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水晶殿·藏珠閣·詩詞片玉(卷十四)
漢無名氏:古詩十九首;司馬相如:鳳求凰;卓文君:白頭吟;烏孫公主:悲秋歌;班婕妤:怨歌行; 蔡文姬:悲憤詩;甄氏:塘上行;曹植詩集;曹植:洛神賦



漢無名氏作:古詩十九首
古詩十九首
漢無名氏

之一
  
行行重行行,與君生別離。相去萬餘裡,各在天一涯。
道路阻且長,會面安可知。胡馬依北風,越鳥巢南枝。
相去日已遠,衣帶日已緩。浮雲蔽白日,遊子不顧返。
思君令人老,歲月忽已晚。棄捐勿復道,努力加餐飯。
  
之二
  
青青河畔草,鬱鬱園中柳。盈盈樓上女,皎皎當窗牖。
娥娥紅粉妝,纖纖出素手。昔為娼家女,今為蕩子夫。
蕩子行不歸,空床難獨守。
  
之三
  
青青陵上柏,磊磊澗中石。人生天地間,忽如遠行客。
鬥酒相娛樂,聊厚不為薄。驅車策駑馬,遊戲宛與洛。
洛中何鬱鬱,冠帶自相索。長衢羅夾巷,王侯多第宅。
兩宮遙相望,雙闕百餘尺。極宴娛心意,慼慼何所迫?
  
之四
  
今日良宴會,歡樂難具陳。彈箏奮逸響,新聲妙入神。
令德唱高言,識曲聽其真。齊心同所願,含意俱未申。
人生寄一世,奄忽若飆塵。何不策高足,先據要路津。
無為守貧賤,坎軻長苦辛。
  
之五
  
西北有高樓,上與浮雲齊。交疏結綺窗,阿閣三重階。
上有絃歌聲,音響一何悲!誰能為此曲,無乃杞梁妻。
清商隨風發,中曲正徘徊。一彈再三歎,慷慨有餘哀。
不惜歌者苦,但傷知音稀。願為雙鴻鵠,奮翅起高飛。
   
之六
  
涉江采芙蓉,蘭澤多芳草。采之欲遺誰,所思在遠道。
還顧望舊鄉,長路漫浩浩。同心而離居,憂傷以終老。
   
之七
  
明月皎夜光,促織鳴東壁。玉衡指孟冬,眾星何歷歷。
白露沾野草,時節忽復易。秋蟬鳴樹間,玄鳥逝安適。
昔我同門友,高舉振六翮。不念攜手好,棄我如遺跡。
南箕北有鬥,牽牛不負軛。良無盤石固,虛名復何益?
  
之八
  
冉冉狐生竹,結根泰山阿。與君為新婚,兔絲附女蘿。
兔絲生有時,夫婦會有宜。千里遠結婚,悠悠隔山陂。
思君令人老,軒車來何遲!傷彼蕙蘭花,含英揚光輝。
過時而不採,將隨秋草萎。君亮執高節,賤妾亦何為!
  
之九
  
庭中有奇樹,綠葉發華滋。攀條折其榮,將以遺所思。
馨香盈懷袖,路遠莫致之。此物何足貴,但感別經時。
   
之十
  
迢迢牽牛星,皎皎河漢女。纖纖擢素手,札札弄機杼。
終日不成章,泣涕零如雨。河漢清且淺,相去復幾許。
盈盈一水間,脈脈不得語。
    
之十一
  
回車駕言邁,悠悠涉長道。四顧何茫茫,東風搖百草。
所遇無故物,焉得不速老。盛衰各有時,立身苦不早。
人生非金石,豈能長壽考?奄忽隨物化,榮名以為寶。
  
之十二
  
東城高且長,逶迤自相屬。回風動地起,秋草萋已綠。
四時更變化,歲暮一何速!晨風懷苦心,蟋蟀傷侷促。
蕩滌放情志,何為自結束!燕趙多佳人,美者顏如玉。
被服羅裳衣,當戶理清曲。音響一何悲!弦急知柱促。
馳情整巾帶,沉吟聊躑躅。思為雙飛燕,啣泥巢君屋。
  
