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水晶殿·藏珠閣·詩詞片玉(卷九)·歷代水晶詩詞



歷代水晶詩詞(一) 水晶,古代又名水精。 韋應物【詠水精】 映物隨顏色,含空無表裡。持來向明月,的皪愁成水。 王建【水精】 映水色不別,向月光還度。傾在荷葉中,有時看是露。 徐鉉【以端溪硯酬張員外水精珠兼和來篇】 請以端溪潤,酬君水玉明。方圓雖異器,功用信俱呈。 自得山川秀,能分日月精。巾箱各珍重,所貴在交情。 皎然【水精數珠歌】 西方真人為行密,臂上記珠皎如日。 佛名無著心亦空,珠去珠來體常一。 誰道佛身千萬身,重重只向心中出。 曹松【水精念珠】 等量紅縷貫晶熒,盡道勻圓別未勝。 鑿斷玉潭盈尺水,琢成金地兩條冰。 輪時只恐星侵佛,掛處常疑露滴僧。 幾度夜深尋不著,琉璃為殿月為燈。 嚴維【奉試水精環】 王室符長慶,環中得水精。任圓循不極,見素質仍貞。 信是天然瑞,非因樸斫成。無瑕勝玉美,至潔過冰清。 未肯齊珉價,寧同雜佩聲。能銜任黃雀,亦欲應時明。 羅維【水精環】 王室符長慶,環中得水精。任圓循不極,見素質仍貞。 信是天然瑞,非因樸斫成。無瑕勝玉美,至潔過冰清。 未肯齊珉價,寧同雜佩聲。能銜任黃雀,亦欲應時明。 歐陽詹【智達上人水精念珠歌】 水已清,清中不易當其精。精華極,何宜更復加磨拭。 良工磨拭成貫珠,泓澄洞澈看如無。星輝月耀莫之逾,駭雞照乘徒稱殊。 上人念佛泛貞諦,一佛一珠以為計。既指其珠當佛身,亦欲珠明佛像智。 咨董母,訪朱公。得之玓瓅群奇中,龍龕鷲嶺長隨躬。 朝自守持纖掌透,夜來月照紅絛空。窮川極陸難為寶,孰說硨磲將瑪瑙。 連連寒溜下陰軒,熒熒泫露垂秋草。 皎晶晶,彰煌煌,陸離電烻紛不常,凌眸暈目生光芒。 我來借問修行術,數日慇勤美茲物。上人視日授微言,心靜如斯即諸佛。

歷代水晶詩詞(二)

褚載【句】 鹿胎冠子水晶簪,長嘯欹眠紫桂陰。(《送道士》) 李白【玉階怨】 玉階生白露,夜久侵羅襪。卻下水晶簾,玲瓏望秋月。 晁采 【子夜歌十八首】 明窗弄玉指,指甲如水晶。剪之特寄郎,聊當攜手行。 郭震【蓮花】 臉膩香薰似有情,世間何物比輕盈。湘妃雨後來池看,碧玉盤中弄水晶。 王昌齡【甘泉歌】 乘輿執玉已登壇,細草沾衣春殿寒。昨夜雲生拜初月,萬年甘露水晶盤。 常建【題法院】 勝景門閒對遠山,竹深松老半含煙。皓月殿中三度磬,水晶宮裡一僧禪。 李白【白胡桃】 紅羅袖裡分明見,白玉盤中看卻無。疑是老僧休念誦,腕前推下水晶珠。 元稹【離思五首(一本並前首作六首)】 山泉散漫繞階流,萬樹桃花映小樓。