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水晶殿·藏珠閣·名家七律(二)·李商隱七律全集及元稹等人七律選



李商隱七律 錦瑟無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華年。 莊生曉夢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鵑。 滄海月明珠有淚,藍田日暖玉生煙。 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昨夜星辰昨夜風,畫樓西畔桂堂東。 身無綵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 隔座送鉤春酒暖,分曹射覆蠟燈紅。 嗟余聽鼓應官去,走馬蘭台類斷蓬。 小苑華池爛熳通,後門前檻思無窮。 宓妃腰細才勝露,趙後身輕欲倚風。 紅壁寂寥崖蜜盡,碧簾迢遞霧巢空。 青陵粉蝶休離恨,長定相逢二月中。 文王喻復今朝是,子晉吹笙此日同。 舜格有苗旬太遠,周稱流火月難窮。 鏤金作勝傳荊俗,翦綵為人起晉風。 獨想道衡詩思苦,離家恨得二年中。 東望花樓曾不同,西來雙燕信休通。 仙人掌冷三霄露,玉女窗虛五夜風。 翠袖自隨回雪轉,燭房尋類外庭空。 慇勤莫使清香透,牢合金魚鎖桂叢。 朱邸方酬力戰功,華筵俄歎逝波窮。 迴廊簷斷燕飛去,小閣塵凝人語空。 幽淚欲干殘菊露,餘香猶入敗荷風。 何能更涉瀧江去,獨立寒流吊楚宮。 郁金堂北畫樓東,換骨神方上藥通。 露氣暗連青桂苑,風聲偏獵紫蘭叢。 長籌未必輸孫皓,香棗何勞問石崇。 憶事懷人兼得句,翠衾歸臥繡簾中。 潭州官捨暮樓空,今古無端入望中。 湘淚淺深滋竹色,楚歌重疊怨蘭叢。 陶公戰艦空灘雨,賈傅承塵破廟風。 目斷故園人不至,松醪一醉與誰同。 潼關地接古弘農,萬里高飛雁與鴻。 桂樹一枝當白日,芸香三代繼清風。 仙舟尚惜乖雙美,彩服何由得盡同。 誰憚士龍多笑疾,美髭終類晉司空。 外戚平羌第一功,生年二十有重封。 直登宣室螭頭上,橫過甘泉豹尾中。 別館覺來雲雨夢,後門歸去蕙蘭叢。 灞陵夜獵隨田竇,不識寒郊自轉蓬。 來是空言去絕蹤,月斜樓上五更鐘。 夢為遠別啼難喚,書被催成墨未濃。 蠟照半籠金翡翠,麝熏微度繡芙蓉。 劉郎已恨蓬山遠,更隔蓬山一萬重。 金殿銷香閉綺櫳,玉壺傳點咽銅龍。 狂飆不惜蘿陰薄,清露偏知桂葉濃。 斑竹嶺邊無限淚,景陽宮裡及時鐘。 豈知為雨為雲處,只有高唐十二峰。 蓬島煙霞閬苑鐘,三官箋奏附金龍。 茅君奕世仙曹貴,許掾全家道氣濃。 絳簡尚參黃紙案,丹爐猶用紫泥封。 不知他日華陽洞,許上經樓第幾重。 白石巖扉碧蘚滋,上清淪謫得歸遲。 一春夢雨常飄瓦,盡日靈風不滿旗。 萼綠華來無定所,杜蘭香去未移時。 玉郎會此通仙籍,憶向天階問紫芝。 江風吹浪動雲根,重碇危檣白日昏。 已斷燕鴻初起勢,更驚騷客後歸魂。 