之十三
  
驅車上東門,遙望郭北墓。白楊何蕭蕭,松柏夾廣路。
下有陳死人,杳杳即長暮。潛寐黃泉下,千載永不寤。
浩浩陰陽移,年命如朝露。人生忽如寄,壽無金石固。
萬歲更相送,賢聖莫能度。服食求神仙,多為藥所誤。
不如飲美酒,被服紈與素。
  
之十四
  
去者日以疏,生者日已親。出郭門直視,但見丘與墳。
古墓犁為田,松柏摧為薪。白楊多悲風,蕭蕭愁殺人!
思還故里閭,欲歸道無因。
  
之十五
  
生年不滿百,常懷千歲憂。晝短苦夜長,何不秉燭游!
為樂當及時,何能待來茲?愚者愛惜費,但為後世嗤。
仙人王子喬,難可與等期。
  
之十六
  
凜凜歲雲暮,螻蛄夕鳴悲。涼風率已厲,遊子寒無衣。
錦衾遺洛浦,同袍與我違。獨宿累長夜,夢想見容輝。
良人惟古歡,枉駕惠前綏。願得常巧笑,攜手同車歸。
既來不須臾,又不處重闈。亮無晨風翼,焉能凌風飛?
眄睞以適意,引領遙相〔目希〕。徒倚懷感傷,垂涕沾雙扉。
  
之十七
  
孟冬寒氣至,北風何慘慄。愁多知夜長,仰觀眾星列。
三五明月滿,四五蟾兔缺。客從遠方來,遺我一書札。
上言長相思,下言久離別。一心抱區區,懼君不識察。
  
之十八
  
客從遠方來,遺我一端綺。相去萬餘裡,故人心尚爾。
文彩雙鴛鴦,裁為合歡被。著以長相思,緣以結不解。
以膠投漆中,誰能別離此?
  
之十九
  
明月何皎皎,照我羅床緯。憂愁不能寐,攬衣起徘徊。
客行雖雲樂,不如早旋歸。出戶獨彷徨,愁思當告誰!
引領還入房,淚下沾裳衣。
     

司馬相如:鳳求凰;卓文君:白頭吟
琴歌二首
司馬相如

鳳兮鳳兮歸故鄉,遨遊四海求其皇。
時未遇兮無所將,何悟今兮升斯堂!
有艷淑女在閨房,室邇人遐毒我腸。
何緣交頸為鴛鴦,胡頡頏兮共翱翔!

皇兮皇兮從我棲,得托孳尾永為妃。
交情通意心和諧,中夜相從知者誰?
雙翼俱起翻高飛,無感我思使余悲。

白頭吟
卓文君

皚皚山上雪,皎若雲間月。聞君有兩意,故來相決絕。
今日鬥酒會,明日溝水頭。躞碟御溝上,溝水東西流。
淒淒復淒淒,嫁娶不須啼。願得一心人,白頭不想離。
作竿何裊裊,魚尾何徙徙,男兒重志氣,何用錢刀為。