閒讀道書慵未起,水晶簾下看梳頭。 楊漢公【明月樓】 吳興城闕水雲中,畫舫青簾處處通。溪上玉樓樓上月,清光合作水晶宮。 於鄴【白櫻桃】 王母階前種幾株,水晶簾內看如無。只應漢武金盤上,瀉得珊珊白露珠。 和凝【宮詞百首】 金盆初曉洗纖纖,銀鴨香焦特地添。出戶忽看春雪下,六宮齊卷水晶簾。 馬逢【宮詞二首(一作顧況詩)】 金吾持戟護軒簷,天樂傳教萬姓瞻。樓上美人相倚看,紅妝透出水晶簾。 馬逢【宮詞二首(一作顧況詩)】 玉樓天半起笙歌,風送宮人笑語和。月影殿開聞曉漏,水晶簾卷近秋河。 薛濤 【十離詩·珠離掌】 皎潔圓明內外通,清光似照水晶宮。只緣一點玷相穢,不得終宵在掌中。 嵩岳諸仙【嫁女詩】 水晶帳開銀燭明,風搖珠珮連雲清。休勻紅粉飾花態,早駕雙鸞朝玉京。 曲龍山仙【玩月詩】 曲龍橋頂玩瀛洲,凡骨空陪汗漫遊。不假丹梯躡霄漢,水晶盤冷桂花秋。 綦毋潛【茅山洞口】 華陽仙洞口,半嶺拂雲看。窈窕穿苔壁,差池對石壇。 方隨地脈轉,稍覺水晶寒。未果變金骨,歸來茲路難。 毛文錫【月宮春】 水晶宮裡桂花開,神仙探幾回。紅芳金蕊繡重台, 低傾瑪瑙杯。 玉兔銀蟾爭守護,姮娥奼女戲相偎。遙聽鈞天九奏, 玉皇親看來。 李白【題東谿公幽居】 杜陵賢人清且廉,東谿卜築歲將淹。宅近青山同謝脁,門垂碧柳似陶潛。 好鳥迎春歌後院,飛花送酒舞前簷。客到但知留一醉,盤中只有水晶鹽。 劉禹錫【劉駙馬水亭避暑】 千竿竹翠數蓮紅,水閣虛涼玉簟空。琥珀盞紅疑漏酒,水晶簾瑩更通風。 賜冰滿碗沉朱實,法饌盈盤覆碧籠。盡日逍遙避煩暑,再三珍重主人翁。 邵楚萇【題馬侍中燧木香亭】 春日遲遲木香閣,窈窕佳人褰繡幕。淋漓玉露滴紫蕤,綿蠻黃鳥窺朱萼。 橫漢碧雲歌處斷,滿地花鈿舞時落。樹影參差斜入簷,風動玲瓏水晶箔。 李商隱【碧城三首】 碧城十二曲闌干,犀辟塵埃玉辟寒。閬苑有書多附鶴,女床無樹不棲鸞。 星沈海底當窗見,雨過河源隔座看。若是曉珠明又定,一生長對水晶盤。 李商隱【天平公座中呈令狐令公時蔡京在坐京曾為僧徒故有第五句 罷執霓旌上醮壇,慢妝嬌樹水晶盤。更深欲訴蛾眉斂,衣薄臨醒玉艷寒。 白足禪僧思敗道,青袍御史擬休官。雖然同是將軍客,不敢公然子細看。 章碣【對月】 殘霞卷盡出東溟,萬古難消一片冰。公子踏開香徑蘚,美人吹滅畫堂燈。 瓊輪正輾丹霄去,銀箭休催皓露凝。別有洞天三十六,水晶台殿冷層層。 韓偓【洞庭玩月】 洞庭湖上清秋月,月皎湖寬萬頃霜。玉碗深沈潭底白,金盃細碎浪頭光。 寒驚烏鵲離巢噪,冷射蛟螭換窟藏。更憶瑤台逢此夜,水晶宮殿挹瓊漿。 貫休【山居詩二十四首】 支公放鶴情相似,范泰論交趣不同。有念盡為煩惱相,無私方稱水晶宮。 