漢廷急詔誰先入,楚路高歌自欲翻。 萬里相逢歡復泣,鳳巢西隔九重門。 玄武湖中玉漏催,雞鳴埭口繡襦回。 誰言瓊樹朝朝見,不及金蓮步步來。 敵國軍營漂木柿,前朝神廟鎖煙煤。 滿宮學士皆顏色,江令當年只費才。 年少因何有旅愁,欲為東下更西遊。 一條雪浪吼巫峽,千里火雲燒益州。 卜肆至今多寂寞,酒壚從古擅風流。 浣花箋紙桃花色,好好題詩詠玉鉤。 洞中屐響省分攜,不是花迷客自迷。 珠樹重行憐翡翠,玉樓雙舞羨鶤雞。 蘭回舊蕊緣屏綠,椒綴新香和壁泥。 唱盡陽關無限疊,半杯松葉凍頗黎。 二十中郎未足希,驪駒先自有光輝。 蘭亭宴罷方回去,雪夜詩成道韞歸。 漢苑風煙吹客夢,雲台洞穴接郊扉。 嗟予久抱臨邛渴,便欲因君問釣磯。 秘殿崔嵬拂彩霓,曹司今在殿東西。 賡歌太液翻黃鵠,從獵陳倉獲碧雞。 曉飲豈知金掌迥,夜吟應訝玉繩低。 鈞天雖許人間聽,閶闔門多夢自迷。 上帝深宮閉九閽,巫咸不下問銜冤。 廣陵別後春濤隔,湓浦書來秋雨翻。 只有安仁能作誄,何曾宋玉解招魂。 平生風義兼師友,不敢同君哭寢門。 一夕南風一葉危,荊雲回望夏雲時。 人生豈得輕離別,天意何曾忌嶮巇。 骨肉書題安絕徼,蕙蘭蹊徑失佳期。 洞庭湖闊蛟龍惡,卻羨楊朱泣路岐。 人生何處不離群,世路干戈惜暫分。 雪嶺未歸天外使,松州猶駐殿前軍。 座中醉客延醒客,江上晴雲雜雨雲。 美酒成都堪送老,當壚仍是卓文君。 紫泉宮殿鎖煙霞,欲取蕪城作帝家。 玉璽不緣歸日角,錦帆應是到天涯。 於今腐草無螢火,終古垂楊有暮鴉。 地下若逢陳後主,豈宜重問後庭花。 二月二日江上行,東風日暖聞吹笙。 花須柳眼各無賴,紫蝶黃蜂俱有情。 萬里憶歸元亮井,三年從事亞夫營。 新灘莫悟遊人意,更作風簷夜雨聲。 猿鳥猶疑畏簡書,風雲常為護儲胥。 徒令上將揮神筆,終見降王走傳車。 管樂有才終不忝,關張無命欲何如。 他年錦裡經祠廟,梁父吟成恨有餘。 一歲林花即日休,江間亭下悵淹留。 重吟細把真無奈,已落猶開未放愁。 山色正來銜小苑,春陰只欲傍高樓。 金鞍忽散銀壺漏,更醉誰家白玉鉤。 十二層城閬苑西,平時避暑拂虹霓。 雲隨夏後雙龍尾,風逐周王八駿蹄。 吳岳曉光連翠巘,甘泉晚景上丹梯。 荔枝盧橘沾恩幸,鸞鵲天書濕紫泥。 歷覽前賢國與家,成由勤儉破由奢。 何須琥珀方為枕,豈得真珠始是車。 運去不逢青海馬,力窮難拔蜀山蛇。 幾人曾預南薰曲,終古蒼梧哭翠華。 颯颯東風細雨來,芙蓉塘外有輕雷。 金蟾嚙鎖燒香入,玉虎牽絲汲井回。 賈氏窺簾韓掾少,宓妃留枕魏王才。 春心莫共花爭發,一寸相思一寸灰。 何處哀箏隨急管,櫻花永巷垂楊岸。 東家老女嫁不售,白日當天三月半。 溧陽公主年十四,清明暖後同牆看。 歸來展轉到五更,梁間燕子聞長歎。 佳兆聯翩遇鳳凰,雕文羽帳紫金床。 桂花香處同高第,柿葉翻時獨悼亡。 烏鵲失棲長不定,鴛鴦何事自相將。 京華庸蜀三千里,送到咸陽見夕陽。 謝傅門庭舊末行,今朝歌管屬檀郎。 更無人處簾垂地,欲拂塵時簟竟床。 嵇氏幼男猶可憫,左家嬌女豈能忘。 秋霖腹疾俱難遣,萬里西風夜正長。 