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 隨風五章

小倩幽魂自去後,
誰是癡情絕情人。






隨風五章



寒鴉啼夜白門中,持傘悄行梅樹叢。
欲訪銀瓶裝魅息,天教飛雪易消融。



伊水春雲繾倦流,曲橋盡處見層樓。
月升閒倚東園樹,憶把梨花簪上頭。



九枝燈下櫛妝新,簾卷西風化路塵。
小倩幽魂自去後,誰是癡情絕情人。



碧海無聲明月沉,玉樓窗戶傍微雲。
柳枝回首長亭別,但憶湖州莫憶君。



綠袖自臨汀水照,何曾碧水慟離人。
湖中白霧漫天起,凋盡蒹葭翠葉春。






1.
「寒鴉啼夜白門中,持傘悄行梅樹叢。欲訪銀瓶裝魅息,天教飛雪易消融。」

可惜沒有銀瓶來把花的香息裝起來,
只好看著雪花一片片的飄落、消融。

2.
「伊水春雲繾倦流,曲橋盡處見層樓。月升閒倚東園樹,憶把梨花簪上頭。」

3.
「九枝燈下櫛妝新,簾卷西風化路塵。小倩幽魂自去後,誰是癡情絕情人。」

她的芳蹤一閃即滅之後,誰復是那樣癡情兼又絕情的人。

4.
「碧海無聲明月沉,玉樓窗戶傍微雲。柳枝回首長亭別,但憶湖州莫憶君。」

如今,我只是懷念當初的那個城市。那個地方,那裡的風景,那時的天氣,
不會再想念你了。

5.
「綠袖自臨汀水照,何曾碧水慟離人。湖中白霧漫天起,凋盡蒹葭翠葉春。」


首頁 更新記錄 個人詩詞 文章評論 藏珠閣 映畫館 觀星台 鏈接 留言板 聯絡
© 200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