香焚薝卜諸峰曉,珠掐金剛萬境空。若買山資言不及,恆河沙劫用無窮。 李白【連理枝】 雪蓋宮樓閉,羅幕昏金翠。斗壓闌干,香心澹薄, 梅梢輕倚。噴寶猊香燼、麝煙濃,馥紅綃翠被。 淺畫雲垂帔,點滴昭陽淚。咫尺宸居,君恩斷絕, 似遙千里。望水晶簾外、竹枝寒,守羊車未至。 沈佺期<【古歌】 落葉流風向玉台,夜寒秋思洞房開。水晶簾外金波下,雲母窗前銀漢回。 玉階陰陰苔蘚色,君王履綦難再得。璇閨窈窕秋夜長,繡戶徘徊明月光。 燕姬彩帳芙蓉色,秦女金爐蘭麝香。北斗七星橫夜半,清歌一曲斷君腸。 楊巨源【和汴州令狐相公白菊】 兔園春欲盡,別有一叢芳。直似窮陰雪,全輕向曉霜。 凝暉侵桂魄,晶彩奪螢光。素萼迎風舞,銀房泫露香。 水晶簾不隔,雲母扇韜鋩。紈袖呈瑤瑟,冰容啟玉堂。 今來碧油下,知自白雲鄉。留此非吾土,須移鳳沼傍。 崔顥【盧姬篇】 盧姬少小魏王家,綠鬢紅唇桃李花。魏王綺樓十二重,水晶簾箔繡芙蓉。 白玉欄干金作柱,樓上朝朝學歌舞。前堂後堂羅袖人,南窗北窗花發春。 翠幌珠簾斗絲管,一彈一奏雲欲斷。君王日晚下朝歸,鳴環珮玉生光輝。 人生今日得嬌貴,誰道盧姬身細微。

歷代水晶詩詞(三)

歐陽修 浪淘沙 五嶺麥秋殘。荔子初丹。絳紗囊裡水晶丸。可惜天教生處遠,不近長安。 往事憶開元。妃子偏憐。一從魂散馬嵬關。只有紅塵無驛使,滿眼驪山。 趙以夫 探春慢 屑璐飄寒,鏤金獻巧,妝成水晶亭榭。飛絮悠揚,散花零亂,絕勝翠嬌紅冶。 粉艷嘻嘻道,盡飛上、使君鬚也。多情莫笑衰翁,舊時梁苑聲價。 窗外小梅羞澀,倩羯鼓尊前,慢敲輕打。鯨海停波,鶴譙賓月,贏得殘年清暇。 心事知誰會,但夢繞、越王城下。白玉青絲,且同醉吟春夜。 趙以夫 揚州慢 粱苑吟新,高陽飲散,玉容寂寞妝樓。故人應念我,折贈水晶球。 不須倩、東風說與,吹簫雲路,解佩江流。似天涯、邂逅相逢,低問東州。 為花更醉,細挼香、酒面酥浮。記橋月同看,簾風共笑,仙枕曾游。 無奈乍晴還雨,江天暮、飛絮悠悠。莫先教偷取,春歸滿地清愁。 趙以夫 水調歌*水調 競渡楚鄉事,誇勝錦纏頭。湖光淥淨,轉勝雪浪舞潛虯。 剛道琉璃寶苑,移作水晶珠闕,鰲頂出中流。一釣驚天地,能動此心不。 活千年,封萬戶,等虛舟。渺然身世,煙水浩蕩一沙鷗。 聽得長淮風景,喚起離騷往恨,杜若滿汀洲。相對老榕下,五月已先秋。 趙以夫 荔枝香近*荔枝香 翡翠叢中,萬點星球小。怪得鼻觀香清,涼館熏風透。冰盤快剝輕紅,滑凝水晶皺。 風姿,姑射仙人正年少。紅塵一騎,曾博妃子笑。休比葡萄,也盡壓江瑤倒。 詩情放逸,更判瓊漿和月酹。細度冰霜新調。 高觀國 思佳客 白玉樓台知幾重。夜來望斷廣寒宮。一分乍闕嬋娟影,二八尤宜冰雪容。 