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水晶殿·藏珠閣·詩詞片玉(卷十三)
上官婉兒:彩書怨、流杯池、評沈全期、宋之問詩; 長孫皇后:春遊曲;武則天:臘日宣詔幸上苑、如意娘;徐妃:進太宗、賦得北方有佳人; 江采蘋 :謝賜珍珠、樓東賦;李季蘭詩集;晁采:寄文茂、子夜歌十八首等;步非煙 :寄趙象詩四首; 姚月華:楚妃怨等;張立本女詩; 薛媛:寫真寄夫;慎氏 :感夫詩;黃崇嘏:下獄貢詩、辭蜀相妻女詩



上官婉兒:彩書怨、游長寧公主流杯池二十五首、評沈全期、宋之問昆明池詩 [彩書怨]上官昭容 葉下洞庭初,思君萬里餘。露濃香被冷,月落錦屏虛。 欲奏江南曲,貪封薊北書。書中無別意,惟悵久離居。 [奉和聖制立春日侍宴內殿出翦綵花應制]上官昭容 密葉因裁吐,新花逐翦舒。攀條雖不謬,摘蕊詎知虛。 春至由來發,秋還未肯疏。借問桃將李,相亂欲何如。 [游長寧公主流杯池二十五首]上官昭容 逐仙賞,展幽情,逾昆閬,邁蓬瀛。 游魯館,陟秦台。污山壁,愧瓊瑰。 古檀欒竹影,飆f2松聲。不煩歌吹,自足娛情。 仰循茅宇,俯眄喬枝。煙霞問訊,風月相知。 枝條鬱鬱,文質彬彬。山林作伴,松桂為鄰。 清波洶湧,碧樹冥蒙。莫怪留步,因攀桂叢。 莫論圓嶠,休說方壺。何如魯館,即是仙都。 玉環騰遠創,金埒荷殊榮。弗玩珠璣飾,仍留仁智情。 鑿山便作室,憑樹即為楹。公輸與班爾,從此遂韜聲。 登山一長望,正遇九春初。結駟填街術,閭閻滿邑居。 斗雪梅先吐,驚風柳未舒。直愁斜日落,不畏酒尊虛。 霽曉氣清和,披襟賞薜蘿。玳瑁凝春色,琉璃漾水波。 跂石聊長嘯,攀松乍短歌。除非物外者,誰就此經過。 暫爾遊山第,淹留惜未歸。霞窗明月滿,澗戶白雲飛。 書引籐為架,人將薜作衣。此真攀玩所,臨睨賞光輝。 放曠出煙雲,蕭條自不群。漱流清意府,隱幾避囂氛。 石畫妝苔色,風梭織水文。山室何為貴,唯餘蘭桂熏。 策杖臨霞岫,危步下霜蹊。志逐深山靜,途隨曲澗迷。 漸覺心神逸,俄看雲霧低。莫怪人題樹,只為賞幽棲。 攀籐招逸客,偃桂協幽情。水中看樹影,風裡聽松聲。 攜琴侍叔夜,負局訪安期。不應題石壁,為記賞山時。 泉石多仙趣,巖壑寫奇形。欲知堪悅耳,唯聽水泠泠。 巖壑恣登臨,瑩目復怡心。風篁類長笛,流水當鳴琴。 懶步天台路,惟登地肺山。幽巖仙桂滿,今日恣情攀。 暫游仁智所,蕭然松桂情。寄言棲遁客,勿復訪蓬瀛。 瀑溜晴疑雨,叢篁晝似昏。山中真可玩,暫請報王孫。 傍池聊試筆,倚石旋題詩。豫彈山水調,終擬從鍾期。 橫鋪豹皮褥,側帶鹿胎巾。借問何為者,山中有逸人。 沁水田園先自多,齊城樓觀更無過。 倩語張騫莫辛苦,人今從此識天河。 參差碧岫聳蓮花,潺湲綠水瑩金沙。 何須遠訪三山路,人今已到九仙家。 憑高瞰險足怡心,菌閣桃源不暇尋。 餘雪依林成玉樹,殘霙點岫即瑤岑。 [上官婉兒評沈全期、宋之問昆明池詩] 至景龍三年,正月晦日,中宗欲游幸昆明池,大宴朝臣。這昆明池,乃是漢武帝所開鑿。 當初漢武帝好大喜功,欲征伐昆明國,因其國有滇池,方三百里,極為險要。故特鑿此昆明 池,以習水戰。此地闊大洪壯,池中有樓台亭閣,以備登臨。當下中宗欲來游幸宴集,先兩 日前,傳諭朝臣,是日各獻即事五言排律一篇,選取其中佳者,為新翻御制由。於是朝臣都 爭華競勝的去做詩了。韋後對中宗道:「外庭諸臣,自負高才,不信我宮中嬪御,有才勝於 男子者。依妾愚見,明日將這眾臣所作之詩,命上官昭容當殿評閱,使他們知宮庭中有才女 子,以後應製作詩,僅不敢不竭盡心思矣。」中宗大喜道:「此言正合吾意。」上官婉兒啟 奏道:「臣妾以宮婢而評品朝臣之詩,安得他們心眼。」