烏孫公主:悲秋歌;班婕妤:怨歌行
悲秋歌
烏孫公主

吾家嫁我兮天一方,遠托異國兮烏孫王。
穹廬為室兮氈為牆,以肉為食兮酪為漿。
居常土思兮心內傷,願為黃鵠兮歸故鄉。


怨歌行
班婕妤

新裂齊紈素,鮮潔如霜雪。裁為合歡扇,團團似明月。 
出入君懷袖,動搖微風發。常恐秋節至,涼飆奪炎熱。 
棄捐篋笥中,恩情中道絕。


[蔡文姬]悲憤詩
悲憤詩
蔡文姬

漢季失權時,董卓亂天常,志欲圖篡弒,先害諸賢良。逼迫遷舊邦,擁主以自強。
海內興義師,欲共討不詳。卓眾來東下,金甲耀日光。平土人脆弱,來兵皆胡羌。
獵野圍城邑,所向悉破亡。斬截無孑遺,屍骸相撐拒。馬邊懸男頭,馬後載婦女。
長驅西入關,迥路險且阻。不顧邈冥冥,肝脾為腐爛。所略有萬計,不得令囤聚。
或有骨肉俱,欲言不敢語。失意幾微間,輒言斃降虜,要當以亭刃,我曹不活汝。
豈敢惜性命,不堪其詈罵。或便加棰杖,毒痛參並下。旦則號泣行,夜則悲吟坐,
欲死不能得,欲生無一可。彼蒼者何辜,乃遭此厄禍。邊荒與華異,人俗少義理。
處所多霜雪,胡風春夏起,翩翩吹我衣,肅肅入我耳。感時念父母,哀歎無終已。
有客從外來,聞之常歡喜。迎問其消息,輒復非鄉里。邂逅繳時願,骨肉來迎己。
己得自解免,當復棄兒子。天屬綴人心,念別無會期。存亡永乖隔,不忍與之辭。
兒前抱我頸,問母欲何之,人言母當去,豈復有還時,阿母常仁惻,今何更不慈,
我尚未成人,奈何不顧思。見此崩五內,恍惚生狂癡。號泣手撫摩,當發復回疑。
兼有同時輩,相送告離別。慕我獨得歸,哀叫聲摧裂。馬為立踟躕,車為不轉轍。
觀著皆噓欷,行路亦嗚咽。去去割情戀,遄征日遐邁。悠悠三千里,何時復交會。
念我出腹子,胸臆為摧敗。既至家人盡,又復無中外。城郭為山林,庭宇生荊艾。
白骨不知誰,從橫莫覆蓋。出門無人聲,豺狼號且吠。煢煢對孤景,怛吒糜肝肺。
登高遠眺望,魂神忽飛逝。奄若壽命盡,旁人相寬大。為復強視息,雖生何聊賴。
托命於新人,竭心自勖歷。流離成鄙賤,常恐復捐廢。人生幾何時,懷憂終年歲。 


[甄氏]塘上行
塘上行 
--相傳此詩是甄氏臨終時所作。

蒲生我池中,其葉何離離。 傍能行仁義,莫若妾自知。 
眾口鑠黃金,使君生別離。 念君去我時,獨愁常苦悲。 
想見君顏色,感結傷心脾。 念君常苦悲,夜夜不能寐。 
莫以豪賢故,棄捐素所愛? 莫以魚肉賤,棄捐蔥與薤? 
莫以麻枲賤,棄捐菅與蒯? 出亦復何苦,入亦復何愁。 
邊地多悲風,樹木何修修! 從君致獨樂,延年壽千秋。

(一作魏武帝曹操詞)

曹植詩集
浮萍篇 
 
浮萍寄清水。隨風東西流。結髮辭嚴親。來為君子仇。
恪勤在朝夕。無端獲罪尤。在昔蒙恩惠。和樂如瑟琴。
何意今摧頹。曠若商與參。茱萸自有芳。不若桂與蘭。
新人雖可愛。無若故所歡。行雲有返期。君恩儻中還。
慊慊仰天歎。愁心將何愬。日月不恆處。人生忽若寓。
悲風來入懷。淚下如垂露。發篋造裳衣。裁縫紈與素。 


名都篇 
 
名都多妖女。京洛出少年。寶劍直千金。被服麗且鮮。
鬥雞東郊道。走馬長楸間。馳騁未能半。雙兔過我前。
攬弓捷鳴鏑。長驅上南山。左挽因右發。一縱兩禽連。
余巧未及展。仰手接飛鳥。觀者咸稱善。眾工歸我妍。
歸來宴平樂。美酒斗十千。膾鯉臇胎蝦。寒鱉炙熊蹯。
鳴儔嘯匹侶。列坐竟長筵。連翩擊鞠壤。巧捷惟萬端。
白日西南馳。光景不可攀。雲散還城邑。清晨復來還。 