雲鬢露,玉釵風。水晶簾幕正玲瓏。慇勤再為天香醉,可惜清光付曉鐘。 夏元鼎 沁園春 太極才分,鴻濛鑿破,雲收霧開。見曦魂蟾魄,升沈晝夜,光含萬象,機應丹台。 火裡栽蓮,水中捉月,兩個人人暗去來。鵲橋畔,任傳神送氣,巽戶轟雷。微哉。 火候休猜。無師授徒勞顏閔材。問從頭下手,收因結果,爭魂奪命,何處胚胎。 小法旁門,幸勤一世,謾道修真不惹埃。爭如我,水晶宮裡,獨步瓊階。 夏元鼎 滿庭芳 久視長生,登仙大道,思量無甚神通。正心誠意,儒釋道俱同。 雖是無為清淨,依然要、八面玲瓏。朝朝見,日烏月兔,造化運西東。 黃婆能匹配,天機玄妙,朔會相逢。正三旬一遇,消息無窮。 不待存心想腎,非關是、打坐談空。君知否,靈明寶藏,收在水晶宮。 劉述 家山好 掛冠歸去舊煙蘿。閒身健,養天和。功名富貴非由我,莫貪他。這歧路、足風波。 水晶宮裡家山好,物外勝游多。晴溪短棹,時時醉唱裡稜羅。天公奈我何。 劉敞 踏莎行 蠟炬高高,龍煙細細。玉樓十二門初閉。疏簾不卷水晶寒,小屏半掩琉璃翠。 桃葉新聲,榴花美味。南山賓客東山妓。利名不肯放人閒,忙中偷取工夫醉。 王觀 浪淘沙 素手水晶盤。壘起仙丸。紅綃剪碎卻成團。逗得安排金粟遍,何似雞冠。 味勝玉漿寒。只被宜酸。莫將荔子一般看。色淡香消僝僽損,才到長安。 蘇軾 江神子*江城子 黃昏猶是雨纖纖。曉開簾。欲平簷。江闊天低,無處認青簾。孤坐凍吟誰伴我,揩病目,拈衰髯。 使君留客醉厭厭。水晶鹽。為誰甜。手把梅花,東望憶陶潛。雪似故人人似雪,雖可愛,有人嫌。 蘇軾 浣溪沙 料峭東風翠幕驚。雲何不飲對公榮。水晶盤瑩玉鱗赬。 花影莫孤三夜月,朱顏未稱五年兄。翰林子墨主人卿。 蘇軾 木蘭花令 經旬未識東君信。一夕薰風來解慍。紅綃衣薄麥秋寒,綠綺韻低梅雨潤。 瓜頭綠染山光嫩。弄色金桃新傅粉。日高慵卷水晶簾,猶帶春醪紅玉困。 蘇軾 念奴嬌 憑高眺遠,見長空萬里,雲無留跡。桂魄飛來光射處,冷浸一天秋碧。 玉宇瓊樓,乘鸞來去,人在清涼國。江山如畫,望中煙樹歷歷。 我醉拍手狂歌,舉杯邀月,對影成三客。起舞徘徊風露下,今夕不知何夕。 便欲乘風,翻然歸去,何用騎鵬翼。水晶宮裡,一聲吹斷橫笛。< 李之儀 水龍吟 晚來輕拂,游雲盡卷,霽色寒相射。銀潢半掩,秋毫欲數,分明不夜。 玉琯傳聲,羽衣催舞,此歡難借。凜清輝,但覺圓光照影,冰壺瑩、真無價。 聞道水晶宮殿,蕙爐薰、珠簾高掛。瓊枝半倚,瑤觴更勸,鶯嬌燕奼。 目斷魂飛,翠縈紅繞,空吟小砑。想歸來醉裡,鸞篦鳳朵,倩何人卸。 李之儀 鷓鴣天 避暑佳人不著妝。水晶冠子薄羅裳。摩綿撲粉飛瓊屑,濾蜜調冰結絳霜。 隨定我,小蘭堂。