中宗笑道:「只要你評品得公道確 當,不怕他們不心眼。」途傳旨於昆明池畔,另設帳殿一座。帳殿之間,高結綵樓,聽候上 官昭容登樓間詩。   此旨一下,眾朝臣紛紛竊議:也有不樂的,以為褻瀆朝臣。也有喜歡的,以為風流韻事。 到那巴中宗與韋後及太平公主、安樂公主、長寧公主、上官昭容等,俱至昆明池遊玩。大排 筵宴,諸臣畢集朝拜畢,賜宴於池畔。帝后與公主輩,就帳殿中飲宴。酒行既罷,諸臣各獻 上詩篇。中宗傳諭道:「卿等雖俱美才,然所作之詩,豈無高下。朕一時未暇披覽,昭容上 官氏,才冠後宮,朕思卿等才子之詩,當使才女間之,可作千秋佳話,卿等勿以為褻也。」 諸臣頓首稱謝。中宗命諸臣俱於帳殿綵樓之前,左邊站立,其詩不中選者,逐一立向右邊去。 少頃,只見上官婉兒,頭戴鳳冠,身穿繡服,飄輕裙,曳長袖,恍如仙子臨凡。先向中宗與 韋後謝了恩,內侍宮女們簇擁著上綵樓,臨樓檻而坐。樓前掛起一面朱書的大牌來,上寫道:   昭容上官氏奉詔評詩,只選其中最佳者一篇,進呈御覽;不中選者,即發下樓,付還本官。   檻前供設書案,排列文房四寶,內侍將眾官詩篇呈遞案上。婉兒舉筆評閱。眾官都仰望著 樓上。須臾之間,只見那些不中選的詩,紛紛的飄下樓來。每一紙落下,眾人爭先搶看。見了 自己名字,即便取來袖了,默默無言的立過右邊去。只有沈全期、宋之問二人,憑他落紙如 飛,只是立著不動,更不去拾來看。他自信其詩,與眾不同,必然中選。不一時,眾詩盡皆飄 落,果然只有沈宋二人之詩,不見落下。沈全期私語宋之問道:「奉旨史選一篇;這二詩之 中,畢竟還要去其一。我二人向來才名相埒,莫分優劣,只看今日選中那一個的詩,便以此定 高下,以後匆得爭強。」宋之問點頭笑諾。良外,只看又飄飄的落下一紙,眾人競取而觀之, 卻是沈全期的詩。其詩云:     法駕乘春轉,神池像漢回。     雙星遺舊石,孤月隱殘灰。     戰蟻逢時去,恩魚望幸來。     山花緹綺繞,堤柳帳城開。     思逸橫汾唱,歌流宴鎬杯。     微臣彤朽質,差睹豫章才。   詩後有評語云:   玩沈、宋二詩,工力悉敵。但沈詩落句辭氣已竭,宋作猶陡然健舉,故去此取彼。   眾人方聚觀間,婉兒已下樓覆命,將宋之間的詩呈上。中宗與韋後及諸公主傳觀,都稱讚 好詩,並稱讚婉兒之才。中宗即召諸臣至御前,將宋之間的詩,傳與觀看。其詩云:     春豫靈池會,滄波帳殿開。     舟凌石鯨動,搓拂鬥牛回。     節晦囗全落,春遲柳暗催。     像溟看浴景,燒劫辨沉灰。     鎬飲周文樂,汾歌漢武才。     不愁明月盡,自有夜珠來。   原來漢武帝當初鑿此昆明池之時,池中掘出黑灰數萬斛,不知是何灰,乃召東方朔問之。東 方朔道:「此須待西域梵教中人來問之便曉。」後來西方有人號竺法蘭者,入中國,因以此灰示 之,間是何灰。竺法蘭道:「世界終盡,劫火洞燒,此乃劫燒之餘灰也。東方朔固已知之矣,何 待吾言耶!」又池中有台,名豫章台,台下刻石為鯨魚,每至雷雨,石魚鳴吼震動。旁有二石人, 傳聞是星隕石,因而刻成人像。有此許多奇跡,故二詩中都言及之。當下眾官,見了宋之間的詩, 無不稱羨;沈全期也自謂不及。中宗並索全期之詩來看,又看了婉兒的評語,因笑道:「昭 容之評詩,二卿以為何如?」二人奏言評間允當。中宗又問:「眾田之詩,多被批落了心服否?」 眾官俱奏道:「果是高才卓識,即沈宋二人,尚且服其公明,何況臣等。」中宗大悅,當日飲宴 極歡而罷。自此沈全期每遜讓宋之問一分,不敢復與爭名。正是:     漫說詩才推沈宋,還憑女史定高低。 (註:節選自褚人獲《隋唐演義》)