美女篇 
 
美女妖且閒。採桑歧路間。柔條紛冉冉。落葉何翩翩。
攘袖見素手。皓腕約金環。頭上金爵釵。腰佩翠琅玕。
明珠交玉體。珊瑚間木難。羅衣何飄颻。輕裾隨風還。
顧盻遺光采。長嘯氣若蘭。行徒用息駕。休者以忘餐。
借問女安居。乃在城南端。青樓臨大路。高門結重關。
容華耀朝日。誰不希令顏。媒氏何所營。玉帛不時安。
佳人慕高義。求賢良獨難。眾人徒嗷嗷。安知彼所觀。
盛年處房室。中夜起長歎。 

白馬篇 
 
白馬飾金羈。連翩西北馳。借問誰家子。幽并遊俠兒。
少小去鄉邑。揚聲沙漠垂。宿昔秉良弓。楛矢何參差。
控弦破左的。右發摧月支。仰手接飛猱。俯身散馬蹄。
狡捷過猴猿。勇剽若豹螭。邊城多警急。胡虜數遷移。
羽檄從北來。厲馬登高堤。長驅蹈匈奴。左顧陵鮮卑。
棄身鋒刃端。性命安可懷。父母且不顧。何言子與妻。
名編壯士籍。不得中顧私。捐軀赴國難。視死忽如歸。

五游詠 
 
九州不足步。願得凌雲翔。逍遙八紘外。遊目歷遐荒。
披我丹霞衣。襲我素霓裳。華蓋芬晻藹。六龍仰天驤。
曜靈未移景。倏忽造昊蒼。閶闔啟丹扉。雙闕曜朱光。
徘徊文昌殿。登陟太微堂。上帝休西欞。群後集東廂。
帶我瓊瑤佩。漱我沆瀣漿。踟躕玩靈芝。徙倚弄華芳。
王子奉仙藥。羨門進奇方。服食享遐紀。延壽保無疆。 

遠遊篇 
 
遠遊臨四海。俯仰觀洪波。大魚若曲陵。承浪相經過。
靈鰲戴方丈。神岳儼嵯峨。仙人翔其隅。玉女戲其阿。
瓊蕊可療饑。仰首吸朝霞。崑崙本吾宅。中州非我家。
將歸謁東父。一舉超流沙。鼓翼舞時風。長嘯激清歌。
金石固易敝。日月同光華。齊年與天地。萬乘安足多。 

仙人篇 
 
仙人攬六著。對博太山隅。湘娥拊琴瑟。秦女吹笙竽。
玉樽盈桂酒。河伯獻神魚。四海一何局。九州安所知。
韓終與王喬。要我於天衢。萬里不足步。輕舉凌太虛。
飛騰踰景雲。高風吹我軀。回駕觀紫薇。與帝合靈符。
閶闔正嵯峨。雙闕萬丈餘。玉樹扶道生。白虎夾門樞。
驅風游四海。東過王母廬。俯觀五嶽閒。人生如寄居。
潛光養羽翼。進趨且徐徐。不見軒轅氏。乘龍出鼎湖。
徘徊九天上。與爾長相須。 

盤石篇 
 
盤盤山巔石。飄颻澗底蓬。我本太山人。何為客淮東。
蒹葭彌斥土。林木無分重。岸巖若崩缺。湖水何洶洶。
蚌蛤被濱涯。光彩如錦虹。高彼凌雲霄。浮氣象螭龍。
鯨脊若丘陵。須若山上松。呼吸吞船欐。澎濞戲中鴻。
方舟尋高價。珍寶麗以通。一舉必千里。乘颸舉帆幢。
經危履險阻。未知命所鍾。常恐沉黃壚。下與黿鱉同。
南極蒼梧野。游眄窮九江。中夜指參辰。欲師當定從。
仰天長太息。思想懷故邦。乘桴何所志。吁嗟我孔公。 