日下繁香不自持,月中流艷與誰期。 迎憂急鼓疏鍾斷,分隔休燈滅燭時。 張蓋欲判江灩灩,回頭更望柳絲絲。 從來此地黃昏散,未信河梁是別離。 相見時難別亦難,東風無力百花殘。 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干。 曉鏡但愁雲鬢改,夜吟應覺月光寒。 蓬山此去無多路,青鳥慇勤為探看。 碧城十二曲闌干,犀辟塵埃玉辟寒。 閬苑有書多附鶴,女床無樹不棲鸞。 星沈海底當窗見,雨過河源隔座看。 若是曉珠明又定,一生長對水晶盤。 對影聞聲已可憐,玉池荷葉正田田。 不逢蕭史休回首,莫見洪崖又拍肩。 紫鳳放嬌銜楚佩,赤鱗狂舞撥湘弦。 鄂君悵望舟中夜,繡被焚香獨自眠。 七夕來時先有期,洞房簾箔至今垂。 玉輪顧兔初生魄,鐵網珊瑚未有枝。 檢與神方教駐景,收將鳳紙寫相思。 武皇內傳分明在,莫道人間總不知。 寒氣先侵玉女扉,清光旋透省郎闈。 梅花大庾嶺頭髮,柳絮章台街裡飛。 欲舞定隨曹植馬,有情應濕謝莊衣。 龍山萬里無多遠,留待行人二月歸。 旋撲珠簾過粉牆,輕於柳絮重於霜。 已隨江令誇瓊樹,又入盧家妒玉堂。 侵夜可能爭桂魄,忍寒應欲試梅妝。 關河凍合東西路,腸斷斑騅送陸郎。 恐是仙家好別離,故教迢遞作佳期。 由來碧落銀河畔,可要金風玉露時。 清漏漸移相望久,微雲未接過來遲。 豈能無意酬烏鵲,惟與蜘蛛乞巧絲。 玉山高與閬風齊,玉水清流不貯泥。 何處更求回日馭,此中兼有上天梯。 珠容百斛龍休睡,桐拂千尋鳳要棲。 聞道神仙有才子,赤簫吹罷好相攜。 錦幃初卷衛夫人,繡被猶堆越鄂君。 垂手亂翻雕玉珮,招腰爭舞郁金裙。 石家蠟燭何曾剪,荀令香爐可待熏。 我是夢中傳彩筆,欲書花葉寄朝雲。 一片非煙隔九枝,蓬巒仙仗儼雲旗。 天泉水暖龍吟細,露畹春多鳳舞遲。 榆莢散來星斗轉,桂花尋去月輪移。 人間桑海朝朝變,莫遣佳期更後期。 知訪寒梅過野塘,久留金勒為迴腸。 謝郎衣袖初翻雪,荀令熏爐更換香。 何處拂胸資蝶粉,幾時塗額藉蜂黃。 維摩一室雖多病,亦要天花作道場。 促漏遙鍾動靜聞,報章重疊杳難分。 舞鸞鏡匣收殘黛,睡鴨香爐換夕熏。 歸去定知還向月,夢來何處更為雲。 南塘漸暖蒲堪結,兩兩鴛鴦護水紋。 海外徒聞更九州,他生未卜此生休。 空聞虎旅傳宵柝,無復雞人報曉籌。 此日六軍同駐馬,當時七夕笑牽牛。 如何四紀為天子,不及盧家有莫愁。 幸會東城宴未回,年華憂共水相催。 梁家宅裡秦宮入,趙後樓中赤鳳來。 冰簟且眠金鏤枕,瓊筵不醉玉交杯。 宓妃愁坐芝田館,用盡陳王八斗才。 七國三邊未到憂,十三身襲富平侯。 不收金彈拋林外,卻惜銀床在井頭。 彩樹轉燈珠錯落,繡檀回枕玉雕鎪。 當關不報侵晨客,新得佳人字莫愁。 松篁台殿蕙香幃,龍護瑤窗鳳掩扉。 無質易迷三里霧,不寒長著五銖衣。 人間定有崔羅什,天上應無劉武威。 寄問釵頭雙白燕,每朝珠館幾時歸。 一樹濃姿獨看來,秋庭暮雨類輕埃。 不先搖落應為有,已欲別離休更開。 桃綬含情依露井,柳綿相憶隔章台。 