從嫁 與,作鴛鴦。」他至多只能說到這樣,與韋莊的作品比較起來,仍是婉約含蓄的。 司空圖
酒泉子
買得杏花,十載歸來方始坼1。假山西畔藥闌東,滿枝紅。 旋2開旋落旋成空。 白髮多情人更惜。黃昏把酒祝東風。且從容3。 【作者簡介】 司空圖,字表聖,河中虞鄉(今山西虞縣)人。鹹通末年進士,官至中書舍人。黃 巢起義後,隱居中條山王官谷。朱溫代唐後,召其任禮部尚書,不食而死。他是晚唐著 名的山水詩人,詞亦清雅可愛。著作有《一鳴集》。 【註釋】 1坼(che):裂開。 2旋:俄頃之間。 3從容:舒緩,不急進。 【評解】 司空圖生於晚唐,身經亂世,對眼前事物易生感慨。這首小詞,感時傷世,借花抒 懷。明知滿枝紅杏「旋開旋落旋成空」,卻依然從容酹酒,遙祝東風,願留春光暫駐。 畫意詩情,深深吸引了讀者。 【集評】 唐圭璋《唐詩紀事》,司空圖隱王官谷。每歲時詞禱歌舞,與閭裡耆老相樂。有 《酒泉子》云云。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表聖為唐末完人。此詞借花以書感。 明知花落成空,而酹酒東風,乞駐春光於俄頃,其志可哀。表聖有絕句云:「故國 春歸未有涯,小欄高檻別人家。五更惆悵回孤枕,猶自殘燈照落花。」與此詞同慨,隱 然有黍離之懷也。
楊柳枝
桃源1仙子不須誇,聞道惟裁一片花2。何似浣紗溪3畔住,綠陰相間兩三家。 【註釋】 1桃源:桃花源。 2一片花:陶淵明《桃花源記》謂桃源洞外有桃花林,「芳草鮮美,落英繽紛」雲 雲。 3浣紗溪:又名若耶溪,在浙江紹興市南,即西施浣紗處。 【評解】 江南山青水秀,風光旖旎,勝似傳說中的桃源仙境。詞人用淡雅的筆墨,傳達出人 間春色的無限情韻。司空圖詩宗王維山林隱逸之風,其詞亦然,清新自然,雅潔可愛。 張 曙
浣溪紗
枕障薰爐1隔繡帷2,二年終日苦相思,杏花明月始相知。 天上人間何處去?舊 歡新夢覺來時,黃昏微雨畫簾垂。 【作者簡介】 張曙小字阿灰,四川成都人。侍郎張禕之從子。唐昭宗龍紀元年進士,官至拾遺。 曙工詩善詞,才名籍甚。頗為鄉里所重。 【註釋】 1薰爐:爐煙薰香。薰:香草,亦香氣也。 2帷:屏幔,帳幕。繡帷:錦繡的帷幔。 【評解】 這首小詞,委婉地抒寫了相思之苦。眼前房帷依舊,花月如常,而斯人隔絕已兩年。 人間天上,何處尋覓!「舊歡新夢覺來時,黃昏微雨畫簾垂」。此情此景,益增相思。 全詞情思纏綿,真摯感人。 【集評】 孫光憲《北夢瑣言》:唐張禕侍郎,朝望甚高。有愛姬早逝,悼念不已。因入朝未 回,其猶子右補闕曙,才俊風流,因增大阮之悲,乃制《浣溪沙》,其詞曰:「枕障薰 爐隔繡帷」云云。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第三句問消息於杏花,以年計也; 訴愁心於明月,以月計也。乃申言第二句二年相思之苦。下闋新愁舊恨,一時並集, 況「簾垂」、「微雨」之時,與玉谿生「更無人處簾垂地」句相似,殆有帷屏之悼也。 陳廷焯《別調集》卷一:婉約,對法活潑。 呂 巖
梧桐影
落日斜,秋風冷。今夜故人來不來?教人立盡梧桐影。 【作者簡介】 呂巖,字洞賓,唐代京兆人。鹹通舉進士,曾兩為縣令。值黃巢起義,攜家入終南 山學道,不知所終。 【評解】 夕陽西沉,秋風蕭瑟,期待故人之來,心情焦急。詞中人搔手踟躕,徘徊徜徉,其 久盼不至而又不忍離去的繾綣之情,微嗔之意,呼之欲出。北宋柳永《傾杯》詞中「愁 緒終難整,又是立盡、梧桐碎影」,即襲此意。 【集評】 《竹坡詩話》:大梁景德寺峨眉院壁間,有呂洞賓題字。其語云: 「落日斜,西風冷。幽人今夜來不來?教人立盡梧桐影。」字畫飛動,如翔鸞舞鶴, 非世間筆也。宣和間,余游京師,猶及見之。 陳巖肖《庚谿詩話》亦載此事,與此小異,「落日斜」作「明月斜」。

上一頁   回首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