金盆盛水繞牙床。時時浸手心頭熨,受盡無人知處涼。 葛勝仲 江城子 浮家重過水晶宮。五年中。事何窮。無恙山溪,鬟影落青銅。 欲向舊遊尋舊事,雲散彩,水流東。 苔花向我似情鐘。舞霜風。雪濛濛。應怪史君,顏鬢便衰翁。 賴是尋芳無素約,端不恨,綠陰重。 程大昌 水調歌頭 綠淨貫闤闠,夾岸是樓台。樓台分影倒臥,千丈郁崔嵬。 此是化人奇變,能使山巔水底,對出兩蓬萊。溪滸有仙觀,苕霅信佳哉。 水晶宮,誰著語,半嘲詼。世間那有,如許磊砢棟樑材。 每遇天容全碧,仍更蘋風不動,相與夜深來。飲子以明月,淨洗舊塵埃。 程大昌 好事近 綠鬢又紅顏,誰道年周甲子。兩婿**藍綬,那一兒何慮。 只今卜築水晶宮,歸安好名義。金紫珈笄偕老,備長生福貴。 程大昌 好事近 白屋到橫金,已是蟠桃結子。更向仕途貪戀,是癡人呆慮。 水晶宮裡飯蓴鱸,中菰第一義。留得鬢鬚遲白,是本來真貴。 趙磻老 浣溪沙 懶畫娥眉倦整冠。筍苞來點鏡中鬟。承恩容易報恩難。 鬒發未饒青箬笠,素鱗行簇水晶盤。流觴元自不相干。 晁補之 水龍吟 水晶宮繞千家,卞山倒影雙溪裡。白蘋洲渚,詩成春晚,當年此地。 行遍瑤台,弄英攜手,月嬋娟際。算多情小杜,風流未睹,空腸斷、枝間子。 一似君恩賜與,賀家湖、千峰凝翠。黃粱未熟,紅旌已遠,南柯舊事。 常恐重來,夜闌相對,也疑非是。向松陵回首,平蕪盡處,在青山外。 晁補之 惜分飛 消暑樓前雙溪市。盡住水晶宮裡。人共荷花麗。更無一點塵埃氣。 不會史君匆匆至。又作匆匆去計。誰解連紅袂。大家都把蘭舟系。 晁補之 洞仙歌 青煙冪處,碧海飛金鏡。永夜閒階臥桂影。 露涼時、零亂多少寒螿,神京遠,惟有藍橋路近。 水晶簾不下,雲母屏開,冷浸佳人淡脂粉。 待都將許多明,付與金尊,投曉共、流霞傾盡。 更攜取、胡床上南樓,看玉做人間,素鞦韆傾。 毛滂 驀山溪 梅花初謝,雪後寒微峭。誰送一城春,綺羅香、風光窈窕。 插花走馬,天近寶鞭寒,金波上,玉輪邊,不是紅塵道。 玻璃山畔,夜色無由到。深下水晶簾,擁嚴妝、鉛華相照。 珠樓緲緲,人月兩嬋娟,尊前月,月中人,相見年年好。 王安中 浣溪沙 宮纈慳裁翡翠輕。文犀松串水晶明。颭風新樣稱娉婷。 帶笑緩搖春筍細,障羞斜映遠山橫。玉肌無汗暗香清。 張繼先 雪夜漁舟 晚風歇。謾自棹扁舟,順流觀雪。山聳瑤峰,林森玉樹,高下盡無分別。 性情澄徹。更沒個、故人堪說。恍然身世,如居天上,水晶宮闕。 萬塵聲影絕。透塵空無外,水天相接。浩氣沖盈,真宮深厚,永夜不愁寒冽。 愧憐鄙劣。只解道、赴炎趨熱。停橈失笑,知心都付,野梅江月。 張繼先 望江南*憶江南 西源好,人在水晶宮。長願玉津名濯鼎,恰如龍井到天峰。的的好遺風。 清徹底,豈忤李唐隆。自浸巖前崖石潔,不籠天外嶺雲濃。澄徹瑩懷中。