天涯地角同榮謝,豈要移根上苑栽。 芳桂當年各一枝,行期未分壓春期。 江魚朔雁長相憶,秦樹嵩雲自不知。 下苑經過勞想像,東門送餞又差池。 灞陵柳色無離恨,莫枉長條贈所思。 苦竹園南椒塢邊,微香冉冉淚涓涓。 已悲節物同寒雁,忍委芳心與暮蟬。 細路獨來當此夕,清尊相伴省他年。 紫雲新苑移花處,不敢霜栽近御筵。 悵望銀河吹玉笙,樓寒院冷接平明。 重衾幽夢他年斷,別樹羈雌昨夜驚。 月榭故香因雨發,風簾殘燭隔霜清。 不須浪作緱山意,湘瑟秦簫自有情。 海燕參差溝水流,同君身世屬離憂。 相攜花下非秦贅,對泣春天類楚囚。 碧草暗侵穿苑路,珠簾不卷枕江樓。 莫驚五勝埋香骨,地下傷春亦白頭。 淪謫千年別帝宸,至今猶謝蕊珠人。 但驚茅許同仙籍,不道劉盧是世親。 玉檢賜書迷鳳篆,金華歸駕冷龍鱗。 不因杖屨逢周史,徐甲何曾有此身。 月姊曾逢下彩蟾,傾城消息隔重簾。 已聞佩響知腰細,更辨弦聲覺指纖。 暮雨自歸山悄悄,秋河不動夜厭厭。 王昌且在牆東住,未必金堂得免嫌。 迢遞青門有幾關,柳梢樓角見南山。 明珠可貫須為佩,白璧堪裁且作環。 子夜休歌團扇掩,新正未破剪刀閒。 猿啼鶴怨終年事,未抵熏爐一夕間。 一丈紅薔擁翠筠,羅窗不識繞街塵。 峽中尋覓長逢雨,月裡依稀更有人。 虛為錯刀留遠客,枉緣書札損文鱗。 適知小閣還斜照,羨殺烏龍臥錦茵。 玉帳牙旗得上游,安危須共主君憂。 竇融表已來關右,陶侃軍宜次石頭。 豈有蛟龍愁失水,更無鷹隼與高秋。 晝號夜哭兼幽顯,早晚星關雪涕收。 悵臥新春白袷衣,白門寥落意多違。 紅樓隔雨相望冷,珠箔飄燈獨自歸。 遠路應悲春晼晚,殘宵猶得夢依稀。 玉璫緘札何由達,萬里雲羅一雁飛。 絳節飄颻宮國來,中元朝拜上清回。 羊權須得金條脫,溫嶠終虛玉鏡台。 曾省驚眠聞雨過,不知迷路為花開。 有娀未抵瀛洲遠,青雀如何鴆鳥媒。 湘波如淚色漻漻,楚厲迷魂逐恨遙。 楓樹夜猿愁自斷,女蘿山鬼語相邀。 空歸腐敗猶難復,更困腥臊豈易招。 但使故鄉三戶在,彩絲誰惜懼長蛟。 羈緒鰥鰥夜景侵,高窗不掩見驚禽。 飛來曲渚煙方合,過盡南塘樹更深。 胡馬嘶和榆塞笛,楚猿吟雜橘村砧。 失群掛木知何限,遠隔天涯共此心。 白石蓮花誰所共,六時長捧佛前燈。 空庭苔蘚饒霜露,時夢西山老病僧。 大海龍宮無限地,諸天雁塔幾多層。 漫誇鶖子真羅漢,不會牛車是上乘。 迢遞高城百尺樓,綠楊枝外盡汀洲。 賈生年少虛垂淚,王粲春來更遠遊。 永憶江湖歸白髮,欲回天地入扁舟。 不知腐鼠成滋味,猜意鴛雛竟未休。 消息東郊木帝回,宮中行樂有新梅。 沈香甲煎為庭燎,玉液瓊蘇作壽杯。 遙望露盤疑是月,遠聞鼉鼓欲驚雷。 昭陽第一傾城客,不踏金蓮不肯來。 神劍飛來不易銷,碧潭珍重駐蘭橈。 自攜明月移燈疾,欲就行雲散錦遙。 河伯軒窗通貝闕,水宮帷箔卷冰綃。 他時燕脯無人寄,雨滿空城蕙葉雕。 漢家天馬出蒲梢,苜蓿榴花遍近郊。 內苑只知含鳳觜,屬車無復插雞翹。 玉桃偷得憐方朔,金屋修成貯阿嬌。 誰料蘇卿老歸國,茂陵松柏雨蕭蕭。 