驅車篇 
 
驅車撣駑馬。東到奉高城。神哉彼泰山。五嶽專其名。
隆高貫雲霓。嵯峨出太清。周流二六候。間置十二亭。
上有湧醴泉。玉石揚華英。東北望吳野。西眺觀日精。
魂神所繫屬。逝者感斯征。王者以歸天。效厥元功成。
歷代無不遵。禮記有品程。探策或長短。唯德享利貞。
封者七十帝。軒皇元獨靈。餐霞漱沆瀣。毛羽被身形。
發舉蹈虛廓。逕庭升窈冥。同壽東父年。曠代永長生。 

種葛篇 
 
種葛南山下。葛藟自成陰。與君初婚時。結髮恩義深。
歡愛在枕席。宿昔同衣衾。竊慕棠棣篇。好樂和瑟琴。
行年將晚暮。佳人懷異心。恩紀曠不接。我情遂抑沉。
出門當何顧。徘徊步北林。下有交頸獸。仰有雙棲禽。
攀枝長歎息。淚下沾羅襟。良馬知我悲。延頸對我吟。
昔為同池魚。今為商與參。往古皆歡遇。我獨困於今。
棄置委天命。悠悠安可任。 

妾薄命行 
 
攜玉手。喜同車。北上雲閣飛除。釣台蹇產清虛。
池塘觀沼可娛。仰泛龍舟綠波。俯擢神草枝柯。想彼宓妃洛河。
退詠漢女湘娥。日既逝矣西藏。更會蘭室洞房。華鐙步障舒光。
皎若日出扶桑。促樽合坐行觴。主人起舞娑盤。能者穴觸別端。
騰觚飛爵闌干。同量等色齊顏。任意交屬所歡。朱顏發外形蘭。
袖隨禮容極情。妙舞僊僊體輕。裳解履遺絕纓。俛仰笑喧無呈。
覽持佳人玉顏。齊舉金爵翠盤手形羅袖良難。腕弱不勝珠環。
坐者歎息舒顏。御巾裛粉君傍。中有霍納都梁。雞舌五味雜香。
進者何人齊姜。恩重愛深難忘。召延親好宴私。但歌杯來何遲。
客賦既醉言歸。主人稱露未晞。 


桂之樹行 
 
桂之樹。桂之樹。桂生一何麗佳。揚朱華而翠葉。流芳布天涯。
上有棲鸞。下有盤螭。桂之樹。得道之真人鹹來會講仙。
教爾服食日精。要道甚省不煩。淡泊無為自然。乘蹻萬里之外。
去留隨意所欲存。高高上際於眾外。下下乃窮極地天。 

朔風詩五首 

一 
仰彼朔風。用懷魏都。願騁代馬。倏忽北徂。凱風永至。思彼蠻方。願隨越鳥。翻飛南翔。 

二 
四氣代謝。懸景運周。別如俯仰。脫若三秋。昔我初遷。朱華未晞。今我旋止。素雪雲飛。 

三 
俯降千仞。仰登天阻。風飄蓬飛。載離寒暑。千仞易陟。天阻可越。昔我同袍。今永乖別。 

四 
子好芳草。豈忘爾貽。繁華將茂。秋霜悴之。君不垂眷。豈雲其誠。秋蘭可喻。桂樹冬榮。 

五 
絃歌蕩思。誰與銷憂。臨川慕思。何為泛舟。豈無和樂。游非我鄰。誰忘泛舟。愧無榜人。 


雜詩七首 

一 

高台多悲風。朝日照北林。之子在萬里。江湖迥且深。
方舟安可極。離思故難任。孤鴈飛南遊。過庭長哀吟。
翹思慕遠人。願欲托遺音。形影忽不見。翩翩傷我心。 

二 

轉蓬離本根。飄颻隨長風。何意回飆舉。吹我入雲中。
高高上無極。天路安可窮。類此遊客子。捐軀遠從戎。
毛褐不掩形。薇藿常不充。去去莫復道。沉憂令人老。 

三 
 
西北有織婦。綺縞何繽紛。明晨秉機杼。日昃不成文。
太息終長夜。悲嘯入青雲。妾身守空閨。良人行從軍。
自期三年歸。今已歷九春。飛鳥遶樹翔。噭噭鳴索群。
願為南流景。馳光見我君。 