歷代水晶詩詞(四)

無名氏【白雪歌】 皇穹何處飛瓊屑,散下人間作春雪。五花馬踏白雲衢,七香車碾瑤墀月。 蘇巖乳洞擁山家,澗籐古栗盤銀蛇。寒郊覆疊鋪柳絮,古磧爛熳吹蘆花。 流泉不下孤汀咽,斷臂老猿聲欲絕。鳥啄冰潭玉鏡開,風敲簷溜水晶折。 拂戶初疑粉蝶飛,看山又訝白鷗歸。孫康凍死讀書闈,火井不暖溫泉微。 貫休【蜀王入大慈寺聽講(天復三年作)】 玉節金珂響似雷,水晶宮殿步裴回。只緣支遁談經妙,所以許詢都講來。 帝釋鏡中遙仰止,魔軍殿上動崔巍。千重香擁龍鱗立,五種風生錦繡開。 寬似大溟生日月,秀如四岳出塵埃。一條紫氣隨高步,九色仙花落古台。 謝太傅須同八凱,姚梁公可並三台。登樓喜色禾將熟,望國誠明首不回。 駕馭英雄如赤子,雌黃賢哲貢瓊瑰。六條消息心常苦,一劍晶熒敵盡摧。 木鐸聲中天降福,景星光裡地無災。百千民擁聽經座,始見重天社稷才。 杜甫【雜曲歌辭·麗人行】 三月三日天氣新,長安水邊多麗人。態濃意遠淑且真,肌理細膩骨肉勻。 繡羅衣裳照暮春,蹙金孔雀銀麒麟。頭上何所有,翠微葉垂鬢唇。 背後何所見,珠壓腰衱穩稱身。就中雲幕椒房親,賜名大國虢與秦。 紫駝之峰出翠釜,水晶之盤行素鱗。犀箸厭飫久未下,鸞刀縷切空紛綸。 黃門飛鞚不動塵,御廚絲絡送八珍。簫鼓哀吟感鬼神,賓從雜遝實要津。 後來鞍馬何逡巡,當軒下馬入錦茵。楊花雪落覆白蘋,青鳥飛去銜紅巾。 炙手可熱勢絕倫,慎莫近前丞相嗔。 鍾離權【贈呂洞賓】 知君幸有英靈骨,所以教君心恍惚。含元殿上水晶宮,分明指出神仙窟。 大丈夫,遇真訣,須要執持心猛烈。五行匹配自刀圭,執取龜蛇顛倒訣。 三屍神,須打徹,進退天機明六甲。知此三要萬神歸,來駕火龍離九闕。 九九道至成真日,三界四府朝元節。氣翱翔兮神烜赫,蓬萊便是吾家宅。 群仙會飲天樂喧,雙童引入升玄客。道心不退故傳君,立誓約言親灑血。 逢人兮莫亂說,遇友兮不須訣。莫怪頻發此言辭,輕慢必有陰司折。 執手相別意如何,今日為君重作歌。說盡千般玄妙理,未必君心信也麼。 子後分明說與汝,保惜吾言上大羅。 李紳【悲善才】 穆王夜幸蓬池曲,金鑾殿開高秉燭。東頭弟子曹善才,琵琶請進新翻曲。 翠蛾列坐層城女,笙笛參差齊笑語。天顏靜聽朱絲彈,眾樂寂然無敢舉。 銜花金鳳當承撥,轉腕攏弦促揮抹,花翻鳳嘯天上來,裴回滿殿飛春雪。 抽弦度曲新聲發,金鈴玉珮相瑳切。流鶯子母飛上林,仙鶴雌雄唳明月。 此時奉詔侍金鑾,別殿承恩許召彈。三月曲江春草綠,九霄天樂下雲端。 紫髯供奉前屈膝,盡彈妙曲當春日。寒泉注射隴水開,胡雁翻飛向天沒。 