永巷長年怨綺羅,離情終日思風波。 湘江竹上痕無限,峴首碑前灑幾多。 人去紫台秋入塞,兵殘楚帳夜聞歌。 朝來灞水橋邊問,未抵青袍送玉珂。 斂笑凝眸意欲歌,高雲不動碧嵯峨。 銅台罷望歸何處,玉輦忘還事幾多。 青塚路邊南雁盡,細腰宮裡北人過。 此聲腸斷非今日,香灺燈光奈爾何。 伊水濺濺相背流,朱欄畫閣幾人游。 漆燈夜照真無數,蠟炬晨炊竟未休。 顧我有懷同大夢,期君不至更沈憂。 西園碧樹今誰主,與近高窗臥聽秋。 流鶯漂蕩復參差,渡陌臨流不自持。 巧囀豈能無本意,良辰未必有佳期。 風朝露夜陰晴裡,萬戶千門開閉時。 曾苦傷春不忍聽,鳳城何處有花枝。 蘆葉梢梢夏景深,郵亭暫欲灑塵襟。 昔年曾是江南客,此日初為關外心。 思子台邊風自急,玉娘湖上月應沉。 清聲不遠行人去,一世荒城伴夜砧。 星使追還不自由,雙童捧上綠瓊輈。 九枝燈下朝金殿,三素雲中侍玉樓。 鳳女顛狂成久別,月娥孀獨好同游。 當時若愛韓公子,埋骨成灰恨未休。 露如微霰下前池,月過回塘萬竹悲。 浮世本來多聚散,紅蕖何事亦離披。 悠揚歸夢惟燈見,濩落生涯獨酒知。 豈到白頭長只爾,嵩陽松雪有心期。 悵望人間萬事違,私書幽夢約忘機。 荻花村裡魚標在,石蘚庭中鹿跡微。 幽徑定攜僧共入,寒塘好與月相依。 城中猘犬憎蘭佩,莫損幽芳久不歸。 不揀花朝與雪朝,五年從事霍嫖姚。 君緣接座交珠履,我為分行近翠翹。 楚雨含情皆有托,漳濱臥病竟無憀。 長吟遠下燕台去,惟有衣香染未銷。 鳳尾香羅薄幾重,碧文圓頂夜深縫。 扇裁月魄羞難掩,車走雷聲語未通。 曾是寂寥金燼暗,斷無消息石榴紅。 斑騅只系垂楊岸,何處西南任好風。 重帷深下莫愁堂,臥後清宵細細長。 神女生涯原是夢,小姑居處本無郎。 風波不信菱枝弱,月露誰教桂葉香。 直道相思了無益,未妨惆悵是清狂。 昨日紫姑神去也,今朝青鳥使來賒。 未容言語還分散,少得團圓足怨嗟。 二八月輪蟾影破,十三弦柱雁行斜。 平明鍾後更何事,笑倚牆邊梅樹花。 人高詩苦滯夷門,萬里梁王有舊園。 煙幌自應憐白紵,月樓誰伴詠黃昏。 露桃塗頰依苔井,風柳誇腰住水村。 蘇小小墳今在否,紫蘭香徑與招魂。 浪跡江湖白髮新,浮雲一片是吾身。 寒歸山觀隨棋局,暖入汀洲逐釣輪。 越桂留烹張翰鱠,蜀姜供煮陸機蓴。 相逢一笑憐疏放,他日扁舟有故人。 伊人卜築自幽深,桂巷杉籬不可尋。 柱上彫蟲對書字,槽中瘦馬仰聽琴。 求之流輩豈易得,行矣關山方獨吟。 賒取松醪一鬥酒,與君相伴灑煩襟。 莫恃金湯忽太平,草間霜露古今情。 空糊赬壤真何益,欲舉黃旗竟未成。 長樂瓦飛隨水逝,景陽鍾墮失天明。 回頭一吊箕山客,始信逃堯不為名。 看山對酒君思我,聽鼓離城我訪君。 臘雪已添牆下水,齋鍾不散檻前雲。 陰移竹柏濃還淡,歌雜漁樵斷更聞。 亦擬村南買煙捨,子孫相約事耕耘。 西師萬眾幾時回,哀痛天書近已裁。 文吏何曾重刀筆,將軍猶自舞輪台。 幾時拓土成王道,從古窮兵是禍胎。 陛下好生千萬壽,玉樓長御白雲杯。 密邇平陽接上蘭,秦樓鴛瓦漢宮盤。 