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覺一些詩詞(一)


感覺一些詩詞(一)

序:讀詞之間,時有所感,隨手記之。不知若起古人於地下,可有無偶與會心處,亦願毋怪妄解為幸。癸未年六月間記。

【畫面,音響,動感】

「雲破月來花弄影。」是活動的畫面。

畫面,音響,動感最三者兼俱的是東坡的《念奴嬌》。
還有栩栩如生人物活動於其間。感覺比看立體電影的效果還好,

「亂石穿空,驚濤拍岸,捲起千堆雪。」

「遙想公謹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
羽扇紈巾,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

讀時恍如身在實境中。多少詠懷古跡的詞,孰能及此。

【長情】

黛玉說,李商隱的詩,我就喜歡那一句「留得枯荷聽雨聲。」
為甚麼呢,我覺得,就是因為其中體現的長情。
也喜歡納蘭的一句:「愛它明月好,憔悴也相關。」

【弄巧】

小晏的玉樓春
「風簾向曉寒成陣,來報東風消息近。漫從梅蒂紫邊尋,更繞柳枝柔處問。
來遲不是春無信,開晚卻疑花有恨。更應添得許多愁,二十五弦彈未盡。」

也許有人覺得過於弄巧了,但我每讀到這些都還是很感動。
是怎樣的一顆七竅玲瓏、多情善感的心,才能想得出這樣的句子。

還如小晏的「柳影深深細路,花稍小小層樓。」象牙雕刻一般的美。

易安的「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婉約風流,就在那一顰一蹙之間。

【閒說幾句詠物詩】

「似花還非花」
一句抹倒此前所有詠楊花詞。

「玲瓏骰子安紅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這個不是詠物詩,比興而已,但比許多專門的詠這個的詩尤佳。
(我一般也不愛專寫詠物詩,因覺這種形式就很好。)

「月明漢水初無影,雪滿梁園尚未歸。」

「珠簾十二中間卷,玉剪一雙高下飛。」

兩首白燕詩都非常漂亮。極喜歡那個「無」字。

「傍珠簾散漫,垂垂欲下,依前被風扶起。」
單句再形象,整首和人一比,立意新與不新的區別,高下立見。

至於無寄托者(不舉例),不過是扣題的謎語罷了。

【有無之境】

「牛渚西江月,青天無片雲。登舟望秋月,空憶謝將軍。
余亦能高詠,斯人不可聞。明朝掛帆席,楓葉落紛紛。」-李白。
有人曾評它「羚羊掛角,無跡可覓。」

「月明漢水初無影,雪滿梁園尚未歸。」--袁凱,白燕詩。

「龍頭舴艋吳兒競,筍柱鞦韆游女並。芳洲拾翠暮忘歸,秀野踏青來不定。
行雲去後遙山瞑,已放笙歌池院靜。 中庭月色正清明,無數楊花過無影。」
--張先。(不止末句,二三聯亦是。)

意境空靈,妙在有無之間。

【轉折】

「東風且伴薔薇住,到薔薇,春已堪憐。更哪堪,萬綠西泠,一抹荒煙。」
是遞進。
「斷魂化作蛛絲去,向簷前,沾住紅英。」
是轉回。
遞進者,更見情緒之迫人;轉回者,便見風致之可人。
如易安的聲聲慢則幾乎一路遞進至無可如何之境。
而柳詞鋪敘委宛,句句遞轉,收放之間,圓轉如意。所以他的詞其實很耐讀的。
略舉一首:

「洞房記得初相遇。便只合、長相聚。何期小會幽歡,變作離情別緒。
況值闌珊春色暮。對滿目亂花狂絮。直恐好風光,盡隨伊歸去。

一場寂寞憑誰訴。算前言、總輕負。早知恁地難拚,悔不當時留住。
其奈風流端正外,更別有系人心處。一日不思量,也攢眉千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