日曛塵暗車馬散,為惜新聲有餘歎。明年冠劍閉橋山,萬里孤臣投海畔。 籠禽鎩翮尚還飛,白首生從五嶺歸。聞道善才成朽骨,空餘弟子奉音徽。 南譙寂寞三春晚,有客彈弦獨淒怨。靜聽深奏楚月光,憶昔初聞曲江宴。 心悲不覺淚闌干,更為調弦反覆彈。秋吹動搖神女佩,月珠敲擊水晶盤。 自憐淮海同泥滓,恨魄凝心未能死。惆悵追懷萬事空,雍門感慨徒為爾。 吳融 【個人三十韻】 裊裊復盈盈,何年墜玉京。見人還道姓,羞客不稱名。 故事諳金谷,新居近石城。臉橫秋水溢,眉拂遠山晴。 粉薄塗雲母,簪寒篸水晶。催來兩槳送,怕起五絲縈。 髻學盤桓綰,床依宛轉成。博山凝霧重,油壁隱車輕。 額點梅花樣,心通棘刺情。搔頭邀顧遇,約指到平生。 魚網徐徐襞,螺卮淺淺傾。芙蓉褥已展,豆蔻水休更。 趙女憐膠膩,丁娘愛燭明。炷香龍薦腦,辟魘虎輸精。 管咽參差韻,弦嘈倰登聲。花殘春寂寂,月落漏丁丁。 柳絮聯章敏,椒花屬思清。剪羅成彩字,銷蠟脫珠纓。 邂逅當投珮,艱難莫拊楹。熨來身熱定,舐得面痕平。 匣鏡金螭怒,簾旌繡獸獰。頸長堪鶴並,腰細任蜂爭。 滴淚泉饒竭,論心石未貞。必雙成鳳去,豈獨化蟬鳴。 書遠腸空斷,樓高膽易驚。數錢紅帶結,斗草蒨裙盛。 袂柳闌干小,侵波略彴橫。夜愁遙寄雁,曉夢半和鶯。 翼只思鶼比,根長羨藕並。可憐衣帶緩,休賦重行行。 崔顥 【邯鄲宮人怨】 邯鄲陌上三月春,暮行逢見一婦人。自言鄉里本燕趙,少小隨家西入秦。 母兄憐愛無儔侶,五歲名為阿嬌女。七歲豐茸好顏色,八歲黠惠能言語。 十三兄弟教詩書,十五青樓學歌舞。我家青樓臨道傍,紗窗綺幔暗聞香。 日暮笙歌君駐馬,春日妝梳妾斷腸。不用城南使君婿,本求三十侍中郎。 何知漢帝好容色,玉輦攜登歸建章。建章宮殿不知數,萬戶千門深且長。 百堵塗椒接青瑣,九華閣道連洞房。水晶簾箔雲母扇,琉璃窗牖玳瑁床。 歲歲年年奉歡宴,嬌貴榮華誰不羨。恩情莫比陳皇后,寵愛全勝趙飛燕。 瑤房侍寢世莫知,金屋更衣人不見。誰言一朝復一日,君王棄世市朝變。 宮車出葬茂陵田,賤妾獨留長信殿。一朝太子升至尊,宮中人事如掌翻。 同時侍女見讒毀,後來新人莫敢言。兄弟印綬皆被奪,昔年賞賜不復存。 一旦放歸舊鄉里,乘車垂淚還入門。父母愍我曾富貴,嫁與西捨金王孫。 念此翻覆復何道,百年盛衰誰能保。憶昨尚如春日花,悲今已作秋時草。 少年去去莫停鞭,人生萬事由上天。非我今日獨如此,古今歇薄皆共然。 吳融【綿竹山四十韻】 綿竹東西隅,千峰勢相屬。崚嶒壓東巴,連延羅古蜀。方者露圭角,尖者鑽箭簇。 引者蛾眉彎,斂者鳶肩縮。尾蟉青蛇盤,頸低玄兔伏。橫來突若奔,直上森如束。 歲在作噩年,銅梁搖蠆毒。相國京兆公,九命來作牧。戎提虎僕毛,專奉狼頭纛。 