池光不定花光亂,日氣初涵露氣干。 但覺遊蜂饒舞蝶,豈知孤鳳憶離鸞。 三星自轉三山遠,紫府程遙碧落寬。 井絡天彭一掌中,漫誇天設劍為峰。 陣圖東聚燕江石,邊柝西懸雪嶺松。 堪歎故君成杜宇,可能先主是真龍。 將來為報奸雄輩,莫向金牛訪舊蹤。 燕雁迢迢隔上林,高秋望斷正長吟。 人間路有潼江險,天外山惟玉壘深。 日向花間留返照,雲從城上結層陰。 三年已制思鄉淚,更入新年恐不禁。 東征日調萬黃金,幾竭中原買鬥心。 軍令未聞誅馬謖,捷書惟是報孫歆。 但須鸑鷟巢阿閣,豈假鴟鴞在泮林。 可惜前朝玄菟郡,積骸成莽陣雲深。 何事荊台百萬家,惟教宋玉擅才華。 楚辭已不饒唐勒,風賦何曾讓景差。 落日渚宮供觀閣,開年雲夢送煙花。 可憐庾信尋荒徑,猶得三朝托後車。 籍籍征西萬戶侯,新緣貴婿起朱樓。 一名我漫居先甲,千騎君翻在上頭。 雲路招邀回綵鳳,天河迢遞笑牽牛。 南朝禁臠無人近,瘦盡瓊枝詠四愁。 密鎖重關掩綠苔,廊深閣迥此徘徊。 先知風起月含暈,尚自露寒花未開。 蝙拂簾旌終展轉,鼠翻窗網小驚猜。 背燈獨共餘香語,不覺猶歌起夜來。 望斷平時翠輦過,空聞子夜鬼悲歌。 金輿不返傾城色,玉殿猶分下苑波。 死憶華亭聞唳鶴,老憂王室泣銅駝。 天荒地變心雖折,若比陽春意未多。 江南江北雪初消,漠漠輕黃惹嫩條。 灞岸已攀行客手,楚宮先騁舞姬腰。 清明帶雨臨官道,晚日含風拂野橋。 如線如絲正牽恨,王孫歸路一何遙。 曾共山翁把酒時,霜天白菊繞階墀。 十年泉下無人問,九日樽前有所思。 不學漢臣栽苜蓿,空教楚客詠江蘺。 郎君官貴施行馬,東閣無因再得窺。 杜牧司勳字牧之,清秋一首杜秋詩。 前身應是梁江總,名總還曾字總持。 心鐵已從干鏌利,鬢絲休歎雪霜垂。 漢江遠吊西江水,羊祜韋丹盡有碑。 罷執霓旌上醮壇,慢妝嬌樹水晶盤。 更深欲訴蛾眉斂,衣薄臨醒玉艷寒。 白足禪僧思敗道,青袍御史擬休官。 雖然同是將軍客,不敢公然子細看。 紫府丹成化鶴群,青松手植變龍文。 壺中別有仙家日,嶺上猶多隱士雲。 獨坐遺芳成故事,褰帷舊貌似元君。 自憐築室靈山下,徒望朝嵐與夕曛。 憐君孤秀植庭中,細葉輕陰滿座風。 桃李盛時雖寂寞,雪霜多後始青蔥。 一年幾變枯榮事,百尺方資柱石功。 為謝西園車馬客,定悲搖落盡成空。 將軍大旆掃狂童,詔選名賢贊武功。 暫逐虎牙臨故絳,遠含雞舌過新豐。 魚游沸鼎知無日,鳥覆危巢豈待風。 早勒勳庸燕石上,佇光綸綍漢廷中。 多病欣依有道邦,南塘宴起想秋江。 捲簾飛燕還拂水,開戶暗蟲猶打窗。 更閱前題已披卷,仍斟昨夜未開缸。 誰人為報故交道,莫惜鯉魚時一雙。 萬里誰能訪十洲,新亭雲構壓中流。 河鮫縱玩難為室,海蜃遙驚恥化樓。 左右名山窮遠目,東西大道鎖輕舟。 獨留巧思傳千古,長與蒲津作勝游。 信陵亭館接郊畿,幽象遙通晉水祠。 日落高門喧燕雀,風飄大樹撼熊羆。 新蒲似筆思投日,芳草如茵憶吐時。 山下只今黃絹字,淚痕猶墮六州兒。 荷筱衰翁似有情,相逢攜手繞村行。 燒畬曉映遠山色,伐樹暝傳深谷聲。 