長孫皇后:春遊曲;武則天:臘日宣詔幸上苑、如意娘;徐妃:進太宗、賦得北方有佳人

【春遊曲】長孫皇后

上苑桃花朝日明,蘭閨艷妾動春情。
井上新桃偷面色,簷邊嫩柳學身輕。
花中來去看舞蝶,樹上長短聽啼鶯。
林下何須遠借問,出眾風流舊有名。

【臘日宣詔幸上苑】武則天

明朝游上苑,火急報春知。花須連夜發,莫待曉風吹。

【如意娘】武則天

看朱成碧思紛紛,憔悴支離為憶君。不信比來長下淚,開箱驗取石榴裙。

【進太宗】徐賢妃

朝來臨鏡台,妝罷暫裴回。千金始一笑,一召詎能來。

【賦得北方有佳人】徐賢妃

由來稱獨立,本自號傾城。柳葉眉間發,桃花臉上生。
腕搖金釧響,步轉玉環鳴。纖腰宜寶襪,紅衫艷織成。
懸知一顧重,別覺舞腰輕。

江妃采蘋 :謝賜珍珠、樓東賦

【謝賜珍珠】江妃 

桂葉雙眉久不描,殘妝和淚污紅綃。

長門盡日無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


【樓東賦】江妃 

    玉鑒塵生,鳳奩香珍。懶蟬鬢之巧梳,閉縷衣之輕練。苦寂寞於蔥宮,
但注思乎蘭殿;信標梅之盡落,隔長門而不見。況乃花心颺恨,柳眼弄愁。

暖風習習,春鳥瞅瞅。樓上黃昏兮,聽鳳吹而回首,碧雲日暮兮,對素月

而凝眸。溫泉不到,憶拾翠之舊事;閒庭深閉,嗟青鳥之信修。緬夫太液

清波,水光蕩浮;笠歌賞宴,陪從宸修。奏舞鸞之妙曲,乘畫(益鳥)之仙
舟。君情繾綣,深敘綢緞。誓山海而常在,似日月而靡休。何期嫉色庸庸,
妒心沖沖,奪我之愛幸,斥我乎幽宮。思舊歡而不得,相夢著乎朦朧。度
花朝與月夕,慵獨對乎春風。欲相如之奏賦,奈世才之不工。屬愁吟之未
竟,已響動乎疏鐘。空長歎而掩袂,步躊躇乎樓東。



