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水晶殿·藏珠閣·詩詞片玉(卷二十四)
謝惠連詩全集、雪賦



謝惠連全集

謝惠連(407~433),南朝宋文學家。祖籍陳郡陽夏(今河南太康)人。謝靈運族弟。他10歲能作文,深得謝靈運的賞識。《詩品》引《謝氏家錄》稱:「康樂每對惠連,輒得佳語。」據說謝靈運《登池上樓》中的名句「池塘生春草」,就是在夢中見到謝惠連而寫出來的。謝惠連行止輕薄不檢,居父喪期間還為其男寵寫詩,大為時論所非,因此不得仕進。後來依靠尚書僕射殷景仁的辯護,才在宋文帝元嘉七年(430)做了彭城王劉義康的法曹行參軍。《隋書·經籍志》載有謝惠連集6卷,張溥輯有《謝法曹集》,收入《漢魏六朝百三家集》中。

泛湖歸出樓中翫月五言

日落泛澄瀛,星羅游輕橈。憩榭面曲汜,臨流對回潮。輟策共駢筵,並坐相招要。哀鴻鳴沙渚,悲猿響山椒。亭亭映江月,瀏瀏出谷飆。斐斐氣幕岫,泫泫露盈條。近矚袪幽蘊,遠視蕩諠囂。

秋懷

平生無志意,少小嬰憂患。如何乘苦心,矧復值秋晏。皎皎天月明,弈弈河宿爛。蕭瑟含風蟬,寥唳度雲鴈。寒商動清閨,孤燈曖幽幔。耿介繁慮積,展轉長宵半。夷險難豫謀,倚伏昧前筭。雖好相如達,不同長卿慢。頗悅鄭生偃,無取白衣宦。未知古人心,且從性所翫。賓至可命觴,朋來當染翰。高台驟登踐,清淺時陵亂。頹魄不再圓,傾羲無兩旦。金石終消毀,丹青暫雕煥。 各勉玄發歡,無貽白首歎。因歌遂成賦,聊用布親串。

秋胡行二首



春日遲遲。桑何萋萋。紅桃含夭。綠柳舒荑。邂逅粲者。游渚戲蹊。華顏易改。良願難諧。

二 系風捕影。誠知不得。念彼奔波。意慮回惑。漢女倏忽。洛神飄揚。空勤交甫。徒勞陳王。

隴西行

運有榮枯。道有舒屈。潛保黃裳。顯服朱黻。誰能守靜。棄華辭榮。窮谷是處。考盤是營。千金不回。百代傳名。厥包者柚。忘憂者萱。何為有用。自乖中原。實摘柯摧。葉殞條煩。

隴西行

未若蔽牛。永保液瞞。嗟我君子。勖爾何言。

豫章行

軒帆溯遙路。薄送瞰遐江。舟車理殊緬。密友將遠從。九里樂同潤。二華念分峰。集歡豈今發。離歎自古鐘。促生靡緩期。迅景無遲蹤。緇發迫多素。憔悴謝華{/豐}。婉娩寡留晷。窈窕閉淹龍。如何阻行止。憤慍結心胸。既微達者度。歡戚誰能封。願子保淑慎。良訊代徽容。

塘上行

芳萱秀陵阿。菲質不足營。幸有忘憂用。移根托君庭。垂穎臨清池。擢彩仰華甍。沾渥雲雨潤。葳蕤吐芳馨。願君眷傾葉。留景惠余明。

卻東西門行

慷慨發相思。惆悵戀音徽。四節競闌候。六龍引頹機。人生隨時變。遷化焉可祈。百年難必保。千慮盈懷之。

長安有狹邪行

紀郢有通逵。通逵並軒車。帟帟雕輪馳。軒軒翠蓋舒。撰策之五尹。振轡從三閭。推劍馮前軾。鳴佩專後輿。

從軍行

趙騎馳四牡。吳舟浮三翼。弓予有恆用。殳鋋無蹔息。

燕歌行

四時推遷迅不停。三秋蕭瑟葉辭莖。飛霜被野鴈南征。念君客遊羇思盈。何為淹留無歸聲。愛而不見傷心情。朝日潛輝華燈明。林鵲同棲渚鴻并。接翮偶羽依蓬瀛。仇依旅類相和鳴。余獨何為志無成。憂緣物感淚沾纓。

猛虎行



貧不攻九嶷玉。倦不憩三危峰。九嶷有惑號。三危無安容。美物標貴用。志士勵奇蹤。如何祗遠役。王命宜肅恭。伐鼓功未著。振旅何時從。



猛虎潛深山。長嘯自生風。人謂客行樂。客行苦心傷。

鞠歌行

翔馳騎。千里姿。伯樂不舉誰能知。南荊璧。萬金貲。卞和不斫與石離。年難留。時易隕。厲志莫賞徒勞疲。沮齊音。溺趙吹。匠石善運郢不危。古綿眇。理參差。單心慷慨雙淚垂。

前緩聲歌

羲和纖阿去嵯峨。睹物知命。使余轉欲悲歌。憂戚人心胸。處山勿居峰。在行勿為公。居峰大阻銳。為公遇讒蔽。雅琴自疏越。雅韻能揚揚。滑滑相混同。終始福祿豐。

西陵遇風獻康樂

我行指孟春,春仲尚未發。趣途遠有期,念離情無歇。成裝候良辰,漾舟陶嘉月。瞻塗意少悰,還顧情多闕。哲兄感仳別,相送越垧林。飲餞野亭館,分袂澄湖陰。淒淒留子言,眷眷浮客心。回塘隱艫枻,遠望絕形音。靡靡即長路,慼慼抱遙悲。