鷗鳥忘機翻浹洽,交親得路昧平生。 撫躬道地誠感激,在野無賢心自驚。 何年部落到陰陵,奕世勤王國史稱。 夜卷牙旗千帳雪,朝飛羽騎一河冰。 蕃兒襁負來青塚,狄女壺漿出白登。 日晚鷿鵜泉畔獵,路人遙識郅都鷹。 虎丘山下劍池邊,長遣遊人歎逝川。 罥樹斷絲悲舞席,出雲清梵想歌筵。 柳眉空吐效顰葉,榆莢還飛買笑錢。 一自香魂招不得,只應江上獨嬋娟。 世間榮落重逡巡,我獨丘園坐四春。 縱使有花兼有月,可堪無酒又無人。 青袍似草年年定,白髮如絲日日新。 欲逐風波千萬里,未知何路到龍津。 白社幽閒君暫居,青雲器業我全疏。 看封諫草歸鸞掖,尚賁衡門待鶴書。 蓮聳碧峰關路近,荷翻翠扇水堂虛。 自探典籍忘名利,欹枕時驚落蠹魚。 陶詩只採黃金實,郢曲新傳白雪英。 素色不同籬下發,繁花疑自月中生。 浮杯小摘開雲母,帶露全移綴水精。 偏稱含香五字客,從茲得地始芳榮。 鵬魚何事遇屯同,雲水升沉一會中。 劉放未歸雞樹老,鄒陽新去兔園空。 寂寥我對先生柳,赫奕君乘御史驄。 若向南台見鶯友,為傳垂翅度春風。 萬里風波一葉舟,憶歸初罷更夷猶。 碧江地沒元相引,黃鶴沙邊亦少留。 益德冤魂終報主,阿童高義鎮橫秋。 人生豈得長無謂,懷古思鄉共白頭。 下苑他年未可追,西州今日忽相期。 水亭暮雨寒猶在,羅薦春香暖不知。 舞蝶慇勤收落蕊,佳人惆悵臥遙帷。 章台街裡芳菲伴,且問宮腰損幾枝。 浪笑榴花不及春,先期零落更愁人。 玉盤迸淚傷心數,錦瑟驚弦破夢頻。 萬里重陰非舊圃,一年生意屬流塵。 前溪舞罷君回顧,並覺今朝粉態新。

其它七律 韋莊 昔年曾向五陵游,子夜歌清月滿樓。 銀燭樹前長似晝,露桃華里不知秋。 西園公子名無忌,南國佳人號莫愁。 今日亂離俱是夢,夕陽唯見水東流。 秦韜玉 蓬門未識綺羅香,擬托良媒益自傷。 誰愛風流高格調,共憐時世儉梳妝。 敢將十指誇偏巧,不把雙眉斗畫長。 苦恨年年壓金線,為他人作嫁衣裳。 元稹 謝公最小偏憐女,嫁與黔婁百事乖。 顧我無衣搜畫篋,泥他沽酒拔金釵。 野蔬充膳甘長藿,落葉添薪仰古槐。 今日俸錢過十萬,與君營奠復營齋。 昔日戲言身後意,今朝皆到眼前來。 衣裳已施行看盡,針線猶存未忍開。 尚想舊情憐婢僕,也曾因夢送錢財。 誠知此恨人人有,貧賤夫妻百事哀。 閒坐悲君亦自悲,百年都是幾多時。 鄧攸無子尋知命,潘岳悼亡猶費詞。 同穴窅冥何所望,他生緣會更難期。 唯將終夜長開眼,報答平生未展眉。 放言五首 元稹 近來逢酒便高歌,醉舞詩狂漸欲魔。 五斗解酲猶恨少,十分飛盞未嫌多。 眼前仇敵都休問,身外功名一任他。 死是等閒生也得,擬將何事奈吾何。 莫將心事厭長沙,雲到何方不是家。 酒熟餔糟學漁父。飯來開口似神鴉。 竹枝待鳳千莖直,柳樹迎風一向斜。 總被天公沾雨露,等頭成長盡生涯。 霆轟電烻數聲頻,不奈狂夫不藉身。 縱使被雷燒作燼,寧殊埋骨揚為塵。 得成蝴蝶尋花樹,儻化江魚掉錦鱗。 必若乖龍在諸處,何須驚動自來人。 安得心源處處安,何勞終日望林巒。 玉英惟向火中冷,蓮葉元來水上干。 