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水五章箋注


若水五章箋注

若水五章

嚲袖東風二月中,黃花漫綴苧蘿叢。 生成早慧何須羨,冰燭千枝吹欲融。

途經湘水慕風流,雲箔珠簾啟玉樓。 卻為臉紅羞覷見,青絲如瀑散肩頭。

雲階千載碧桃新,滄海曾無換舊塵? 縱有柔情長似水,奈何晞露似伊人。

素羅妝裹翠華新,半似梨花半似雲。 風中縱有淚難拭,也自無緣漫倚君。

九里河邊花百種,偏憐紫草似伊人。 來從林下千尋霧,忍唱清歌憶舊春。

*箋註:
1.
「嚲袖東風二月中,黃花漫綴苧蘿叢。生成早慧何須羨,冰燭千枝吹欲融。」

早慧,本意,早發的花。亦有我們通常所用的意思。這裡雙意兼用。
在早春料峭風中搖曳的黃花,如千枝一吹即滅的蠟燭。
當悼念某個人的時候也可點燃蠟燭,還記得與黛妃有關的一首歌。

2.
「途經湘水慕風流,雲箔珠簾啟玉樓。卻為臉紅羞覷見,青絲如瀑散肩頭。」

把頭髮散下來,別人就不會看到你臉上的表情了。

3.
「雲階千載碧桃新,滄海曾無換舊塵?縱有柔情長似水,奈何晞露似伊人。」

聽說天上的碧桃每一千年就會換一次新的,
那麼即使曾經滄海,是不是也會換盡舊塵呢?
縱然有柔情永遠像水一樣,
奈何伊人如晞露一般,隨風飄零,瞬息間不復再存。

4.
「素羅妝裹翠華新,半似梨花半似雲。風中縱有淚難拭,也自無緣漫倚君。 」

5.
「九里河邊花百種,偏憐紫草似伊人。來從林下千尋霧,忍唱清歌憶舊春。」