行府寄精廬,開窗對林麓。是時重陽後,天氣曠清肅。茲山昏曉開,一一在人目。 霜空正泬寥,濃翠霏撲撲。披海出珊瑚,貼天堆碧玉。俄然陰霾作,城郭才霢霂。 絕頂已凝雪,晃朗開紅旭。初疑崑崙下,夭矯龍銜燭。亦似蓬萊巔,金銀台疊蹙。 紫霞或旁映,綺段鋪繁褥。晚照忽斜籠,赤城差斷續。又如煮吳鹽,萬萬盆初熟。 又如濯楚練,千千匹未軸。又如水晶宮,蛟螭結川瀆。又如鐘乳洞,電雷開巖谷。 丹青畫不成,造化供難足。合有羽衣人,飄颻曳煙躅。合有五色禽,叫嘯含仙曲。 根雖限劍門,穴必通林屋。方諸滄海隔,欲去憂淪覆。群玉縹緲間,未可量往復。 何如當此境,終朝曠遐矚。往往草檄餘,吟哦思幽獨。早晚掃欃槍,笳鼓迎暢轂。 休飛霹靂車,罷系蝦蟆木。勒銘燕然山,萬代垂芬郁。然後恣逍遙,獨往群麋鹿。 不管安與危,不問榮與辱。但樂濠梁魚,豈怨鍾山鵠。紉蘭以圍腰,采芝將實腹。 石床須臥平,一任閒雲觸。 歐陽炯 【題景煥畫應天寺壁天王歌】 錦城東北黃金地,故跡何人興此寺。白眉長老重名公,曾識會稽山處士。 寺門左壁圖天王,威儀部從來何方。鬼神怪異滿壁走,當簷颯颯生秋光。 我聞天王分理四天下,水晶宮殿琉璃瓦。彩仗時驅狒裝,金鞭頻策騏驎馬。 毗沙大像何光輝,手擎巨塔凌雲飛。地神對出寶瓶子,天女倒披金縷衣。 唐朝說著名公畫,周昉毫端善圖寫。張僧繇是有神人,吳道子稱無敵者。 奇哉妙手傳孫公,能如此地留神蹤。斜窺小鬼怒雙目,直倚越狼高半胸。 寶冠動總生威容,趨蹌左右來傾恭。臂橫鷹爪尖纖利,腰纏虎皮斑剝紅。 飄飄但恐入雲中,步驟還疑歸海東。蟒蛇拖得渾身墮,精魅搦來雙眼空。 當時此藝實難有,鎮在寶坊稱不朽。東邊畫了空西邊,留與後人教敵手。 後人見者皆心驚,盡為名公不敢爭。誰知未滿三十載,或有異人來間生。 匡山處士名稱樸,頭骨高奇連五嶽。曾持象簡累為官,又有蛇珠常在握。 昔年長老遇奇蹤,今日門師識景公。興來便請泥高壁,亂搶筆頭如疾風。 逡巡隊仗何顛逸,散漫奇形皆湧出。交加器械滿虛空,兩面或然如鬥敵。 聖王怒色覽東西,劍刃一揮皆整齊。腕頭獅子咬金甲,腳底夜叉擊絡鞮。 馬頭壯健多筋節,烏觜彎環如屈鐵。遍身蛇虺亂縱橫,繞頷髑髏干孑裂。 眉粗眼豎發如錐,怪異令人不可知。科頭巨卒欲生鬼,半面女郎安小兒。 況聞此寺初興置,地脈沈沈當正氣。如何請得二山人,下筆鹹成千古事。 君不見明皇天寶年,畫龍致雨非偶然。包含萬象藏心裡,變現百般生眼前。 後來畫品列名賢,唯此二人堪比肩。人間是物皆求得,此樣欲於何處傳。 嘗憂壁底生雲霧,揭起寺門天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