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李白宮中行樂詞隨想


讀李白宮中行樂詞隨想

(一)

「笑出花間語,嬌來燭下歌。」
猜猜是誰寫的?
恁時閒翻全唐詩,看到這句,怦然一笑,有種奇怪的感覺:想好熟悉的語氣噢。
後來才想明白,那不是自己的風格。。。看鏡子一樣,
他居然也會這樣寫。。。

不是說寫得可跟他的比。別的人比我未必樂意,他麼,十分之一百分之一都是及不上的。
對其它的人的詩有覺得好或者不好,也有忽然間的感動。對青蓮呢除了仰慕,就
只是仰慕了。

太白說:「聖代復遠古,垂衣貴清真。」他不說求新,而說復古。然他卻開創了
一個亙古未有的局面,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二)

宮中行樂詞共八首。這組詩在李白的詩裡算中或中上吧。可能因應制的緣故,設色綺艷,
用語端麗。形式工矣,但自然風流的態度仍是於字裡行間隱現。

小小生金屋,盈盈在紫微。山花插寶髻,石竹繡羅衣。
每出深宮裡,常隨步輦歸。只愁歌舞散,化作彩雲飛。

首聯對的極精巧,且用典渾成。看了第二聯,典型的唐代仕女畫躍然紙上。
第三聯一轉,給整首詩添了時間和空間的深度。
末聯的隨意揮灑卻是妙想。開了後來多少詩人詞人這樣比喻的濫泱。其中寫的好的
如小晏的「當時明月在,曾照彩雲歸。」等。

若把這首作為一個評詩標準的話,能寫出第一聯的人功力不減溫韋。
而能想出此末聯的,非天地靈秀之氣所鍾之人何歟?


(三)

太白曰:「自從建安來,綺麗不足珍。」反對的應當是那種沒有層次感的一味琳琅滿目堆砌鋪陳吧。
其實,有幾個人寫得出真正的綺麗來。李的偶像(我的偶像的偶像^-^)不也寫過「余霞散成綺,澄江
靜似練」這樣的佳句嗎。太白的這組宮中行樂風格堪稱綺麗。當然,就他詩的整體風格,如

「妾發初覆額,折花門前劇。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
說清麗也許更切。

(不管哪一種,總歸是美就是了。)
順附唯美派的發言:詩無定法,好詩三標準

◇詩首先是美,美的才是詩。

◇詩貴感人。有情。無情也是一種情呵。要不怎說「任是無情也動人。」

◇詩當出新。立意新最上,詞句新其次,時語新名入詩詞再次。余可焚。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