四 
 
南國有佳人。容華若桃李。朝游江北岸。夕宿瀟湘沚。
時俗薄朱顏。誰為髮皓齒。俛仰歲將暮。榮曜難久恃。 

五 
 
僕夫早嚴駕。吾將遠行遊。遠遊欲何之。吳國為我仇。
將騁萬里塗。東路安足由。江介多悲風。淮泗馳急流。
願欲一輕濟。惜哉無方舟。閒居非吾志。甘心赴國憂。 

六 
 
飛觀百餘尺。臨牖御欞軒。遠望周千里。朝夕見平原。
烈士多悲心。小人偷自閒。國讎亮不塞。甘心思喪元。
拊劍西南望。思欲赴太山。弦急悲聲發。聆我慷慨言。 

七 
 
攬衣出中閨。逍遙步兩楹。閒房何寂寞。綠草被階庭。
空室自生風。百鳥翩南征。春思安可忘。憂戚與我并。
佳人在遠遁。妾身單且煢。歡會難再遇。芝蘭不重榮。
人皆棄舊愛。君豈若平生。寄松為女蘿。依水如浮萍。
繼身奉衿帶。朝夕不墮傾。倘終顧盻恩。永副我中情。 


雜詩 
 
悠悠遠行客。去家千餘里。出亦無所之。入亦無所止。
浮雲翳日光。悲風動地起。 

雜詩 
 
美玉生盤石。寶劍出龍淵。帝王臨朝服。秉此威百蠻。
歷刀不見貴。雜糅刀刃間。 

七哀詩 
 
明月照高樓。流光正徘徊。上有愁思婦。悲歎有餘哀。
借問歎者誰。言是宕子妻。君行踰十年。孤妾常獨棲。
君若清路塵。妾若濁水泥。浮沉各異勢。會合何時諧。
願為西南風。長逝入君懷。君懷良不開。賤妾當何依。 

怨詩行 
 
明月照高樓。流光正徘徊。上有愁思婦。悲歎有餘哀。
借問歎者誰。自雲宕子妻。夫行踰十載。賤妾常獨棲。
念君過於渴。思君劇於饑。君作高山柏。妾為濁水泥。
北風行蕭蕭。烈烈入吾耳。心中念故人。淚墮不能止。
浮沈各異路。會合當何諧。願作東北風。吹我入君懷。
君懷常不開。賤妾當何依。恩情中道絕。流止任東西。
我欲竟此曲。此曲悲且長。今日樂相樂。別後莫相忘。 

情詩 
 
微陰翳陽景。清風飄我衣。游魚潛綠水。翔鳥薄天飛。
眇眇客行士。遙役不得歸。始出嚴霜結。今來白露晞。
遊子歎黍離。處者歌式微。慷慨對嘉賓。淒愴內傷悲。 

喜雨詩 
 
天覆何彌廣。苞育此群生。棄之必憔悴。惠之則滋榮。
慶雲從北來。郁述西南征。時雨中夜降。長雷周我庭。
嘉種盈膏壤。登秋畢有成。 

詩 
 
雙鶴俱遨遊。相失東海傍。雄飛竄北朔。雌驚赴南湘。
棄我交頸歡。離別各異方。不惜萬里道。但恐天網張。 

七步詩 
 
煮豆持作羹。漉豉以為汁。萁在釜下然。豆在釜中泣。
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曹植]洛神賦
洛神賦