李季蘭詩集

李季蘭,名冶,唐吳興女道士。《唐才子傳》評她「美姿容,神情蕭散」。

【感興】李冶

朝雲暮雨兩相隨,去雁來人有歸期;
玉枕只知常下淚,銀燈空照不眠時。
仰看明月翻含情,俯盼流波欲寄詞;
卻憶初聞鳳樓曲,教人寂寞復相思。

【薔薇花】李冶

翠融紅綻渾無力,斜倚欄乾似詫人。
深處最宜香惹蝶,摘時兼恐焰燒春。
當空巧結玲瓏帳,著地能鋪錦繡裀。
最好凌晨和露看,碧紗窗外一枝新。

【柳】李冶

最愛纖纖曲水濱,夕陽移影過青蘋。
東風又染一年綠,楚客更傷千里春。
低葉已藏依岸棹,高枝應閉上樓人。
舞腰漸重煙光老,散作飛綿惹翠裀。

【相思怨】李冶 

人道海水深,不抵相思半;海水尚有涯,相思渺無畔。

攜琴上高樓,樓虛月華滿;彈著相思曲,弦腸一時斷。


[湖上臥病喜陸羽至]李季蘭


昔去繁霜月,今來苦霧時;相逢仍臥病,欲語淚先垂。

強勸陶家酒,還吟謝客詩;偶然成一醉,此外更何之?