甯戚飯牛圖底事,陸通歌鳳也無端。 孫登不語啟期樂,各自當情各自歡。 三十年來世上行,也曾狂走趁浮名。 兩回左降須知命,數度登朝何處榮。 乞我杯中松葉滿,遮渠肘上柳枝生。 他時定葬燒缸地,賣與人家得酒盛。 清人黃仲則《綺懷》 楚楚腰肢掌上輕,得人憐處最分明。 千圍步障難藏艷,百合葳蕤不鎖情。 朱鳥窗前眉欲語,紫姑乩畔目將成。 玉鉤初放釵初墮,第一銷魂是此聲。 妙諳諧謔擅心靈,不用千呼出畫屏。 斂袖搊成弦雜拉,隔窗摻碎鼓丁寧。 湔裙斗草春多事,六博彈棋夜未停。 記得酒闌人散後,共搴珠箔數春星。 旋旋長廊繡石苔,顫提魚鑰記潛來。 闌前罽藉烏龍臥,井畔絲牽玉虎回。 端正容成猶斂照,消沉意可漸凝灰。 來從花底春寒峭,可借梨雲半枕偎。 中表檀奴識面初,第三橋畔記新居。 流黃看織迴腸錦,飛白教臨弱腕書。 漫托私心緘豆蔻,慣傳隱語笑芙蕖。 錦江直在青天上,盼斷流頭尺鯉魚。 蟲娘門戶舊相望,生小相憐各自傷。 書為開頻愁脫粉,衣禁多浣更生香。 綠珠往日酬無價,碧玉於今抱有郎。 絕憶水晶簾下立,手拋蟬翼助新妝。 小極居然百媚生,懶拋金葉罷調箏。 心疑棘刺針穿就,淚似桃花醋釀成。 會面生疏稀笑靨,別筵珍重贈歌聲。 沈郎莫歎腰圍減,忍見青娥絕塞行。 自送雲軿別玉容,泥愁如夢未惺忪。 仙人北燭空凝盼,太歲東方已絕蹤。 檢點相思灰一寸,拋離密約錦千重。 何須更說蓬山遠,一角屏山便不逢。 輕搖絡索撼垂罳,珠閣銀櫳望不疑。 梔子簾前輕擲處,丁香盒底暗攜時。 偷移鸚母情先覺,穩睡猧兒事未知。 贈到中衣雙絹後,可能重讀定情詩。 中人蘭氣似微醺,薌澤還疑枕上聞。 唾點著衣剛半指,齒痕切頸定三分。 辛勤青鳥空傳語,佻巧鳴鳩浪策勳。 為問舊時裙衩上,鴛鴦應是未離群。 容易生兒似阿侯,莫愁真個不知愁。 夤緣湯餅筵前見,彷彿龍華會裡游。 解意尚呈銀約指,含羞頻整玉搔頭。 何曾十載湖州別,綠葉成陰萬事休。 慵梳常是發鬅鬙,背立雙鬟喚不應。 習得我拌珠十斛,賺來誰費豆三升。 怕歌團扇難終曲,但脫青衣便上昇。 曾作容華宮內侍,人間狙獪恐難勝。 小閣爐煙斷水沉,竟床冰簟薄涼侵。 靈妃喚月將歸海,少女吹風半入林。 灺盡蘭釭愁的的,滴殘虯水思愔愔。 文園渴甚兼貧甚,只典征裘不典琴。 生年虛負骨玲瓏,萬恨俱歸曉鏡中。 君子由來能化鶴,美人何日便成虹。 王孫香草年年綠,阿母桃花度度紅。 聞道碧城闌十二,夜深清倚有誰同。 經秋誰念瘦維摩,酒渴風寒不奈何。 水調曲從鄰院度,雷聲車是夢中過。 司勳綺語焚難盡,僕射餘情懺較多。 從此飄蓬十年後,可能重對舊梨渦。 幾回花下坐吹簫,銀漢紅牆入望遙。 似此星辰非昨夜,為誰風露立中宵。 纏綿思盡抽殘繭,宛轉心傷剝後蕉。 三五年時三五月,可憐杯酒不曾消。 露檻星房各悄然,江湖秋枕當遊仙。 有情皓月憐孤影,無賴閒花照獨眠。 結束鉛華歸少作,屏除絲竹入中年。 茫茫來日愁如海,寄語羲和快著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