曹植

  黃初三年,余朝京師,還濟洛川。古人有言,斯水之神,名曰宓妃。感宋玉
對楚王神女之事,遂作斯賦。其辭曰: 
  余從京域,言歸東藩。背伊闕,越轘轅,經通谷,陵景山。日既西傾,車殆
馬煩。爾乃稅駕乎蘅皋,秣駟乎芝田,容與乎陽林,流眄乎洛川。於是精移神駭,
忽焉思散。俯則末察,仰以殊觀,睹一麗人,於巖之畔。乃援御者而告之曰:「
爾有覿於彼者乎?彼何人斯?若此之艷也!」御者對曰:「臣聞河洛之神,名曰
宓妃。然則君王所見,無乃日乎?其狀若何?臣願聞之。」

    余告之曰:「其形也,翩若驚鴻,婉若游龍。榮曜秋菊,華茂春松。彷彿兮
若輕雲之蔽月,飄飄兮若流風之回雪。遠而望之,皎若太陽升朝霞;迫而察之,
灼若芙蕖出淥波。襛纖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約素。延頸秀項,皓質
呈露。芳澤無加,鉛華弗御。雲髻峨峨,修眉聯娟。丹唇外朗,皓齒內鮮,明眸
善睞,靨輔承權。瑰姿艷逸,儀靜體閒。柔情綽態,媚於語言。奇服曠世,骨像
應圖。披羅衣之璀粲兮,珥瑤碧之華琚。戴金翠之首飾,綴明珠以耀軀。踐遠遊
之文履,曳霧綃之輕裾。微幽蘭之芳藹兮,步踟躕於山隅。

    於是忽焉縱體,以遨以嬉。左倚采旄,右蔭桂旗。壤皓腕於神滸 兮,采湍瀨
之玄芝。餘情悅其淑美兮,心振蕩而不怡。無良媒以接歡兮,托微波而通辭。願
誠素之先達兮,解玉珮以要之。嗟佳人之信修,羌習禮而明詩。抗瓊〔王弟〕以
和予兮,指 潛淵而為期。執眷眷之款實兮,懼斯靈之我欺。感交甫之棄言兮,悵
猶豫而狐疑。收和顏而 靜志兮,申禮防以自持。 

    於是洛靈感焉,徙倚彷徨,神光離合,乍陰乍陽。竦輕軀以鶴立, 若將飛而
未翔。踐椒塗之郁烈,步蘅薄而流芳。超長吟以永慕兮,聲哀厲而彌長。 

    爾乃眾靈雜遢,命儔嘯侶,或戲清流,或翔神渚,或采明珠,或拾翠羽。從南
湘之二妃,攜漢濱之 游女。歎匏瓜之無匹兮,詠牽牛之獨處。揚輕褂之猗靡兮,翳
修袖以延佇。休迅飛鳧,飄忽若神,陵波微步,羅襪生塵。動無常則,若危若安。
進止難期,若往 若還。轉眄流精,光潤玉顏。含辭未吐,氣若幽蘭。華容婀娜,令
我忘餐。 

    於是屏翳收風,川後靜波。馮夷鳴鼓,女媧清歌。騰文魚以警乘,鳴玉鸞以偕逝。
六龍儼其齊首,載雲車之 容裔,鯨鯢踴而夾轂,水禽翔而為衛。 

    於是越北沚。過南岡,紆素領,回清陽,動朱 唇以徐言,陳交接之大綱。恨人
神之道殊兮,怨盛年之莫當。抗羅袂以掩涕兮,淚流襟之浪 浪。悼良會之永絕兮。哀
一逝而異鄉。無微情以效愛兮,獻江南之明。雖潛處於太 陽,長寄心於君王。忽不悟
其所捨,悵神宵而蔽光。 

    於是背下陵高,足往神留,遺情想像, 顧望懷愁。冀靈體之復形,御輕舟而上溯。
浮長川而忘返,思綿綿督。夜耿耿而不寐,沾繁 霜而至曙。命僕夫而就駕,吾將歸乎
東路。攬騑轡以抗策,悵盤桓而不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