【寄校書七兄(一作送韓校書)】李冶 

無事烏程縣,蹉跎歲月餘。不知芸閣吏,寂寞竟何如。 
遠水浮仙棹,寒星伴使車。因過大雷岸,莫忘八行書。


【寄朱放(一作昉)】李冶 

望水試登山,山高湖又闊。相思無曉夕,相望經年月。 
鬱鬱山木榮,綿綿野花發。別後無限情,相逢一時說。


【送韓揆之江西(一作送閻伯鈞往江州)】李冶 

相看指楊柳,別恨轉依依。萬里江西水,孤舟何處歸。 
湓城潮不到,夏口信應稀。唯有衡陽雁,年年來去飛。



【道意寄崔侍郎】李冶 

莫漫戀浮名,應須薄宦情。百年齊旦暮,前事盡虛盈。 
愁鬢行看白,童顏學未成。無過天竺國,依止古先生。


【送閻二十六赴剡縣】李冶 

流水閶門外,孤舟日復西。離情遍芳草,無處不萋萋。 
妾夢經吳苑,君行到剡溪。歸來重相訪,莫學阮郎迷。


【得閻伯鈞書】李冶 

情來對鏡懶梳頭,暮雨蕭蕭庭樹秋。

莫怪闌干垂玉箸,只緣惆悵對銀鉤。



【結素魚貽友人】李冶 

尺素如殘雪,結為雙鯉魚。欲知心裡事,看取腹中書。



【偶居】李冶 

心遠浮雲知不還,心雲並在有無間。

狂風何事相搖蕩,吹向南山復北山。



【明月夜留別】李冶 

離人無語月無聲,明月有光人有情。

別後相思人似月,雲間水上到層城。



【春閨怨】李冶 

百尺井欄上,數株桃已紅。念君遼海北,拋妾宋家東。




晁采:寄文茂、子夜歌十八首等

【寄文茂】晁采 

花箋制葉寄郎邊,的的尋魚為妾傳。

並蒂已看靈鵲報,倩郎早覓買花船。


【秋日再寄】晁采 

珍簟生涼夜漏餘,夢中恍惚覺來初。魂離不得空成病, 
面見無由浪寄書。窗外江村鐘響絕,枕邊梧葉雨聲疏。 
此時最是思君處,腸斷寒猿定不如。


【春日送夫之長安】晁采 

思君遠別妾心愁,踏翠江邊送畫舟。

欲待相看遲此別,只憂紅日向西流。


【雨中憶夫】晁采 

窗前細雨日啾啾,妾在閨中獨自愁。

何事玉郎久離別,忘憂總對豈忘憂。


春風送雨過窗東,忽憶良人在客中。

安得妾身今似雨,也隨風去與郎同。


【子夜歌十八首】晁采 

儂既剪雲鬟,郎亦分絲發。覓向無人處,綰作同心結。


夜夜不成寐,擁被啼終夕。郎不信儂時,但看枕上跡。


何時得成匹,離恨不復牽。金針刺菡萏,夜夜得見蓮。


相逢逐涼候,黃花忽復香。顰眉臘月露,愁殺未成霜。


明窗弄玉指,指甲如水晶。剪之特寄郎,聊當攜手行。


寄語閨中娘,顏色不常好。含笑對棘實,歡娛須是棗。


良會終有時,勸郎莫得怒。姜櫱畏春蠶,要綿須辛苦。


醉夢幸逢郎,無奈烏啞啞。中山如有酒,敢借千金價。


信使無虛日,玉醞寄盈觥。一年一日雨,底事太多晴。


繡房擬會郎,四窗日離離。手自施屏障,恐有女伴窺。


相思百餘日,相見苦無期。褰裳摘藕花,要蓮敢恨池。


金盆盥素手,焚香誦普門。來生何所願,與郎為一身。


花池多芳水,玉杯挹贈郎。避人藏袖裡,濕卻素羅裳。


感郎金針贈,欲報物俱輕。一雙連素縷,與郎聊定情。


寒風響枯木,通夕不得臥。早起遣問郎,昨宵何以過。


得郎日嗣音,令人不可睹。熊膽磨作墨,書來字字苦。


輕巾手自制,顏色爛含桃。先懷儂袖裡,然後約郎腰。


儂贈綠絲衣,郎遺玉鉤子。即欲系儂心,儂思著郎體。



步非煙 :寄趙象詩四首

【答趙子(一作寄詩答趙象)】步非煙 

綠慘雙蛾不自持,只緣幽恨在新詩。

郎心應似琴心怨,脈脈春情更泥誰。


【又答趙象獨坐(一作寄贈蟬錦香囊)】步非煙 

無力嚴妝倚繡櫳,暗題蟬錦思難窮。

近來贏得傷春病,柳弱花欹怯曉風。


【寄懷】步非煙 

畫簷春燕須同宿,蘭浦雙鴛肯獨飛。

長恨桃源諸女伴,等閒花裡送郎歸。


【答趙象】步非煙 

相思只恨難相見,相見還愁卻別君。

願得化為松上鶴,一雙飛去入行雲。



姚月華:楚妃怨等

【制履贈楊達】姚月華 