悲遙但自弭,路長當語誰!行行道轉遠,去去情彌遲。昨發浦陽汭,今宿浙江湄。屯雲蔽曾嶺,驚風湧飛流。零雨潤墳澤,落雪灑林丘。浮氛晦崖巘,積素惑原疇。曲汜薄停旅,通川絕行舟。臨津不得濟,佇楫阻風波。蕭條洲渚際,氣色少諧和。西瞻興游歎,東睇起淒歌。積憤成疢痗,無萱將如何!

順東西門行

哀朝菌。閔頹力。遷化常然焉肯息。及壯齒。遇世直。酌酩華堂集親識。舒情盡歡遣淒惻。

三月三日曲水集詩

四時著平分。三春稟融爍。遲遲和景婉。夭夭園桃灼。攜朋適郊野。昧爽辭廛廓。蜚雲興翠嶺。芳飆起華薄。解轡偃崇丘。藉草繞回壑。際渚羅時{⺮/敕}。托波泛輕爵。

泛南湖至石帆詩

軌息陸塗初。枻鼓川路始。漣漪繁波漾。參差層峰峙。蕭疏野趣生。逶迤白雲起。登陟苦跋涉。{目辟}盻樂心耳。即翫翫有竭。在興興無已。

西陵遇風獻康樂詩五首



我行指孟春。春仲尚未發。趣途遠有期。念離情無歇。成裝候良辰。漾舟陶嘉月。瞻塗意少悰。還顧情多闕。



哲兄感仳別。相送越垧林。飲餞野亭館。分袂澄湖陰。淒淒留子言。眷眷浮客心。回塘隱艫枻。遠望絕形音。



靡靡即長路。慼慼抱遙悲。悲遙但自弭。路長當語誰。行行道轉遠。去去情彌遲。昨發浦陽汭。今宿浙江湄。



屯雲蔽曾嶺。驚風湧飛流。零雨潤墳澤。落雪灑林丘。浮氛晦崖巘。積素惑原疇。曲汜薄停旅。通川絕行舟。



臨津不得濟。佇楫阻風波。蕭條洲渚際。氣色少諧和。西瞻興游歎。東睇起淒歌。積憤成疢痗。無萱將如何。

代古詩

客從遠方來。贈我鵠文綾。貯以相思篋。緘以同心繩。裁為親身服。著以俱寢興。別來經年歲。歡心不同凌。瀉酒置井中。誰能辨斗升。合如杯中水。誰能判淄澠。

秋懷詩

平生無志意。少小嬰憂患。如何乘苦心。矧復值秋晏。皎皎天月明。奕奕河宿爛。蕭瑟含風蟬。寥唳度雲雁。寒商動清閨。孤燈曖幽幔。耿介繁慮積。展轉長宵半。夷險難豫謀。倚伏昧前算。雖好要如達。不同長卿慢。頗悅鄭生偃。無取白衣宦。未知古人心。且從性所翫。賓至可命觴。朋來當染翰。高台驟登踐。清淺時陵亂。頹魄不再圓。傾羲無兩旦。金石終銷毀。丹青暫雕煥。各勉玄發歡。無貽白首歎。因歌遂成賦。聊用布親串。

搗衣詩

衡紀無淹度。晷運倏如催。白露滋園菊。秋風落庭槐。肅肅莎雞羽。烈烈寒螿啼。夕陰結空幕。宵月皓中閨。美人戒裳服。端飾高砧響發。楹長杵聲哀。微芳起兩袖。輕汗染雙題。紈素既已成。君子行未歸。裁用笥中刀。縫為萬里衣。盈篋自余手。幽緘俟君開。腰帶准疇昔。不知今是非。

七月七日夜詠牛女詩

落日隱檐楹。升月照簾櫳。團團滿葉露。析析振條風。蹀足循廣除。瞬目矖曾穹。雲漢有靈匹。彌年闕相從。遐川阻暱愛。修渚曠清容。弄杼不成藻。聳轡騖前蹤。昔離秋已兩。今聚夕無雙。傾河易回斡。款情難久悰。沃若靈駕旋。寂寥雲幄空。留情顧華寢。遙心逐奔龍。沉吟為爾感。情深意彌重。