金刀剪紫絨,與郎作輕履。願化雙仙鳧,飛來入閨裡。


【有期不至】姚月華 

銀燭清尊久延佇,出門入門天欲曙。

月落星稀竟不來,煙柳朧朣鵲飛去。


【怨詩寄楊達】姚月華 

春水悠悠春草綠,對此思君淚相續。

羞將離恨向東風,理盡秦箏不成曲。


與君形影分吳越,玉枕經年對離別。

登台北望煙雨深,回身泣向寥天月。


【楚妃怨【姚月華 

梧桐葉下黃金井,橫架轆轤牽素綆。

美人初起天未明,手拂銀瓶秋水冷。



張立本女詩; 薛媛:寫真寄夫;慎氏 :感夫詩

【詩】張立本女 

危冠廣袖楚宮妝,獨步閒庭逐夜涼。 
自把玉簪敲砌竹,清歌一曲月如霜。 

【寫真寄夫】薛媛

欲下丹青筆,先拈寶鏡寒。已經顏索寞,漸覺鬢凋殘。 
淚眼描將易,愁腸寫出難。恐君渾忘卻,時展畫圖看。 

【感夫詩(一作與夫訣,一作留別)】慎氏 
當時心事已相關,雨散雲飛一餉間。 
便是孤帆從此去,不堪重上望夫山。 


劉采春:囉嗊曲六首

【囉嗊曲六首】劉采春 

不喜秦淮水,生憎江上船。載兒夫婿去,經歲又經年。


借問東園柳,枯來得幾年。自無枝葉分,莫恐太陽偏。


莫作商人婦,金釵當卜錢。朝朝江口望,錯認幾人船。


那年離別日,只道住桐廬。桐廬人不見,今得廣州書。


昨日勝今日,今年老去年。黃河清有日,白髮黑無緣。


昨日北風寒,牽船浦裡安。潮來打纜斷,搖櫓始知難。



黃崇嘏:下獄貢詩、辭蜀相妻女詩

黃崇嘏,臨邛人。因事下獄,貢詩蜀相周庠。庠薦攝司戶參軍,政事明敏。庠愛其才,欲

妻以女。嘏作詩辭婚,庠得詩大驚,問之,乃黃使君女也。

據如今搬演《春桃記》傳奇,人稱「女狀元」。


【下獄貢詩】黃崇嘏 

偶辭幽隱在臨邛,行止堅貞比澗松。

何事政清如水鏡,絆他野鶴在深籠。



【辭蜀相妻女詩】黃崇嘏 

一辭拾翠碧江湄,貧守蓬茅但賦詩。

自服藍衫居郡掾,永拋鸞鏡畫蛾眉。

立身卓爾青松操,挺志鏗然白璧姿。 
幕府若容為坦腹,願天速變作男兒。


薛蘭英、薛蕙英:蘇台竹枝詩

聯芳樓記

吳郡富室有姓薛者,至正初居於閶門外,以鬻米為業。有二女,長蘭英,次蕙英,皆聰明秀麗,
能賦詩。久遂於宅後建一樓以處,名曰「蘭蕙聯芳樓」。適承天寺僧,善水墨,寫蘭意,乃以粉灰
四壁,邀請繪畫於上。登之者,藹然,如入春風之室。二女日夕其間,吟詠不輟,有詩數百首,號
曰「聯芳集」,好事者往往傳誦。時會稽楊鐵崖制西湖《竹枝曲》,和者百餘家,鏤版書肆。二女

見之笑曰:「西湖有《竹枝曲》,東吳獨無《竹枝曲》乎?」乃效其體,作《蘇台竹枝詩》十章,
曰: 

姑蘇台上月團團,姑蘇台下水潺潺。月落西邊有時出,水流東去幾時還?

館娃宮中麋鹿游,西施去泛五湖舟。香魂玉骨歸何處,不及真娘葬虎丘。


虎丘山上塔層層,靜夜分明見佛燈。約伴燒香寺中去,自將釵釧施山僧。


門泊東吳萬里船,烏啼月落水如煙。寒山寺裡鐘聲早,漁火江風惱客眠。


洞庭余柑三寸黃,笠澤銀魚一尺長。東南佳味人知少,玉食無由進上方。


荻芽抽筍楝花開,不見河豚石首來。早起腥風滿城市,郎從海口販鮮回。


楊柳青青楊柳黃,青黃變色過年光。妾似柳絲易憔悴,郎如柳絮太顛狂。


翡翠雙飛不待呼,鴛鴦並宿幾曾孤。生憎寶帶橋頭水,半人吳江半太湖。


一緺鳳髻綠如雲,八字牙梳白似銀,斜倚朱門翹首立,往來多少斷腸人?


百尺高樓倚碧天,欄杆曲曲畫屏連。儂家自有蘇台曲,不去西湖唱採蓮。


鐵崖見其稿,手題二詩於後曰:

錦江只見薛濤箋,吳郡今傳蘭惠篇。文采風流知有日,連珠合璧照華筵。

難弟難兄並有名,英英端不讓瓊瓊。好將筆底春風句,譜作瑤箏弦上聲。


自是名播遐邇,鹹以為。班姬、蔡女復出,易安、淑真而下不足論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