喜雨詩

朱明振炎氣。溽暑扇溫飆。羨彼明月輝。離畢經中宵。思此相郊雲。既雨盈崇朝。上天愍憔悴。商羊自吟謠。

詠冬詩

七宿乘運曜。三星與時滅。履霜冰彌堅。積寒風愈切。繁雲起重陰。回飆流輕雪。園林粲斐皓。庭除秀皎潔。墀瑣有凝污。逵衢無通轍。

泛湖歸出樓中望月詩

日落泛澄瀛。星羅游輕橈。憩榭面曲汜。臨流對回潮。輟策共駢筵。並坐相招要。哀鴻鳴沙渚。悲猿響山椒。亭亭映江月。{風劉}{風劉}出谷飆。斐斐氣羃岫。泫泫露盈條。近矚祛幽蘊。遠視蕩諠囂。晤言不知罷。從夕至清朝。

讀書詩

賁園奚足慕。下帷故宜遵。山成由一簣。崇積始微塵。虞軒雖眇莽。顏隰亦何人。

夜集歎乖詩

詩人詠踟躕。騷者歌離別。誠哉曩日歡。展矣今夕切。吾生赴遙命。質明即行轍。在貧故宜言。贈子保溫惠。曷用書諸紳。久要亮有誓。

與孔曲阿別詩

淒淒乘蘭秋。言餞千里舟。塗屆雲陽邑。邑宰有昔游。行人雖念路。為爾暫淹留。

詠螺蚌詩

輕羽不高翔。自用弦綱羅。織鱗惑芳餌。故為釣所加。螺蚌非有心。沉跡在泥沙。文無雕飾用。味非鼎俎和。

離合詩二首



放棹遵遙塗。方與情人別。嘯歌亦何言。肅爾凌霜節。



夫人皆薄離。二友獨懷古。思篤子衿詩。山川何足苦。

夜集作離合詩

四坐宴嘉賓。一客自遠臻。九言何所戒。十善故宜遵。



有客被褐前。投心自詢寫。自言擅聲名。不謝嬴甘賈。臧否同消滅。誰能窮薪火。酈生無文章。西施整妖冶。胡為空耿介。悲哉君志珼 。



夕坐苦多慮。行歌踐閨中。房櫳引傾月。步簷結春風。

詩二首



掛鞍長林側。飲馬修川湄。



淒淒留子言。眷眷浮客心。

三日詩

弱柳蔭修衢。


雪賦

  歲將暮,時既昏。寒風積,愁雲繁。梁王不悅,游於兔園。乃置旨酒,命賓友。召鄒生,延枚叟。相如未至,居客之右。俄而未霰零,密雪下。王乃歌北風於衛詩,詠南山於周雅。授簡於司馬大夫,曰:「抽子秘思,騁子妍辭,俟色揣稱,為寡人賦之。」
  相如於是避席而起,逡巡而揖。曰:臣聞雪宮建於東國,雪山峙於西城。岐昌發詠於來思,姬滿申歌於黃竹。曹風以麻衣比色,楚謠以幽蘭儷曲。盈尺則呈瑞於豐年,袤丈則表於陰德。雪之時義遠矣哉!請言其始。
  若乃玄律窮,嚴氣升。焦溪涸,湯谷凝。火井滅,溫泉冰。沸潭無湧,炎風不興。北戶扉,裸壤垂。於是河海生雲,朔漠飛沙。連氛累靄,日韜霞。霰淅瀝而先集,雪粉糅而遂多。
  其為狀也,散漫交錯,氛氳蕭索。藹藹浮浮,弈弈。聯翩飛灑,徘徊委積。始緣甍而冒棟,終開簾而入隙。初便娟於廡,未縈盈於惟席。既因方而為圭,亦遇圓而成璧。眄則萬頃同縞,瞻山則千巖俱白。於是台如重璧,逵似連璐。庭列瑤階,林挺瓊樹,皓鶴奪鮮,白失素,紈袖冶,玉顏掩。
  若乃積素未方,白日朝鮮,爛兮若燭龍,銜耀照山。爾其流滴垂冰,緣承隅。粲兮若馮夷,剖蚌列明珠。至夫繽紛繁騖之貌,皓繳之儀。回散縈積之勢,飛聚凝曜之奇,固展轉而無窮,嗟難得而備知。
  若乃申娛玩之無已,夜幽靜而多懷。風觸楹而轉響,月承幌而通暉。酌湘吳之醇酎,御狐貉之兼衣。對庭之雙舞,瞻雲雁之孤飛。踐霜雪之交積,憐枝葉之相違。馳遙思於千里,願接手而同歸。鄒陽聞之,懣然心服。有懷妍唱,敬接末曲。於是乃作而賦積雪之歌。
  歌曰縮:攜佳人兮披重幄,援綺衾兮坐芳褥。燎熏兮炳明燭,酌桂酒兮揚清曲。又續寫而為白雪之歌。歌曰:曲既揚兮酒既陳,朱顏兮思自親。願低帷以暱枕,念解而褫紳。怨年歲之易暮,傷後會之無因。君寧見階上之白雪,豈解耀於陽春。歌卒。王乃尋繹吟玩,撫覽扼腕。顧謂枚叔,起而為亂。
  亂曰:白羽雖白,質以輕兮,白天雖白,空守貞兮。未若茲雪,因時興滅。玄陰凝不昧其潔,太陽耀不固其節。節豈我名,節豈我貞。憑雲升降,從風飄零。值物賦象,任地班形。素因遇立,污隨染成。縱心皓然,何慮何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